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一章 我只听到狗吠
我心里一惊,那声音我从未听过,可说话的语气我非常熟悉,外面的男人一定是个杀手!
  
  大夫人虽然想要我死,可还不会胆大到让杀手进府刺杀我,那会是谁派来的杀手?杀的是我还是三夫人?
  
  “三小姐您快走!”兰姑姑推开我的手,“砰”地一声将密道的门关了起来。
  
  我朝着门扑去,发现那门很厚重,是石头做的,就算我踹地再用力也踹不开。
  
  但就算我踹开了也没用啊。我不会武功,出去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拖累兰姑姑。
  
  这么一想我立即打开了火折子,为今之计应该快点回到院子里找欧阳安来救三夫人。
  
  我吹了好几下,火折子才亮了起来,借着微弱的亮光我摸索着往前走。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往前走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我只能硬着头皮强迫自己快点出去,因为我知道只有我早一点回到院子里,三夫人得救的可能性才会大上一分。
  
  我一只手握着火折子,一只手护在火光前面,防止走得太快火光被风吹灭。
  
  突然,我的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好在我及时扶住了墙,堪堪地站住了。
  
  我转身,用火折子照向地上。地上竟然躺着一个人,我吓得尖叫着冲向了前方。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捏住了我的脖子,那只手很是阴冷,瘦弱不堪。却非常有劲,我被拖着拽到了墙上。
  
  我的胸口抵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痛得我后背直冒冷汗。
  
  这时那人突然开始扯我的衣服,惊得我连忙尖叫了起来:“我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你要是轻薄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人的手一顿,我趁着这个空档摸到袖子里的银针,狠狠地往后扎去,正好扎在他的腰上,他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减小。
  
  我疯狂地挣扎终于摆脱了他的钳制,我转身抬膝盖用力地顶在他的裤裆上,他倒抽一口冷气双手捂着下面倒在地上。
  
  我本来想顺势再踩他几脚,可又害怕他会武功一会儿抓着我不放,那我就倒大霉了。
  
  想到这我连忙捡起火折子疯了一般地往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终于跑到了一扇门面前,我用火折子照了一遍,那是一扇光滑的石门,机关应该在这附近。
  
  我哆哆嗦嗦地举着火折子在旁边的墙壁上找,一面还时不时地往通道里看去,害怕那人再追上来。
  
  不过好在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莲花开关,我轻轻一按,石门立即打开了,我连忙跑了出去。
  
  我刚出去,石门便“咚”地一声关上了,环顾四周才发现这是死去的王妈妈的屋子。
  
  我也来不及细究便低着头快步走回了我的房间,雨儿正躺在**上假扮我,见我回来,雨儿立即坐了起来:“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快帮我换衣服。三夫人有危险!”我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将遇到的事情告诉了雨儿。
  
  雨儿惊呼一声,连忙帮我换衣服,就在这时,我的院子外传来了骚动。
  
  “大夫人!”院子外丫鬟们??地跪在地上呼唤道。
  
  我心里一跳,大夫人这个时候过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救三夫人要紧,可不能和大夫人耗费太多时间啊!
  
  “来人,去三小姐房里搜!”外面传来了一道颇有些威严的声音。
  
  历时就有精壮的婆子们撞门而入,她们不等我说话已经自顾自地翻箱倒柜找了起来,我虽然很好奇她们在翻什么。但我现在没时间和她们浪费,等雨儿帮我扣好扣子我便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刚走到屋子门口,荣妈妈就挡住了我的去路:“三小姐急急忙忙地去哪儿啊?大夫人在外面,您还不快去给大夫人行礼!”
  
  我眯着眼睛看向荣妈妈,荣妈妈受伤后一直卧病调养,直到欧阳婉晴进宫她才调回了大夫人身边,如今有大夫人撑腰,她比之前更加目中无人。
  
  我急着去找欧阳安没有功夫和荣妈妈理论,便打算不理会她,绕过她往外走。
  
  荣妈妈不依不饶地挡在我面前:“三小姐,奴婢跟您说话呢,您聋了吗?!”
  
  我冷哼一声道:“我只听到狗吠,可惜我从不跟狗说话。”
  
  “你!”荣妈妈怒极反笑,“三小姐的这张嘴是越发厉害了,也难怪三皇叔会将您绑在将军府的牌匾下以儆效尤!”
  
  我皱眉道:“三皇叔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看一眼的。我劝荣妈妈还是不要想了,毕竟连二姐都没有资格,你一把年纪更加没资格了!”
  
  “三小姐!”荣妈妈厉声叫了我一声。
  
  我掏了掏耳朵:“荣妈妈,我难道说错了吗?谁会对一个半老徐娘感兴趣?”
  
  荣妈妈举起手想往我脸上呼来,我抬眸冷冷看着她:“荣妈妈,你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别以为是奶娘又有人帮你撑腰就万事大吉了!你可别忘了,我是地府里爬上来的恶鬼,特别喜欢咬着那些半老徐娘不松口!”
  
  荣妈妈被我眼里的杀意震撼到了,她气得磨牙却是不敢将巴掌扇在我脸上。
  
  我用力推了一把荣妈妈,荣妈妈被我推到了一边,我带着雨儿正要离开院子,大夫人淡淡道:“三小姐留步!”
  
  我不理睬她,她便让丫鬟们将我团团围住,我怒瞪着大夫人:“大夫人半夜三更地来我院子是打算直接扣个罪名杀了我吗?”
  
  大夫人抚了抚斜插在发髻间的金色牡丹步摇。那步摇下面坠着一颗蓝色的宝石,看上去十分富贵大方:“三小姐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嫡女,就算要杀也得由老爷亲自动手。”
  
  正好我要找欧阳安,我便接嘴道:“那你把我爹请过来,有什么话当着我爹的面说。”
  
  大夫人端着菩萨一样的笑容看着我:“不着急,老爷自然要请,你,本夫人也要给一些教训。身为将军府的女儿见到本夫人竟然不行礼,实为不忠不孝。之前念你年纪小不与你计较,但刚刚荣妈妈已经提点过你,你还是如此没有家教,那就别怪我不疼你了!来人,给我重重地打二十大板。”
  
  立即就有丫鬟搬来长长的板凳,准备把我扣押在板凳上受罚。
  
  “慢着!”我高声厉喝道,“大夫人,您是当家主母吗?”
  
  大夫人脸上的假笑一下子绷不住了,她面色森冷地盯着我,我缓缓道:“既然您不是主母,我为何要给您行礼?你是夫人,我的娘也是夫人,和你是一样的。可二姐是庶女,我是嫡女,二姐见到我理应行礼,可二姐一次都没行过。今日大夫人倒是提醒了我,等二姐从皇宫回来,我也要好好教教她规矩,免得被人说将军府没有家教!”
  
  大夫人面色沉郁,一双手死死捏着红色锦帕,我看了一眼她不善的眼神指着她的手道:“哦,忘了提醒大夫人,红色是正房的颜色,大夫人是侧房,用正红色的东西恐怕不妥当,雨儿,还不快帮大夫人把帕子埋了。”
  
  雨儿一向很怕大夫人,如今我和大夫人已经正面交锋,她若是不按照我的吩咐办,我的气势就会弱,所以雨儿硬着头皮朝大夫人伸出了手:“大夫人得罪了!”
  
  “呼”
  
  大夫人抬手就想扇雨儿一巴掌,雨儿不敢躲,我上前一步牢牢捏住大夫人的手腕,笑得冰冷:“大夫人是不领我的好意了?”
  
  “死丫头,你敢跟我动手不成?”大夫人的一双杏眼瞪得老大。若是她的眼睛能放火,想必我已经变成了一只烤乳猪。
  
  “是又怎么样?将军府还轮不到你做主!雨儿,去把我爹请来,咱们不能平白无故地让人扣帽子!”
  
  雨儿高声应了句是便快步跑了出去,我终于松了口气。我已经叮嘱过雨儿赶紧让欧阳安去救三夫人。
  
  大夫人倒是没有阻止雨儿出去,反而很乐于我去请欧阳安,似乎我把欧阳安请来我的末日就到了。
  
  “大夫人,找到了!”这时,一个婆子从我房里跑了出来,手上拿着几张纸。
  
  我心里一跳,我明明已经让鸳鸯将所有的稿子秘密地送去抄录,过两天就能成书在茶馆里讲,为何我的房里还会有稿子。
  
  我不由地看向人群中的小樱,小樱看到婆子手里的纸脸色煞白。双脚打颤地站在原地,看到她两眼无神,十分绝望的样子,我相信此事应该和她没有关系。
  
  那会是谁?知道我有这份稿子的人只有四个人……
  
  雨儿对我忠心耿耿,小樱不敢私藏……难道是鸳鸯?
  
  好像不太可能……
  
  鸳鸯是四姨娘的人。四姨娘和我是同盟,她的胎还不稳,正是需要我的时候,不可能出我。,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大夫人将纸扔在了我的脸上。
  
  一阵刺痛,我伸手接住了纸,快速看了一眼,纸上只有四五行字,我大大地松了口气,原来不是编排三王爷和六王爷的书稿啊,吓死我了。
  
  我正要仔细查看,门外传来了欧阳安的声音,我转头看去。
  
  欧阳安正面色铁青地走过来,雨儿则低着头不敢看我,我心里一跳,难道没来得及救三夫人吗?
  
  “爹,我娘怎么样了?”我焦急地上前问道。
  
  “啪”
  
  欧阳安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我的脸上:“你这个不孝女,为何诅咒你娘出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