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十六章 你咬我 古月哥欠
如巍峨般滔天的怒火从三皇叔的眼中迸射而出,我顿感呼吸一窒,下意识地想要跑路。
  
  然而我还没转身,三皇叔的铁爪已经牢牢地钳住了我的腰肢,看着他突然绽放出绚烂的笑容,我猛地吞咽着口水,哆哆嗦嗦地说道:“三,三皇叔,您,还,还是别笑了。”
  
  他的手在我的腰肢上揉捏着,正好是我十分敏感的地方,我又酥又麻又害怕地看着他,想伸手控制住他的手,又被他凌厉的视线给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你不是很痴迷本皇笑容吗?”三皇叔低头用鼻尖磨蹭着我的脖颈,本来应当是温热的鼻息,却让我通体发凉。
  
  可他就是乐此不彼,一直不停地摩挲着,那种惊恐中又带着酥麻的感觉深深刺激着我的感官,我终于受不了了。
  
  “三皇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举着手指发誓求饶,只求他能够放过我,不要再用这么坏的招数细细地折磨我,我被折磨得快疯了!
  
  可三皇叔却不肯轻易地放过我,他的笑容更加烂漫了,如诗如画的脸绽放着如罂粟花般危险而迷惑的笑容,如阳春白雪般的声音低沉醇和悦耳迷人:“错在哪儿了?”
  
  我心肝颤颤地推拒着他,可他却如泰山般站着不动,无奈之下我只能说:“我不该穿三王爷送的衣服,戴三王爷送的首饰,可是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是他送的,我以为是皇叔念我没有合适的衣服参加花期节特意送来的,当时还有点小感动呢。”
  
  三皇叔的动作一顿,而后竟然将脸挪到了我的耳朵边,用下巴若有似无地触碰着我的耳垂,冰凉的呼吸喷洒在我的发丝间,让我浑身一颤,恨不得缩成一团滚得远远的。
  
  “原来你是在怪本皇……”
  
  三皇叔的气势太可怕了,让人像是坠入了寒潭,可他又伸手拉着你,拽一下,推一下,生生地折磨着你,我被他弄得不知所以,只能拼命地躲避和解释:“没有没有,三皇叔高大威猛,孔武有力,俊朗不凡,我怎么敢怪您……”
  
  “嗯……”三皇叔只是清浅地应了一声,手却准备伸进我的衣袖中。
  
  这个坏人!
  
  我一把按住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看着他:“三皇叔,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保证!”
  
  三皇叔挑了挑眉:“还有下次?”
  
  琥珀色的眸子看向了另一处,我以为他在打什么歪主意,连忙将他的手握住我的脉搏道:“绝对没有下次!我找到合适的衣服后立即就把这套衣服扔了,哦,还有头上的首饰我也会把它们都卖了。”
  
  三皇叔看到我怕得不行还想着赚钱的财迷样,有点哭笑不得:“只是扔了?”
  
  我眼波流转,立即道:“那就烧了,烧得连渣都不剩,这样总行了吧?”
  
  可是三皇叔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似乎不是很满意,我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不会要我吃了它吧?”
  
  我的话终于逗乐了三皇叔,他不再折磨我,而是老老实实地抱着我,视线却总是有意无意地飘向一边,我因为害怕三皇叔再使出什么招数让我防不胜防,所以也没注意他的不同。
  
  三皇叔突然提高声音问我:“那你喜欢他吗?”
  
  他?谁?三王爷?
  
  我脱口而出:“谁喜欢那个变态啊!我才不会喜欢他,长得跟个猪头似得,性格又那么阴晴不定,动不动就想杀我,我又不是脑子被驴踢了,跑去喜欢他干啥?”
  
  可能是我一脸嫌弃到不行的表情取悦了三皇叔,三皇叔的神色明显愉快不少:“真的?”
  
  我立即坦荡地发誓:“比珍珠还真,我要是撒谎的话就让欧阳安变成一抔黄土。”
  
  三皇叔神色古怪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用欧阳安起誓,我解释道:“毒誓不是得用父母发才叫心诚吗?三皇叔,你看我这么毒的誓都发了,你就原谅我吧,嗯?”
  
  三皇叔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在心里再次警告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三皇叔,否则他会把我活活折磨疯!
  
  “那你喜欢谁?”三皇叔又问道。
  
  当然是喜欢你啦!可是你刚刚折磨了我这么久,我要是这么容易就顺着你的心意说出来,岂不是很没意思?
  
  所以我拧着眉毛左右瞧着,假装在认真思索,这下三皇叔的脸就控制不住地黑沉下来了,然而我却不怕他了,横竖是你要我表白,老娘就是死活不说,看看是谁更着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皇叔的脸愈加沉郁,琥珀色的眸子死死盯着我,恨不得掰开我的嘴替我说。
  
  我思索了半响,在三皇叔几欲暴走的神态下,我缓缓道:“不知道耶,我年纪还小,又是女孩子,得矜持一些呢!”
  
  说着,我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三皇叔,看到三皇叔的脸瞬间变成了铁青色,我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说:“三皇叔,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
  
  三皇叔阴沉着脸不回答我,琥珀色的眸子淬出了冰,如一把把刀刮在我的脸上,而我则没心没肺地笑着,努力忍受着他强大的气场。
  
  “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如玉的女子应当藏在书中,待人翻阅,细细品味才会长久,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我一本正经地胡诌着,“所以我决定矜持地去诗会亭看看别的女子是怎么做的。”
  
  诗会亭是花期节专门用来给有才华的女子和公子提诗用的,若是某一位公子有好的诗词可以命人或者自己动手写下来,然后挂在诗会亭的亭廊上,但是诗词只会写一半。
  
  若是有女子欣赏该公子的才学可以就着该公子写了一半的诗词继续往下写,美其名曰以诗会友,成就余生佳缘。
  
  这也是为一些家族后台不强硬,但自身有很高的才学的寒门子弟专设的,也是不少闺阁千金喜欢去的地方,一方面可以见识到才子的博学,另一方面也能夸大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毕竟诗词的传阅度在上流社会还是很大的。
  
  所以我这么说等于在告诉三皇叔我要去相亲了,还要去狠狠猎艳!
  
  我虽然名声不好,可好歹还是护国将军的女儿,即使所有人都以为我得罪了三皇叔,也照样会有大批的寒门子弟愿意娶我。
  
  为什么?
  
  因为只要我下嫁给寒门子弟,他们即使被三皇叔宰了,至少也能用我的嫁妆让家族过上几天好日子。
  
  “你敢!”三皇叔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一双眸子已经在灼烧。
  
  我不怕死的回了他一个笑容:“不敢……”
  
  他神色稍缓,我笑眯眯地说道:“才怪!诗会亭多热闹啊,才子公子又多,我……啊!该死,你咬我!”
  
  三皇叔突然扑在我脖颈处用力咬了我一口,脖颈上立即传来酥麻的痛感,看到我又羞又气愤的表情,三皇叔十分愉悦地舔了舔有些苍白的嘴唇:“这是惩罚!”
  
  我看着他的眼睛,透过他琥珀色的瞳孔看到我的脖子上有了一个红红的印子,气得不打一处来,麻蛋,这个家伙居然在我身上中草莓!
  
  有没有搞错!今天可是花期节,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还怎么活啊!
  
  “混蛋!老娘跟你拼了!”我举起双手用力地捶着三皇叔的胸膛,三皇叔也不躲,任由我粉嫩的小拳头砸在他胸口。
  
  他心情愉悦,表情开朗,眉眼间都是笑意,就连声音都带着快乐:“好了,现在你可以去诗会亭了,顺便想想自己喜欢的是谁了,本皇准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