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五十一章 你敢耍本王?!
金子尽职尽责地拦着那人:“这是三小姐的院子,男子一概不得入内”
  
  雨儿听到动静揉着眼睛出去,又急急忙忙地冲进了我的房间,我还在睡梦中抱着三皇叔的胸肌流着哈喇子,雨儿一把掀开我的被子将我从床上拖了起来:“小姐不好了,三王爷来了。”
  
  我半睡半醒地问道:“什么东西来了?”
  
  雨儿惊恐地往我身上套衣服:“您快起来看看呀,金子已经和三王爷打起来了。”
  
  “什么?!”我一下子惊醒,“这个死丫头疯了不成!”
  
  三王爷的武功不弱,金子打不打得赢他我不关心,我担心的是三王爷一定会奇怪我身边怎么会突然多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丫鬟,要是他对我存了戒心,那我之后的计划就很难实施了。
  
  三皇叔固然很强,只要我开口他必定会帮我报左手的仇,可我不想让他帮忙,我要自己收拾三王爷。正好借助三王爷的威名给世人一个提醒,我欧阳晓晓再也不是以前懦弱的小姐,他们若是想要欺负我,先掂量清楚再说!
  
  可是金子那死丫头居然跟三王爷打起来了,还打得难舍难分,我气急败坏地冲出门怒喝道:“住手!”
  
  三王爷听到我的声音倒是停了下来,可金子呢?那个死脑筋的家伙看到三王爷的脚还在院子里,立即拔剑朝三王爷的脚刺去。
  
  “金子!”我杀气腾腾地喊道,“你还想再加两年不成?”
  
  金子磨着牙气愤道:“他在你的院子里,主子吩咐”
  
  “主子现在就吩咐你退下!”我双眼牢牢地盯着她,无言警告她不能透露她真正的主子是谁。
  
  好在金子识相,她冷哼了一声便退到了一边,不过一双眼睛照样虎视眈眈地盯着三王爷,不让三王爷靠近我。
  
  三王爷今日穿得很是贵气,一看就知道是精心装扮过的。他一身的锦袍,镶金的束带,勾勒出修长的身躯,手上捏着一把江南折扇,扇面上绘着烟雨江南的美景,本就邪魅的五官在这套衣服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有味道。
  
  我不由多看了两眼,金子在一旁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我冲她翻了个白眼。
  
  “几日不见三小姐变得愈加厉害了!”三王爷啪地一下打开折扇,扇着自己,一双丹凤眼却是牢牢盯着金子,眸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杀意。
  
  我不着痕迹地站在了金子的左前侧挡住了三王爷探究的眼神,笑道:“没办法,最近得罪的人太多了,只好买个厉害点的丫鬟保护我这条小命了。对了,王爷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二姐已经进宫了,王爷不进宫陪她吗?”
  
  三王爷收回杀意,转而朝我露出了一个邪魅至极的微笑:“本王是来接你一同去花期节的。”
  
  接我?我跟你很熟嘛?
  
  我奇怪地看着三王爷,我记得雨儿说我被三皇叔绑在牌匾下的时候,三王爷可是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现在过了没几天,他突然找上我,说要和我一起去参加花期节
  
  为什么我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感觉?
  
  但我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三王爷是王爷,我只是一个将门千金。人家屈尊来接我,我总不能耍大牌:“王爷稍等,我先去梳洗一番。”
  
  我歉意地笑了笑转身“砰”地一声将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没错,我是故意的,我不想跟三王爷一起去花期节。
  
  三王爷一表人才,府里没有正王妃,所以是很多大家闺秀要分抢的美味,我要是跟他一起去,难免会引人注意和记恨。
  
  所以我特意让雨儿慢慢腾腾地打扮。还将三王爷留在了院子外面让金子和他大眼瞪小眼地僵持着。
  
  我本来以为三王爷很快就会走的,没想到我拖了一个时辰,三王爷还等在外头,这下我就没有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出去见他。
  
  我开门的时候。三王爷有一瞬间的晃神,他的表情告诉我我今天很出彩。
  
  我微微抬头颇有些得意地摸了摸三皇叔买的衣服,忍不住想要快点看到三皇叔看到我时的表情。
  
  花期节是在宫里举办,皇后为了让大家闺秀们有更多的机会表现自己,特意下令只有未出小姐可以参加花期节。各府的夫人姨娘都不得参加花期节,且所有人不得带随从。
  
  在三王爷的再三要求下,我不情不愿地爬上了他的马车,却坐在了离他最远的距离。
  
  马车开动后,三王爷不再端着笑脸。而是神色严肃地看着我慢慢道:“今晚是个好日子。”
  
  我点了点头,又茫然地看向他,今晚?好日子?什么意思?他想做什么?
  
  三王爷见我不理解,解释道:“原本父皇要过几天再宴请西番的五王子和大公主,但大公主说西番没有花期节,想要一睹冬翎节日的盛况,所以今日的花期节西番的使者们也会参加,到时会有很多节目,喝酒是难免的。”
  
  我听了直点头,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已经让店铺停止销售大公主的辟邪画像了,加上有三皇叔的暗中保护,大公主未必知道是我指使人做的,就算知道,她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见我还是云里雾里的,三王爷直截了当地说道:“今天是杀欧阳安的最佳时机!”
  
  我心里一惊,我并不是真的要杀欧阳安,而是给他一些教训,让他知道他的女儿不单单只有蛮横无脑的欧阳婉晴,还有我。
  
  可为什么我感觉三王爷的表情有点狰狞,难道他对欧阳安真的动了杀机?
  
  我正在思索,三王爷啪地一下打开了折扇,一丝凉风吹着三王爷耳边的发丝,衬得他更加邪魅:“本王帮你对付了欧阳安,你可要把剩下的兵书都给本王默写出来啊,毕竟本王这次帮你可是费了很大功夫的。”
  
  原来他是想要兵书
  
  我鄙夷地看了一眼三王爷。明明自己也想杀了欧阳安偏偏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还恬不知耻地问我要好处,这个男人是不是把我当软柿子捏了?
  
  “王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况且我已经改主意了,我觉得我爹挺好的,他已经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王爷您就放过他吧!”
  
  我说的一脸诚恳,三王爷的脸色却黑得一塌糊涂:“欧阳晓晓,你敢耍本王?!”
  
  我连忙摇了摇头:“王爷,我想的很清楚,上次是我气糊涂了才会那样说,现在我不生气了,打算好好孝顺我爹,还望王爷成全。至于写的那些兵书,权当孝敬王爷了。”
  
  三王爷看我睁着眼睛说瞎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顿时怒了:“欧阳晓晓,你知道本王在宫里花了多少工夫才做到万无一失的吗?”
  
  我在心里冷笑,这世上哪有万无一失的事啊!
  
  你当着那么多人杀欧阳安,不会真的蠢得以为没人知道吧?你不过是想着被人发现后,把我推出来当替罪羔羊罢了,哪会真心帮我?
  
  我没有回答三王爷的问话,而是朝马车外喊道:“停车!”
  
  三王爷怒瞪着我。我笑眯眯地朝他服了服身子:“三王爷,既然我已经反悔了,咱们的同盟关系就结束了,您的马车我也不好意思坐了,我还是自己去皇宫吧。”
  
  说着我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先一步逃到了马车外面,飞快地跳下了马车。
  
  三王爷掀开车帘,此时因为是花期节,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所以三王爷不好发作,只能用一双丹凤眼死死盯着我,那眼神仿佛啐了毒,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我朝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三王爷神色一顿,而后邪魅一笑:“本王会让你后悔的!”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三王爷危险的丹凤眼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几眼后坐着马车离开了,我一个人在街上往皇宫的方向走。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皇宫门口,门口的侍卫见到我是步行的,都诧异地多看了两眼我的腰牌,好一阵盘问后才把我放了进去。
  
  这时几辆富贵的马车停在了皇宫门口,千娇百媚的小姐们在丫鬟的搀扶下从马车里仪态万千地走了出来,而后几人成群端着假笑一起走进了皇宫,丫鬟和车夫们则站在马车边上候着。
  
  那些小姐们见到汗流浃背的我都朝我投来了不屑的目光,有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画着精致妆容的小姐大声道:“这不是将军府的嫡小姐欧阳晓晓吗?听说得罪了三皇叔被三皇叔吊在了将军府的牌匾下呢!”
  
  “是啊是啊,我要是她啊我早就一头撞死了,她竟然还有脸来参加花期会,脸皮可真够厚的呀!”
  
  “可不是,前阵子她还哭着闹着要和三王爷洞房,恬不知耻地冲进了三王府。可谁知被三王爷当场打了出来,你们说可笑不可笑啊!”
  
  说着说着,那几个人便端着帕子笑了起来,我只静静看着她们,仿佛在看一群小丑一般。
  
  那些小姐们被我看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问道:“你看什么看!我们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你做出那么多丑事让家族蒙羞,你这样的女子怎么配站在这里与我们一同参加花期节?!”
  
  我依然不说话,只伸手掏了掏耳朵,有人小声说道:“听说欧阳晓晓投河自尽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她不会是又聋又傻了吧?”
  
  我瞥了那人一眼淡淡道:“本小姐只是不喜欢和白痴说话。因为和白痴说话只会拉低本小姐的智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