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十六章 你怎么哭成表情包了

  即使我的脸皮再厚也不自觉地红了,反观三皇叔却是气质若闲,神清气爽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脸红的样子反而脸上流露着一丝得意,我不得不佩服三皇叔铜墙铁壁般的心理素质。
  不过他得意个什么劲?
  我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把辣椒油抹在了我的嘴唇上?可不知为何,我总莫名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八卦的味道。
  三皇叔并没有追究雨儿,而是心情不错地将我扶到了床上,他将一瓶药放在了我的床头:“按时吃!”
  我正要伸手拿药瓶,三皇叔却突然朝我的怀里伸出了手,我吓了一跳,这屋子里那么多人,他不会是想……
  我连忙捏住他的手,小声道:“喂,别得寸进尺啊!”
  听人说刚刚情窦初开的男人特别喜欢毛手毛脚,充满了探知欲,这话一点都没错,三皇叔就是如此,我的手根本抓不住他,他轻轻松松就挣脱开了,然后十分认真地继续往我怀里摸。
  我羞愤地头顶冒烟,这个色狼!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三皇叔并没有解开我的衣物,只在我怀里用手指撩了一会儿就将一个药瓶捏在了手中,我一愣,那不是我废了很多功夫从三王爷那儿弄来的药吗?
  三皇叔将药瓶捏在手里看着,我伸手想要拿回来,结果他一本正经地将瓶塞拔开,然后“咻”地一下丢到了洗手盆里。
  我还没反应过来,三皇叔已经抬手叫了一个家丁。
  那家丁颤颤巍巍地上前,三皇叔指了指洗手盆道:“护城河!”
  家丁估计是从来没有见过三皇叔,更加听不懂三皇叔的话,一脸呆滞地在原地哆嗦。
  欧阳安怒骂了一句:“蠢东西!还不快将洗手盆丢到护城河去!”
  这下轮到我焦急了,那瓶东西可是上好的药材啊!老娘还一次都没来得及涂,怎么能说丢就丢呢?
  见家丁已经端起洗手盆,我连忙尖叫道:“不能丢!”
  三皇叔刀子一样的眼神立即扫了过来,我心里一跳,委屈道:“不环保……”
  家丁害怕地看了一眼三皇叔又立马低下了头,三皇叔挥手就是一掌,家丁吓得立马腿软跪在了地上,然而三皇叔那一掌只将药瓶震的粉碎,却没伤到家丁半分。
  我看着变成粉末飘在水上的药瓶,肉痛地掩面。
  你不让我用,至少让我将那瓶药卖了啊,那可是一瓶上好的伤药,少说也能卖十两银子啊!要是再在街上宣传是三王府出品的,估计有钱的大家闺秀能出一百两银子将它供起来!
  “很喜欢?”三皇叔见我一副悲痛欲绝,快要窒息而死的样子,冷冷地开口。
  我捏着自己已经碎成纳米的小心脏笑得一脸灿烂:“不,丢了好,丢了它我都觉得自己的病都好了呢。”
  简直不能更好了!我都快心碎地打通任督二脉了好吗?
  一百两银子!那可是整整一百两银子啊!感觉快要肉痛地原地爆炸了……
  三皇叔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站起身背对着众人突然伸手刮了下我的鼻子,而后朝我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那微笑犹如清晨的阳光,清冷美好。
  然而我沉浸在失去银子的悲痛中,完全没有心思接收三皇叔的粉红信号,我懒懒地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给他。
  三皇叔皱了皱眉,有点不高兴地看着我,他将脸凑近,似乎是在等我也刮一下他的鼻子。
  我不禁汗颜,抬手随意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令牌给我,我接过令牌一愣,上面写着一个“凌”字。
  这玩意儿是干嘛的?不过看这个材质应该很贵的样子,我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吧唧——”我扑到三皇叔的面前,在他的侧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看到我如此宝贝他给的令牌,三皇叔十分满意地踱步离开了。
  三皇叔走的时候连看都不曾看欧阳安一眼,欧阳安也不恼,紧紧跟在他后面,临走前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叹了声:“命啊……”
  我奇怪地看着欧阳安的背影,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
  他说的什么意思?命?谁的命?我的命?我的命怎么了?
  正在思索间,鸳鸯瑟缩着跪在了我面前:“小姐,奴婢不知道是三皇叔,所以才……”
  我将鸳鸯扶了起来,我知道鸳鸯以为有人要害我,又怕雨儿和我无法应对便请了欧阳安来,此时已经夜深,想必鸳鸯是花了很多心思才请来欧阳安帮忙的吧。
  “你有心了!”我不但不怪鸳鸯,还给了鸳鸯一些赏银。
  雨儿则扔了粗壮的棍子高兴地凑到我面前,喜滋滋地唤了我一声小姐,我一把推开她的脑袋,她嬉笑着打趣道:“小姐,今日还洗脸吗?”
  我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不洗留着过年当腊肉吗?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哪!是不是想出嫁了啊?”
  这一拍倒还真拍出了个东西,我一把扯过雨儿怀里掉出一角的书,雨儿连忙伸手来抢:“鸳鸯拦着她!好呀,我说你怎么最近不学好,原来是在看黄书啊!”
  我一脸猥琐地翻着书页,笑得开怀,啧啧啧,原来古代也有小说,可惜写得都太保守了,不够激情,看到某处的时候我不禁心里一甜,我说三皇叔怎么突然要刮我鼻子呢,原来是跟书里学的啊,这个傻瓜!
  雨儿涨红了脸道:“那是奴婢从小樱那里搜来的,奴婢可一个字都没看过。”
  小樱是大夫人赐给我的丫鬟之一,平日里总会讲一些不上台面的笑话,我也听到过一两回,所以对她印象比较深刻。
  “你去把她叫来。”
  小樱长得很普通,属于丢在人堆里找不着的那一类,不过她的眼睛倒是蛮亮的,看到我手上拿的书,立即跪在地上认错。
  “府里看这书的人多吗?”我合上书籍,将书扔到了一边,若是这书传阅度很高的话倒不失为一个商机。
  小樱哆哆嗦嗦地摇头,说府里只有她一个人看,直到我再三施压下,小樱才说府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手上都有一本,于是我便派给了她一个重要的任务。
  第二天一早,小樱便低着头抱着一个大包裹进来了,她说这是她能借到的所有书,我赞许地点了点头:“任务完成的不错。”
  小樱害怕地跪在地上说了一声奴婢不敢,我看她眼眶下有黑眼圈便知她应该是忙活了一晚上:“你先去睡吧,下午过来伺候。”
  小樱应了一声是便出去了,雨儿关上门扶我坐在桌边喝粥:“小姐,您要那么多书做什么?”
  “为三王爷和六王爷出本好书呗。”我咽下一口粥随意回道。
  这粥是用上好的汤汁熬的,自从欧阳安知道我和三皇叔的关系后便让人送来了上好的饭菜,还找人来修缮我的院子。原本他是让我搬去前院住的,不过被我拒绝了,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加上这个院子靠近围墙,出府也方便很多。
  我喝完粥抬头看了一眼雨儿道:“你别猜了,等下午小樱来了你就知道了。”
  雨儿嘟了嘟嘴应了声哦,我就着她的手坐在梳妆台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瘦了一圈,不由心疼地摸着自己的小脸。
  病来如抽丝,果然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看向自己平得不能再平的飞机场,顿时生无可恋,玛德,以后不能再生病了,再这样下去老娘何时才能傲然挺D哦?
  我难过地又爬回了床上睡觉,一觉睡到了下午,等我醒来的时候,小樱已经哆哆嗦嗦地跪在了地上,我让雨儿和鸳鸯拿了纸笔过来,吩咐小樱按照我的要求写书,小樱听了差点晕过去。
  “小姐,这……”雨儿红着脸道,“胡乱编排皇家是要杀头的!”
  我摸着黑色令牌得瑟道:“怕什么?咱有大树好乘凉!”
  雨儿和鸳鸯一脸同情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小樱,在我再三的胁迫下,小樱终于咬牙下笔了,然而她毕竟胆子小,写得很简单。
  我不满地摇头:“这里应该是六王爷抱着三王爷的大腿喊不要走,我不能失去你,而这一段应该是三王爷躺在下面,衣不蔽体地说不要了嘛,你已经要了人家三次了……”
  我一本正经地逐个讲解着细节,小樱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见我拿眼刀子扫她,她只能红着一张脸视死如归地继续改。
  雨儿和鸳鸯早已面红耳赤地出去把风了,似乎是不忍看我摧残单纯善良的小樱。
  我抱着黑色令牌心里已经笑得乐不可支,我可是清楚记得自己被绑在将军府牌匾下的时候,六王爷不但不救我,还拿竹竿戳我,而三王爷嘛……
  我看向自己还未痊愈的手,那货差点废了我一只手,老娘现在不能把他连根拔起,但总要收点利息吧?
  就在小樱改得快羞愤而死的时候,我拍着她的肩膀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小樱松了口气,我接着道:“再写二本,明天我找人抄书去,赚了银子分你两成。”
  “啊?奴婢已经想不出姿势了!三小姐,奴婢不要银子,但求三小姐不要再让奴婢写了……”
  我自然不同意:“不要银子这条我准了,但书必须得写。”小樱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一脸生无可恋地提笔继续跟着我的思路写。
  忙活了大半天终于搞定了,我看着基情满满的稿子忍不住笑翻在了床上,哈哈哈,不知三王爷和六王爷看到会不会气得喷血?
  这时雨儿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我连忙招手道:“雨儿你来的正好,明日你……咦,你怎么哭成表情包了?”
  “咚——”
  雨儿重重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小姐救命啊!二叔,二叔被人打得快不行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