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七章 是这个理

  开玩笑,他那么腹黑,连句人话都说不利索,还得老娘倒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就算他帅出了太阳系老娘也不稀罕!
  我低头看向被三兄弟拖得光可照人的石砖,不由抚了抚贴在额前的刘海。
  老娘天生丽质,肤白貌美大长腿,只要好好调养身子,将气色提升一点,脸上多个几两肉,还怕没有追求者?凭什么要去追个没几年可活的短命鬼?
  我虽然没说话,但满脸都是拒绝之色,二叔却也不着急,只笑眯眯地慢慢道:“三小姐,你可知三皇府的家底有多丰厚?”
  我摇了摇头:“经历两个皇帝应该不会太多吧?若是太多皇上不会让他上缴国库吗?”
  二叔则摸着胡子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年轻的时候认识一位贵人,她觉得我忠厚老实便让我帮她打理了一段时间的钱财,那时觉得贵人的财产太多了,多得我十代都花不完,可她只说自己的财产远不如冬翎国的一位,我想应该就是三皇叔。”
  我不由睁大了双眼,三皇叔那么有钱吗?
  “若他真那么有钱为何不自己招兵买马当皇帝?非得做个皇叔?”我疑惑道。
  其实我讲这话还是挺危险的,若是被有心人听到定然又是一番折腾,不过好在这屋里都是信得过的人。
  二叔没想到我说话这么直接,不由连连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先帝还未登基时皇子之间的争斗很厉害,当时冬翎国也没有现在那么大,直到三皇叔率兵才逐渐打开疆域,可惜后来三皇叔的母妃在宫斗中病逝了,听闻贵妃娘娘要皇叔永不为帝……”
  我的心不由沉重了几分,看来这个三皇叔在人品方面还是可以的,他的军事地位那么高,原本皇位对他来说唾手可得,可他却愿意听从母妃的遗命永不为帝,还兢兢业业地辅佐现在的皇帝也着实了不起。
  见我对三皇叔有些改观,二叔再接再励道:“况且三皇叔活不过三十岁,小姐若是能得三皇叔青睐,将来的前途便是无可限量!”
  “那他现在几岁?”
  “三皇叔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原本他是十七皇子,后来先帝的儿子在宫斗中死伤太多,便将他立为了凌王爷,当今圣上登基后便尊他为凌皇叔,由于他每次说话不超过三个字所以渐渐的大家都称呼他为三皇叔,其实他比皇上小很多,今年只有二十四岁!”
  我不由睁大了眼睛,脑中顿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算盘声,三皇叔活不过三十岁,也就是说他只有六年可活,若是我勾引他半年,再让他追我半年,第二年嫁入凌皇府打理府中事宜,第三年再下个毒药提早送他上路,那我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为了冬翎国最富有的女人?
  哇,这笔买卖很划算!
  我不由喜上眉梢,正要答应,雨儿看了一眼喜滋滋的我不由泼冷水道:“可是三皇叔中了奇毒,一碰就会死,那小姐嫁进去岂不是洞房当天就死了?”
  我不由一头黑线,讪讪道:“雨儿你懂的可真多!”
  雨儿不由红了脸不再理我。
  我仔细思考了一番,雨儿说的也有道理,三皇叔戴着手套应该是为了避免与人接触,可若是我加入凌皇府就不得不和他触碰,那到时候岂不是还没等他死我先挂了?
  咦不对不对,我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扇过三皇叔不下五个巴掌,当时他的脸可没戴面具啊……
  但为什么我没有中毒生亡呢?难道他的脸是没毒的?又或者我刚刚穿越过来所以身体还没跟上节奏?
  这些好像都说不通,我不由地想起了在湖底找到的那本小册子,不知为何总感觉三皇叔的症状和小册子里记载的一种毒特别像。
  我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是寒麟毒!得是毒女的处子血才能解毒!
  难道我是毒女所以我对那种毒免疫?
  可我明明记得我对其他的毒还是有反应的啊,如果我是毒女不是应该百毒不侵吗?还是说小册子上的毒女只对寒麟毒免疫?
  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出所以然来,若是要解答这些问题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再找个机会接触一下三皇叔,或许会有新的线索。
  “不管如何三皇叔救了我我总要表示表示,若是能和三皇叔成为好朋友也是极好的,是吧二叔?”我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二叔见我通透不由笑了起来:“是这个理!三小姐果然蕙质兰心!”
  “可是礼物……我不知道三皇叔有什么禁忌和喜好啊……”我不由犯起愁来,说实在的既然要送礼总要送到人家心坎上,不然白送也就算了,还惹毛了人家那就有点悲剧了。
  “三小姐不用担心,礼物由我准备,三小姐只要明日一早盛装打扮去三皇府,我到时再给小姐,这样便会稳妥安全一些,不过小姐千万记着礼物不能拆。”二叔郑重道。
  “不能拆?那我怎么知道送的是什么呢?”我眨巴眨巴眼看向笑得一脸猥琐的二叔,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雨儿不由插嘴道:“我说小姐啊,谁送礼先自己拆了再送去啊?”
  我想想也是,但不由又好奇地问道:“那为什么要一大早去?”
  “三小姐去了便知!”二叔一脸神秘兮兮地摸着山羊胡子。
  不管我怎么旁敲侧击他就是闭嘴不说,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将此事全权交给二叔,想着二叔毕竟是雨儿的亲叔叔,应该还是信得过的。
  在店铺中又聊了一会儿,三兄弟烧好了热水,我和雨儿用热水洗了洗脸,本来是想洗澡顺便换身衣服的,后来发现店铺刚刚盘下来,里面还没有适合女眷梳洗的房间,也没有我们俩的衣服,只能回将军府再收拾了。
  离开店铺的时候二叔拉住了我:“三小姐,那三兄弟既然跟了小姐便由小姐赐名吧。”
  我想了想道:“我曾在一本书中读过一个人,他极其聪明且衷心,我便用他的姓赐名吧,老大便叫诸葛顺乾,老大叫诸葛顺熙,老三叫诸葛顺生,加起来跟生意兴隆差不多意思,也希望他们能如那位先生般聪明衷心。”
  二叔点了点头,我又叮嘱他一定要找武功最好的师傅教他们,要是能请来杀手师傅就更好了,二叔一一应下。
  我又顺便问了一下香水的销量,二叔说今天下雨路上没什么人走动,只卖出了一瓶,我看着他颇为自责的样子宽慰他:“磨刀不误砍柴工,咱们先将铺子装修好,等铺子好了来的人自然就多了。”
  二叔苦笑着应是,后便让顺乾和顺熙两兄弟送我们回了将军府。
  管家正好在府门口,看到我浑身湿透不由惊讶连连,但他也什么也没问,只撑着伞送我回了院子。
  鸳鸯见我的样子时吓得差点晕过去,她连忙招呼丫鬟们伺候我:“三小姐,您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看到她以为我被三王爷虐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的心不由一暖的,鸳鸯虽然和我认识没多久,但她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我没将遇到刺客的事告诉她们,只说我不愿意劳烦三王爷便自己回来了,结果半路被马车撞了伞破了便淋湿了。
  鸳鸯听了骂了几句撞我的马车后便去院子里生炉子为我熬姜汤。
  等鸳鸯出去,雨儿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小姐,我觉得鸳鸯是真心实意地对咱们。”
  我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雨儿见我神色淡淡的,便也不说话为我找换洗的衣服去了。
  鸳鸯对我的确不错,但她是四姨娘的人,我和四姨娘现在是盟友,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鸳鸯对我好便是对四姨娘好,可若是有一天我和四姨娘的利益起了冲突,鸳鸯又会站在哪一边呢?
  姜汤很快就熬好了,我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衣服便被逼着连喝了三碗姜汤才被允许上床睡觉。
  可能是太累了加上连续两天没有睡觉,我的身体有点受不住了,原本因为各种事情忙着,现在一下子空下来,身上的病痛如山般袭来,没多久我便睡昏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外面突然响起了喧哗声,一开始声音不多后来越来越响,紧接着“哐当”一声,我的门被人从外面踢了开来,一个人影冲进了我的房间一把掀开我的被子。
  我疲惫地睁开眼睛,看到欧阳婉晴穿着一身嫩藕色的裙子正怒气冲冲地站在我的床边,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女人是早上刺杀我不成,见我回来索性过来烦死我?
  “你给我起来!”欧阳婉晴一把拉住我的领口想要将我从床上扯起来。
  奈何我现在实在乏得很,只想休息,不想和她一般见识,便偷偷地抓住床板不肯起来。
  欧阳婉晴没想到我这么重,就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结果“撕拉”一声,我的衣服被她撕烂了,露出了我天蓝色的小肚兜。
  我擦!
  我连忙护住了自己的胸口,咕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在欧阳婉晴错愕的目光下干嚎了起来:“啊!二姐,你要做什么?你,你,你是不是要对我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我知道你独居闺阁十分寂寞,可是我是你的妹妹啊,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我,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二姐!你,你,你不要过来啊!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