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五章 都怪你
“噗”
  
  我听到“鸳鸯浴”三个字的时候差点喷出一口血,我还正纳闷三皇叔今天怎么会来我的院子,原来这个家伙准备了这个……
  
  想到某些羞人的画面,我的脸顿时红成一片,三皇叔准备鸳鸯浴不会是想……
  
  我猛地咽了咽口水,偷偷瞄了一眼他如诗如画的脸,他正好看着我,视线相碰时。我竟然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我想入非非,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时候,三皇叔一本正经地问道:“去吗?”
  
  “噗”
  
  此时的我恨不得上去把三皇叔的脑门切开瞅瞅里面是不是豆腐,这种羞涩的问题怎么可以问我?问了我我要怎么回答?!
  
  我不由羞愤地想笑又想打人,最后不满地回了一句:“不去!”
  
  去个屁啊!玛德,老娘可是个矜持的宝宝!
  
  三皇叔轻轻低笑了一声,道:“去吧。”
  
  他难得用这么软绵的语调和我说话,那低沉醇和的声音如醉人的红酒,让我的心神一阵的荡漾,然而我还是坚决地回了一句:“不去,本小姐洗过澡了,三皇叔请回……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三皇叔已经揽着我的腰肢一下飞到了屋顶,我惊恐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却突然勾起唇角笑了。
  
  这个笑容不似往常般清浅,而是绽开了笑颜。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三皇叔笑得如此随意和洒脱,我痴痴地看着他。
  
  他的笑容如雪莲花突破冰川灿然绽放,一霎那美到极致,我感觉自己的眼前好像突然破碎出了一抹白月光,那样纯净,那样美好,我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要融化在这一片灿烂中了。
  
  “真是个挠人的小妖精!”我忍不住喃喃道。
  
  哦,天哪,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三皇叔看着我极力挪开的视线,反而将俊俏的脸庞凑近了我,我满眼都是他放大的俊颜,忍不住轻轻拍了他一下:“幼不幼稚啊?”
  
  他扁了扁嘴,眸光亮亮地看着我,环在我腰上的手轻轻地揉了揉我的腰肢,我很怕痒,被他这么一挠立即缩了起来,连连求饶道:“你不幼稚,你狂拽炫酷吊炸天……”
  
  三皇叔虽然没有听懂我说的话,但他知道我在夸他霸气侧漏,于是便勾了勾唇角,带着愉悦的笑容将我抱上了马车。
  
  我坐在马车里一颗小心脏已经开始乱窜,脑海中全是羞涩的画面,想着想着就感觉心脏砰砰跳。我连忙按下心中的激情澎湃。
  
  三皇叔倒是没有来闹我,而是安静地坐在车里看着文案,他时而会抬眸看我一眼,当我的视线和他的视线触碰在一起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里有着无尽的柔意,在烛光的照耀下,暖地让人心醉。
  
  马车一路毫无障碍地行驶到了三皇叔的别院,那是一个十分雅致的别院。周围树木环绕,苍翠欲滴,空气中还隐隐透着淡淡的梅花香,我惊奇地往里走去,越往里走越凉爽,在一处靠墙的位置我竟然看到一树的红梅。
  
  此时可是夏季啊,竟然会有梅花!
  
  感觉到周围明显不一样的温度,我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栽培这树梅花的?”
  
  三皇叔揽着我的肩膀,将我圈在怀里,我靠着他汲取他身上的暖意,感觉舒服了很多。
  
  半响,他低沉醇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用阵法。”
  
  我忍不住惊叹三皇叔的才学。我知道古人有用阵法建房子的,听说厉害的阵法可以让想进入房子的人迷失在外面,永远进不去。
  
  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阵法可以改变温度的,这可真是匪夷所思啊。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将军府也有一瓶梅花,就放在前厅的屏风上,这么说来,屏风那里也有一个阵法?
  
  看来欧阳安这个护国大将军的名号也不是白得的。
  
  看完他最得意的梅花,三皇叔牵着我的手在别院的别处逛了会儿,只一会儿我便喜欢上了这个精致到极致的别院。
  
  三皇叔告诉我这个别院是他中毒后所建造的,主要是为了疗伤,别院里有一处泉水可以缓解他身上的伤痛,普通人泡了也能强身健体。
  
  他说我的身子太弱了。动不动就得病上几天,这样不好,所以今天便带我来别院泡温泉。
  
  很快,他就带着我来到了温泉阁,我顿时有些踌躇和紧张。
  
  温泉阁里有三个暗卫正在往泉水中倒药粉,见到泉水变成了半透明的粉色,便朝三皇叔行了个礼往外退,出去前将门关上了。
  
  这下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三皇叔以及涓涓流动的泉水。我咽了咽口水不敢看三皇叔的脸,生怕他看到我红得一塌糊涂的脸。
  
  可是三皇叔是坏的,他明知道我羞涩了偏偏要伸手掰过我的脸,一双眸子含着笑意盯着我,而后低头吻上了我的唇畔。
  
  他的吻很轻,带着无尽的隽永和**,撩得我的小心肝噗通噗通地快跳出了嗓子眼。
  
  他的唇畔原本是冰凉的,带着淡淡的药草香,渐渐的,他的唇畔温热了起来,他将我拢在怀里,抬手想触碰我的衣衫,可他此前从未接触过,怎知女人衣服的结构,所以他在我腰上找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
  
  他松开我,面色熏红,带着囧意,不满地看着我的衣衫。
  
  我很想笑,可是我知道若是我此时笑了,三皇叔恐怕会一口把我吃了。
  
  于是我上前拉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了左腰侧,他碰了碰终于发现了一处微凸的地方,而后快速地扯开了结扣,他淡淡地说道:“不许笑。”
  
  他这么一说我就有点忍不住了,我的嘴角刚刚上扬,他便欺身上前牢牢地伸手按住了我的脑袋,一个霸道的吻咬在了我的耳朵上,我倒抽一口冷气。那种酥麻又带着轻微的痛意让我的脚趾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我的脸顿时红成了一片,就连脖子都红了,他十分满意地看着我的表情。
  
  半响后他张开手,我愣愣地看着他。他低沉醇和的声音响起:“更衣。”
  
  “咳咳咳,是,三皇叔!”我笑着上前解开他外面的衣衫。
  
  现在是盛夏,三皇叔穿的不多,他打横抱着我走进了泉水中。
  
  我双手环着他的脖颈,有点羞涩地看着他水中的倒影,三皇叔的身材很棒,肌肉线条分明。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看得我不禁狂吞口水。
  
  三皇叔在我额头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问道:“冷吗?”
  
  我摇了摇头。泉水很清凉,可我早就被三皇叔撩得火烧一般,哪还会冷啊,恨不得将自己整个燃烧了。
  
  三皇叔凑近我,用?尖磨蹭着我的?尖,慢慢闭上了眼睛,我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温暖有力的心跳,一种幸福感涌上了心头。
  
  若是能这样一辈子呆在三皇叔身边多好……
  
  三皇叔似乎也很享受此刻的时光,他轻轻捧起我的脸颊,慢慢地摩挲着,在我的锁骨处流连着。
  
  他的薄唇由温热变成了炽热,所到之处点起了无尽的火苗,紊乱而温热的呼吸犹如羽毛在我的心上挠,挠着挠着,我感觉自己的?子越来越热。
  
  嗯?
  
  等等!
  
  好像不对劲……
  
  我咻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抬手一摸,顿时有一种崩溃的情绪冲破了天际。
  
  三皇叔察觉到了我的心不在焉,他抬起头有些不悦地看向我,当他看到我两个?孔下喷涌着?血时,呆若木鸡地轻声道:“你……”
  
  我立即尖叫了起来:“都怪你,这个泉水实在是太补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