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九章 留下来

  那姑娘一听立即就跳了起来,周围的姑娘也都七嘴八舌地围了上来,其中一位充满嫉妒地说道:“开玩笑的吧?这女的穿得多老土啊!”
  “就是,长得也挺难看,脸上的粉还是一块一块的,看上去像个古董似得。”
  “噗嗤——”
  我顿时感觉我的小心肝被人戳了无数刀,玛德,这些人眼睛都瞎了吗?明明老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厚的住任何衣服和妆容,什么时候能跟古董做连连看了!
  我正要跳起来反驳,凌皇府门口已经有人在喊了:“米开朗琪罗在哪儿?”
  “来了来了!”雨儿连忙替我应道。
  周围的姑娘听到我的艺名立即炸开了锅:“原来你就是那个打着三皇叔心上人的名号到处招摇撞骗的人,真是可恶!”
  “哼,看着吧,她这个骗子一会儿准被人扔出来!”
  “没错,那么土鳖估计连门口都进不去!”
  看着周围的指指点点,我的怒火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脑门,雨儿看我脸色不善,连忙将我从人群中拖了出来,小声道:“小姐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她们就是吃不到三皇叔说三皇叔酸!”
  我不由地又气又笑:“傻丫头,葡萄怎么能和三皇叔相提并论呢?葡萄又小又玲珑,三皇叔又蠢又煞笔,连话都……”
  雨儿连忙捂住我的嘴,一脸惊恐地看着四周,还好周围太吵没人听得清我说的话。
  “我的好小姐,您今天是来谢三皇叔的,万万不可再这样胡说八道了!”
  看到雨儿愁得都快把脸皱成菊花了,我讪讪地挥了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呀,真是越来越像个管家婆了,早晚得把你嫁出去!”
  “小姐!”雨儿气得跺脚。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门口,二十九照常一身黑色劲装,身板挺得笔直,他站在门里面似乎是在等我,见到我便神色古怪地问道:“这礼物是你送的?”
  我看向他手上拎着的红色包裹,点了点头。
  他又看了雨儿一眼,雨儿正一脸呆呆地看着他,见二十九看来,雨儿的苹果小脸微醺,垂下眼睑避开了他的注视。
  “勇气可嘉啊!不过凌皇府女眷不得入内,你跟我进来!”二十九把雨儿留在了门口,朝我招了招手自顾自地往里走去。
  我不由傻眼了,他什么意思?什么叫女眷不得入内?那我是什么?人妖吗?
  我情不自禁地低头看向自己平板的身材,又看向雨儿稍稍凹凸的身材,忍不住在心里淌了一把辛酸泪,特么的,老娘一定要恢复我的大D!
  我吸了吸鼻子快步追向二十九,二十九这个家伙一点都不绅士,说话毒舌也就算了,走路还特别快,我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他。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一路带着我转来转去,一会儿假山,一会儿湖水,一会儿又是一堆看起来很奇怪的铜像,没多久我就辨不清方向了。
  加上实在走得太快,我根本没精力看周围的景致,只感觉凌皇府大得出奇,跑得我快挂了。
  终于在跑了大约半个马拉松后我被二十九带到了一个地方,二十九上前敲门:“主子,人带来了。”
  我瘫在一旁的柱子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嗓子干得快要冒烟了,胸口更是沉沉地压着块大石头,好像要断气了一样。
  在门口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里面的回应,我也懒得顾忌形象,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试图尽快调整紊乱的呼吸。
  这时里面传来一道声音,那声音如阳春白雪般沁人心脾,像冰川上的溪流,低沉醇和:“不是狗?”
  “噗——”
  我一听他的话,气得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该死的腹黑男,你给老娘等着!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二十九,他憋着笑一本正经地回复道:“不是,是主子的心上人米开朗琪罗。”
  二十九特意将“心上人”三个字咬得极重,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油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吱呀——”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同样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走了出来,不过他的款式虽然和二十九差不多,但面料显然比二十九差很多,他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朝我说道:“主子让你进去。”
  说完,一眨眼间功夫就和二十九飞走了。
  我不禁感叹,有轻功真是好啊!要是我买的三兄弟也能学会轻功,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让他们三个背着我满世界乱飞?这么一算好像还能省下不少马车钱……
  算着算着心情就好多了,我也不再和三皇叔计较,大步走进了书房。
  三皇叔的书房很大,比我住的院子还要大上两圈,书房用镂空拱门隔成两间,一间放着两排桌椅,应该是用来议事的,另一间则只有一张大桌子,桌子上堆满了文件,三皇叔正坐在桌后批阅。
  阳光透过薄薄的剪纸斑驳地洒在他的书桌一侧,他正埋头处理着事物,没有抬头看我。
  我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连呼吸也跟着放缓了许多!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这话一点都不假!
  三皇叔的容貌本就十分惊艳,阳光一照,那眉眼如画的五官更是令人心旷神怡,他笼罩在光晕下,就如画中的仙人一般,让人欲罢不能。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谪仙一般的美男子!
  我看着他桌上的文案,真恨不得化成他手上的一本文案由他翻阅,由他批注。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抬眸看向我,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落在我的身上,我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那种坐在云端俯瞰苍生的睥睨天下之感油然而生,是我无法承受的。
  “三皇叔!”我僵硬地朝他服了服身子。
  他也没应我,只低头又去看他的文件,我站在原地,尴尬得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放。
  过了半响他才慢慢说道:“你送礼?”
  我正竖着耳朵等着他的下文,他却是闭上了性感的薄唇,我茫然地看着他,突然想起二叔说过三皇叔每次只会说三个字。
  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猜了:“三皇叔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只能备点薄礼送给皇叔,礼轻情意重,希望皇叔喜欢。”
  见他依然聚精会神地看着文案没有理我的意思,我不由砸了咂舌,难道猜错了?
  余光正好撇到放在另一排桌子上的包裹,那不正是我送的礼吗?
  见三皇叔没有关注我,我悄悄地挪到包裹旁,伸手小心翼翼地沿着被拆的痕迹翻开往里看。
  “我的神以及老天爷啊——”
  我的心里顿时有千万只草泥马翻山越岭奔腾呼啸……
  包裹里躺着的竟然是一根虎鞭!
  我欲哭无泪地合上了包裹,二叔啊二叔,这次我可要被你害死了!我一个未出嫁的小姐送给一个男的虎鞭什么意思?是求欢还是给人家壮阳啊?
  我的视线落在三皇叔的白发上,更加面如死灰,雨儿那蠢萌的二叔不会以为三皇叔的一头白发是因为肾亏吧?
  “知道了?”三皇叔放下笔抬眸看了我一眼,又抬手拿起了另一只沾了朱砂的笔。
  我嘴角抖动,一张脸也不知是该红还是该青,只能赔笑道:“其实吃点补品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能强身健体,对吧?”
  我笑得脸都快僵了,三皇叔却迟迟没有回答我,就在我以为他不打算说话时,他突然抬眸看向我。
  琥珀色的眸子带着一丝嘲笑,然后慢慢地眸子变得冰冷起来,我的小心肝猛地一颤,一股刺骨的寒意压在了我的身上,我顿觉冰凉刺骨,整个人好像被人冻住了一般,冷得我大气不敢出。
  渐渐的我招架不住了,就在我差点腿软跪在地上的时候,三皇叔收回了冰冷的视线,转而声线冰冷地说道:“不需要!”
  我自然是点头如捣蒜,恨不得举起双手发誓,对对对,您老人家年轻力强,身壮如龙,一夜八十次,不带喘气,怎么会需要呢?
  “是,我这就把它带回去,”说着我赶紧服了服身子,“三皇叔的大恩大德我一定铭记在心,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礼物能够配得上三皇叔,只好来生再报了!”
  我胡乱地说完就打算脚底抹油跑路,刚转身,“砰”地一声,我面前的茶杯突然原地爆裂,我吓得连忙扭头正好看到三皇叔收回了手。
  我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脑袋一片空白,不停地咽着口水害怕地看着他,我敢保证此时的我一定白得晶莹剔透。
  三皇叔看着我摇摇欲坠的样子,缓缓地勾了勾唇角,他的笑容极浅淡,却是十分纯净美好,有着无穷的魅力,我不由地被他的微笑晃了神,心想着若是这样谪仙的人能够一直对我笑,那这辈子也算值了!
  我意乱神迷地看着他的唇慢慢张开,吐出三个字:“留下来。”
  啥?我愣了几秒才回过了神,原来他刚刚那么生气,还用内力打碎一个茶杯是因为我拿走了虎鞭?
  哎哟,害什么羞啊,想要你就说嘛!我又不会嘲笑你肾虚的啦!
  我用一脸我懂的表情看了他一眼,三皇叔的眸子有一瞬间的错愕,我笑眯眯地将虎鞭放在了桌上,走近他的书桌,自顾自地抽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我快速地落笔写完了几个食用的方法,然后将单子递给他,此时我也不怕他了,只把他当成一个需要医生的病人。
  “三皇叔只要根据我上面写的方法服用几天便能生龙活虎!”我将笔放回原位,长长舒出了口气,“既然皇叔收下了礼物,那我就先走了,若是效果好我再送来哟!”
  我正要行礼告退,一只修长的手突然隔着衣料捏住了我的胳膊:“是说你!”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