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九章 我当真是小看了你

  “这叫魔方,王爷观察一下就会发现魔方的六个面的颜色都是不同的,若是王爷将六面全都拼凑成一样的颜色就能发现魔方的秘密。”我故弄玄虚道。
  六王爷皱着眉有点嫌弃地看着魔方,这个魔方是我睡不着时做的,我手艺不行,魔方做得粗糙,几个面坑坑洼洼的,看上去好像被老鼠啃过似得,虽然不好看但胜在新鲜,所以没多久六王爷便玩上了瘾。
  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他突然将魔方扔在了地上:“这什么破玩意儿,本王不稀罕了!”
  我上前将魔方捡了起来,手指灵动,一会儿功夫便将魔方的一个侧面拼凑好了,我将它扔给六王爷,六王爷惊奇地盯着上面的字:“戈?是兵器?”
  听到这句话,原本在交谈的三王爷和欧阳安围了上去,三王爷更是直接抢到手上观察:“果然是戈!”
  他精锐的丹凤眼扫向我,让我的心不由一跳,他不会以为我说的魔方秘密是军事秘密吧?天地良心,那字不过是我来前厅前刚刚加上去的。
  三王爷本来还想再细问,六王爷却不高兴地夺过了魔方,他毕竟还是小孩子天性,本来不怎么在意的东西一旦有人抢夺自然就在意起来了:“三哥抢什么?你若是喜欢自己再问她讨一个去,这个是我的!”
  我看到三王爷的嘴角明显地抽了抽,六王爷心性还小说话不拐弯,但三王爷毕竟比他年长,不好与他计较,只能阴垂着眼睑,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欧阳安深深看了我一眼,笑道:“我也着实好奇其他五个面会出现什么字,不知六王爷何时能拼出来?”
  六王爷一听这话顿时信誓旦旦地说很快就能拼出来,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认真地琢磨起了魔方,嘴里还不忘挖苦我:“你做的东西寒酸,穿的也寒酸,难怪跟我要那么多银子!”
  六王爷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轻,显然是对于赔偿一事耿耿于怀。
  但这话听在欧阳安的耳朵里可就不一样了,我再怎么不受待见也还是将军府的小姐,代表的是将军府的脸面,可我却穿着几年前的旧衣出来见人,岂不是给将军府丢脸吗?
  将军府现在没有主母,府中的事宜大多是大夫人打理的,现在被六王爷挖苦,欧阳安自然将过错怪在了大夫人身上,认为是大夫人小肚鸡肠只照顾自己的女儿不管我,却从不去想大夫人如此轻待我不过是因为他这个做爹对我不闻不问!
  见欧阳安恼怒地瞪着大夫人,四姨娘的心情极好,她取下碧玉做成的簪子戴在我的发髻上,妩媚地笑道:“我打造这个簪子时觉得款式太过年轻,想着应该怎么搭配才好,现在三小姐倒是为我解决了难题,老爷您瞧,这簪子戴在三小姐头上再合适不过了,真真是妙人啊!”
  她又拍着我的肩头,假装责备道:“三小姐你呀就是太孝顺了,处处都想着帮府里节省开支,姨娘可得说你了,你正值妙龄,再节省也不能穿得太素,不然不知道的人以为府里苛责你呢。”
  四姨娘机智地为欧阳安找了一个台阶,还为我重新塑造了形象,看着欧阳安缓和下来的神色,我服了服身子道:“姨娘说的是,那便劳烦大夫人为晓晓添新衣了。”
  大夫人的一双杏眼在四姨娘的脸上狠狠刮了一下,不怒反笑:“三小姐的新衣一直备着,明儿个便让人送去。”
  说着她走到我的面前将手上的一对金手镯取下,在欧阳婉晴吃惊又嫉妒的眼神下套在了我的手上:“人说金玉满堂才显富贵,这对镯子便送给三小姐讨个喜头。”
  她又朝欧阳安看去,眼波流转:“三小姐年岁也大起来了,身边也需要多派些丫鬟婆子,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欧阳安看向我,我心里一跳,这是名正言顺地要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了?
  四姨娘笑着应道:“大夫人考虑的周全,但妹妹担心一下子去太多人三小姐恐怕不适应,不如先加四个二等丫鬟,两个三等丫鬟吧?我身边的鸳鸯做事沉稳,老爷也是知道的,不如指去给三小姐做个一等丫鬟吧!”
  大夫人看向四姨娘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冷凝,但很快便转成了一个笑脸:“四姨娘对三小姐真是宝贝的紧。”
  四姨娘摇着丝扇慢悠悠地道:“都是老爷的孩子,自然宝贝。”
  前厅里顿时弥漫着一股硝烟味,欧阳安不动声色地道:“那便如此吧!”
  此时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丫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跪在地上:“谢将军抬爱!”
  欧阳安点了点头,她便走到我面前服了服身子,中规中矩地拜见了我,然后和雨儿一起站在了我的身侧。
  三王爷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后带着六王爷离开了,欧阳安也没兴致在前厅了,四姨娘瞅准机会一阵软磨硬泡下,欧阳安兴致高昂地去了她的院子,前厅一下子只剩下了我和欧阳婉晴母女俩。
  “我当真是小看了你!”憋了半天的欧阳婉晴趁人都走光了,便怒气冲冲地想过来教训我,“把我娘的镯子还给我!”
  我微微一笑,摸着华丽贵气的手镯道:“这恐怕不太好吧?万一爹问起来我要怎么说呢?哎呀……”
  我朝雨儿使了个眼色,雨儿机灵地扶住了我的手,我笑眯眯地说道:“这镯子可真重啊,得用不少黄金打造吧?”
  欧阳婉晴气得发疯,她正要朝我扑来,大夫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一双杏眼冰冷地注视了我一会儿,又柔和地看着欧阳婉晴:“不过一对镯子,只有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看重。”
  听了大夫人意有所指的话,欧阳婉晴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而后又委屈地说道:“可是娘她还打了我两个巴掌!”
  大夫人心疼地摸这欧阳婉晴肿起来的脸颊,又死死瞪了我一眼,柔声道:“日子还长着,眼下最重要的是花期会,贤妃娘娘一早便派宫人来给你送话,问你什么时候进宫陪她。”
  “大姐给我带礼物了没?”欧阳婉晴听了这话立即展开了笑颜。
  “那是自然!”
  欧阳婉晴扭头得意洋洋地朝我冷哼一声,颇为嚣张地说道:“你最好祈祷自己有九条命!”
  说完她便和大夫人离开了,我朝欧阳婉晴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经过一天的折腾,我已经十分疲惫了,正打算躺一会儿,雨儿却是拉住了我的手臂,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吞吞吐吐地做什么?”我累得软在了椅子上。
  鸳鸯看了我们一眼,十分懂事地表示一会儿管家会带丫鬟来,她怕丫鬟们刚来做事没有分寸先去院子里盯着,雨儿自然是满口答应。
  鸳鸯出去了后雨儿连忙道:“小姐,花期会您不能去!”
  我懒懒地应了一声哦,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床榻上,雨儿恨铁不成钢地将我扯了起来:“小姐,贤妃娘娘是二小姐的亲姐姐,二小姐提前进宫一定会向贤妃娘娘告状的!”
  我看了她一眼哦了一声又想倒头睡,她不依不饶地扯着我:“小姐还是称病别去了吧?”
  我胡乱地点了点头,雨儿气恼地推了推我:“小姐你到底听到奴婢说的话没有?”
  我无奈地伸手戳着她的脑袋:“皇宫怎么了?贤妃是后宫之主吗?她能让所有人臣服于她吗?小丫头啊,你要知道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贤妃帮着欧阳婉晴对付我,自然会有人帮我啦!笨!”
  雨儿眼前一亮道:“对,三王爷一定会帮小姐!”
  我不由地挑了挑眉,虽然我不知道花期会是做什么的,但听名字好像是赏花,赏花唠家常不是女人做的事吗?三王爷去做什么?咦……我歪歪了一把后骂了句,果然变态!
  雨儿看的表情就知道我想歪了,只能一脸无奈地和我解释那是冬翎国最大的盛会,只要是名门之后都有资格参加,除了镇守边关的五王爷,其他几个王爷都会参加,就连最可怕的三皇叔也会露个脸。
  我不由地砸了咂舌,这么说来花期会就是个大型而高档的相亲会了?
  千金小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好不容易有机会和王爷亲近,一定会使出看家本领打扮,那就意味着……
  “哇塞,我的好雨儿,姑奶奶要发财了!”我一下来了精神,抱着雨儿的苹果小脸吧唧亲了一口。
  雨儿脸一阵红一阵白地看着我,小声道:“小姐的姑奶奶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发财?”
  “傻雨儿!”我笑骂了一句连忙套上鞋子,一蹦三跳地往门口走。
  鸳鸯见到我正要弯腰行礼,我上去就牢牢地抱着她,嘴里不停地念着:“小美人,姑奶奶要发财了,发财了!”
  雨儿连忙上前将我扯开,尴尬地咧着嘴角看着呆若木鸡的鸳鸯。
  这时管家端着一个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托盘上盖着一块红色布,他说这是六王爷差人送来的金子,他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把金子抢到了手里,这金子送来的太是时候了!
  见管家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我心情大好地张开手臂准备给他一个爱的抱抱,雨儿连忙拖住了我,鸳鸯更是一副如遭雷劈的表情傻傻看着我,喃喃道:“三小姐不会是……疯了吧?”
  我自然不会将心里的想法告诉她们,毕竟鸳鸯是四姨娘的人,不是我的人,我还信不过她。
  我欢天喜地地用了晚膳,然后扯着一脸不情不愿的雨儿从破洞中偷偷出了将军府,寻寻觅觅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段。
  “小姐,咱们真的要买这儿吗?”雨儿将我拖到一边小声道,“万一被老爷知道可怎么办呀?”
  我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买房犯法吗?”
  她摇了摇头,我又道:“既然不犯法知道又如何?等赚够了钱我再买一个大院子,到时候就能过的舒服点,不是很好吗?”
  雨儿睁大了眼睛盯着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渐渐凝聚出泪光,哽咽道:“小姐,你要离开将军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