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十九章 高贵如神的三皇叔
一个身穿杏黄色锦袍,头戴冠玉,温润儒雅的年轻男子站在人群后看着我,我看到他锦袍上绣着五爪金龙,不由皱起了眉头。
  
  太子?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难道……
  
  我的心忍不住一沉,难道钟杰穿越到了太子身上?
  
  瓦擦,若他穿越到太子身上,以后变成皇帝。岂不是小人得志,咸鱼翻身了?
  
  我正想的入迷,一颗石子踢向了我的身侧,我转头看去,夏春冬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把弯刀正想要对我暗下杀手,却被那颗石子震翻在了地上。
  
  我不由地看向黑色马车,直觉告诉我此时正有一双寒潭一般的眼睛在牢牢地盯着我的周围。
  
  夏春冬没有看到是谁出的手,只一个劲地骂:“是谁?有种出来和本公主对垒!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孬种……”
  
  可能冬翎国的语言阻碍了她骂人的速度,骂到后来她索性扯开嗓门大声用西番语骂着,那速度堪称火箭炮。
  
  站在远处的太子实在听不下去了,上前气愤道:“大公主请自重!这里是我冬翎国的街道,不是你们西番的草原。大公主若是对冬翎国有诸多不满,尽可回西番去!”
  
  夏春冬估计是认识太子的,看到太子的时候露出了喜色,结果太子说了这番话。让她当场变了脸色。
  
  她捡起地上的弯刀朝着太子道:“你只是冬翎国的太子不是皇帝,你们的皇帝陛下很欢迎我!我不喜欢你这个无礼的太子,你给本公主滚一边去!”
  
  太子虽然一身的书生气,可自小是在皇家成长,身上自然有一番威严在,他沉下脸道:“大公主,你拿刀对着本宫难道不是在藐视一国的太子吗?这就是你们西番的礼节?”
  
  这话已经很重,可夏春冬是个极度刁蛮的人,她在气头上哪管什么太子不太子:“是又怎么样?一国太子看着跟小白脸似得,远远没有我们草原的男人来得彪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这下太子是真的大怒了,他的眼里都喷射着火花。
  
  “本公主再说一遍又如何?难不成你想要教训我?哼,就你没吃饱饭的样子本公主根本不稀罕跟你动手!”夏春冬一脸傲娇地挪开了下巴。
  
  这种时候太子若是再忍下去就失去了生为储君的骄傲,日后百姓议论起来也只会说太子无用,所以太子出手了。
  
  他猛地上前施展了一个龙爪手,想要直接扣住夏春冬的咽喉,然而夏春冬也不是吃素的,她快速下腰,立即躲过了太子的攻击,反而还伸手朝太子的胸口击去。
  
  太子用另一只手仓促接下了夏春冬的一掌,又伸腿朝着夏春冬的腹部踢去,夏春冬双臂交叉轻松地挡下了太子的一击。
  
  而后她突然脚尖轻点,一个漂亮的翻身,抬腿朝着太子的面门踢去。
  
  在冬翎国,女子即便是会武也不会穿着裙子直接抬腿就踢。因为这样会露出裙下的风光,是十分不合礼数的行为。
  
  而太子酷爱读书,更是极为在意礼仪教化的人,即使他知道夏春冬豁得出去也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可太子却是不会抬头看,只会硬着头皮遮挡,化攻击为防守。
  
  夏春冬很快就发现了太子的这个弱点,便开始了猛烈的攻势。
  
  我不由叹了口气。太子应该不是钟杰,如果是钟杰他巴不得天天看女人裙子里的那点东西,哪会这么绅士地闭眼防守啊?
  
  但我更为太子可惜,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太子娇生惯养,加上身份高贵,平日里估计也没人敢跟太子切磋武艺,所以他的武功都是非常死硬的,就像教科书上的动作一样,缺少实战经验。
  
  而夏春冬就完全不一样了,她狡猾且善战,一发现太子的弱点就发了狠地攻击,丝毫不忌讳自己穿着裙子。对她来说被看到里面的裤子又怎么样?游牧名族本就穿得暴露,喜欢展示身材,所以她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可若是她打败了一国太子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太子意味着国家的未来,她把一个国家的未来给踩在了脚底下,那是何等的荣耀啊!
  
  我不由摇了摇头,太子太实诚了,这场架他必输无疑。
  
  我的猜测很快就成真了,在夏春冬不要脸皮的猛烈攻势下,可怜的太子节节败退,夏春冬更是发了狠地想要用弯刀砍太子的衣服。
  
  这时,一道劲风从远处击在了夏春冬的弯刀上。“咔嚓”弯刀应声而裂,夏春冬更是被打在了门口的柱子上,柱子竟然凹陷进去了一个人形。
  
  “噗”
  
  夏春冬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下人见夏春冬被攻击,连忙拔刀护在了她身旁。
  
  太子狼狈地站在原地看向黑色马车,此时黑色马车的一处车帘被一只修长的手掀起,露出了三皇叔如诗如画的侧颜。
  
  三皇叔皱眉看向太子,两道寒冰一样视线落在太子身上。饶是围观的我都觉得心里一颤。
  
  “三,三皇叔……”太子似乎很是惧怕三皇叔,见三皇叔一直盯着他,更是吓得脸色都有些隐隐泛白了。
  
  当朝太子当街和异国公主打架有**份也便罢了,关键还打输了,要三皇叔出手才能勉强保住颜面,难怪三皇叔一直给太子吃眼刀子。
  
  夏春冬被下人从地上扶了起来,那些下人虽然穿着冬翎国的儒衣,可块头很大,看上去又凶神恶煞的,很不好惹。
  
  他们用西番话和夏春冬说着什么,可夏春冬的一双眼睛一直牢牢地粘在黑色马车上。
  
  其实夏春冬长得很有味道,小麦色的肌肤看起来很健康,她的手上和脚上戴着很有西番特色的铃铛,让她在人群中很是突出。
  
  当然,最独特的是,她有一双非常有灵气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好像会说话一样,十分漂亮。
  
  然而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那双眼睛扣下来,玛德,那是老娘的男人,你特么一直盯着瞧算什么事儿啊!
  
  “过来!”三皇叔对着太子冷冰冰地说道,那声音低沉醇和,如冰川上的溪流。
  
  听在我耳朵里是一种享受,可听在太子耳朵里就跟夺命符似得,太子咽了咽口水应了声是,就乖乖地带着随从驱马走到了三皇叔的黑色马车前,却始终保持着三尺的距离。不敢往前靠近。
  
  三皇叔看了我一眼,放下了车帘。
  
  看不到三皇叔的绝世容颜,夏春冬立即嚷嚷了起来,她作势想要上前。她身边的人拉住了她在她耳朵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她听了以后竟然睁大了眼睛,然后连忙取下了手上的铃铛让人送过去。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该死的公主不会是看上三皇叔了吧?
  
  我盯着三皇叔的马车,他要是敢收我就弄死他!
  
  两个大块头悦诚地举着铃铛走近马车,还没靠近马车三尺,二十九已经懒洋洋地拿起灯笼照了照他们,然后拔剑“刷刷”两下后潇洒地收回了剑。
  
  紧接着那两个大汉的裤子掉在了地上。露出圆润的小麦色屁股,周围的人们一下子哄堂大笑了起来。
  
  那两个大汉也顾不上送铃铛了,赶紧提着裤子质问道:“我们是奉西番夏公主的命令来送代表爱慕之意的铃铛,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十九懒洋洋地掏了掏耳朵。反问道:“三皇叔的规矩你不知道?不知道的话还是打听清楚了再送吧,否则惹怒了三皇叔,小小一个西番可抵挡不住三皇叔的怒火。”
  
  我忍不住在心里赞了声,二十九好样的!你在我心中三米,不打折。
  
  “你!”那两个大汉吃瘪,转头看向夏春冬。
  
  本来以为夏春冬会不识抬举地发火,结果夏春冬竟然很是高兴地说道:“高贵如神的三皇叔,得见您的真容是我的荣幸,刚刚是我的下人鲁莽了,我会回去教训他们的!”
  
  我一副咽了苍蝇的表情看着夏春冬,这女人不会是被打傻了吧?刚刚不是很嚣张跋扈的吗?怎么突然拍起马屁来了?
  
  不过很不幸的是三皇叔根本不吃这一套,二十九连看都没看夏春冬一眼便放下帽子上的黑纱靠在马车前休息,三皇叔更是呆在马车里鸟都不鸟她。
  
  夏春冬也不恼,反而很是好脾气地自顾自地介绍起西番的种种,然而她说了大半天,不但不理她,还带着太子浩浩荡荡地回府去了。
  
  夏春冬皱着眉给身边的人下令让他们打探三皇叔的规矩,而后在下人的搀扶下灰溜溜地想走,我立即上前叫住了她。⑧☆⑧☆.$.
  
  “大公主,您砸了我的店铺难道不给我一个说法吗?”
  
  夏春冬瞥了我一眼道:“你是什么人?”
  
  我微微一笑:“我是三皇叔的女人,也是欧阳将军府的嫡小姐欧阳晓晓!”
  
  夏春冬立即扭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遍,而后十分轻蔑地说道:“高贵如神的三皇叔怎么可能看上你?!真是异想天开!给她点金子算是赔偿吧!”
  
  说着夏春冬的手下朝我扔来了五个金子,然后抬着夏春冬离开了,周围的人也都散了。
  
  我气得磨牙,老娘摸三皇叔的胸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我转头回店铺时正好柱子上的人形,一个计策涌上心头,哼,居然敢偷看老娘的男人,可别怪老娘不给你留面子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