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六章 我的兵书呢?

  看到欧阳婉晴诡异的神色我暗道不好,正准备喊人,欧阳婉晴突然抬手朝我的胸口劈来一掌,那掌风极其刚劲,我来不及躲闪,只能堪堪避开心脉的位置。
  “噗——”
  心血翻涌,浑身的力气好像被人抽干了似得,我无力倒地,痛得说不出话来。
  “去死吧!”
  欧阳婉晴又朝我挥来一掌,我没有力气反抗,只能直直地瞪着她狰狞恐怖的脸。
  就在这时,雨儿转头尖叫了起来:“三王爷,救命啊!”
  三王爷听到声音转头看来,可惜欧阳婉晴已经收不住手,那一掌击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整个人朝后跌去。
  “砰——”
  后腰撞上栏杆,栏杆啪地一声断裂,我失去重心,噗通一声摔进了池水中。
  顿时,水从四面八方灌进了我的鼻子、耳朵,难受得我想吐又不敢吐,脑子一直嗡嗡地响着,浑身上下好像散架了一样,痛得没有一点力气,连意识都开始涣散起来。
  “三妹!”
  头顶上方是假模假样的呼唤,那声音娇柔至极,透着无尽的关怀:“二姐来救你!”
  噗通一声,恍惚中我看到一个身影跳入了池水中,是欧阳婉晴!
  她狞笑着朝我游了过来,我咬牙愤恨地瞪了她一眼,我知道她不是来救我而是来杀我的,我真的很想逃,可我没有力气逃。
  欧阳婉晴水性极好,她没有正面靠近我,而是游到了我身后,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我的腰上。
  “噗——”
  原本在努力憋气的我被她这一脚踹得岔了气,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欧阳婉晴会武功,她那么恨我自然不会脚下留情,那一脚估计是用了十成功力,我感觉腰上好像被压了一辆大卡车,痛得我剧烈地抽搐着。
  可欧阳婉晴还不打算放过我,她突然拔下头上的发簪朝我的脸袭来。
  她想毁我容!
  或许是生的意志刺激了我的神经,我朝她吐出了留在嘴里的半口血水,血雾弥漫,暂时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满脸厌恶地往后退去。
  而我则再也憋不住气,连喝了好几口水,身体不自觉地往下沉,欧阳婉晴也跟着我下沉,但看她脸色估计也憋不了多久了。
  金色的簪子朝我的脸划来,那玫红色的宝石带着无尽的恨意贴上了我的脸颊,一阵刺痛,瞬间水中出现了几缕血丝。
  欧阳婉晴的笑容越发狰狞,眼中充斥着血红的杀意,她的簪子改变方向,直直地朝我的头顶而来,准备将整个簪子没入我的脑袋。
  好狠的心!
  我咬住了自己的舌尖,舌尖上的刺痛让我猛地打了个激灵,我手腕翻转,一根银针藏于指尖,等她的手靠近我,我拼尽全力侧头将银针扎进了她手臂上的穴道。
  她立即痛得张大了嘴,咕噜咕噜冒了好多水泡,她的嘴角飞快地动着,可是在水里我听不清她说什么,只知道她看我的眼神更加狠辣。
  “噗通——”又是一道落水声,一个高大的身影朝这边游来。
  欧阳婉晴朝后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心虚起来,她猛地一脚踹在我的小腹上,利用我作为踏脚点朝那道身影飘浮而去,手脚还不断挣扎,仿佛不会游泳一般。
  那道身影接住了她,托着她往上游,而我则被重重踹到了池底。
  “咚——”
  后背撞到池底的淤泥,溅起一阵厚厚的迷雾,我挣扎着想要往上浮,不知碰到了什么,“咔嚓”一声,手腕一痛,一个黑色的铁钳子牢牢夹住了我。
  我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加上深重内伤又失氧过多,实在是无法挣脱这个铁钳子,只能无奈看向池顶上遥不可及的天空。
  有人说人在死前会想起重要的人,不知为何我想起的不是钟杰,而是那个白发男子,初遇他时他也身受重伤浸在水中,那时的他是否也和我一样绝望和无助?
  力气渐渐抽干,脑袋钝钝地疼着,视线越来越模糊,我的手不自觉地抱紧了膝盖,蜷缩得如同刚出生的婴儿。
  迷迷糊糊中我头上的簪子不知何时卡在了铁钳子的暗扣上,我费力地扯了扯,却怎么也拔不出来,反而弄乱了一头青丝。
  “咔哒——”一道极细微的声音从铁钳子下方传来,我朝下看去,一个小册子从下方缓缓升了上来。
  那是什么东西?我伸手够去,正好能摸到小册子的边角便将它捏在手中,想细细看,但池底光线太暗,看不清。
  就在这时,铁钳子竟然自动解开了。哐当一声,一股大力将铁钳子拖入了池底的淤泥中,几秒之后,池底恢复了一片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傻愣愣地呆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刚刚不会是临死前的幻觉吧?
  这时一双手从背后环住了我,那双手十分有力,他托着我一个劲地往上游,没多久就把我带出了水面。
  “小姐!”雨儿见我从水里出来,喜极而泣,连忙趴在地上朝我伸手。
  身后的人却是先她一步将我抱上了岸,此时后花园里跪满了丫鬟和家丁,所有人全都将头伏在地上。
  我剧烈地咳嗽着,恨不得将五脏六腑全都咳出来。
  “三妹!”
  欧阳婉晴不知何时出现了我旁边,我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本能地朝身后退去,却是撞在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我扭头看去,三王爷原本阴柔的脸有些苍白,他浑身湿漉漉的,头上还沾着几片绿色的小叶子,一双手正环在我的腰上。
  见我看他,三王爷勾了勾半边嘴角,看上去邪魅至极,他凑近我,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声音一字一句道:“你欠本王一条命。”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变态男话里的意思,欧阳婉晴已经冲到了我面前,一脸担忧地抽泣着:“三妹你就是改不了贪玩的小性子,你要是出事,二姐可怎么活啊!呜呜呜……”
  欧阳婉晴声泪俱下地握住了我的手,一旁,她的贴身丫鬟也不甘示弱地哭着:“二小姐不会游泳还急急地跳入池子,差点连命都搭上,奴婢虽然是下人可心疼自己的小姐,所以斗胆求三小姐放过二小姐吧,您再喜欢池中的花也不能拿二小姐的命开玩笑啊!”
  得,这主仆两的一番表演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我害了欧阳婉晴。
  对于欧阳婉晴,我只能自叹不如,如此强词夺理,歪曲事实,天下间欧阳婉晴敢称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一了吧?
  见我捂着胸口痛得直抽抽,还要被欧阳婉晴主仆污蔑,雨儿气得涨红了脸,她据理力争道:“明明是二小姐将三小姐推入池中的!三小姐还吐了血,你们……”
  “你胡说八道什么?二小姐心地善良怎么会那么做?要不是三小姐贪玩撞到扶栏,哪会出事?”小莲立即反击。
  雨儿是老实人,哪见过这么强词夺理的,加上平时也被欧阳婉晴欺负惯了,顶了几句立马落了下风。
  她气呼呼地瞪着欧阳婉晴惺惺作态的样子,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相信她已经把欧阳婉晴凌迟了无数次了。
  “清者自清,先扶我回去,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三王爷突然从地上抱起了我,吓得我连忙搂住他的脖子,从我的角度看,他的脖颈光滑有致,侧颜极其好看。
  “王爷想做什么?”看到欧阳婉晴明显变化的脸色,我推拒着他,小声道“你王爷若是还想要密函便放我下来。”
  三王爷看向我的眼神很是复杂,但转瞬即逝,快得让我以为是我眼花:“你若是再吵本王不介意现在结果了你。”
  什么意思?
  我完全摸不透三王爷的想法,不知道他又抽哪门子疯,但我知道他这么做倒霉的定然是我。
  “王,王爷……”果然,欧阳婉晴追了上来,看向我的眼神更加可怕,但对着三王爷的语调却是十分柔和,“王爷抱着三妹有失身份,不如让……”
  “不必了,本王送三小姐回去,晚点再来你那儿喝汤。”三王爷撂下这句话就抱着我走了。
  我挨着三王爷的肩膀往后看,看到欧阳婉晴极其阴森的一张脸,那脸上的表情比在水中杀我时还要森冷三分。
  我知道三王爷这一抱会导致欧阳婉晴和我水火不容,或许以前欧阳婉晴还要维护自己的形象,不会明着杀我,只会耍耍嘴皮子,在暗地里使坏。
  但从今天开始,我相信只要一有机会她便会挖空心思除掉我,我在将军府的日子将更加艰难,也不知到时四姨娘是否还会坚定不移地和我同盟。
  “出去打盆水!”正思索着,三王爷已经抱着我来到了我的院子。
  雨儿连连欢喜地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等等,要温的,虽然现在日子热,但下了水也容易身子不适。”三王爷叫住雨儿补充道。
  我看向雨儿,雨儿的眉眼欢喜得都快飞起来了,她服了服身子,说了句奴婢知道了就兴冲冲地出去了,还把房门关了起来。
  这小丫头是怎么了?我伤得都吐血了,她高兴个什么劲儿?
  三王爷将我放在床榻上,也不走,见我满脸防备,挑了挑俊朗的双眉:“你很怕本王?”
  “不敢!”我扯了扯唇角,忽然胸口一阵翻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血腥味再次弥漫到舌尖,我难受地捂住了胸口。
  该死的欧阳婉晴,我会让你后悔没有一掌拍死我!
  “你的内伤很严重,需要尽快调理,本王内力深厚可以帮你调息,两次相助,本王只要你的另一张药方。”
  上次我探雨儿口风时得知当今圣上有很严重的积食症,所以我便偷偷写了两张药方,一张是快速压制积食症所带来的痛苦,一张是温和调养,需要两张药方搭配起来才能根治。
  当欧阳婉晴为难我时,我便让雨儿带着烈性药方找三王爷出手帮忙,看来这张药方现在已经到了皇帝的药膳中了,而且起了效果。
  可惜那药很霸道,副作用很强,没有另一张药方皇帝只会在服用半天内觉得很好,半天后又恢复原状。
  可如果我这么容易就将药方交给三王爷,那我以后还有什么筹码让他庇佑我?
  “另一张药方晓晓还未找到,不过晓晓有更好的东西给王爷。”
  说着我摸向枕头底下,那里空空如也,奇怪,我的兵书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