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六章 你不会是让我去勾引他吧

  “不,不是,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平时伶牙俐齿的我在他的强大气场前只会结结巴巴地摇手,恨不得将两只爪子给摇下来。
  他看着我的样子,琥珀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如诗如画的脸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个极其浅淡的微笑。
  那微笑如冰山上乍然绽放的雪莲花,冰凉沁人,深入心灵,“哗啦啦”恍惚中我好像听到了冰雪融化的声音,那么美好,那么纯粹。
  他将黑伞举在了我的头顶,遮住了豆大的雨滴,恍惚中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他冰冷却略显霸道的目光包围着我,周围的空气愈加炙热,我的心脏跳动得极快,快得都快蹿上脑瓜了。
  他往前跨了一步,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一半,我微微仰着头看向他,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地洒在我的脸上,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弥漫在我鼻尖。
  他朝我凑近,我突然想起来早上起得早虽然梳妆却没刷牙,看这架势他似乎是想要色诱我,万一我招架不住怎么办?
  我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三皇叔一挑眉毛又往前凑近一步,我连连不好意思地往后退去,他则继续往前走。
  退着退着我不小心踩到了雨儿的衣服,整个人朝后仰去,他浅笑着伸手环住了我的腰。
  他的手臂十分有力,这一环我整个人都跌进了他的怀里,他像抱布娃娃般抱着我,我的两只脚只有脚尖堪堪点在地上,鼻尖则是更加浓郁的药草香。
  “三,三皇叔?”我的脸瞬间红成了猴屁股,害羞得感觉头上都冒出了轻烟。
  他慢慢放下我,原本环着我腰的手松开了,转而轻托起了我的下巴,迫使我与他对视,我这才发现他捏着我的手上戴着一只月牙色手套,而撑伞的那只手却没有戴。
  我好奇地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他琥珀色的眸子忽而变了味道,眸中的神色邹然降冷,还添了一丝不屑和嘲讽:“心上人?”
  他唏嘘着放开了我,转身一步步向凌皇府走去,他走得极慢,好像在散步一般。
  我还呆愣在原地,直到鼻尖被雨滴狠狠一砸才反应过来,顿时呼吸一窒,周围原本粉红的炙热一下子变成了白雪皑皑,我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莫名其妙地捏了一下,一种失落和酸楚感弥漫了整个身心。
  “站住!你刚刚是在嘲笑我吗?”我气急败坏地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他却好像突然失聪了一般继续信步往前走着,看上去似乎心情很不错。
  “你特么给老娘站住,听到没有!老娘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吗?”我冲上去追骂道。
  这一回他倒是真的停了下来,他虽然没有说话,可我明显感觉周遭的空气降到了冰点。
  他站在台阶上慢慢转身看向我,如诗如画的一张脸在大雨滂泼下看得似真似幻:“嗯?”
  只这淡淡的一声便让我双腿发软,忍不住屈服在他睥睨天下的威严之前。
  我立即不争气地赔笑道:“我,我只是想跟三皇叔道谢,感谢三皇叔救了我!我对您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又转身往台阶上迈去。
  无视!他这是彻底无视了我!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娘不发威你当姑奶奶是哈喽可提了!
  “三皇叔!”我歇斯底里地嘶吼了一声。
  本来以为他已经快进府应该不会再理我,结果他竟然转身往府门口走了两步,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对上他那双极其霸道的眼眸,我的气势立马消失地无影无踪:“我只是想要提醒三皇叔小心台阶,呵呵……”
  他看了我一眼,又透过我的脸仿佛在看十分遥远的前方,再次给我演绎了什么叫做大写加粗的无视!
  该死的腹黑男!
  我的心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可偏偏在他不可一世的目光注视下,我除了气得磨牙外啥都不敢说,只能暗骂自己窝囊。
  “哈哈哈……”此时从后方传来了笑声,那人像是憋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一般,最后索性变成了大笑。
  我恼怒地用杀人的视线扫向笑声来源,那笑声除了三皇叔的车夫还能有谁?
  “三皇叔的心上人!哈哈哈哈!我说米开朗琪罗,你有几条命够三皇叔玩?打着三皇叔的旗号招摇撞骗可是要掉脑袋的,三皇叔今天心情好放过了你,可不代表下一次还会放过你!你最好多备点纸钱吧!哈哈哈!”
  二十九收回了宝剑,笑得花枝乱颤地大步走进了凌皇府。
  “笑笑笑,笑你妹啊笑!你才被玩呢,你全家都被玩!”我冲着他的背影怒骂了几句。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三皇叔放过我可能只是因为我打着他的名号保命,对他来说不足挂齿,也就没有和我怎么计较,若是被他知道我曾经死命地踹过他的脑袋,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我不由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生命诚可贵,保命价更高,我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离那个帅得一脸血的男人远一点。
  我走上前,雨儿还昏倒在地,我几次拍她的脸她都没有反应,无奈之下我只好像拖死猪一样把她拖回了店铺。
  二叔见到我的时候惊讶地张大了嘴,那嘴大得简直能吞下两口水缸:“三小姐?”
  我疲惫地招了招手将雨儿往二叔怀里一推,二叔一把年纪身子骨倒还算硬朗,他连忙接过雨儿吩咐着屋里的三兄弟烧热水。
  那三兄弟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也都呆住了,想着我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副落汤鸡的样子。
  不过老大倒是十分机灵,他推了推老二和老三,老二怯生生地将店铺的门关了起来,老三则钻进了厨房,老大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我手里,什么也没问便拉着老二一起去了厨房。
  二叔拍了雨儿很久,雨儿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她一睁开眼睛就尖声叫道:“三小姐!”
  二叔离她很近,吓得连连伸手掏了掏耳朵,我也是被这惨叫吓了一跳:“你瞎逼逼啥,没病都快被你吓出心脏病了!”
  雨儿见到我安然无恙地坐在椅子上喝茶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二叔心疼地往她手里塞了一杯热茶:“快喝了暖暖身子,小心着凉!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狼狈?”
  我重重地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心里窝了一肚子火:“二叔,我们遇到了刺杀!”
  接着我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给了二叔,二叔听了满脸都是不敢置信,我磨着牙道:“我也没想到欧阳婉晴母女俩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官道上行刺,难道就不怕被人知道吗?”
  然而二叔却是没有接我的话茬,反而十分疑惑地看着我,犹豫再三问道:“三皇叔救了你们?”
  我点了点头,原则上来讲我还是应该谢谢三皇叔,没有他,我和雨儿恐怕要死于非命了。
  二叔摇了摇头不相信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三皇叔但也听闻三皇叔十分冷血无情,小姐和他不熟,他为何会帮小姐?”
  我眼神闪躲,我总不能说我冒充人家的心上人被人家逮个正着吧?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知道我是冒充的,为什么三皇叔不杀我反而还要救我?
  “可能是因为我爹是欧阳将军吧,朝中的人应该都会卖他一个面子吧?”我将茶杯放在桌上抱起了茶壶暖着手,虽然是夏天,可是淋了这么久的雨我已经冻得浑身冰冷。
  二叔摸了摸小山羊胡子道:“不对!三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能不清楚,三皇叔是冬翎国的战神,他在军中的威信比欧阳将军厉害千倍,他说一句话抵得上欧阳将军一百句,且连当今圣上都要让他三分,世上无人敢惹他。所以他救小姐不可能是因为欧阳将军,小姐不妨仔细想想其他缘由,或许这是结交三皇叔的好机会!”
  见我只是惊讶地咂舌,二叔补充道:“而且三皇叔不近女色,每年花期节都有很多贵胄女子想要亲近他,找各种机会和他说话,他从未理会过,可他今天却与小姐说了那么多,想必小姐对他来说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有多不同?估计也就老娘无知无畏地敢打着三皇叔的名号去招摇撞骗吧?
  “等等,二叔我想你搞错了……”我思前想后了一遍,又掰着手指头数了一遍肯定道,“三皇叔只跟我说了七个字,没有很多啊!”
  况且他说的那话主要还是无视和嘲笑我,是赤果果地表达对我的不屑。
  二叔不由笑了起来,我奇怪地看着他,难不成他也要嘲笑我?
  “我的好三小姐,您不知道三皇叔字字金贵,他一天下来说话不超过十句,且每句不超过三个字,如今他将两句用在了你的身上,这是多大的殊荣啊!”
  我不由地满脸黑线,敢情冬翎王朝的皇家没一个正常的,三王爷阴晴不定,六王爷傻不拉几,三皇叔不会讲人话……
  这都什么贵族啊!我不由地深深为已经驾崩的先帝心累了一把,若是他知道自己的子孙后代变成了这样会不会气得从黄陵里爬出来?
  “所以三小姐您明天一定要盛装打扮,备上厚礼去感谢皇叔的救命之恩!”二叔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
  盛装打扮?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我不由地多看了二叔两眼,看到他一脸猥琐的表情,我不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你不会是让我去勾引他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