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二十章 大事不妙了!

  我拍了拍雨儿肩膀安抚道:“小姐总要出嫁的,你也要出嫁啊,这房子将来就留给你当嫁妆,省得婆家看轻你!”
  其实我心里的想法是万一哪天我没有躲过大夫人的明枪暗箭,那雨儿肯定也会跟着遭殃,不如先为她置办好一切,也算对得起她的一片忠诚之心。
  雨儿一脸感动地说道:“雨儿不嫁,要终身侍奉小姐,小姐去哪儿雨儿就去哪儿。”
  我心里一酸,垂下了眼睑不去看雨儿的眼泪:“臭雨儿,你是打算不给小姐晒太阳的机会了?”
  “噗嗤——”雨儿忍不住被我逗笑了,她嘟囔着我不理我了,转头拿着银子签下了地契。
  卖店铺的掌柜是个看上去十分憨厚的中年人,他叹了口气走到我面前道:“这位小姐,我看你们穿着普通,出手爽快,也不落井下石讨价还价,我便与你说几句真心话吧。”
  我傻愣愣地看着他,原来买商铺还可以讨价还价,特么的,你不早说!我肉痛地盯着他攥在手里的两个金元宝,如果我现在说本小姐后悔了,他会不会找点零钱给我?
  掌柜的吩咐小二给我沏了杯茶,缓缓道:“我原本是不想卖的,可惜这一带有一个街霸,若是每月不交十五两银子给他,他便会让人来砸铺子。”
  我听了不由一愣,这里是冬翎国最繁华的地段,离皇宫最近,敢在这里称霸的估计都是狠角色:“莫非他是皇亲国戚?”
  掌柜的摇了摇头:“此人姓范名通,小姐打听一下便知他在这一带是无法无天,前不久他看上了我女儿,硬要抢去做小妾,我不肯,他便说要来杀我们,小姐若是遇到还是小心点为好。”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本来以为自己运气爆棚捡到个好地段,没想到却买了个烫手山芋。
  掌柜的朝我道了声别便飞快地带着伙计走了,我看着急速奔跑的马车不由抽了抽嘴角。
  “范通?”饭桶?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名字?
  “啊,是范少爷!”雨儿惊恐地捂住了嘴,含糊不清地道,“小姐,这地方咱们不能要!”
  “你认识那个饭桶……额,范通?”一提到这名字我不由笑了起来。
  “小姐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那可是余侯爷唯一的孙子,是大夫人的侄子,整个侯府特别宝贝他。”
  我好奇道:“余侯爷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侯爷在皇上还是王爷时替皇上挡过一剑,皇上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封他为侯,侯爷若是有个头疼脑热皇上还会亲自去府上探望。”
  原来如此,怪不得欧阳婉晴能在将军府耀武扬威,原来是仗着有个牛逼的外公。
  “怕什么?”我知道情况后反而镇定了下来,“既然是大夫人的侄子那便是咱们的对头,咱们要是打掉他两颗牙,估计还能深受百姓的爱戴呢。”
  雨儿叽叽喳喳地表示了很多担忧,最后被我一句话塞了回去:“再恶还能恶得过六王爷?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好对付范通的办法了。”
  雨儿一脸惆怅地叹了口气,我拉着她在药店订了许多药材,又去陶瓷店订了几百个小药瓶,让他们一并送到铺子里,还去卖杂役的地方买了三个杂役。
  至于掌柜的我没有挑到合适的人,正在苦恼,雨儿倒是给我推荐了一个不错的人:“我二叔没有血脉,年轻时跟着账房学过一些本事,还会点拳脚功夫,能帮衬小姐打理铺子,小姐若是以后有更合适的可以再提拔过来当大掌柜。”
  我听了很有道理便让雨儿买了礼物去找二叔,我则一个人在铺子里调配药方,我打算做几种特殊的香水,趁着花期节的当口高价卖给富家千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扩大店面,将二楼开辟成小诊所了。
  新买来的杂役是无父无母的三兄弟,他们脸上都有不同的程度的鞭伤和刀伤,跟着我来到店铺后便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我捣腾瓶瓶罐罐,我看向他们时,他们瑟缩着低头不敢看我。
  “我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只要你们能将这些东西卖出去我就给你们涨工钱。这两天你们在门口摆个摊位,先将这些东西卖了,等铺子装修好了再说,其他时间你们就把店铺打扫打扫,我会找师傅教你们武功的,明白了吗?”
  三个小家伙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个头最高的应该是他们的老大,哆哆嗦嗦地问道:“小姐,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笑着耸了耸肩:“骗你们做什么?好了,快去买点像样的衣服,顺便给我买点东西吃,记住了,买肉昂!”
  说着我将一个金元宝扔给了老大,他们三个接过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老大还用牙使劲地咬了咬,见是真的,立马带着两个弟弟跪在地上朝我磕了个头,一声不响地带着两兄弟出去了。
  我特意晚了几步跟在不远处目送着他们三兄弟走到一家衣服店,老板一开始不肯让他们进去,老大一番说辞又拿出金元宝,老板立即客气地将他们迎了进去,我不由点了点头,这三人还算聪明。
  我扭头回铺子时正好看到一辆黑色的马车,那马车极大,车上坐着一个穿同色衣服的人,那人戴着斗笠,手上举着一盏灯笼,马车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好像在散步一般。
  又是那对主仆!
  因为已经到了夜里,街上行人减少,车夫很快就看到了我,他看到我愣了一秒,然后冲我翻了个白眼。
  我不由怒从心起,老娘还没跟你们计较毒药的损失,你倒还蹬鼻子上脸了!
  我正要上去和那抠门的车夫理论,雨儿突然在身后叫住了我,我转头看去,雨儿的身边跟着一个中年大叔,他身材纤瘦,看上去营养不良,但一双眼睛倒是十分有精神,那应该是雨儿的二叔吧?
  二叔要跪下朝我行礼,我连忙托住了他,一番寒暄后我跟他简单说了我的营业想法,二叔一直洗耳恭听着,听到部分地方他的眼中会迸发出亮眼的光芒,显然他十分赞同我的想法。
  “老奴替人当了二十多年的差,从未见过比小姐更聪慧的人了。不过老奴有一些别的看法,不知当讲不当讲。”二叔说着又要给我下跪。
  我赶紧扶着他:“二叔不必客气,我这人没什么规矩,二叔但讲无妨。”
  “范通的恶名老奴也听过,京城是天子脚下,他敢胡作非为相信还有宫里的人在护着他,所以老奴斗胆建议咱们先交银子假装顺服,等有实力后再暗地里给他下绊子。至少这样明面上不会有人怀疑咱们,咱们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二叔的意思是韬光养晦,可以说这是眼下最合适的法子,我思索了片刻后点了点头。
  这时出去的三个杂役都回来了,他们带回了很多酒菜,我便招呼着大家坐下来边吃边聊,一开始他们碍于我的身份不敢,后来在雨儿的一阵磨合下才矜持地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后,三兄弟主动收拾了碗筷,老大还给了我一个荷包,说那是用剩下的银子。
  等他们将东西搬进厨房后,二叔摸着小山羊胡子轻声道:“三小姐挑的伙计不错,是会记恩情的好孩子。”
  “还要劳烦二叔好好调教,另外二叔对外时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
  二叔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我的装扮后道:“小姐以后还是着男装出来比较稳妥,我听说范通是个十分好色之徒,万一小姐晚上出来收账被他撞见,恐怕不妙。”
  雨儿听了这话立即点头同意,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了,雨儿不免担忧道:“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否则被人发现咱们不在府上就不好了。”
  二叔一听立即起身说要送我们回府,我拗不过他便答应了。
  回到院子里,鸳鸯正一脸焦急地在门口等着我,见到我回来连忙迎了上来,连行礼都忘了:“小姐,您可回来了!”
  看到她焦急的样子,我心头一跳:“发生了什么事?”
  “四姨娘派水儿姑娘来了四次,这是水儿姑娘留下的东西。”说着鸳鸯从怀里偷偷拿出了一只笔。
  是那日我在四姨娘院子里用过的狼毫笔,四姨娘送来狼毫笔做什么?
  我猛地想起今日欧阳安是留宿在四姨娘那儿的,而我那日提醒过她不要行房事,还给她写了一张保胎的药方,当时正是用狼毫笔写的。
  四姨娘送狼毫笔来……不好,胎儿有危险!
  我连忙急匆匆地赶到四姨娘的院子,院子里一切如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得,还有丫鬟婆子在院子外笑眯眯地说着话,但我知道这不过是四姨娘做给外人看的表面功夫。
  水儿领着我到了四姨娘的门口,在门外说了一声三小姐来了,不久便听到四姨娘在里面应道:“让三小姐进来,我要和三小姐说一些体己话,你们都去院子外候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水儿应了一声是,便率领丫鬟们走了,我等她们走远才快速地推开门。
  刚推开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心里猛地一跳,大事不妙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