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我可以回家了是不是
我自然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沈云汐立即高兴而又激动地深深吸了口气,可是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不对,你在骗我!”
  
  我看了一眼窗外,冷宫的方向火光更加凶猛,我的心里也更加焦急,三皇叔会不会出事?
  
  沈云汐见我没有搭话,反而看着窗外,顿时明白了我的心思道:“你是在拖延时间,想要让人找到瑞天凌,然后让他来救你,对不对?”
  
  他冷哼一声,笑得分外狰狞:“别想了,瑞天凌已经死了!他是被你害死的!欧阳晓晓,每一个喜欢你的男人都没有好下场,我是这样,三王爷是这样,瑞天凌更是这样!你把我们害得还不够吗?”
  
  我怒瞪着他道:“三皇叔不会死的!我和他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他怎么可能轻易地死掉,更何况他足智多谋,根本不会死在你的手里!至于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就要看你想不想回去了!”
  
  沈云汐蹙眉,我继续道:“你要是想要回去,我就告诉你方法和地点,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一剑杀了我!”
  
  沈云汐想要回现代变回男人的心早就如同火势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他静静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后道:“我就信你最后一回,说,我该怎么做?”
  
  看来沈云汐的内心也是认同五王爷和现代的他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瓜葛的,她朝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那些人便都收起了剑。
  
  沈云汐抬手,他们将我们团团围住:“快点,老子的耐性有限!”
  
  我垂下眸子思索了片刻道:“长毛老者被我藏在了密室里面,他耳朵听不见,只能由我开密室的门才能把他接出来!”
  
  沈云汐自然不可能让我自己去开门,他举着弓箭对着我的脑袋,黑骑们全都屏息凝视着她的手指,一旦她有所异动,黑骑们便会第一时间冲上前替我挡箭。
  
  我朝黑骑们摆了摆手,然后挣脱开雨儿哭哭啼啼的拉扯,径自朝着密室走了过去。
  
  沈云汐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所有人都随着我的脚步移动着,我缓慢地走到密室门口,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打开了密室。
  
  密室里,神医和长毛长老正坐着对弈,密室的门一打开,神医先是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正要和我打招呼,便看到我身后的人,顿时惊恐地站了起来。
  
  “皇妃!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神医指着我身后虎视眈眈的众人大吼。
  
  长毛老者也跟着神医站了起来,他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沈云汐,然后蹙眉摇了摇头,并伸出手指在一旁算着什么。
  
  沈云汐看着长毛老者的模样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那个巫术的高手是他?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像江湖术士!欧阳晓晓,你是不是在诓骗我?”
  
  说着,沈云汐重重地推了我一把,我站立不稳,朝着一旁栽去,雨儿惊呼一声,神医也是下意识地跑了过来。
  
  好在我手脚还算灵活,双手下意识地掰住了密室的门框,这才稳住了身子,但小腹还是隐隐传来不安的感觉。
  
  神医已经走上前,担忧地看着我,我深深呼吸了两下,缓和了惊惧,脸色也好了不少。
  
  神医伸手给我把脉,发现我脉象平稳,也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我看向沈云汐道:“现在机会就在你面前,你到底要不要回去?”
  
  沈云汐瞪了我一眼,然后看向站在密室中间的长毛老者,此时长老老者已经开始双手掐指算了起来,他一边算着,一边不停地抚着胡须。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便在密室里飘散开来。
  
  沈云汐蹙眉,他上前两步走到长毛老者面前仔仔细细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长毛老者却没有盯着他,而是自顾自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类似于仪表盘的东西。
  
  沈云汐盯着他古怪的动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问道:“老头,你在做什么?”
  
  长毛老者是听不见说话的声音的,所以他并不知道沈云汐在和他讲话,只自顾自地摆弄着仪表盘,看样子似乎是在寻找某一种方向。
  
  沈云汐一开始还耐着性子看长毛老者折腾,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耐心渐渐告罄,最后他直接伸手捏住了长毛老者的胳膊吼道:“我问你话呢,你是聋子吗?”
  
  神医没好气地说道:“老夫的老友本就听不见你说话,你又何必和他过不去?你要是想问他什么,旁边有笔,你画给他看便是!总之,他今日说了,这个时辰会有人来找他,他要办一件大事!”
  
  沈云汐一听这话,就又信了两分,他低头看向石桌,石桌上果然放了不少的图画。
  
  他随手拿了两张,看到了上面画的内容不由大吃一惊,竟然是高楼大厦!
  
  一个古人没有去过现代,怎么可能画出这样的东西,难道眼前的这个老头,真的是他回现代的关键所在?
  
  沈云汐捏着画着高楼大厦和不少车辆的画纸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了,她猛地扭头看向长毛老者,长毛老者还在摆弄着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受到他的影响。
  
  沈云汐又扭头看向我,他挥着手上的画纸道:“这些东西是不是你画的?”
  
  我双手抚着自己的小腹,对他翻了个白眼道:“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画画,我没有那么好的画工!”
  
  沈云汐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喜悦的神情,不错,这些画从晕染和泼墨上来看,没有五十几年的功力根本就画不出来。
  
  而我一向是画什么就不像什么,所以这些画根本就不是我画的。
  
  “天意!天意啊!”沈云汐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宝贝一般地抱着这些画在密室里蹦蹦跳跳地走了一圈。
  
  他绕到长毛老者的背后,一把捏过长毛老者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掰了过来,长毛老者看向他,沈云汐也是双目炯炯地看着他。
  
  这时,长毛老者竟然抬了抬手,示意沈云汐将桌上的纸和笔递给他。
  
  沈云汐立即照做,长毛老者便在纸上画了一个河流,又画了一个类似于悬崖和瀑布的地方。
  
  长毛老者指了指这个地方,然后又重新拿出了一张画纸画了一个房子,又指了指沈云汐,然后指了指打开的房门。
  
  沈云汐的呼吸一窒,紧接着她的双眸蓄满了泪水,她哭了出来:“回家,你说我可以回家了是不是?”
  
  长毛老者是听不见沈云汐说话的,沈云汐不知道是忘了这一茬还是怎么的,她抱着长毛老者的胳膊就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是不是说我可以回家了?是不是?”沈云汐死死地拽着长毛老者,一双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长毛老者,恨不得将他的脑袋掰开来,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长毛老者一直都是安安静静地呆着的,然而今天他竟然破天荒地朝着沈云汐点了点头。
  
  沈云汐立即喜出望外地捏紧了长毛老者的衣服,她神情兴奋地举起了第一幅画喊道:“是不是要去这个地方才能回去?”
  
  长毛老者盯着沈云汐看着,似乎是没有听清楚,还是没有搞明白她的话。
  
  沈云汐破天荒地有耐心,一点一点地比划给他看,最后长毛老者再次点了点头,沈云汐就抱着画纸呜呜地哭了起来。
  
  他哭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我道:“这个地方正是我第一眼醒过来的地方!”
  
  这下,就连我都万分诧异了,我惊奇地看向长毛老者,难道我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真的遇到了仙人了?
  
  说句实话,其实刚才那些我都是胡乱编排出来,诓骗沈云汐的,为的就是让她意志消沉,然后全部心思都在五王爷身上,这样我就有机会带着黑骑突围出去。
  
  长毛老者和神医也是我找来诓骗沈云汐的,但我没有想到长毛老者竟然真的画了现代的高楼大厦,还画出了沈云汐醒来的地方,真是太神奇了!
  
  “我要回家了!”沈云汐朝我喊道。
  
  我掩饰住内心的诧异,朝他点了点头道:“恭喜!”
  
  沈云汐看着我冷笑一声道:“你要跟着我回去!”
  
  我蹙眉:“不可能!三皇叔在这里,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已经把回去的方法告诉了你,也把人给你带来了,你就安心地上路吧!你我之间的仇怨就一笔勾销!希望在那里,你能好好善待那个女孩,不要再乱来了!”
  
  长毛老者和神医也是我找来诓骗沈云汐的,但我没有想到长毛老者竟然真的画了现代的高楼大厦,还画出了沈云汐醒来的地方,真是太神奇了!
  
  “我要回家了!”沈云汐朝我喊道。
  
  我掩饰住内心的诧异,朝他点了点头道:“恭喜!”
  
  沈云汐看着我冷笑一声道:“你要跟着我回去!”
  
  我蹙眉:“不可能!三皇叔在这里,我哪里都不会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已经把回去的方法告诉了你,也把人给你带来了,你就安心地上路吧!你我之间的仇怨就一笔勾销!希望在那里,你能好好善待那个女孩,不要再乱来了!”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