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十五章 你给本皇下了什么迷药?
我看向站在湖边的三皇叔不由呆愣在了原地
  
  三皇叔一袭月牙色锦袍,今日的锦袍不同往日,锦袍上用金线绣着祥云,寓意五彩吉祥,一条八爪金龙隐在祥云之上,随着三皇叔走到阳光下,八爪金龙在阳光的映衬下发出夺目的光彩,仿佛面前走来的不是龙,而是从天而降的神抵。
  
  我看着他挺拔如松,巍峨如山的身形。如诗如画的脸上端着优雅、波澜不惊而又睥睨天下的神态,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落在我身上,目光中的柔意缓缓地笼罩着我。
  
  我看到他眸子中清晰地映着我的身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可看到他穿得这么帅气,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
  
  见个小国的使者需要打扮得这么好吗?
  
  我气呼呼地朝着三皇叔走去,三皇叔则带着清浅的笑意停下等我,等我离他还有一米距离时,三皇叔低沉醇和的声音带着一丝赞许道:“本皇的晓晓今日很美!”
  
  听到这话,我的心一颤,下意识地想要转变方向往回走,可看到三皇叔琥珀色的眸子,我立即怂了。
  
  我站在原地不动了,眼睛心虚地飘来飘去,不敢直视三皇叔的眸子。声音细弱蚊蝇地说了一声:“三皇叔您老人家也是!”
  
  “嗯?”
  
  一道如阳春白雪般的声音后,我顿时感觉迎面扑来一阵寒意,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道:“我的意思是您今天特别有魅力,让我心醉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对面的寒意减少了一些,我缓缓松了口气。半响后,三皇叔低沉醇和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不容拒绝:“过来!”
  
  我干笑两声,指着湖里的荷花故作惊叹道:“哇,三皇叔,快看,好多荷花啊!红的,白的,绿的,”
  
  “?”
  
  绿的还能理解为未开苞的荷花,是个什么鬼?
  
  余光瞟到三皇叔一直盯着我的视线,我忍不住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绣帕,为什么每次遇到三皇叔我的伶牙俐齿就不见了呢?
  
  “我的意思是荷花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宝物,世上有如此清廉的圣花,实乃我冬翎国的幸事啊!想必仙古时期定然有圣人在此过关,造就了东来的景象,所以我说荷花是的,三皇叔,人家说的对不对?”
  
  我一通胡说八道后一本正经而又满含期待地看着三皇叔,三皇叔俊朗非凡的脸颊转过,看着我淡淡应了声:“嗯。”
  
  他的眼神很明显,荷花哪怕倒着长本皇都不关心,本皇只想让你到本皇的跟前来。
  
  然而我害怕啊,离得远还好些。离得近,万一被三皇叔看出这身衣服是三王爷送的,那我还要不要活了?
  
  “呀,三皇叔,快看,好大的太阳!哦,这旭日东升过后就是艳阳高照,而后便是落入尘埃,想必倒时定是霞光满天,美不胜收!”
  
  见三皇叔没有丝毫兴趣。我再接再励:“啊,我的艳阳,你是如此的不同凡响,你如一个红心咸鸭蛋般,高高挂在天上。散发着迷人的亮光,喂饱我们,燃烧自己,你是多么伟大而不求回报”
  
  我滔滔不绝地仰头称赞着太阳,称赞得嗓子都快冒烟了。脸都快烤焦了,三皇叔还是没有打算放过我。
  
  我收回视线,由于一直盯着太阳光,看向三皇叔的时候感觉视线朦朦胧胧的,有一瞬间的看不清。隐约好像看到三皇叔勾了唇角,等我恢复视力时,他又是板着脸,脸色不愉地看着我:“过来!”
  
  “啊三皇叔,快看鹅卵石边的蚂蚁,它们小小的身躯扛起了大大的能量,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爱”
  
  “过来!”三皇叔凌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扯,我只能咽了咽口水屈服在他的淫威下,慢吞吞地一点,一点地挪到他跟前。
  
  他的个子比我高。略低头就看到我的头顶,而我却得仰着头才能看到他。
  
  以前我在偷亲三皇叔的时候无比讨厌这个身高差,可是如今我喜欢得不得了,只要不看着三皇叔的眼睛,世界就是完美的!
  
  我正在暗自庆幸。三皇叔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抬头!”
  
  我扭捏着不肯,三皇叔有点不高兴地说道:“不要让本皇说第二遍!”
  
  我瘪了瘪嘴,慢慢抬起了头,当触碰到他琥珀色的眸子时,下意识地将视线撇向了一边,就在这时,三皇叔抬手抚摸着我的唇畔。
  
  他的手指微凉,指尖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我的唇畔时,一股酥麻略带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颤了一下。
  
  三皇叔看到我的反应,很是满意地弯了弯唇角,而后反复在我唇边摩挲。
  
  该死的,这个坏男人,就知道撩我!
  
  我的脸颊忍不住泛起一阵红晕,三皇叔心满意足地放开手指,我看向他的手指,发现他手指上沾着一些糕点的碎沫。
  
  我顿时想起来我在坐轿撵的时候,偷吃了两块里头的糕点。
  
  原来三皇叔是在给我擦嘴角,可擦嘴角就擦嘴角,老是有意无意地撩我算怎么回事,真是太讨厌了!
  
  我红着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轻轻一叹,琥珀色的眸子看着我的眼睛,而后缓缓落在我的鼻尖上,复又落在我的唇畔上,低沉醇和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欧阳晓晓,你给本皇下了什么迷药?”
  
  我不由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准备找个时机给他下药扑倒他?
  
  可是我也只是想想,还没开始配药呢,三皇叔居然已经识破了我的小心思。啊啊啊,难道我想吃了他的表情已经放在了脸上?
  
  就在我胡思乱想云游天际时,三皇叔低头凑近我,用鼻尖轻轻触碰着我的鼻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鼻子和嘴唇中间。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听到他状似呢喃,状似疑惑,状似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缓缓道:“若是没有迷药,为何只一日未见,本皇便会受不了?”
  
  他抬起我的下巴,轻吻上我的唇畔,最后三个字化成了一缕清风,吞噬进彼此的心跳中。
  
  我的舌尖是微凉的触感,带着一丝清淡的药草香,整颗心都是融化又飞扬的。
  
  就在我被吻得七荤八素不能自已的时候,三皇叔突然伸手摸上了我的后脑勺,他是想要我离他近一些,方便他索取,可是悲剧往往喜欢在这种时候发生。
  
  一根簪子不知为何突然掉了下来,“乒当”一声脆响,簪子落地,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我连忙松开三皇叔,急急忙忙地想要弯腰捡起来,然而一只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已经快我一步将簪子拿在了手中。
  
  看到三皇叔的视线并没有落在簪子上,我心里略略放松,我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想要从他手里拿过簪子,三皇叔却带着浅笑道:“本皇为你挽发。”
  
  啊?
  
  “不不不!”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看到三皇叔有点不悦的神色。我咽了咽口水道,“皇叔,您身份高贵,又是冬翎国的战神,您的手应该是拿武器斩杀西番的锐气,一根小小的簪子怎么能劳驾您尊贵的手呢?我还是自己来吧!”
  
  说着我上前朝簪子摸去,然而三皇叔却躲过了我的手,示意我低头:“无妨,本皇很喜欢为你挽发。”
  
  你是很欢喜,可是我快疯了啊!
  
  看着我快哭出来的神色,三皇叔有点疑惑地看着我,我干笑着解释:“我只是觉得太荣幸,太意外了,有点激动”
  
  阿弥陀佛,千万不要出事啊!我低垂着头不停地祈祷。
  
  三皇叔看了一会儿我的发髻。将簪子插进我的头发中,而后垂眸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夸他。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连忙抛出无数的赞美之词:“皇叔的插功果然了得!”
  
  三皇叔轻轻一笑:“这个梅花簪倒是挺别致的”
  
  他伸手抚摸我头上的梅花簪,我心里一跳,顿时感觉浑身冰冷,一股极强的凌厉气势如冰川般压在了我的身上,一道冰冷刺骨的嗓音缓缓响起:“三王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