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二章 三小姐好厉害

  原来欧阳安在年轻时偶遇了三夫人,对她一见钟情,苦苦追求了大半年才终于抱得美人归。他兴高采烈地回府准备聘礼,却被老夫人阻止,老夫人说必须挑个黄道吉日才能成婚。
  欧阳安想着也是如此,便先跟着现在的皇帝去打仗了,结果等他从前线回来,三夫人失踪了。一番打探下才知道老夫人几次三番刁难三夫人,三夫人无法忍受便离开了,欧阳安伤心欲绝,和老夫人大闹了一场后只身寻找三夫人的踪迹。
  找了整整两年都没找到,后来在各方施压下,欧阳安才娶了现在的大夫人,可他怎么都不肯洞房,也不肯让大夫人成为当家主母,老夫人一气之下便给欧阳安下了药,还逼着欧阳安娶了二夫人,可惜二夫人命薄,嫁过来没多久就死了,倒是大夫人比较争气,陆续怀上了现在的贤妃和欧阳婉晴。
  等欧阳婉晴出生,欧阳安终于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便和老夫人决裂了。
  老夫人一病不起,欧阳安更是直接跑去了前线不回来,所以府里的事宜都交给了大夫人打理。大夫人虽然不是主母却有主母之权,将将军府打理得甚是出色,老夫人很是欣慰,病也好了不少。
  本以为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了,没想到欧阳安在边疆打仗时又遇到了三夫人,当时三夫人不肯和欧阳安相认,欧阳安便强行将她带回了营帐,关了她整整三个月,之后就有了我。
  欧阳安高兴坏了,可三夫人却怎么都不肯将我生下来,中间还逃了三次,最后一次的时候动了胎气,经历九死一生才将我生了下来。
  生下我之后三夫人倒是没有再逃了,而是跟着欧阳安回了将军府,可惜老夫人照样不承认我和三夫人。而三夫人回到将军府才知道欧阳安已经成了亲,还有了两个孩子,她怒得大病了一场,从此不肯再见欧阳安。
  欧阳安在三夫人的院子外苦苦哀求,求了六天六夜才使三夫人原谅了他,后来三夫人便成了将军府的主母,我是主母的第一个孩子便成了万千宠爱的嫡小姐。
  “既然如此,为何现在我会过得这么潦倒呢?还有我娘在哪儿?”我看着雨儿问道。
  雨儿挑了挑灯芯,落寞地说道:“老爷上前线打仗回来时撞见了三夫人房里有别的男人,和三夫人大吵了一架,三夫人便搬去了后院,说与老爷老死不相往来,老爷一怒之下便撤了三夫人的主母之位。那时老夫人还说要将小姐扔了,但将军没同意,可后来将军也不再管小姐了,反而是纳了其他的夫人。”
  “那应该是大夫人的计策吧?我娘没有解释吗?”我奇怪道。
  我虽然和大夫人接触不深,但也知道大夫人是个十分强势的人,她才不会去管欧阳安之前爱着谁,在她眼里成了亲欧阳安就是她的,现在突然有人抢了她的男人和她苦等多年的主母之位,她不出手才奇怪吧?
  我能想到欧阳安应该也能想到,又怎么会相信大夫人的挑拨离间呢?
  雨儿面露尴尬,缩着脖子道:“奴婢听说,夫人当着老爷面说,要,要和那男人私奔……”
  “噗——”我差点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如遭雷劈。
  怎么会这样?那应该是……气话吧?
  “好了小姐,还是快歇息吧,明日还要教导新送来的丫鬟呢!”雨儿放下帘子,为我盖好被子轻声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欧阳安和三夫人的故事怎么听着那么像恶霸抢民女呢?
  以欧阳安的个性,若是三夫人真的私奔恐怕他会一剑杀了她,又怎么可能留着她呢?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索性爬起来拿出在池底得到的小册子研读了起来,那本小册子很有意思,在池底泡了那么久,里面的文字和图案竟然一点都没糊,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墨水画的。
  我翻了几页不由被上面制毒的秘法吸引,我又翻了几页,居然看到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毒,中这种毒的人不会死,反而会让触碰中毒之人者死去,而且中毒之人终生不育。
  中毒症状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好像听谁提起过……
  我思虑了片刻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只能捶了捶脑袋继续往下看解毒之法。
  中毒之人若是男的,可与毒女交合,见处子之血便可痊愈。中毒之人若是女的,则无解。
  我气愤地合上了小册子,玛德,太不公平了!研发这种毒药的人一定是个直男癌晚期!
  我没了心情看小册子,便将它藏在了衣橱中,可能是我的动静太大了,在外守夜的鸳鸯听到声音问道:“三小姐?”
  我连忙关上衣橱的门道:“没事,我找东西呢!”
  鸳鸯听了打开了房门,柔声道:“小姐丢了什么?奴婢帮小姐一起找吧?”
  我没料到她会直接开门,有些不满道:“谁让你进来了?”
  鸳鸯知道自己刚才莽撞了,连忙跪下向我请罪,我也没打算真的责罚她便叫她起来叮嘱道:“以后没有吩咐不要随意进来,虽然你很漂亮,但大半夜看到身后站着个大美人也是件十分惊悚的事,知道吗?”
  鸳鸯被我说的红了脸,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低头又问了一遍需不需要帮我一起找。
  “我只丢了几张纸,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日再说吧!”我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鸳鸯却是没走,她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了我:“小姐要找的是这个吗?”
  我随意瞟了一眼,却是惊得立即站了起来,我连忙接过她手中的书,这不是我丢了的兵书吗?怎么会在她手上?难道是四姨娘叫人从我这儿拿走了?
  见我一脸防备,鸳鸯解释道:“奴婢铺床时在角落里发现了这本书,奴婢不识字,便先替三小姐收了起来。”
  我盯着鸳鸯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她的眸光澄澈,不像是撒谎的样子,看来应该不是四姨娘搞的鬼,这么说真的有人进过我的房间,而且还进了两次!
  “知道了,你去休息吧,不必守夜了。另外,我明日要出去一趟,院子里的事你要多费心,雨儿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得劳烦你多教教她!”
  听我说的这么客气,鸳鸯立即朝我行礼应下了。
  等她出去后我翻了翻兵书,里面的内容一切如常,似乎没有异常。
  但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我凑近兵书闻了闻,兵书上多了一股极淡极淡的药味,若不是我懂医术,恐怕就会忽略这若有似无的药味了。
  这个味道应该是拿书的人留下的,药味……将军府还有谁会医术?
  难道是三夫人?
  可是她拿兵书做什么?为什么拿了又送回来了?
  我扶着脑袋昏昏沉沉地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仔仔细细地将兵书看了起来,我一边看一边背,我的记性还不错,一个晚上下来倒是已经能够将兵书背下来了。
  我想了想,又拿出小册子一样画葫芦地将它背了下来。
  此时天已经亮了,外面有小丫鬟在打扫,扫地声很轻,似乎是怕惊扰到我。
  扫了没多久两个小丫鬟便不扫了,不知是偷懒还是扫完了,不久便听到她们两人在一旁讲悄悄话。
  “你发现没?三小姐变得好厉害,要不是她的脸没变,我还以为她是假的呢!”
  “可不是!以前三王爷来府上只找二小姐,可昨天三小姐落水的时候王爷急得跟什么似得,明明已经有会水的妈妈候着了,他偏偏自己跳下去了,结果救上来的是二小姐,王爷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是啊,后来终于把三小姐救回来了,三王爷还抱她回院子了,你说三王爷是不是喜欢三小姐,不喜欢二小姐了?”
  “当然了,我姑父的二姨妈的三表姐的女儿的表弟的媳妇在三王府伺候,说是三王爷打算在花期会的时候向皇后进言纳三小姐为妃呢!”
  “噗——”
  听到这儿,我刚刚吞进嘴里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我深深被那丫鬟四通八达的人脉关系给征服了……
  这样的流言让我匪夷所思,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会每个丫鬟都编了一个我和三王爷相亲相爱的故事吧?
  我的神以及老天爷啊,要是那个变态想娶我,你就劈死我算了。
  “轰隆隆——”
  我的手指刚刚放下,天空突然响起了惊雷声,我怒得一下窜出门去,指着天空骂道:“你要是敢下雨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哗啦啦——”
  豆大的雨点突然从天上砸了下来,两个丫鬟站在屋檐下呆若木鸡地看着我,嘴里喃喃道:“三小姐好厉害……”
  这时管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来,他抖了抖被淋湿的衣服,朝我行了个礼:“三小姐,三王爷的马车在府外候着您。”
  听了这话,两个丫鬟交换了一个眼神,一个丫鬟的脸上写满了“我就说吧”的表情。
  雨儿听到声音,睡眼朦胧地从小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我黑黝黝的脸色问道:“小姐,您怎么了?不会又一晚上没睡吧?”
  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管家见我不理他,又在旁边添了一句:“三小姐,换的衣裳奴才带来了,您还是快些换了去见三王爷吧,莫让王爷久等。”
  我一甩袖子不客气道:“去个屁!老娘要出家!”
  “出嫁?小姐,您真的要和三王爷成亲了啊?”她又小声嘟囔道,“只是睡了一觉的功夫,是不是太快了?”
  两个丫鬟睁着亮闪闪的眼睛一脸八卦看着雨儿,显然是理解歪了睡了一觉的含义。
  我无力扶额:“雨儿,你知道王爷和猪有什么区别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