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十二章 真是活久见

  “你家小姐可是被虐惨了!”
  我委委屈屈地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雨儿,还着重将三皇叔让我饿着肚子看他吃饭的一段浓墨添彩地诉说了一番。
  雨儿听了却是一头雾水:“奴婢怎么觉得三皇叔像是吃醋了呢?”
  我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道:“三皇叔又不喜欢我,吃哪门子的醋?”
  呵,三皇叔会吃醋?你怎么不说母猪会上树呢?
  我越想越来气,尤其是想到那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我连味道都没闻全就被赶了出来,更是气得不行,我掏出怀里的画,将它撕得粉碎:“让我滚,你特么也滚吧!”
  雨儿惊恐地连连阻止:“小姐,那是三皇叔的画,撕不得啊!”
  见我已经撕了还将画扔了,她连忙提着裙子要追,我拉住她:“那又怎么样,本小姐还看不上他的画呢!”
  “被人知道咱们会有麻烦的,”见我满不在乎的样子,雨儿眼波流转道,“其实三皇叔很少作画,所以市面上买不到三皇叔的画……”
  那岂不是价值连城?
  “我靠!你不早说!”
  我立马脚底抹油地冲向了雨中,好不容易将碎片捡全了,却发现大半都被弄湿了,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只能肉痛地干嚎:“我的银子,我的美图啊!”
  雨儿丢脸地将我扯回了店铺,二叔见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诧异地问道:“难道三皇叔没有召见小姐?不应该啊……”
  我看到二叔忍不住哭出了声:“二叔,我的银子和美图都没了!啊……”
  二叔听到我撕心裂肺地吼叫吓了一跳,也不做生意了,连忙让三兄弟将店铺关起来,我干嚎了几声后不知是太饿了还是打击太大,居然昏了过去。
  一众人手忙脚乱地将我抬去了附近的医馆,我醒来的时候浑身痛得不行。
  雨儿见我醒了抽了抽鼻子道:“小姐别太伤心了,三皇叔既然肯为小姐画画心里定然是有小姐的。”
  二叔也凑到我跟前:“是啊小姐,我再为小姐准备些赔罪的礼物,三皇叔见了一定会原谅小姐的。”
  感情这些人都以为我是因为三皇叔才晕倒的,我不由翻了个白眼:“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去道歉?”
  雨儿和二叔面面相觑,知道我听不进去便扯开了话题,等二叔出去付银子的时候,我将雨儿拉着从后门离开了医馆。
  “小姐,你急急忙忙地去哪儿啊?”雨儿小跑着跟在我身后。
  “你家小姐都快饿疯了,当然是吃饭了!”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正好看到隔壁有家饭店,连忙拉着她走了进去。
  这家饭店装修得很是高档,墙上挂了不少诗词歌赋,大厅里还有人在评书,应该是很多公子哥儿喜欢来的地方。
  本来我是不想进这么贵的地方吃饭的,可是看了一圈周围没有什么好地方吃饭,便在里面点了几盘相对便宜的菜,还点了一壶酒。
  “小姐,大夫说小姐身子弱,要好好休养,酒是万万不能喝的,况且四姨娘那边已经传话过来,问小姐什么时候过去下棋。”
  见我不理她,雨儿握住了我的手道:“奴婢知道小姐心里不痛快,但……”
  “但什么但?要么闭嘴吃饭,要么现在滚蛋!”我将桌上的碗筷重重地放在了雨儿面前,雨儿吓得立马不敢说话。
  小二很快就将我点的酒菜端了上来,我扔给了他一锭银子:“让评书的捡热闹的段子说。”
  小二得了银子很是欢喜地应下了,雨儿一脸担忧地看着我小声道:“小姐,您没事吧?”
  我不理她,只一杯杯地喝酒,我是医学世家,在现代酒量不错,以为古代也是一样,却没想到这具身体压根儿不会喝酒,还没喝多少就已经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人了。
  雨儿夺过我的酒壶小声道:“小姐别喝了,咱们还是走吧!”
  我一把推开她又往嘴里灌酒:“凭什么?他让我滚你也让我走?你们,你们就知道欺负我!明明很开心地呆在一起却突然说翻脸就翻脸!”
  我又往嘴里灌了两口:“是皇叔就了不起啊!还有那个死钟杰,你特么到底去哪儿了!跟老娘玩躲猫猫,信不信老娘把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我疯言疯语地在大厅里嚷嚷,因为喝了大半壶酒,我的舌头大得很,说话极快却又不利索,听在别人耳中显得十分好笑。
  二楼有人看到我疯疯癫癫的样子笑出了声:“哈哈哈,快看,楼下来了个疯婆娘!”
  我恼怒地将酒壶扔向了二楼,却因为力气不够扔不到,只在半空就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可这却不影响我的气场:“楼上狗娘养的王八蛋,给老娘下来赔礼道歉,否则老娘让你跪下叫奶奶!”
  楼上的人估计没遇到过我这么泼辣的女人,立马掀开了雅间的帘子冲了出来。
  我喝了太多酒,本来就醉得稀里糊涂的,看人影都是摇摇晃晃重重叠叠的,再一仰头更是看不清,只能模糊看到一块移动的大肥肉正在向我靠近:“那是什么玩意儿?”
  雨儿见状突然将我从座位上拖了起来:“小姐快跑,是范通少爷!”
  范通在这一代是有名的恶霸,饭馆里的人见到他跟老鼠见到猫似得,立即在桌上扔下银子跑了。
  掌柜的少了很多生意却也不得不上前打圆场:“范少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位小姐许是从未喝过酒才会酒后失言,您别和她计较,我替她向您赔不是,下月我会再多孝敬您十两银子。”
  在掌柜的好一通请求下,范通才扭头上楼,此时雨儿松了口气,捂着我的嘴放松了些。
  我趁着机会一把将她的手推开,指着范通的背影狂笑了起来:“哈哈哈,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个圆滚滚的饭桶!”
  掌柜的一听我这话立即对着雨儿痛骂:“还不快快把你家小姐带走!”
  雨儿赶忙伸手来抓我,我却是已经躲开她跌跌撞撞地冲向了楼梯,指着一脸怒容的范通道:“其实吧我觉得你更像个矮冬瓜,你说这一身绿色的衣服藏在地里能不能抽出新芽来?”
  “臭婆娘,你说什么?”范通气得要上来打我。
  雨儿连忙将我拖到一边赔着笑脸道:“范少爷,我家小姐喝多了,不是有意冲撞您的,您别往心里去,这是我家小姐的赔罪礼,万望您饶了我家小姐!”
  说着雨儿从怀里掏出了几锭银子给范通,范通却是不收:“笑话,你以为我堂堂侯爷府会缺这几两银子?”
  雨儿见他不收,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范通抓住了她的胳膊,笑得极其银荡:“不过你们两个要是肯陪我一晚,我倒是可以不跟你们计较,如何啊?”
  说着范通的手就要去摸雨儿的领口,雨儿吓得惊慌失措,连连将一把银子砸在范通的脸上。
  范通没料到雨儿敢反抗,气得一巴掌将她扇在了地上:“小娘们,你当我是吃素的?来人,将她们两个绑了送到我的雅间去,我今天就教教她们规矩!”
  “使不得啊!”掌柜的是个良善之辈,见我们要被欺负连忙上前劝阻,“范少爷,这两位姑娘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恐怕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范通一把将掌柜的推开,满不在乎地说道:“谁家小姐会穿得这么素?就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最多也是个庶女,等我办了她再去提亲,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她也只能嫁给我!能攀上侯爷府是她们三生有幸!掌柜的,我给你几分面子才跟你多说几句,你要是再不识抬举,信不信我将你的店铺砸了!”
  掌柜的不敢再说话,只能叹着气捂住眼睛,似是不忍看我和雨儿被糟蹋。
  范通吩咐人将我和雨儿围了起来,雨儿尖叫着护在我面前,我则趴在一边难受地捂着胸口,想吐又吐不出来,浑身跟火烧了似的。
  “小娘们,你们还是乖乖地从了我家少爷吧,跟着我家少爷那可是穿金戴银的啊!”其中一个随从道。
  雨儿哆哆嗦嗦地尖叫:“你们敢!我家小姐可是欧阳将军府的嫡小姐!你们若是碰了她就是和我们整个将军府作对!”
  听到雨儿这么说,范通倒是挥了挥手,皱着眉打量我:“你是……欧阳晓晓?”
  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吃力地转头看去,却只见到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脸,那脸赘肉横飞,满脸都是坑坑洼洼的痘印,有些还流脓了,鼻翼两侧更是拖着葱一样的鼻毛。
  他张开的嘴里喷出一股恶臭,我看着他满嘴的黄牙,终于忍不住一把抓过他的领子“呕”地吐了起来。
  “这世上竟然有长得这么恶心的脸,真是活久见!”我边吐边说。
  范通的脸上衣服上全是我的呕吐物,他顶着被我咬了一半的菜叶失声尖叫了起来:“给我把她抬上去,我要弄死她!”
  有人提醒道:“少爷,她是欧阳将军府的小姐,这……”
  范通扯下头上的菜叶满不在乎道:“怕什么?她不过是欧阳家的一条狗!欧阳安根本不管她!你们几个都给我上,我还不信治不了她了!”
  听他这么一说,随从们立即上来要抓我。
  “咚——”
  离我最近的一个随从突然倒在了地上,“咕噜噜”一颗石子带着血滚到了我的脚边。
  “谁?哪个不要命的敢管老子的事!”范通等人转身怒吼。
  我也跟着往门口看去,看到门口站着的白发男人,我不由笑了起来:“雨儿快看,来了个杀马特耶!”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