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二章 你的心思怎么这么狠毒?
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蒙在原地,诅咒?我什么时候诅咒三夫人了?
  
  雨儿瑟缩着走到我旁边,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得到的声音道:“奴婢把小姐的话告诉了老爷,老爷立即赶去了三夫人的院子,可三夫人那里什么事也没发生,老爷想进三夫人屋子看夫人,可门口的一个丫鬟将老爷关在了外头,说三夫人不见老爷。”
  
  我不敢置信地盯着雨儿,看到雨儿流动的水眸,我知道雨儿没有撒谎。
  
  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记得有很多人闯进了院子。兰姑姑为了保护我把我塞进了密道,她一个人在外对抗那么多人,就算武功再高也难以全身而退啊。
  
  退一万步,就算兰姑姑在极短的时间内打败了刺客,可她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处理好刺客的尸体,还有功夫应对欧阳安呢?
  
  莫不是刺客劫持了三夫人而后威胁兰姑姑不让欧阳安进去救人?
  
  我越来越觉得是这个可能性,立即道:“爹,我是亲眼所见,绝没有谎报,娘有危险,有人要杀了娘,爹还是再进娘的屋子看看吧!”
  
  许是被三夫人的丫鬟挡在院子外面,欧阳安觉得很没面子,他脸色难看地说道:“能出什么事!”
  
  这话显然是不打算再去三夫人的院子了,想到三夫人极有可能处在水生火热中。我的一颗心急得火急火燎,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劝动欧阳安。
  
  这时大夫人开口了:“老爷您消消气,三小姐一向都是没什么规矩的人,突然请您去三夫人的院子,或许真的出了什么事呢?”
  
  我看了一眼大夫人。大夫人穿着富贵的衣服,端着一副大度的样子。
  
  我倒是有点诧异她会帮我说话,不过转念一想,她让人以我的名义送去毒药,一定是打算栽赃陷害我,现在有机会去验收成果,她怎么可能会放过?
  
  欧阳安显然还没放下心结,听到大夫人的话也不置可否,站在原地皱着眉,视线落在我的手上:“你手上拿着什么?”
  
  我正要解释,荣妈妈已经先我一步将纸张夺了过去交到了欧阳安手上:“前几天听三小姐院子里的丫鬟说三小姐最近在抄什么东西,奴婢以为是佛经,细细查问才发现是巫语,大夫人不信小姐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直到在三小姐的柜子里找到了这些才信了……”
  
  看到欧阳安发?的脸色,荣妈妈没有将话说完,只低着头退到了大夫人身边。
  
  欧阳安翻着手上的纸张,越看越气,终于忍不住冲我怒吼:“欧阳晓晓!你的心思怎么这么狠毒?”
  
  我迷茫地捡起被欧阳安扔在地上的纸仔细地看了起来,原来所谓的巫语是诅咒双亲的邪语,类似于诅咒。
  
  我看着上面仇恨的话语挑了挑眉,虽然我很不喜欢欧阳安,觉得他偏袒庶女、识人不清又阴险狡猾,不是一个好父亲,可我再讨厌他,还不至于用这么低能的手段诅咒他。
  
  “爹,这不是我写的,虽然我刚刚开始练字,但是我的字还不至于这么差,您若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写几个字给您看。您看过就知道了,再说若是写几句巫语就能应咒,那做官的岂不是只要把品阶比自己高的人写下来,明日就可以升官发财了?”
  
  欧阳安被我的话堵住了,一口气上不去又下不来。我朝雨儿道:“雨儿拿笔墨来。”
  
  大夫人朝荣妈妈使了个眼色,荣妈妈立即上前一步道:“奴婢也觉得三小姐定是被人冤枉了,奴婢听说被下咒的人会失眠多梦或生大病,奴婢瞧着老爷的神态很好,至于三夫人……想来三夫人的病应该和三小姐没有关系吧?”
  
  我不由皱紧了眉头看向欧阳安。他的眼睛下方有两片乌云,一看便知欧阳安最近睡眠不太好。
  
  他睡不好主要是因为他心里不安,上次撞破三皇叔的好事后,三皇叔并没为难他,只给他找了一些?烦事,然而正是这样才让欧阳安更加惶恐,觉得三皇叔会在某个时刻突然要了他的命,所以他好几日睡不好,为此四姨娘曾特意派人来问过我有没有好的安神法。
  
  我给了四姨娘方子,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所以欧阳安听到荣妈妈的话看向我的眼神更加锐利,加上三夫人生病的事整个将军府的人都知道,很难不让他怀疑不是巫语的缘故。
  
  想到三夫人的婢女把自己拦在院子外面不让自己进去,欧阳安怀疑的心思更重了。
  
  三夫人虽然多年来对我不闻不问,可毕竟是我的亲娘。哪有亲娘不帮着女儿的?所以欧阳安立即判断出三夫人是在隐瞒什么。
  
  “走,去她那儿!”欧阳安大手一挥,立即走出了院子。
  
  大夫人带着得意的笑容走过我身边斜斜地看了我一眼,荣妈妈一副我要完蛋的表情扫了我一眼后扶着大夫人追着欧阳安的脚步去了。
  
  我特意带着雨儿落后几步,见周围人少了,低声问雨儿:“拦住你们的丫鬟说自己是谁了吗?”
  
  雨儿小声道:“她说她叫兰姑姑,奴婢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衣服是湿的。”
  
  衣服湿了?我记得兰姑姑穿了蓝色的衣服,若是流血加上光线暗的话,看上去确实会像湿的。
  
  三夫人的院子果然是出事了,只是不知道耽搁了这么久才过去还来不来得及。
  
  我正打算快点赶去,雨儿悄悄地拉住了我的手,她左右看了看,凑近我的耳朵轻声道:“小姐,兰姑姑刚才说了一句话,奴婢猜想是带给小姐的。她说府里?烦事太多,三夫人只想?不作声地过着便好。”
  
  不作声?这就是说不要让我将今晚遇到的事声张出去?
  
  可她具体指的是哪一件?密道,刺杀,还是……密道里的男人?
  
  我怀着疑惑不解的心情跟着来到了三夫人的院子,此时兰姑姑正拦在众人面前,她脸色肃穆站得笔直,而她身后的院门紧紧地关着。
  
  欧阳安已经被拒绝过一次,若是再上前就有**份,而大夫人为了尊显地位不同,自然不会上前。所以荣妈妈便十分知趣地上前说道:“兰姑姑,老爷和大夫人来看望三夫人,你还是识相地让开吧,否则闹起来就不好看了。”
  
  我看向兰姑姑的衣服,她手臂上的料子的颜色确实比其他地方要深许多,可看上去好像并不是血。
  
  兰姑姑并不买荣妈妈的帐:“荣妈妈多年不见你倒是变了样子,胖了也老了不少啊。”
  
  荣妈妈一听这话,气得脸色难看地说道:“兰姑姑我今日来不是和你叙旧拌嘴的,你还是快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兰姑姑气定若闲地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瓶东西,荣妈妈看到后脸色大变,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就连大夫人和欧阳安的脸色也变了变。
  
  “荣妈妈,可能你多年没来找?烦忘记了三夫人的规矩,没关系,我来提醒你,要进三夫人的院子可以,只要你饮下这瓶毒药不死,以后三夫人的院子你可以自由出入。”
  
  说着兰姑姑拔掉了瓶塞递给了荣妈妈,荣妈妈可能是见过有人喝过所以脸色苍白地不肯接:“兰姑姑你别以为用毒药就能隐瞒三夫人帮衬着三小姐的事!”
  
  “三小姐?”说着兰姑姑用一种寻找的眼神在人群里找了一圈,最后才有些怀疑地看着我,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我。
  
  我不由被她的演技给深深地折服了,她用十分客气的语气问我:“想必你就是三小姐了吧?”
  
  我自然也要假装没见过她:“是,不知娘亲是否安好?我听人说娘亲病了,十分挂念。”
  
  兰姑姑笑眯眯地说道:“夫人没有生病,即使生病,夫人会些医术也能自己治。”
  
  这话就是在告诉我三夫人虽然喝下了毒药,不过她医术高超不会有事,而刺客已经被解决了,我不由松了口气。,o
  
  但一想到密道里的男人,我紧了紧手帕,那男的武功不弱,虽然受了重伤,但若是不将他揪出来,恐怕会是个不定时的。
  
  “看得见的病能治。看不见的病恐怕医术再高也很难治吧?”荣妈妈阴阳怪气地说道,“奴婢在三小姐的房中搜到了巫语,又听说三小姐给三夫人熬了药送来,你一直挡着不让我们进去,是不是三夫人已经命垂一线了?”
  
  兰姑姑冷哼一声道:“送药?送什么药?除了你们。我没见过其他人,还有,三小姐识字吗?我听说大夫人好像并没有让人教导三小姐,老爷也没有吧?”
  
  兰姑姑说欧阳安的语气没有丝毫尊敬,反而是十分鄙夷,欧阳安双眸迸发出极强的恼意:“兰姑姑,你让开!”
  
  看到欧阳安真的发怒了,荣妈妈便偷笑着走到了大夫人身边,大夫人快速地勾了勾唇角,而后又一脸慈悲地拉着欧阳安:“老爷。兰姑娘的脾气一直如此,她快人快语但没有责怪老爷的意思,老爷您就原谅她吧。”
  
  大夫人的话刚落,欧阳安一把推开大夫人的手,凌厉的掌风袭向了兰姑姑。
  
  兰姑姑神色一凛。毫不犹豫地出掌迎了上去,荣妈妈趁着空挡猫着身子一把将院子的门打开,兰姑姑想驱身上前,却被欧阳安拦在了门口,只能急切道:“不许进去,三夫人谁也不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