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十章 别让她自尽
我走进店铺时雨儿和顺乾三兄弟正好冲下楼,雨儿气恼地道:“那个什么公主真是太可恶了!”
  
  我拍了拍雨儿的肩膀:“放心吧,本小姐虽然不是眦睚必报的人,不过西番大公主除外,本小姐要打碎她的牙,让她阿巴阿巴咬不了东西!”
  
  雨儿噗嗤一笑了出来,问道:“小姐准备怎么做?您尽管吩咐,奴婢一定会办好的!”
  
  我扔了一个金子给雨儿让她去请三个最好的画师来,又吩咐顺熙和顺生两兄弟整理铺子,见别人都有活儿做了。顺乾走到我面前问道:“三小姐,那我做什么?”
  
  “你先去请最好的大夫给二叔治病,然后你就充分发挥你的优势!知道不?”我笑眯眯地看着顺乾。
  
  顺乾被我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迷茫地跟我说他没有什么优势,我笑着跟他说一会儿就知道了。
  
  等一切安排好后,我坐在一楼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炷香后雨儿将画师请来了。
  
  我看向三个画师,他们穿着简朴,但手指上有厚厚的茧,应该画得不错但无人欣赏的画师,我朝雨儿竖了竖大姆指:“越来越聪明了!”
  
  画师们得了金子对我都很恭敬,围在我身边问我画什么,我神秘地笑了笑:“你们愿意画艺术吗?”
  
  三个画师一个个都拍着胸脯说画艺术他们很在行,还有画师说他就是为了画艺术而生的,我忍不住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将要画的内容告诉了他们。
  
  三个画师顿时石化在了当场。而后一个个群情激奋地批判我,我伸手道:“不愿画就将银子还给我,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西番可是咱们冬翎国的依附小国,如今一个小国就敢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以后岂不是人人都可践踏咱们了?所以啊,各位同胞们,咱们得反击啊!”
  
  在我一通洗脑下,三位画师纷纷提笔作画,我满意地看着他们将西番国壮汉们的屁股涂成了黑色,又将他们的某个重要部位画得又短又小。
  
  “不错不错,人们一定会记住你们为国家所做的贡献的!”我赞许地朝画师们点了点头,西番风情已经搞定了,不知道顺乾那儿进行的怎么样,我踱步出了店铺。
  
  顺乾正坐在店铺门口用我教过他的话力地吆喝:“走一走看一看啊!只要两文钱就能拿到西番大公主牌辟邪画像一张,困了累了就看西番大公主,保证神清气爽,**读到天明!”
  
  顺乾嗓门大,这么一吼很快就有好奇的人围了过来,因为价钱便宜,加上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西番大公主,又很想知道西番大公主长什么样子,所以便排队让顺乾画给他们。
  
  顺乾也果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硬是用一种抽象狂野派的画风在画画界杀出了一条血路。
  
  有人拿过西番大公主的画像长叹道:“唉,长成这样也太难为西番的百姓了。”
  
  “是啊,长得太突然了,人说红颜薄命,我看这公主凭长相能活个几百年。”
  
  几百年?那不成了王?我站在一旁捂嘴偷笑着。
  
  很快,西番人长相奇特,男人又短又小,女人丑得能辟邪的流言就像龙卷风一样,席卷了整个京城,一时间茶馆、戏院全在议论西番,最后因为西番大公主太丑,百姓们都抵制她们上街。
  
  西番大公主住的地方更是天天被人扔臭鸡蛋。她气得发疯,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上街把所有百姓都杀了吧,只能苦兮兮地被被困在驿站。
  
  雨儿一边为我梳头一边将打听来的情况告诉我,她不由赞叹道:“小姐。您这招实在是太损了!不过奴婢喜欢!”
  
  我挑了挑眉,看向站在一旁发呆的鸳鸯,这两天我一直在忙铺子的事,没有时间料理院子,所以院子的事都交给了鸳鸯。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藏了什么心事没有告诉我。
  
  我打算午睡完再盘问一下鸳鸯时,外面传来了小丫鬟的声音:“你听说了吗?三夫人病了!大夫人不让请大夫呢。”
  
  “是啊,三小姐如今日子好过了也不去帮衬着三夫人,三夫人可真惨啊。”
  
  我一下从**上坐了起来,原来鸳鸯一直瞒着我的事竟然是这事。
  
  我将院子里的丫鬟们都叫了进来:“三夫人生病这么重要的事为何没人告诉我?”
  
  鸳鸯跪在地上犹豫道:“小姐,奴婢知道您想去看三夫人,可老爷说过任何人都不得去三夫人的院子,否则家法处置。”
  
  跪在人堆里的一个丫鬟道:“奴婢觉得只要老爷不知道应该就没事的,不如小姐偷偷地去,或者给三夫人送药去,这样既能保全小姐的名声,也能救三夫人。”
  
  我看了一眼那丫鬟,心里有了另外的主意:“你说的很对,此事就这么办吧。”
  
  于是我便定了今晚亥时去三夫人的院子给她送药,并特意警告过院子里的丫鬟让她们不许声张。否则严惩不贷。
  
  然而我却在酉时就换了雨儿的衣服,瞧瞧地让鸳鸯带着我先去了三夫人的院子。
  
  三夫人的院子在将军府的最后方,我到那儿时倒是有一丝诧异,原本以为三夫人的院子应该是杂草丛生,跟我的一样破落,然而并非如此,她的院子虽然小却不失雅致。
  
  鸳鸯上前敲门,有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将门开了一条缝隙:“谁啊?”
  
  “三夫人病了,三小姐挂念得紧便过来看看三夫人,劳烦姑娘开门。”鸳鸯小声道。
  
  “三小姐?三小姐不是已经让人送了药过来吗?”那人疑惑道。
  
  我心里一跳,我知道我院子里有很多大夫人的眼线,所以我特意提早一个时辰过来想着和三夫人先熟络一下,万一大夫人有什么计策也能提早应对,却没想到已经有人冒充我先来了。
  
  我一把推开院子的门,焦急地往里冲去。衣着朴素的丫鬟想要拦着我,被鸳鸯给挡住了。
  
  “送药的人呢?”我沉着脸问她,那丫鬟却是不说话,我气恼道,“我没让人送过药,现在送来的药很可能是毒药!你还不快说?”
  
  那丫鬟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厨房,我快步走进厨房,厨房里有个人影正往柴堆里钻。
  
  我上前直接将一根银针扎进了她的穴道里,那人吃痛摔在了地上。此时鸳鸯正好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人道:“果然是你!小姐,奴婢这几天就觉得赵妈妈不对劲,但苦于没有证据,不好把她怎么样,没想到她竟然藏了这么大的歹心。”
  
  我点了点头,赵妈妈是大夫人派给我的一个婆子,平日里少言寡语的,看着很老实,没想到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赵妈妈看到我时很惊讶,见事情败露也不再伪装:“三小姐,您就认命吧,三夫人已经喝下奴婢送来的药了。”
  
  什么?
  
  我看向灶台上的托盘,托盘里的碗已经空了,只留下最底下的一层药渣。
  
  我心里一颤,一巴掌扇在赵妈妈脸上,怒骂道:“畜生!”
  
  赵妈妈想要还手,被鸳鸯和衣着朴素的丫鬟扣在了地上,她叫嚣道:“哼,三小姐,您就算打死奴婢也救不回三夫人了!您哪就等着给她守孝吧!”
  
  我气恼地磨了磨牙:“把她捆了,别让她自尽!”
  
  鸳鸯应声立即用捆柴火的绳子捆住了赵妈妈,又随意找了块擦布塞进了赵妈妈的嘴里,我则连忙冲进三夫人的房间。
  
  三夫人的房门紧闭,我敲了几下见没人开门,便用脚用力地踹着门,踹了许久终于踹开了。
  
  我急冲冲地冲到里间,里间的**上正躺着一个瘦弱的女子,旁边坐着一位穿蓝色衣服的女子,那女子见到我也不惊讶,只拉下里间的帘子淡淡道:“三夫人不见任何人。”
  
  我急着给三夫人把脉,想也不想就要绕过那蓝衣女子,结果那女子竟然挡住了我的路:“你是何人?快给我让开!”
  
  “奴婢单名一个兰,大家都叫我兰姑姑,奴婢是三夫人的贴身丫鬟。”
  
  我胡乱点了点头。又要往里走,兰姑姑却是伸手挡住了我。
  
  此时我也不想和她多做纠缠,只急切道:“兰姑姑,我是三小姐,刚刚有人假传我的话送来了毒药。我会一些医术,可以救夫人,所以请你让开。”
  
  我本来以为我这么说,那个兰姑姑应该会让开,结果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三小姐请回吧。”
  
  “你听清我说的话了吗?我说三夫人中毒了,我会医术,我要救她!”我情不自禁地提高嗓门又说了一遍。
  
  兰姑姑点了点头:“奴婢听到了,三小姐请回吧!”
  
  见她不肯让,我只好拔出银针朝她的穴位刺去。可她竟然巧妙地躲避了。
  
  她会武功?
  
  我皱着眉头看向她:“你不是三夫人的贴身丫鬟,说,你是谁?”
  
  兰姑姑摇了摇头:“三小姐出生时奴婢还抱过您,您的肩膀上有一个胎记,奴婢可有说错?小姐若是还不信大可去问问府上的其他人。年长的婆子都是认识奴婢的。”
  
  我奇怪道:“那你为什么还拦着我?”,
  
  兰姑姑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来了很多人。
  
  兰姑姑连忙捂住了我的嘴,她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形,一把将我拽到了一副画面前。
  
  那是一副富贵牡丹的画像,上面有一个娇艳的女子,我还没看清,兰姑姑已经移开画摸到了画后的开关。
  
  她伸手按了开关后,墙壁竟然自动转开了,里面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通道。
  
  兰姑姑一把将我推进通道里,丢给我一个火折子道:“沿着这个通道就能到三小姐的屋子,小姐快走!”
  
  “可是三夫人的毒……”
  
  我的话还没说完,院子外面突然亮起了火光,一道极其沙哑的男声传了过来:“把里面的人通通杀了,一个不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