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三章 完了,闯祸了!

  我在守卫们目瞪口呆中牢牢扒住了他们的头,也就是刚刚说话之人,我当着他的面将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又伸手拉扯着身上的衣服。
  吓得那守卫连忙一脸正气地制止我:“三小姐请自重!”
  我看向旁边准备偷偷去报信的人,勾唇一笑:“去吧去吧,一会儿我就喊非礼,你最好多叫些人来,这样才好玩嘛!”
  “明明是三小姐您自己弄乱的头发……”守卫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乱讲!你看昂,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平白无故地为什么要冤枉你啊?”
  我又笑眯眯地侧头看向想去报信却被我逮个正着的人:“我呢怎么说也是将军府的嫡小姐,爹知道后总得维护将军府的声誉的,你说是吧?我呢最希望你们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这样爹就知道现在将军府不是他在做主,而是欧阳婉晴。”
  “你……”守卫们气得脸红脖子粗,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击我。
  我拍了拍守卫的肩膀,他气呼呼地躲开了,看我的样子嫌弃的很,仿佛我是什么了不得的病毒。
  “其实我也只是出府诊治我的左手,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没必要和我闹得这么僵,毕竟我只是个记仇的小姐,而小姐总有一天是要嫁出去的,万一走运嫁个达官贵人,你们岂不是要倒霉?不如你们今天帮我一把,我保证日后不为难你们,如何?”
  守卫们对看一眼后纷纷看向他们的头,此时他们的头的脸色已经快要变成猪肝色了,显然是憋得一肚子内伤。
  他冷哼一声,两眼望天往旁边让了一步。
  放行了!
  我朝雨儿使了个眼色,雨儿一脸崇拜地跟在我后头,我们正要出门,守卫的头又拦住了我。
  “三小姐这样出门……恐怕不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欺负了小姐!”他意有所指地看了几眼我的头发,然后鄙夷地侧过了头。
  雨儿连忙上前为我重新梳妆了一番,我看了一眼守卫的头,瞥到他腰带上有个地方鼓鼓囊囊的,看形状似乎是一锭银子,估计是欧阳婉晴收买他的钱。
  我微微一笑朝他伸手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身无分文,若是因为银子被医馆里的人扣押了,到时候找到将军,我也只好说是出府的时候遇到了一点点小事,哎呀,那爹会不会盘问你们,到时候岂不是又把你们牵连进来了?”
  “你……”他气得脸色铁青,我正要继续说,一锭银子重重地放到了我的手上。
  “三小姐早去早回!”这句话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大恩不言谢!”我拿上银子拽上傻站着的雨儿快步走出了府。
  雨儿看向我的眼神满满都是亮闪闪的小星星:“小姐您真是太厉害了!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果然不假!”
  她正要絮絮叨叨地说一大堆,发现我脸色不对,问道:“小姐,咱们好不容易出府,您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我转头看向将军府的门口,守卫们气势傲然地在原地站哨。那些人一看就是从战场上拼杀下来的战士,身上有着杀伐之气,所以很多人不敢在将军府门口造次。
  我估计他们应该是跟着欧阳安在前线打过不少仗的人,照理来说只会听欧阳安调配,如今却听欧阳婉晴的话,看来欧阳婉晴背后的大夫人在将军府的确是势力滔天,不好惹。
  昨天我让欧阳婉晴吃了瘪,不知道大夫人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我……
  唉,现在没权没势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我心事重重地走进了一家医馆,伙计很是热情地将我们迎上了二楼,二楼是隔开来专为女眷看诊的,被独立成了一个个小单间,用厚厚的帘子遮着。
  我环视了一圈,帘子后几乎都有女眷在,我不由地佩服起医馆的经营理念。
  要是我有钱,说不定我也能开一个医馆,不过我打算开一个专门为女眷服务的医馆,毕竟在古代,好的大夫大多是男的,很不方便,如果有一个精通医术的女大夫,估计会有很多女人愿意问诊。
  伙计简单询问了我的情况后将我们领到了一处小房间,正好靠窗,里面很整洁,只放置了一张小茶几。
  我靠在窗边仔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其实这一次出来我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找钟杰。
  我总有一种感觉那个渣男和我一样穿越到了这里,可是他会穿越到谁的身上呢?
  这里不像现代那么方便,不能发帖子,不能上电视,甚至连广播都没有……
  唉,人海茫茫,我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找到他呢?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是否像我一样步履艰难。
  虽然那个死渣男背叛了我,甚至推我下地狱,可是我的心里仍然存在着侥幸,老天爷让我穿越没让我死,是否也在给我一个新的开始?
  那他呢?他会参与到我全新的人生吗?
  “小姐?”
  感觉衣袖被人扯了一下,我转头看向她,此时小房间里多了一个拿着医药箱的老者,原来是给我看病的人来了,而我想的太入神竟然没有听到雨儿在叫我。
  “小姐,你没事吧?”雨儿担忧地看了我一会儿,见我不说话,又转向老者,一脸恳求地说道:“老先生,求您为我家小姐好好诊诊脉。”
  老者十分慈爱地点头应允,还吩咐人为我们沏了茶,准备了干果。
  “这位小姐,你体质十分羸弱,夏日炎热,切忌不可贪凉,否则身上的伤痛将越来越严重。”老者为我换了药,又用厚厚的布将我的手绑了起来,叮嘱我尽量少碰水。
  他又跟雨儿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项,雨儿听得十分认真,一条条地复述给老者听。
  这个老者好是好,就是太喜欢夸大其词,我的身体我知道,虽然羸弱但还不至于到瓷娃娃的地步。
  我听了会儿,失了兴趣便继续看向窗外。
  “哒哒哒——”
  从不远处正慢悠悠地驶来一辆黑色的马车,那辆马车极大,外面坐着一个穿黑衣的男子,那男子带着一个斗笠,手上提着一盏淡黄色的灯笼。
  这不是那对抠门主仆吗?车夫好像叫什么二十九来着?
  我看向他手上提着的灯笼,那是一盏椭圆的米黄色灯笼,外形十分简单,但不知为何那灯笼看着就感觉贵气至极……
  即使如此我也忍不住吐槽,大白天的点着灯笼,这不是有病吗?
  马车在热闹的街市上像散步一般,行人看到马车纷纷退到了道路两旁,原本拥挤的闹市一下子变得十分宽敞,马车晃悠悠地行进着,如入无人之地一般。
  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气派那么大?
  马车渐渐地往西南方向走去,小房间的窗户视觉有限,很快我就看不到马车了,但我很想知道他的来历,所以我不由自主地将身子探出了窗外。
  然而窗户是上下开合的,我单手拿着茶杯十分不便,正打算把杯子放回去,却突然手滑,整个杯子往楼下掉去。
  糟糕!我暗道一声不好,本能地伸手去抓,却还是晚了一步。
  “哐当——”
  很快,楼下传来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我吓得立马砰地一下将窗户关了起来。
  完了,闯祸了!
  雨儿也听到我这儿的动静了,好奇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没回答她,而是问医馆的老者有没有什么其他出口能够离开这里。
  老者一开始不肯说,我将守卫那里骗来的银子全都给了他,他才告诉我有一个给达官贵人的密道,我让他赶紧带我去,他倒是应允了,可是动作却是慢吞得让我着急上火。
  我蹲在一旁胡乱地把他的药塞进药箱,又顺手问他讨要了两根银针藏在了袖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我急急忙忙地架着老者往密道走时,密道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一脚踹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