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七章 一见皇叔误终身
这别有深意的话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我不由攥紧了他的衣袖,手心因为紧张渐渐出汗。
  
  三皇叔轻柔地将我放在**榻上,我紧张地一动都不敢动,说真的,这样的事我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虽然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可真的轮到自己了,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紧张?期待?兴奋?担忧?
  
  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最终我选择了闭上了眼睛。
  
  不管了,三皇叔看起来鲜嫩可口,身材矫健。一定会非常美味。
  
  就在我用手指挠着自己的手心等待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轻笑:“你在想什么?”
  
  我睁开眼睛,他正戏虐地看着我,我心头不由升起了一股邪火,该死的家伙,要吃就吃,婆婆妈妈一直这样逗我,真当老娘是吃素的吗?
  
  “我在想美人榻上的三皇叔当真是极美艳。”我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说我想歪,那我只好把你的糗事也说出来了,某些人刚刚情窦初开的时候是多么可爱,多么纯洁,哪像现在这么坏!
  
  三皇叔的笑声一顿,而后眯了眯眼睛,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透露出危险,犹如深夜里的狼盯准了食物。
  
  我毫不畏惧地坐起身和他针尖对麦芒地对视着,**帏之事是谁征服谁,谁就有主动权,在这一方面我必须争的霸主地位!
  
  毕竟在口才和计谋上我都不是三皇叔的对手。未来被他欺负的日子肯定很多,若是我成了**笫之主,他欺负了我,我就可以霸气地把他一脚踹下**,想到三皇叔可怜兮兮的表情和认错的样子……
  
  哦,那是多么美好的体验啊!
  
  我和三皇叔对视了许久。最后三皇叔收回了视线,有点哭笑不得地摸了摸我的头发,我则先一步挂在了他的身上,准备发动攻击。
  
  三皇叔伸出一根手指戳着我的脑袋,将我的脑袋掰离了他的脖颈:“别闹,再闹本皇可就忍不住了。”
  
  那就不要再忍了!
  
  然而我脸皮的厚度还是不足以让我说出这句话,我只能咽着口水看着他带着一丝绯红的脸颊,好想吃啊,怎么办?
  
  三皇叔挥手熄灭了**前的蜡烛,屋子里一下子暗了很多,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灯光一暗,三皇叔的脸看上去更加迷人,那张脸充满了无线的**,好像在跟我说,达令,快来吃了我。
  
  我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人说一见皇叔误终身,这话果然一点都没说错,黑夜里的三皇叔简直能让人发疯。
  
  三皇叔抬手,厚重的**缦落下,里头自成了一个空间,一个属于我和三皇叔的空间。
  
  空气中我敏锐地嗅到了三皇叔身上散发出的味道,淡淡的药草香和独特的男人味,想到三皇叔完美的身材,我感觉?子又热了几分。
  
  我连忙捏住?头,该死的?子,你给老娘争气点,美味就在面前,你可千万别再掉链子了!
  
  这时,一只手从前方环住了我,温热的?息喷在我的脸上,却没有靠近我,反而是抱了抱我,将我搂在怀里,与我一起平躺在了**上。
  
  我趴在三皇叔的肩上静静地等待着他下一步的行动,想着他再不动。那老娘就不客气了。
  
  然而三皇叔似乎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一般,伸手控制住了我的手臂,将我圈得更紧了一些,低沉醇和的声音响起:“睡吧。”
  
  我听了这话郁闷地差点喷出一口血来,美味都到嘴边了,却不让我下嘴。这是多么让人崩溃的事啊!
  
  三皇叔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呢?
  
  “皇叔,您看灯光正好,氛围也棒,您就不想探讨一下人生吗?”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出声问道。
  
  然而三皇叔却是没有理我,我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似乎是睡着了。
  
  这种时候装睡算什么男人?!
  
  猛然间,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美人在怀却不动声色,三皇叔不会……不行吧?
  
  我顿时有点同情起三皇叔了,可怜的三皇叔中毒也就算了,还失去了一个男人的骄傲,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啊。
  
  然而我更加心疼自己,想不到自己年纪轻轻就得守活寡了。
  
  我不由眨巴眨巴眼睛,三皇叔好看却不能吃,我要不要换一个?
  
  这时,三皇叔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尽胡思乱想,本皇很持久!”
  
  我的心不由一跳,我可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啊,三皇叔怎么猜到我在想什么?难道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我扁了扁嘴,三皇叔又道:“本皇想给你一个美好的夜晚,现在不合诗意。”
  
  我一愣,这话好像一根羽毛撩拨着我的小心肝,我不由咬住了嘴唇。安分地靠在了三皇叔的肩上。
  
  他的身上很温暖,很舒服,让人安心,没多久我便沉沉地睡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身侧的三皇叔已经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正要坐起身,手突然碰到了一张纸。
  
  我拿过一看,是一幅画,一个女子正像一条爪鱼般霸占着整个**,而一个男子则颇有些无奈地缩在一边看着那睡得欢快的女子。
  
  我不由红了脸,什么嘛,人家明明睡得很乖,真讨厌!
  
  我将画收好,起**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别院里的暗卫秘密地将我送回了我的院子。
  
  雨儿一脸呆滞地坐在我房间门口,呀,我突然想起来我走的时候没来得及跟雨儿说,这小丫头不会急疯了吧?
  
  “雨儿。”我连忙上前想要跟她解释,却发现这小丫头一脸的呆滞,“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雨儿摇了摇头,又回到了单手托着下巴,两眼无神的游离状态。
  
  我晃了晃她的身子,她目光呆滞地看向我,喊了我一声小姐后又慢慢地将视线挪开了。
  
  我连忙伸手搭上她的脉搏,一个晚上不见雨儿就成了这副模样,不会是给人下药了吧?
  
  可把了脉我发现她一切正常,这时二十九从雨儿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的时候连忙摇手:“跟我没关系啊!”
  
  我还没问就急着撇清关系,我不由眯了眯眼睛。二十九一定有问题。
  
  我笑眯眯地朝他走去,他看到我脸上的笑容吓得就差跪在地上了:“三小姐您千万不要靠近我,否则我又得受罚了。”
  
  我停下了脚步道:“那就老老实实地交代,你把雨儿怎么了!”
  
  二十九举手对天发誓说他绝对没有轻薄雨儿,只是在上药的时候,他用力太猛,把雨儿的衣服撕大了一些,但他保证什么也没看到,可不知为何雨儿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雨儿没谈过恋爱十分纯洁,二十九又是个大老粗,喜欢和人决斗,受伤总是难免,所以他习惯了大手大脚上药,哪会明白一个小姑娘的心思。
  
  我朝二十九挥了挥手,二十九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整个人仿佛再次活过来一般,兴高采烈地飞走了。
  
  我看向雨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定是被吓到了,只要将注意力转开就没事了:“雨儿,鸳鸯没了,我准备再添一个丫鬟,你要不要陪我上街看看?”
  
  雨儿木纳地点了点头,我们两人走出将军府正要往丫鬟的地方走去,却在半路被一个身穿孝服的女子拦了下来。
  
  那女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我磕头:“小姐,我的父亲去世了,我没有银子埋他,求您可怜可怜我,将我买走吧。”
  
  身葬父?
  
  我朝旁边看去,地上果然躺着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脸色发黄,乍一看确实是不行了,可当我看到他不同于脸色的手时,我不由勾了勾唇。
  
  “抱歉姑娘,我没有银子,你找别人吧。”我推开她的手往前走。
  
  她一下从后面挪到了我面前,我看向她的膝盖,她的膝盖轻盈而灵活,应该是练过武的,可能武功还不低,这样一个人突然缠上我,会有什么好事?
  
  “小姐。我不需要很多银子,只要够埋葬我父亲就可以了。”那女子满脸悲戚地看着我。
  
  雨儿终于回神,看到女子的样子于心不忍,在我耳边小声道:“小姐,奴婢带了一些银两,不如……”
  
  “多事!”我轻斥了她一声。雨儿不敢再说话,却依然用十分同情的眼神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见雨儿已经动心了,更加力地哭了起来,可是我看得很清楚,她用袖子遮脸只是在干嚎,并没有掉几滴眼泪。
  
  我假装被她打动,上前扶起她道:“银子我真的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把父亲葬了。”
  
  她神色一滞,我的余光看到躺在地上装尸体的人的手轻微地颤了颤。
  
  那女子忍不住朝我急言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同情心!”
  
  我看着她黑黝黝的脸色,端起了一个和善的微笑:“你身葬父主要是为了葬父,既然你父亲已经去世了,其他的一些不过是仪式。等你将来有银子了再办也不迟,现在天气热,你父亲的遗体放久了便会坏,让他尽早入土为安才是最大的孝道。我虽然没有银子,但可以帮你挖坑,也不需要你身给我。你不感谢我还来责怪我,我就不明白了,姑娘你到底是葬父还是身?若是身,不好意思,本小姐对女的不感兴趣。”
  
  那女子气得磨牙,又找不到话来反驳我,我正准备不再理睬她往前走,她突然伸手恶狠狠地拉住了我的衣袖。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