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六章 夜已深,该就寝了
我窘迫至极地捏着鼻子,挣扎着想爬上岸止血,奈何我的里衣太长,加上浸过泉水更加湿滑,我刚刚伸腿往边上跨,脚下一滑,直直地朝前面扑去。
  
  幸好有一双有力的手从背后抱住了我,否则我非摔得毁容了不可。
  
  我后怕地拍了拍胸口,转身看向三皇叔,三皇叔原本担忧的神色在看到我的两行鼻血后十分不厚道地笑了。
  
  “不许笑!”我板着脸瞪着他。
  
  结果我一瞪,原本只是浅笑的三皇叔一下子笑出了声。
  
  “三皇叔!!!”我尖叫道,由于我一只手捏着鼻子,所以发出来的声音带上了浓重的鼻音,加上浸了泉水,尖叫的时候不自觉地呼出了一个水泡泡。
  
  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三皇叔见了笑得更加愉悦。
  
  “不许笑!啊啊啊,你还笑!!!”我双手用力地捶着他的胸口,又气又恼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他不喊疼,也不躲避,就那么带着笑意静静看着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明亮动人。
  
  我看着他如诗如画的俊颜,想到自己的囧样,噗哧一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皇叔伸手捏住了我的鼻子,另一只手则环住我的腰将我抱了起来。
  
  他取下挂在屏风上的锦帕捂住了我的鼻子,我红着脸别开了视线,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都快吃上了居然流鼻血了,太没骨气了!
  
  半响后他松开了锦帕查看了一番我的鼻子,见血止住了忍不住打趣道:“再泡会?”
  
  我翻了个白眼扯过他手上的锦帕擦拭着鼻下的血迹:“太补了,本姑娘的身材瘦弱扛不住。”
  
  三皇叔知道我死鸭子嘴硬也不点破。只直勾勾地盯着我,我被他看得不自在,索性背过身子去不理睬他。
  
  他轻笑一声取下了屏风上较长的锦帕,又伸手抚着我的青丝,为我擦拭着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柔,又带着一点笨拙,我偷偷地看向泉水,水面上倒映着他认真而俊朗非凡的侧颜,我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算你乖!
  
  一时间静默无言,只剩下身后的泉水发出缓慢的流动声,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轻叹,时间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了吧?
  
  我伸手握住了三皇叔的手,他的手指有些潮湿,指尖上有一层薄茧,应该是常年习剑的缘故。
  
  他也握着我的手,十指紧扣间,我感觉三皇叔懵懂的心又朝我迈进了一步。
  
  正在我愉悦地享受这份美好时,三皇叔低沉醇和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安好:“真的不泡?这泉水对你的身体有益。”
  
  我磨了磨牙,他明明知道我已经羞得快钻地缝了,还要这样来逗我,实在可恶,不过
  
  我转头惊奇地看着他:“原来你会好好说话啊。”
  
  三皇叔不解地看着我:“本皇说话一向如此,有问题?”
  
  我本来想说当然有问题,我都习惯三皇叔一句话不超过三个字的风格,突然间他变成了能说会道的样子。这怎么行?!
  
  三皇叔本来就腹黑,一次三个字我都说不过他,现在能正常说话,那我岂不是要被他吃得死死的?
  
  我正打算反驳他,可看到他的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变成了冰山脸,我顿时歇菜了:“没有,只是觉得三皇叔更有魅力了。”
  
  三皇叔听到我这么说非常满意地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尖,那张冰山脸再次变得柔和了起来,而我则在心里苦兮兮地感叹,老娘天不怕地不怕为何就怕这个腹黑的家伙变脸呢?真是奇怪
  
  等我的头发快干时。三皇叔不顾我的再三推拒再次抱着我下了泉水,但是这一次他十分“贴心”地穿上了一件上衣,我不由欲哭无泪,其实人家很迷恋三皇叔肌理分明的线条啊
  
  “三皇叔,好身材应该经常展示。”我非常郑重地建议道。一双小手已经贼兮兮地摸上了三皇叔的衣领,想着趁他不备帮他宽衣解带。
  
  三皇叔握住了我作乱的手,示意我乖乖地呆在泉水中不要乱动。
  
  我的双眼牢牢地沾在他的衣襟上,他上身穿着的衣服比较宽松,等他将身子沉到泉水中的时候。衣服随着泉水左右飘动着,衣襟里的风景就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我的眼中。
  
  我不由伸长了脖子,继续建议道:“这个泉水对皇叔的毒有益,可若是隔着衣物浸泡,恐怕效果会大打折扣。”
  
  听到我的话。三皇叔勾起了唇角,半响后一本正经道:“本皇怕泉水太补。”
  
  我被他的话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一张脸红得不行,该死的腹黑男,居然敢嘲笑我!
  
  我黑着脸往旁边挪去,打算不再理会这个坏家伙。
  
  三皇叔一把将我勾到自己面前,伸手捧起我的脸颊,让我的眼睛看着他。
  
  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笑意,我不由翻了个白眼,笑吧!笑吧!笑吧!!哼!笑死你算了!
  
  三皇叔看到我不快的神色不再笑我,转而十分认真地看着我,他伸手抚着我的脸庞,颇有些动容。
  
  “遇到你之后,本皇过得很快活。”
  
  这句话很简单,但听到我耳中却让我心里一酸。
  
  三皇叔在冬翎国权势滔天,地位超然,连皇帝都不敢惹他,可是他却不快活,每天都活在被人算计的危险中,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就拿中毒这件事来说,他的寿命只有这么几年,又不能和身边的人接触,连最基本的握手都不行,天天得算着自己余下的生命。这样的日子能将人活活逼疯。
  
  可是三皇叔却坚强地撑过来了,他还活出了一番作为,成为了冬翎国的顶梁柱。
  
  在这天下间,只要说出三皇叔的名号,何人不会心里一跳,本能地产生畏惧和敬意?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但我知道他一定为此付出了我无法想象的代价。
  
  我不由伸手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脖颈,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感谢苍天给了我一个不怕寒麟毒的身体,让我能温暖三皇叔,不让他继续孤单。
  
  我和三皇叔在泉水中浸泡了半个时辰后便各自沐浴一番换上了新的衣服,三皇叔的别院里没有侍女伺候,所以别院里还没有准备我的衣服,我便穿了一套三皇叔的衣服。
  
  三皇叔的衣服有点大,穿在我身上特别长,我必须提着才能勉强走路。
  
  暗卫将我带到了一个房间前。我深深吸了口气,暗暗下决定后推门走了进去。
  
  三皇叔正坐在桌前看文案,见到我进来微微一笑,看到我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不由心情大好,他将我揽在怀里道:“肤若凝脂,腰细如柳,美艳不可方物。”
  
  我挑了挑眉,原来三皇叔不但会正常说话,还会说甜言蜜语,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
  
  我勾着他的脖子,嘟起嘴有些不满道:“可是美人的衣服不合身,某些人是不是该罚?”
  
  三皇叔仔细地瞅着我,淡淡道:“世上能穿月牙锦袍的女子只有你一位,该赏才是。”
  
  言下之意就是以三皇叔的权势和威严。天下间无人敢和他撞衫,只有我可以享受例外,如果我穿着这一身衣服出去,世上的人便知道我是三皇叔的人,还有何人敢欺侮我?
  
  我的心里如打翻了蜜罐一般,原来听情话是会让人上瘾的。
  
  我低头在三皇叔的脸颊上亲了亲,转头看向他桌上的文案道:“你每天都要处理这么多文案吗?”
  
  三皇叔单手搂着我,另一只手则玩弄着我的头发:“这些是各地的密报。”
  
  密报?
  
  我不由好奇地问道:“那如果你要找一个人是不是特别快?”
  
  三皇叔脸色沉了下来,不答反问:“你要找谁?”
  
  我讪讪一笑,心里暗骂了的嘴太快:“我只是随口问问。”
  
  三皇叔牢牢盯着我的眼睛。我笑着看他,可他却是深深地看着我,等我笑得都快僵硬了,他才慢慢道:“钟杰是谁?”
  
  我心里一跳,原来那天在店铺外的对话他全都知道了,可他却隔了这么久才来问我,以他的性格肯定是做过一番调查了,我该怎么办?
  
  全盘托出吗?
  
  可他会信我说的话吗?灵魂穿越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这个封建社会恐怕是要被人当成怪物的吧?
  
  三皇叔现在是喜欢我,可更多的是因为他忍受了太久的孤独,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能够温暖他,他自然会将人抱在怀里。
  
  可如果他知道我只是一缕异世的魂魄附身在别人的身体里,那他还会喜欢我吗?
  
  见我不说话,三皇叔抱着我的动作紧了紧,无形的压力瞬间笼罩了我。
  
  我咽了咽口水道:“我很喜欢袖箭,听说他做的袖箭最好。所以想要请他为我做一个袖箭,也好防身。”
  
  我偷偷打量着三皇叔的神色,见他并没有怀疑,不由松了口气,看来他确实查到了一些东西,但还没查到和我相关的内容。
  
  “夏春东手上的袖箭确实独特,也很有杀伤力,本皇查到她是在一位姑娘手中买到的,但这位姑娘已被人卖去了边疆为奴,你若是喜欢本皇命人去做。”
  
  姑娘?
  
  我不由讶异地眨了眨眼睛。我可以肯定那袖箭是钟杰做的,至于那姑娘
  
  会不会是从钟杰手里买的?这么说钟杰很可能在京城!
  
  我正在思索着,三皇叔突然将我抱起朝着床榻走去,我惊呼道:“你不看密报了?”
  
  他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夜已深,该就寝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