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十章 哼,小样儿!

  说我?说我什么?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三皇叔。
  三皇叔许是被我脸上的表情逗乐了,他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放开了我的胳膊缓缓道:“陪着我!”
  啥?!
  “轰隆隆——”
  我顿时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原来三皇叔说了半天是为了让我留下陪他?!
  为什么呀?
  我一脸探究地看着他,可是他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我压根儿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自己开脑洞。
  陪……怎么陪?
  我忍不住看向大大咧咧地躺在一边的虎鞭,不由浑身一个激灵,他该不会是为了证明自己很持久而想要……
  我眨巴着眼睛快速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领口,虽然我是个现代人,思想没有那么古板,可我实在很难接受和一个古人嘿咻啊,万一有了孩子,我要怎么跟孩子解释父亲的年龄?
  难道告诉他:“嘿,贝比,其实你的爸比是一具行走的木乃伊?是不是超酷炫啊?”
  想到孩子一脸惊恐而生无可恋的脸,我不由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不行,我绝不能让三皇叔乱来!
  可是当我对上三皇叔睥睨天下的冰冷气场,以及那张谪仙一样的脸时,我那仅存的脑细胞只够拼凑一句话,三皇叔看起来好可口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子短路,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凑到的三皇叔跟前,缓缓地撅起了小嘴。
  然而现实是如此残酷,三皇叔有一米八五的身高,我只有一米六不到的身高,我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只到他的肩膀,哪怕我绷直了脚尖都凑不到他性感的薄唇。
  但我是谁,我可是欧阳晓晓!我会这么轻易地屈服吗?
  当然不会!
  于是我卯足了劲一蹦一蹦地想要去轻薄三皇叔,三皇叔则微一歪头轻轻松松地躲开了我的攻击,我连试了四次都没成功,就在我准备最后一搏的时候,三皇叔终于出手了。
  他抬起戴着手套的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戳就把我按在了地上,那双充满魅力的琥珀色眸子里承载着笑意,一脸无可奈何地道:“好蠢!”
  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刀,深深地戳进了我的脑瓜仁,我的脸一下子爆红,靠,不是你说要陪吗?现在又装什么清高?
  就在我准备不顾后果地发飙时,三皇叔拿过桌上的一本书扔给了我,又指了指外面的椅子。
  我呆若木鸡地看着他绝世的侧颜,不敢置信地傻傻地端着书,原来他是让我陪他看书?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只能羞愧地抱着书低头往外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砰——”
  刚走两步脑袋就撞到了用来隔间的镂空门框,痛得我倒抽一口冷气,我抬手想要揉一揉自己被撞得发蒙的脑袋,却发现有一只修长的手快我一步伸向了我。
  我的小心肝忍不住激动地跳了起来,是三皇叔耶!
  然而那只手却是越过了我伸向了后面的门框,一脸疼惜地揉着被我撞到的门框,双眼还在打量门框的边,似乎是在检查有没有被我撞坏。
  我一下子傻眼了,原本期待的小心情顿时变成了说不出的味道,心里空落落的,只能极度郁闷地磨了磨牙。
  玛德,这都什么事儿!老娘差点被撞成傻逼你却心疼你家门框!什么玩意儿嘛!
  我忍不住将书重重地扔回给他,哼,所谓的三皇叔也不过如此!老娘真是瞎了眼才跑来这里受这档子窝囊气!
  就在我气冲冲地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脑袋,那只手很修长,手掌带着无尽的温柔一下一下地揉着我受伤的地方。
  一种莫名的温度从我的头顶缓缓渗入心房,那种暖意很柔和,却能将人的心都融化了……
  我背对着他站着,全身僵硬着不知应该怎么办,三皇叔朝我走近了一步,他没有伸手将我拥在怀里,也没抱我,只有一股淡淡的药草香萦绕在我的周围,将我的身心包裹在里面。
  半响后他问道:“还疼吗?”
  那声音如阳春白雪般低沉醇和,仿佛有无尽的魔力,能安抚人受伤的心灵,我忍不住心里一酸,眼泪不自觉地涌上心头。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啊?
  我眨了眨眼睛,将眼泪逼了回去,抬手隔开他的手,想要往前走,这一次他伸手捏住了我的肩膀,他的手很大,一下就控制住了我的左肩。
  “再揉会。”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就像耳语一般让人忍不住浑身酥软。
  心里的一处角落不知被什么东西勾了起来,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般,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哼,小样儿!这才差不多!
  三皇叔见我站着不动,浑身都放松了,便伸手又按住了我受伤的地方,轻一下重一下地揉着。
  他手上的力道刚刚好,揉得十分舒服,没一会儿头便不痛了,不过还是昏昏沉沉的难受。
  但我却没说,只是十分享受地闭上了眼睛,闻着包裹在身边的药草味没来由地觉得舒心。
  享受了几分钟后我侧头避开了他的手往前走,他的手一顿,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垂上,他想伸手拉住我,我狡猾一笑避开了他。
  你不让老娘得逞,老娘也不让你得逞,酝酿感情这事儿就得像放风筝,一收一放才能将人牢牢握在掌心。
  “我去搬椅子陪皇叔看书!”我迈步向前走去,他在我身后应了一声。
  我随便挑了把容易搬动的椅子拖到了三皇叔的书桌边,却也保持适当距离。
  三皇叔看了我一眼,我傲娇地抬了抬下巴,顾自将书举起挡住了脸,然后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其实他那摸头杀早就把我撩得心猿意马,我哪里有心思看什么书啊?恨不得一直盯着他谪仙一样的脸瞧。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一来古代闺阁女子应当矜持,二来若是我表现过于主动,难免会让三皇叔觉得我是一个轻浮之人,这样印象不好。
  所以我只是假装翻书的时候偷偷看他一眼,却发现他一直都埋头在文案中,再也没有抬头看我,我顿时有点小失落了。
  难道我表现得太傲娇让他失去了兴趣?
  想了想,我将书本放下,又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背对着光源,使光晕打在我的四周。
  这可是老娘多年来的合照经验,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
  然而不管我怎么换姿势,三皇叔一直都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文案,看完一本又换另一本,遇到紧急的文案时便敲一敲桌子,立马就有黑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取走文案。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是惊奇地打量书房,想着哪里能藏这么多人,后来来的黑衣人多了,我也就习惯了,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倒是黑衣人很奇怪,每一个看到我都好像看到新大陆一样,一脸的不敢置信。
  由于我是个话唠,我做不到像三皇叔这样整日整日的不说话,所以我便找着各种话题想要探知一下三皇叔的喜好,结果三皇叔不是不理我就是回我一句:“天机。”
  我一开始还在心里骂他,不就是平常聊天吗?干嘛装得那么高冷,还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有意思吗?
  到后来我更是连骂都懒得骂他,因为我发现他就是一个闷骚的男人。
  于是我就想跟黑衣人聊天,毕竟我对古代这种神出鬼没的工作十分感兴趣。
  可是黑衣人一个个都跪倒在三皇叔的冰冷气场下,没有一个人敢和我搭话,都是拿了文案就跑,生怕三皇叔将他们冻死。
  我只能无聊地将折腾着书房里的植物,可很快植物就被我拔成了地中海发型,我也不好再下毒手,到后来真的无聊地不行了,我便坐在椅子上死死盯着三皇叔。
  想着我一直这样盯着你,你总会不好意思吧?等你受不了了我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结果我盯着盯着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中找了半天才发现是我自己的肚子在叫。
  “我饿了!”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三皇叔。
  这一看我倒是惊讶了一下,原本铺满整个书桌的文案竟然已经被他处理得差不多了,看来我不吵他,他的工作效率还是蛮高的嘛。
  三皇叔放下笔看向我,我连忙摆出了一个苦兮兮的神情,他朝外喊道:“传膳!”
  外面立即有了脚步声,一道道传膳的声音从书房传到了别处,我不由咂舌,皇家果然高调,吃个饭都要让全府的人知道。
  我正要跟着三皇叔出门,却发现手上还拿着那本书,便折回去将书放在了桌上,正巧看到桌上的文案下放了几张东西,看上去像是画。
  我见三皇叔没有折回来,便好奇地将画抽了出来,这一看我不由咬紧了唇。
  一张画上是一个穿着简单的女子,那女子正一边碎碎念一边扯着叶子发泄,而另一幅画则是那女子斜靠在凳子上呼呼大睡,她手上抱着一本书,裙摆上还沾了几片绿叶。
  我捂嘴笑了起来,原来那家伙一直都在偷看我,我的心里不由地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甜蜜。
  哼,小样!
  老娘天生丽质,你居然把老娘画得那么丑,这两副画老娘只好拿回去修改啦!
  我将画藏在了怀里,将文案和凳子放回了原处,走出门的时候三皇叔正在不远处等着我。
  他月牙色的锦袍融在背后的湖光山色中,美得就像一幅画,我不由扬起嘴角:“真是个挠人的小妖精!”
  我正要走向三皇叔,二十九突然窜到了三皇叔跟前,跪在地上道:“主子,太子来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