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八章 三妹她打我

  整个前厅陷入了迷之安静,只留下我啪啦啪啦拨动算珠的声音,六王爷盯着我的脸,听着我愉悦的算账声呼吸越来越重,我知道他在极力忍着把我五马分尸的冲动。
  一阵忙乎后我将算盘递到六王爷跟前,端着一个明媚至极的笑脸,眨巴着眼睛一脸无害地看着他:“亲爱的六王爷,总共一千一百两黄金,不知您打算什么时候送到将军府?”
  六王爷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他剧烈地咳嗽着,恨不得咳出一口老痰,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瞪了我一眼又转头求救般地看着三王爷。
  欧阳婉晴站在三王爷身边自然是接收到了这种信号,她明白只要她今天帮六王爷反将我一军,日后六王爷自然会卖她一个面子,所以她巴巴地帮腔道:“三妹,你怎么能这么跟王爷说话,六王爷他……”
  “我知道六王爷抹不开脸……”我极其自然地将话头抢了过来,不给她废话的机会,“可是皇上说过皇子有失与庶民同罪,所以没办法了……总不能让咱们将军府白白受这么大的委屈吧?”
  “分明是你惹怒王爷在先,”欧阳婉晴声音拔高了八度,“你做错事还死不承认!将军府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懂礼数的东西!哦……我倒是忘了,你娘压根儿没教你守礼!”
  听到这话,我的火气也上来了,我平生最烦吵架带上爹妈的,所以我当下不客气地反驳道:“我是东西那二姐是什么?你和我同父异母,这么说你也是个东西?还是说你在辱骂生我出来的爹不是个东西?”
  我言辞犀利,语速极快:“二姐我当真不明白,咱们姐妹情深你却如此羞辱我,究竟是为什么?”
  我看了一眼三王爷,冷笑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心想攀高枝,好抬高身份压住我,可你现在还没攀上高枝,胳膊肘就拐到护城河了,若是以后嫁出去岂不是要反过头来对付生你养你的将军府?如果你这样的女儿才叫有礼数,那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要礼数!”
  欧阳婉晴的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可怕至极,她快速抬起手朝我的脸扇来:“我打你个满嘴胡说的东西!”
  “啪——”
  我早已预料到她的动作,先她一步牢牢捏紧她的手臂,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东西骂谁?”
  我会医术自然知道怎么打脸又痛声音又轻,我这一巴掌在外人看来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但我和欧阳婉晴都知道我那一下有多重。
  “你,你,你敢打我!”欧阳婉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死死捏着她的手腕,她手腕上的银针虽然已经取出来了,但她的武功却被我暂时封住了,所以我对她有恃无恐。
  “啪——”
  我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右脸上,她痛得眉毛倒竖,抬腿想要来踢我,却被我重重地一巴掌扇在了地上。
  我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怎么了?爹心疼你不好意思教训你,那我这个妹妹只好代劳了,省得你在外头丢我们将军府的脸!”
  “你……爹!”欧阳婉晴顿时哭得梨花带雨,一双美眸苦兮兮地看着欧阳安,那一声爹喊得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听得我都忍不住心软。
  然而欧阳安却是连眉毛都没抬一下,我知道欧阳婉晴刚才的话惹怒了他,欧阳婉晴一心偏帮着六王爷却忘了六王爷是来将军府找茬的,身为将军府的女儿理应将损失降到最低,怎能胡乱挑起事端满足自己的私欲?
  见识到欧阳安的毫不动容,我的心里百转千回,欧阳安是个极重面子的人,六王爷今天如果先礼后兵,客气地和他坐下来商量处罚,或许他会为了息事宁人将我交出去。可六王爷偏偏选择了最火爆的方式——闯府,这对欧阳安来说就是赤罗罗的打脸。
  要知道欧阳安可是跟随先帝打江山的人,他的骨子里是一个热血的战士,他不结党营私不代表对权力没有欲望,他今天出手打败六王爷就已经说明他没有将皇室放在眼里,换句话说在他的眼里只有永远的将军府,没有永远的皇帝。
  所以他将自己正值妙龄的大女儿嫁给了已近四十的皇帝,只为了安抚皇帝,彰显自己没有叛乱之心。而剩下的女儿,只要能为将军府带来效益,他自然会重视,但如果还没嫁出去就帮着外人,那他绝不姑息,所以他纵容了我刚才的行为。
  可惜欧阳婉晴习惯装柔弱来博取同情,从未细究欧阳安对她微妙的态度,以为欧阳安是真的疼爱她,殊不知欧阳安只是把她当成一颗棋子。
  这时,三王爷上前朝欧阳婉晴伸出了手,欧阳婉晴一愣,我也愣住了。
  三王爷应该知道这是将军府的内事,这种时候什么都不做,假装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可为什么他还要帮欧阳婉晴,难道是为了让欧阳婉晴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三王爷我是愈加看不懂了,但没有关系,只要他和欧阳婉晴走得越近,早晚会被无脑的欧阳婉晴拖累死。
  而欧阳婉晴却是满脸欣喜地搭上了三王爷修长的手,她娇羞而委屈地望着三王爷,三王爷安抚地朝她笑了笑,倒是没有开口帮她说话。
  “二小姐这是怎么了?”一道柔媚的声音从厅外传来。
  我侧头看去,四姨娘穿着一身玫红色绢丝衣裙款款而来,她前面还有一个穿着宝蓝色绸缎,发髻上缀着金色步摇,身材略丰腴的女子,那女子在丫鬟的簇拥下显得格外高贵,她缓缓朝着厅堂而来。
  “娘!”欧阳婉晴好像是看到救星了一般,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了那女子,趴在肩头委屈地哭着,“三妹她打我!”
  娘?她是大夫人!
  听了欧阳婉晴的哭诉,大夫人的一双老沉的杏眼没有丝毫情绪的波澜,她拍了拍欧阳婉晴的肩膀,示意一旁的人安抚她,自己则走到欧阳安的面前服了服身子:“老爷,是我教导不周才会让晴儿如此任性,老爷莫要生气,身体要紧。”
  “娘……”欧阳婉晴还想再说什么,大夫人一个眼刀扫过去,欧阳婉晴吓得连哭都不敢哭。
  看到那个眼神我心里也是一跳,好可怕的眼神,难怪将军府的守卫会听大夫人的话,这个大夫人果然不简单!
  大夫人扶着欧阳安坐到了厅堂的主位上,三王爷坐在了他的右侧,六王爷则坐在了他们的下首,敢坐在王爷之上,足见欧阳安在朝堂上的势力不一般。
  大夫人落座后便让人将厅堂内的东西收拾干净,又命人重新给大家上了一次茶,她看向六王爷问道:“我是妇道人家,本不该多问,只是此事涉及到府里的嫡小姐,便想多嘴问一声,不知六王爷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六王爷忍不住朝我看来,我朝他友善地挥了挥手中的算盘,而后绽开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
  六王爷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连忙扭过头去,答非所问道:“欧阳将军,那一千一百两黄金不会真的要本王赔吧?”
  欧阳安正在喝茶,听到六王爷的话,差点喷了出来,他摆了摆手掩饰尴尬:“既然王爷是因为晓晓而来,便由晓晓决定吧。”
  这是他第一次称呼我的名字,让我有一瞬间的错愕,不过短暂呆愣后,我娴熟地拨起了算盘,六王爷的眼睛像是粘在我算盘上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我的算珠移动,显然是害怕我又拨出个天文数字来。
  拨弄一番后,我笑眯眯地抬眼,昧着良心道:“王爷身份尊贵,又一表人才,颜值逆天,我再给王爷特价,王爷只需意思着赔我们二百五十两黄金便可。”
  正好符合你二百五的个性,当然这话打死我也不敢往外说。
  六王爷长长地松了口气:“一言为定,以后若是再……”
  “放心吧王爷,老主顾了,下次砸东西给你折上折!我来算算昂……”
  六王爷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掏出算盘噼里啪啦地拨着,而后一把夺过我的算盘,恼怒地看着我:“本王是要警告你不许再……”
  “怎样?”说着我意有所指地伸手摸了摸柔嫩的小嘴唇。
  六王爷的视线不自觉地看向安静站在一旁的雨儿,雨儿的脸低得都快埋胸里去了,见雨儿这么不好意思,六王爷也红了脖子,但还是结结巴巴义正言辞道:“你,你别太过分了啊!”
  我笑眯眯地嘟了嘟嘴唇,装作撒娇地看了一眼六王爷,他被我恶心地打了个激灵,不自觉地往椅子后面缩了缩。
  我心情大好,笑眯眯道:“既然王爷如此通情达理,那我便送一个有趣的小玩意儿给王爷吧。雨儿,把东西拿出来。”
  雨儿便便扭扭地小声道:“小姐……要不换一个吧?”
  我朝她翻了个白眼,这么好的东西我还舍不得送呢,你还嫌弃,真是没眼光。
  我从雨儿手里抢过丢给了六王爷,六王爷不愧是学武的,一抬手就将东西捏在了手里,他打量了一番,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这么奇怪?”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