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十一章 快来吃我呀

  太子?他来凌皇府做什么?还是踩着饭点来的,难道是来蹭饭的?
  我小跑几步凑到二十九的面前,问道:“是那个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太子?”
  二十九缩了缩脖子不置可否地抿着唇不敢看我,我看向三皇叔,三皇叔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沉了下来,深邃的琥珀色眸子波涛暗涌,看向我的眼神似万年不化的冰潭,让我忍不住颤了颤。
  我说错话了吗?为什么这么可怕地看着我?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本来想戳一下二十九让他给我点提示,结果那个没品的家伙像个青蛙,我的手还没靠近他,他已经跳到了两米开外。
  三皇叔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我的动作,冷着一张如诗如画的脸狠狠甩了下袖子丢下一句“不见”就往前走了。
  我记得三皇叔走路一向都是慢吞吞的,好像是散步一样,可这次却走得极快,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二十九急忙追了上去,路过我的时候一脸无奈加好心地说了一句:“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一脸茫然地小跑着跟在后头,怎么了吗?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等我急急忙忙地追到饭厅时,三皇叔已经绷着一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坐在了主坐上,我正要坐到旁边的位置上时,二十九伸出一只筷子挡住了我:“凌皇府有规矩,上饭桌前要先净手。”
  我点了点头,饭前洗手倒是个好习惯,于是我跟着一个黑衣人来到了旁边的偏厅。
  偏厅不大但看上去十分典雅,中间放着一个洗手盆和一个毛巾架,我过去将右手放了进去,这水还加了薄荷,浸在里面极其舒服。
  洗完手我回到了主厅,这时菜已经上全了,我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二十九却将我拦在了桌子外半米的地方:“三皇叔准许后你才能上桌吃饭。”
  “为什么?”我不高兴地撇了撇嘴,见没人回答我,我看向二十九。
  二十九悄悄地给我比划着,大致意思就是三皇叔身份尊贵,还特意强调了比太子尊贵。
  太子?三皇叔是打算和太子一起用膳?我莫名其妙地眨巴了下眼睛,他不是不见太子吗?等太子做什么?
  可惜在三皇叔冷冰冰的气场下,二十九已经不敢再给我比划,只垂着头恭敬地给三皇叔布菜。
  我眼巴巴地看着三皇叔慢吞吞地夹起了一块鱼,那鱼被烧得浑身金黄,上面勾芡着浓浓的汤汁,闻起来特别香,加上我很喜欢吃鱼,看到三皇叔将鱼肉放进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咀嚼,我的小嘴也忍不住跟着咀嚼,却只能咽下一口空气。
  “三皇叔,我什么时候能上桌吃饭啊?”我摸着一直在叫的肚子可怜兮兮地哀求着。
  我本来就饿,看到这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更加忍不住了,肚子早就在循环播放咕噜歌了。
  可是三皇叔却不理我,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一样,慢条斯理地咽下鱼肉后将目光放在了烤羊肉上。
  冬翎国在中原,百姓大多养猪很少养牛羊,所以羊肉在冬翎国很贵,只有极其富贵的人家才吃得起。
  我穿越到现在除了讹六王爷买的那顿饭菜外,还没吃过像样的东西,说实话我特别眼馋那盘烤羊肉,看到三皇叔将羊肉送入口中然后闭上眼睛享受的样子,我就知道那盘羊肉一定是人间美味。
  我的肚子叫得更加响了,整个饭厅的人都低着头在憋笑。
  说真的,我要不是矜持地闭着嘴,我敢保证我嘴里的口水能让厅里的人挨个洗个澡,可想而知我有多饿了。
  “三皇叔……”我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这一声带着十足的讨好。
  三皇叔抬眸看向我,琥珀色的眸子透着冰凉,他当着我的面细细地品着羊肉,性感的薄唇旁还留着一点羊肉碎末。
  我看得猛地咽了下口水,要不是还有理智,恐怕我早就扑上去将他唇边的羊肉添个一干二净了。
  在我的无比煎熬下,三皇叔终于将嘴里的羊肉咽了下去,他慢悠悠地端起一旁的汤,吹了吹后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才开口:“错哪儿?”
  错?
  我傻不拉几地看着他,我犯错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见我不说话,三皇叔又示意二十九将熬得糯糯的鸽子打开,然后夹着鸽子腿也不吃,就那么用筷子戳了两下,然后将鸽子腿放到了一边的碟子里。
  恍惚中我好像听到了那被遗弃的鸽子腿在跟我招手,啊,我外香里嫩,美味可口,鲜嫩多汁,快来吃我呀!
  我赶忙摇了摇头,不行,这样下去我会饿疯的,趁人不注意我大步冲上去就要对着鸽子腿咬下去,却“嘎嘣”咬到了一只筷子。
  二十九一脸无奈地放开了筷子朝我使了个眼色,看来今天我要是不说出自己错在哪儿,我就吃不上饭了。
  思索了半天我只能想到一个:“我不该偷偷将三皇叔的画拿走,虽然三皇叔将我画得很好,可是我觉得自己天生丽质难自弃,灵动可爱又迷人,远不是画能表达的。”
  三皇叔正在喝汤,听了我的话,猛地吐出了一口汤,他如诗如画的脸一下子染上了一层红晕,一副想咳却怕有失身份只能硬憋着的样子。
  我以为我说得不够明白,继续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三皇叔一直在偷看我睡觉,你虽然这不是很绅士,但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在偷看我的时候我很……”
  “闭嘴!”
  开心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我就被三皇叔的一声冷喝给打断了,我呆呆地看着他。
  此时,他的脸阴沉得可怕,看向我的眼神更是恐怖之极,让我仿佛置身在冰窖中,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对我,明明前几分钟他还让我陪着他,温柔地摸着我的头,为我画画,为何现在大发雷霆了呢?
  原本喜悦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我也没好气地看着他:“那你说我做错了什么?”
  三皇叔琥珀色的眼睛如淬了冰,冷冷地逼视我,半响后低沉地吐出一个字:“滚!”
  立即就有黑衣人上前给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自然不依,老娘饭还没吃凭什么要走?
  我绕过黑衣人朝餐桌走去,黑衣人以为我怒气冲冲地要过去对三皇叔不利便伸手来拽我,他的手离我还有一寸的时候,一只金色的筷子突然扎进了他的手。
  那只金筷极其霸道,直接将那黑衣人拖着钉在了柱子上,我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转身时却见到三皇叔的手里少了一只金筷,他一脸冰冷地瞪了一眼黑衣人。
  我不由地浑身一颤,三皇叔的武功竟然如此可怕,若是我刚才再嚣张一点,是不是就会被钉满筷子晒成人干?
  我突然想起雨儿的话来——三皇叔杀人如麻、嗜血成性、冷酷无情,是冬翎国最不好惹的人!
  我的腿不知不觉地往后挪了几步,十分害怕地看着他的手,怕他下一秒就会用另一只金筷戳穿我的脖子。
  这时二十九跪下请命道:“主子,属下护送姑娘出去吧!”
  三皇叔放下金筷,我不由松了口气,看向二十九的眼神充满了感激,此时此刻二十九在我心里就是两米八,不打折!
  三皇叔没有开口,二十九硬着头皮朝我走来,他也没阻止,算是默许了。
  我赶紧朝三皇叔服了服身子立马跟着二十九小跑起来,只听到三皇叔在我身后冷冷地说了一句:“都忘了!”
  我不由地扭头看向饭厅,里面齐刷刷地跪满了黑衣人:“是主子!”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扫了一眼端坐着的三皇叔,他也正向我看来,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冰冷,转而是复杂的注视,似乎将所有的情绪全都藏在了那两口深潭之中。
  七绕八绕之后我终于出了三皇府,见到雨儿时她正撑着一把伞,我不由讶异地抬头,这才发现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丝。
  雨儿见到我立即朝我扑了过来,满脸兴奋地看着我,见我旁边还跟着二十九便将要问的话压了下来,低垂着小脑袋有点娇羞地将一锭银子递给二十九,声音轻柔地道:“多谢您照拂我家小姐。”
  二十九将银子推还给雨儿,看着我摇了摇头:“以后你还是少提别人好!”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貌似自己提了太子以后三皇叔就变了,难道太子和三皇叔不合?
  这时一个身穿杏黄色锦袍的男子走了过来,对着二十九十分有礼地拱了拱手,温润地说道:“二十九,皇叔怎么才肯见本宫?本宫读古籍时有一处不明急着向皇叔求教啊!”
  我看到他穿的锦袍上绣着五爪金龙:“你是太子?!”
  我一脸激动地看着他,人说太子饱读诗书,温润如玉,风度翩翩,果然如此!
  我连忙上前想和太子攀谈几句,二十九却快我一步将太子带到了一边,鬼鬼祟祟地在他耳边低语。
  也不知道二十九他耳边说了什么,太子转头看我时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他跌跌撞撞地爬上马车一路狂奔着离开了。
  我不由转头瞪向二十九,二十九连连往后跑,雨中传来一个声音:“你就饶了我吧,再看,三皇叔会把我剥皮的!”
  “剥皮?”雨儿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拽着我仔细瞧着:“小姐,三皇叔不会虐待你了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