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八章 三皇叔召见您

  屋里有不少丫鬟婆子,听到这话,看向欧阳婉晴的目光不由变得微妙起来。
  欧阳婉晴俏生生的一张小脸瞬间黑了下来,她怒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不小心撕的,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谁让你衣服这么差!”
  我不由看向欧阳婉晴的衣服,她的衣服虽轻薄却十分坚韧,隐隐泛着金光,看上去很是贵气,我忍不住在心里骂道,要不是你们娘两我能穿一撕就破的衣服吗?
  我心里在骂嘴上自然不饶人:“你现在只是不小心便撕了我的中衣,那你要是小心起来我岂不是……”
  说着我故意抢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看着欧阳婉晴。
  这表情和动作任谁看了都会想入歪歪,屋里的不少婆子都忍不住对欧阳婉晴皱起了眉头。
  欧阳婉晴气恼地说不出话来,绘着精巧丹寇的手指发羊癫疯似得指着我,一旁的小莲见了连忙将托盘拿了过来,赔笑道:“三小姐,二小姐是来给您送新衣了,您就别再打趣二小姐了!”
  我看向小莲,小莲被我眸子里的冰冷一吓,笑容僵硬地看着我。
  这个小莲可比欧阳婉晴聪明多了,三两句就将事情撇到玩笑上,真是厉害,我不由多看她两眼。
  她被我看得发毛,瑟缩着让人将托盘上的衣服展开,还伸手扯了扯欧阳婉晴。
  欧阳婉晴自然顺杆子往下爬:“这是我娘让人给你做的衣服,我特意给妹妹送来,结果妹妹却要这样冤枉我,真是好心没好报!”
  按照欧阳婉晴往日的脾气早就破口大骂了,现在倒是懂得隐忍了,想必最近都在大夫人那里听教导吧?
  果然是进步不小啊!
  我朝雨儿递了个眼色,雨儿接过托盘,鸳鸯则细细地打量着衣裳。
  见鸳鸯朝我微微摇头,我立即摆了个笑脸:“原来是这样,二姐和大夫人对我真是好!来来来,快伺候我换上看看!”
  欧阳婉晴看了一眼我人畜无害的表情,不由冷哼一声,扶着小莲的手带着其他丫鬟坐在了外厅。
  雨儿放下内厅的帘子,鸳鸯则小声地在我耳边道:“小姐,奴婢觉得二小姐有备而来,这一次送来的衣服无论是面料还是款式都符合嫡小姐的规制,她们在表面功夫上挑不出错处,恐怕来者不善,咱们要更加当心才是。”
  雨儿正半蹲着为我系上丝带,听到鸳鸯的话抬头看我:“奴婢也这么觉得,这衣服摸着挺好就是闻着太香了点。”
  香?
  被雨儿这么一说我倒是认真地闻了闻袖子,确实挺香,是用了很多不同的香料调制而成的,若是不懂香料的人闻只会觉得舒心。
  可惜我懂医啊,其他香料我不懂,但其中的一味麝香我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去拿剪刀和针线来!”
  雨儿很快就从抽屉里翻出了我要的东西,我将袖子故意剪短了一截,又将下摆剪短了一截。
  鸳鸯见状也将另一件衣服剪短了一截,然后和雨儿快速地将剪过的部分再缝制了一遍,我则将剪下的布料放在了床底下。
  “三小姐好了吗?”许是等久了,欧阳婉晴派小莲过来催促了。
  我有些为难地道:“好是好了,可是……”
  小莲听了立即掀开了帘子,看到我穿着明显小了一圈的衣服疑惑地抿了抿嘴,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好像有点小。”
  小莲看向我的袖口,鸳鸯适时地伸手脱我的袖子:“许是大夫人记错了小姐的尺寸,小姐将衣服脱下来奴婢再给小姐改一改吧!”
  “也好,这衣服这么漂亮你可别改坏了,定要仔细着点。”我又爱恋地摸了摸这衣服。
  小莲见我这么宝贝衣服还打算留下便放心地跪在地上磕头:“小姐不要错怪大夫人,是奴婢记错了小姐的尺寸,求小姐饶恕。”
  我倒是没料到小莲这么机灵,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起来:“不怪你,明日再让师傅为我量量身形就好。”
  “是,奴婢这就差人去禀告大夫人。”
  小莲说话极有技巧,一方面将过错揽在了自己身上,另一方面又在告诉我将军府的事宜是大夫人做主,我就算是嫡小姐又怎么样,添件衣服不照样得请示大夫人吗?
  我倒也没计较她给的下马威,换了一套平日穿的衣服走了出去。
  我出去的时候小莲站在欧阳婉晴旁边伺候,想必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她,所以欧阳婉晴并不过问衣服的事,只冷冰冰地问了一句:“三王爷今日召你去三王府了?”
  我笑眯眯地看着她,终于要谈正事了吗?
  “是啊!”我自顾自地倒了杯水,慢慢地喝着。
  欧阳婉晴见我就说了两个字,不满地追问道:“王爷和你说了什么?”
  我眨巴眨巴眼睛道:“二姐问这个做什么?是想打听王爷的秘密?我可听说私自打探皇家可是要杀头的啊。”
  “你!”欧阳婉晴气得牙痒痒。
  小莲连忙端着茶壶为我倒了一杯茶,笑着说道:“三小姐,二小姐只是想知道您去三王府时王爷有没有提到花期节的事,并不是要打探皇家秘闻。”
  “哦……”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提了呀!”
  结果我又说了半句不说了,欧阳婉晴急得不行:“王爷怎么说?有没有说花期节上要纳妃?”
  我歪着头想了半天,在欧阳婉晴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我突然指着她头上的金簪笑道:“二姐,你的簪子真好看,要是我也有一个就好了。”
  欧阳婉晴一愣,她皱着眉将金簪拿了下来:“三妹的首饰着实少了点,这根簪子便送你了。”
  我冷冷一笑,我记得雨儿说过欧阳婉晴头上戴的一个金簪原本是三夫人的,后来被大夫人抢走了给了欧阳婉晴,欧阳婉晴便天天张牙舞爪地戴着。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怎么倒成了她送的了?
  “可是我觉得二姐头上的另外几个簪子也很漂亮啊,”见欧阳婉晴拉下了脸,我用一种极其可爱的声音甜甜笑道,“王爷今天还跟我提起二姐了,二姐想听吗?”
  欧阳婉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便将头上的首饰全都摘下来送给了我,小莲想要劝阻却是晚了,我早就将东西揣进了自己的腰包里,笑着说道:“二姐对我真好!”
  欧阳婉晴冷哼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东西都给你了,还不快说?”
  我慢慢地喝了口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三王爷说他要去花期会,还问我去不去,我说我会和二姐一起去,二姐还在花期会上给我准备了礼物,王爷问我是什么礼物,我说还不知道,二姐说要给我惊喜呢!”
  欧阳婉晴气得直接跳了起来,指着我喊道:“欧阳晓晓!”
  我眨巴着眼睛问她:“二姐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当然说错了,因为我本来就没跟三王爷聊花期会的事,但我却骗欧阳婉晴,打乱了她的全盘计划。
  原本欧阳婉晴应该是想在皇宫找个角落将我弄死,可现在她却不敢把我怎么样,因为只要我出事三王爷就会怀疑是欧阳婉晴做的,所以欧阳婉晴即使要为难我也不能自己出面。
  “你,你……算你狠!”欧阳婉晴一甩袖子,气呼呼地喊道,“收拾东西,我要提早进宫见大姐!”
  她又转头看我,恶狠狠地说道:“我不会让三王爷纳你为妃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假装震惊而害怕地瞅着她,她冷哼一声快步离开了,见她走了,我绽开一个笑脸:“你最好争气点,千万要成功啊!要是不成功提前告诉我,我好帮你一把啊!”
  可怜的欧阳婉晴,恐怕你做梦都想不到,你稀罕的三王爷老娘非但不稀罕,还要报左手的仇!
  没了欧阳婉晴的搅和,我这一觉睡得极其舒服,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子却是沉得厉害,雨儿摸了摸我的额头惊呼:“小姐,您的额头好烫。”
  我晃了晃有点晕乎乎的脑袋,嘱咐雨儿给我煎一副药,雨儿倒是很快就拿着银子去买药了,鸳鸯又给我煮了一碗姜茶,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休息。
  没多久,雨儿就买了药回来,喝下药后我好了不少,一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连忙简单整理了一下带着雨儿去了凌皇府。
  走到凌皇府门口我不由讶异地看着门口的莺莺燕燕:“她们在做什么?”
  雨儿朝诸葛顺乾挥了挥手,连忙拉着我过去,边走边说道:“三皇叔是冬翎第一美男子,她们都是爱慕三皇叔的姑娘,幸好顺乾已经在帮小姐排队了,否则小姐恐怕得等到明日了。”
  嘎?
  看着可以绕地球八圈的队伍,我不由张大了嘴,这连人话都说不利索的腹黑男竟然有这么多追求者?真是可怕……
  诸葛顺乾见我们来了狠狠松了口气,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雨儿,逃命似得走了。
  我奇怪地看着他的背影问道:“他怎么了?”
  雨儿小声道:“有些小姐是彻夜在此排队,所以身上难免会有点味道,便会用特别多的香粉遮盖……”
  我听了不由捂住了鼻子,一想到那味道就觉得浑身酸爽。
  “这么长的队伍得排到什么时候啊?早知道我就明天再来了。”我捂着口鼻垫着脚看着动都不动的队伍。
  这时排在我前面的姑娘转过身来看向我,看到她黝黑发亮的脸我差点喷出一口血。
  这姑娘是在日头底下晒了多久才晒成了一块黑板?要不是看到她木讷的眼睛,我还以为她是来自非洲的穿越老乡……
  她看着我白得发光的脸一脸鄙夷地说道:“你们是新来的吧?我受累教教你们规矩,送三皇叔的东西要先交到那儿去,男女家丁,小姐丫鬟得分开排队,这儿是小姐的队伍。”
  男女?
  我立即睁大了眼睛往后看去,果然看到后面排着不少含情脉脉的男同胞,啧啧啧,想不到这个腹黑男竟然男女通吃,真是好胃口!
  雨儿客气地给了那姑娘一锭银子便急匆匆地挤到前面去送礼,那姑娘则笑眯眯地看着我道:“你给三皇叔买了什么?花了多少银子?”
  我思考了一会儿,貌似二叔只问我要了二两银子。
  那姑娘听说我只买了二两银子的礼物立即摇头:“你这样是见不到三皇叔的!我跟你说,咱们女人哪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不下本钱怎么能入三皇叔的眼呢?怎么能让三皇叔觉得咱们金贵配得上他呢?就说妆容吧,就得用最好的粉,比如我的妆容,那可是花了大价钱找了最好的师傅给我做的,你看,美吗?”
  我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的眼白和牙齿认真道:“的确与众不同,特别突出主次!”
  那姑娘听了我的话很是开心,正要再跟我分享一些女人当自强的心得时,雨儿兴高采烈地冲了回来:“小姐小姐,三皇叔召见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