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七章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明明记得兵书是藏在我的枕头底下的,怎么突然没了呢?难道有人来过我的院子了?
  我焦急地翻了好一会儿,可还是没有找到,三王爷看我的神色越来越冷漠,最后一张俊脸冻结成了冰,他伸手掰过我的肩膀,一双丹凤眼像毒蛇般盯着我:“欧阳晓晓,药方呢?你若再拖延,本王不介意让你伤得更重。”
  他的手指沿着我的肩膀一路往上,指尖轻轻触碰我的脸颊,我吓得头皮发麻:“不知道内伤过重没人医治,你还能不能再复活一次,嗯?”
  说着他突然发狠地捏住我脸颊上被欧阳婉晴划出的口子,我顿时感觉半张脸痛得麻木,胸口一阵翻涌。
  “噗——”
  一大口血结结实实地喷在了三王爷的俊脸上,血沫子混着口水沿着他的俊脸往下淌,他的手指仍然僵硬地捏着我的脸,浑身的气息已经降到了冰点:“欧!阳!晓!晓!”
  “啪——”
  他一巴掌狠狠打在了我的脸上,脸上一阵刺痛,嘴里的铁腥味更加浓重,我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口血。
  这一次他倒是跑得快,只吐在了他的鞋子上。
  “哐当——”
  三王爷正要发作,雨儿慌慌张张地破门而入,噗通一声跪在三王爷面前:“王爷,药方在这儿,求王爷高抬贵手饶过小姐吧!”
  三王爷极其冷漠地看向雨儿手里的药方,毫无感情地拿过药方看了起来。
  不能给!
  可我挨了三王爷一巴掌,此时整张嘴都是麻的,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王爷拿走了药方。
  临走前,雨儿爬过去拦住他,白着一张脸不停地在地上磕头赔罪,让三王爷不要为难我,如果三王爷要出气,她愿意替我受过,只求三王爷能够为我疗伤。
  我的心里十分苦楚,雨儿为了我已经不止一次向别人下跪求饶,可那些人呢?他们哪一次把我当人看了?哪一次不是利用完我就把我往死里逼?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终有一天我要为雨儿谋划一个谁都无法践踏的身份!
  雨儿求了很久,三王爷才居高临下地掏出了一个药瓶扔在了她的头上,雨儿欢天喜地地道谢,三王爷却是一脚将她踹到了一边,大步往门外走去。
  我看向他的背影,高大,骄傲,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既然你这么享受身份所带来的好处,那么我便夺走属于你的一切!
  雨儿一边撇着嘴一边将瓶塞拔开,倒出一颗蓝色的药丸,那药丸很小,浑身透着寒气,雨儿小心地将药丸塞进我的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很快,一股寒气从牙龈缓缓流向四肢经脉,我冷得直哆嗦,但不得不说身上的痛楚减轻了很多。
  雨儿担忧地盯着我,嘴角时不时地撇一下,我看到她的嘴角破了皮,应该是三王爷刚才的那一脚让她撞到了台阶,我心疼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苹果小脸。
  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外面突然闯进了一个人,我定睛一看是将军府的管家,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愣了愣,而后上前抓着我的肩膀就往外走:“三小姐对不住了!六王爷带了好多亲兵大闹将军府,老爷吩咐所有女眷都去前厅。”
  我听了这话刚刚好转的气息再次翻涌起来,糟了,六王爷来讨债了!怎么办?
  心念一转,我心里有了个初步的计策,我费力挣脱管家的钳制,虚弱地说道:“管家莫急,我换身衣服就来。”
  管家却是不肯:“三小姐,所有人都已在前厅等着了,这……”
  我知道管家说的是假话也不与他计较,只淡淡道:“管家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浑身湿透,若是这样去见客总归不和礼数,被外人知道会笑将军府没有礼数的。”
  管家张了张嘴却找不到反驳我的话,只能催促我快点换衣服。
  雨儿扶着我进屋,她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朝我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要去认罪,还说要和我永别了。
  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小脑袋上:“永个毛线别,快起来帮本小姐换衣服,咱们马上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雨儿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了我许久,直到我催她无数次,她才慢吞吞地给我换了衣裳,然后一脸苦涩地跟着我来到了前厅。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将军府的核心地段,不得不说欧阳安还是一个十分有品位的人,整个将军府布置得既大气又不失文人的雅致,尤其是用来会客的前厅。
  蓝田玉铺制的地砖上放置着两排梨花木桌椅,后面一个沉香木打造的镂空屏风十分精致,厅堂两旁放置着方鼎,里面装满了冰块,三个丫鬟正垂头用力地扇着风。
  走进前厅,通体冰凉舒爽,空气中还隐隐飘散着梅花的香气。
  我好奇地往主坐上看去,沉香木打造的屏风正中竟然放置着一瓶梅花。
  现在可是夏天,这么热的天,怎么会有梅花?又是谁培养的花?
  “咚——”
  我转头看去,此时大部分人都围在前厅外面的空地上,欧阳安正在和一个人比试,随着他的收剑,和他比试的人跌落在地,就在他快摔倒时,立刻有两个人上去用背托住了他,他顺势站在了地上。
  “六王爷承让了!”欧阳安捡起地上的皮鞭还给了六王爷。
  六王爷却是恼怒着不肯接:“欧阳将军,你别以为打赢了我就没事了,本王一定要找到那两个贱人出了这口恶气!”
  说着他一拂袖朝着屋里走来,此时只有我和雨儿站在前厅中央,六王爷一眼就看到了我,他怒吼一声:“是你们!”
  我也看到了他,差点笑喷,眼前这个包得跟个木乃伊似得,整张脸就露出一双眼睛和嘴巴的人是六王爷?这也太夸张了吧?
  六王爷似乎是看出我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气得冲了过来:“该死的,本王要杀了你!”
  “王爷且慢!”我不卑不亢地站在原地看着暴走的六王爷。
  他抬手掐着我的脖子,恼怒得眼睛都是红色的火花:“你还想说什么?”
  “王爷要杀我总要给个理由吧?我毕竟是将军府的嫡出小姐,还请王爷三思。”说着我伸手捏住了他手腕上的穴道,他吃痛放开了我。
  “嫡出又怎么样,本王想杀就杀,用得着什么破理由?”六王爷揉着发酸的手腕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轻轻勾起了唇角,就喜欢你这样天真单纯的孩子,若是换了阴晴不定的三王爷恐怕我就不容易赢了。
  “原来如此,想不到六王爷的权力已经凌驾于律法之上了,我听闻当今圣上尚且让大臣约束自己的言行,而六王爷却能过得如此率性,真是厉害!不知六王爷何时会改朝换代,到时可还敬重我爹为护国大将军?”
  此话一出,前厅里的人登时吸了口凉气,他们都惊讶地看着我,没想到我敢断章取义给六王爷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尤其是三王爷,他看向我的眼神很是复杂,充满了探究和其他的情绪。
  六王爷则呆若木鸡地张大了嘴,他虽然天真可不傻,结结巴巴了半天才说道:“你,你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番话了?”
  欧阳婉晴也帮腔道:“欧阳晓晓,你别以为颠倒黑白就能抹杀你的过错,你要是没犯错,王爷怎么会来府里找你讨公道?自己做错事就应该跪下以死谢罪!”
  我砸吧着舌头看着欧阳婉晴:“我的好二姐,你口口声声说我做错事,敢问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欧阳婉晴哑然,前厅的人也面面相觑。
  我就知道以六王爷单细胞思维肯定是什么也不说直接上拳头。
  果然,六王爷气得磨牙,愤恨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早就猜到六王爷肯定不会宣扬这事,毕竟一个王爷当街被人轻薄是相当丢脸的事,这话要是泄露出去恐怕他得天天把自己包成木乃伊躲在府里了。
  我笑眯眯地看着六王爷,越看他越是欢喜,他被我的眼神看得发毛,忍不住躲了躲。
  “哎呀,王爷,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六王爷气得握紧了拳头,憋了半天怒吼道,“你们主仆太无耻了!”
  我心里忍不住笑翻了天,更无耻的还在后头呢。
  “王爷既然不说,那我也没办法了,若是王爷定要将我杀了,我也只能自认倒霉。”
  “那你便受死吧!”说着他急不可耐地又想扑上来掐死我。
  我淡淡扫了他一眼:“临死前我好心提醒王爷一点,我是护国大将军的嫡女,若是触犯律法也得由三堂会审来判罪,现在王爷无名无罪地将我杀了,到时刑部少卿为了保住王爷的名声只能立案查明真相再公之于众了……”
  六王爷气得一脚踢翻了面前的鸡翅木桌椅,一通发泄后指着我的鼻子你、你、你了个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我则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算盘,笑眯眯地说道:“既然我无罪,那六王爷带着亲兵擅闯将军府打砸了这么多东西,总得赔偿吧?我便辛苦点帮王爷算算。啧啧啧,这鸡翅木便宜,三百两黄金够够的,哟,这紫檀木的托盘也不错,给王爷算便宜点,五十两黄金,还有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