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四章 凌皇府

  他倒茶的手一顿,原本阴柔的脸上缓缓升起一个极其邪魅的笑容:“你要弑父?”
  他倒好了一杯上好的茶放在了我的面前,语气愉悦地说道:“本王竟然没有发现你有这么狠的心肠,不错,很有趣!”
  我看了一眼茶汤,是极品生普,茶汤上绘着一片小树叶,轻轻一吹,上面的图案缓缓融入了茶色中,一股淡淡的茶香萦绕鼻尖,令人浑身舒适,果然是好茶!
  我品了一口,入口微涩,深尝回味无穷,我意犹未尽地将茶喝了,拿过三王爷的公道杯为自己再斟了一杯茶:“王爷就说肯不肯帮吧。”
  三王爷靠在椅背上,摇了摇头:“帮了你冬翎国就失了一个好将军,万一敌国来袭……”
  我翻了个白眼,明明是翘着二郎腿想要好处还装得这么清高,真是变态!
  “我不是让王爷真的杀了他,只是让王爷帮我制造点麻烦而已。”
  三王爷眯着眼看了我很久,似乎是在衡量。
  “我自然不能让王爷白白帮我,王爷这里有笔墨吗?”
  三王爷拍了拍手掌,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个黑衣人,我惊讶地咽了咽口水,还好我这次来没想着报那一脚的仇,否则恐怕我还没碰到三王爷就会被他的暗卫宰了吧?
  “三小姐的话听清了吗?”
  黑衣人应了声是,一转身就消失了,没多久便拿着砚台和宣纸跪在了茶亭内,我不由咂舌,好厉害的轻功!
  本来以为他又会咻地一下消失,没想到黑衣人竟然安静地站在了一边为我研起了磨,三王爷则一个人在旁边自顾自地泡起了茶。
  我拿起毛笔沾了墨水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我写的正是昨晚背诵的兵书,当然我不打算将整本兵书默出来,只打算写三分之一给他,若是我现在就将正本兵书写出来,以三王爷的个性定会过河拆桥。
  茶亭很安静,没多久我便全身心地投入了默写中,写着写着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个影子挡住了我的光线,我侧头看去,三王爷正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写的内容。
  见我看他,三王爷也看向了我,四目相对时,我看到他眼里有一丝的柔和,但极浅极浅,淡得看不真切。
  他张嘴正要说什么,我眨巴眨巴眼睛颇为嫌弃地说道:“麻烦王爷挪步……”
  “嗯?”
  三王爷错愕地看着我,见他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又补充道:“王爷,您挡着我的视线了。”
  他的一双柔和的丹凤眼一下子冷了下来,甚是恼怒地瞪了我一眼,脸色沉郁地甩了下袖子,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见他一脸傲娇,我不由地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下雨天还好意思站在光线处,知道你一米八,也不用天天显摆吧?切,变态就是变态!”
  “欧阳晓晓!你说什么?”三王爷恼怒地拍了下石桌,桌上的茶具跟着一震,发出嗡嗡的声音。
  我的心也跟着一跳,暗骂自己白痴,我怎么忘了这货会武功,听力比正常人要好十倍。
  我赶忙堆着笑脸讨好道:“我是说王爷高大威猛,帅气逼人就是一个亮闪闪的大光源啊,波凌波凌照亮人家的整个世界。”
  三王爷看到我耍宝似的笑脸,不由伸手按了按眼睛,也不跟我废话,黑着脸坐在一边等着我默写完,我吐了吐舌头继续写。
  一室安静,只能听到雨滴落在茶亭瓦片上的声音,恍惚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叹息:“本王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对她……”
  我抬头看去,见到三王爷正用一种复杂的情绪看着我,嘴里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我只零碎地听到几个字,不由好奇地问道:“王爷在和我说话吗?”
  他一愣,头痛地甩了甩手:“写你的东西去!”
  我挑了挑眉,也懒得再问他,便自顾自地继续写。
  写了大约两炷香的功夫,我终于将三分之一的兵书默写完了,吹了吹上面的墨水,将纸递给了三王爷:“王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等事成之后还有另一半可以写给王爷。”
  三王爷一开始并不看好我写的东西,整张脸上都写着不屑,看着看着他的神情出现了变化,由怀疑到不敢置信。
  这下轮到我傲娇了,我昂着头抚了抚自己的刘海静静等着大鱼上钩。
  “这兵书你是怎么得到的?”三王爷皱着眉看向我,“本王四下寻找过多次均无果,你怎么会有?”
  我得瑟地指了指面前的品茗杯,黑衣人为我倒了杯茶,我端起杯子摆够架子后才缓缓道:“怎么得来的就不劳王爷费心了,王爷只要知道本小姐有这个能力弄到王爷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现在我已经表示了诚意,该轮到王爷了。”
  三王爷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才道:“若是用本王的亲兵会引起欧阳安的怀疑,本王会另外想办法。”
  这么说就是答应了,我松了口气:“那就劳烦王爷定好时间,我好提前部署计划。”
  怕他不尽力,我想了想将四姨娘的话搬了出来:“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因为密函。”
  “哦?密函写着什么?”三王爷挥了挥手,黑衣人隐到了假山之后。
  “欧阳安还扶持太子!”
  说完这话我便假装喝茶实际上是在打量三王爷的神态,三王爷的眸子几度变化着,有失望,有愤怒,更多的是被抛弃的怨恨。
  欧阳安从不结党营私所以很受皇上青睐,有什么重要的事皇上都会单独召见欧阳安商讨,所以皇子们时不时地会上将军府拜访欧阳安,为的就是取得欧阳安的支持,从而能够在皇帝面前得到更多好处。
  看三王爷的神色应该是已经得到了欧阳安的支持,但欧阳安这个人很谨慎,他不会将筹码只压在一个人身上,三王爷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才会经常去将军府看望欧阳婉晴,只要他成为将军府的女婿,欧阳安就不得不支持他。
  可惜欧阳婉晴不是嫡女,三王爷贵为皇子不可能自降身份娶一个庶女为正王妃,只能立欧阳婉晴为侧妃,可若是要取得欧阳安全部的支持一个侧妃是远远不够的。
  原本他想娶我,毕竟我是嫡女,可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欧阳安不待见我,即使娶了我欧阳安也不会支持他,所以三王爷只能折中地讨好欧阳安。
  经过几年的接触,三王爷已经对欧阳安的喜好了如指掌,所以取得了欧阳安的支持,但没想到欧阳安还是分出了一部分精力支持了太子。
  欧阳安是最了解皇帝的人,他选择支持两位皇子说明什么?说明皇帝还是很看好太子的,短时间内不打算废太子,这结果自然不是三王爷想要的。
  “你的密函可靠吗?”三王爷咬着牙低声问道。
  我深深知道若是他相信了我,那么三王爷和欧阳安的关系可就难看了,这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以性命担保!”我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在心里默默加了后半句——我不知道。
  我得到的是另外一封密函,这个消息是四姨娘给我的,我和四姨娘是同盟没错,可我不信任她就如三王爷也不信任我一样,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种下怀疑的种子,总会生根发芽的,不是吗?
  “来人,送三小姐回府!”三王爷高声喊道。
  很快便有两个丫鬟从茶亭下走了上来,我朝三王爷行了个礼便跟着丫鬟们往下走,刚刚走到茶亭底下便听到茶亭上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欧阳安!你很好!很好!”
  紧接着便是瓷器打碎的声音和茶盘落地的声音,两个丫鬟对视一眼不由加快了脚步。
  我在雨儿的搀扶下爬上了马车,心情大好地轻哼着流行歌,同时伸手拉开了车帘,终于有心情欣赏这一路的美景咯!
  我打开车帘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辆黑色的马车从前面行驶了过来,马车很大,前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头上戴着斗笠,手上拿着一个灯笼。
  我不由惊讶地盯着车夫,这么大的雨灯笼竟然没有灭,这车夫果然不是凡人!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车夫从车上跳下,不知和车里的人说了什么,此时一只手伸出,慢慢拉开了车帘,我不由深深吸了口气,好漂亮的手!
  那手十分修长,指节分明,手指上的肌肤吹弹可破,十分白嫩。
  我正眼巴巴地想要继续看车里出来的人,结果那车夫哗地一下打开了一把大黑伞,伞正好挡住了车帘,我只能看到一只锦鞋踏出了马车。
  那锦鞋不知是用什么布料做的,很是华丽,但设计倒是很简单,只绣了一条金色的八爪龙,看上去十分贵气。
  我正等着车夫将伞拿开,我的马车却是已经驶出了一段距离,我只能看到马车的背部,我不由着急起来,这什么人啊,下个马车要这么久!急死老娘了!
  我巴巴地趴在车窗往外伸长了脖子,此时雨儿却是一巴掌将我的脑袋推了回来:“小姐!您还未出阁不能这样抛头露面!”
  雨儿的动作太快让我防不胜防,我只从雨儿的指缝中看到了一块牌匾——凌皇府。
  皇?那不是只有皇帝用的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