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二章 她这是在威胁我?

  四姨娘抬手让闲杂人等退了下去,只留下了水儿一人,看来这个水儿是四姨娘的心腹。
  “三小姐想赠姨娘什么礼物啊?”四姨娘慢悠悠地喝了口血燕,“姨娘见你进来时两手空空,好是神秘,不知三小姐将礼物藏在了哪里?”
  “姨娘这儿有笔墨吗?”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自然有。”
  四姨娘也不问我做什么,挥了挥手,水儿立即恭敬地端来了笔墨纸砚。
  那毛笔很轻巧,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是极品的狼毫,好在我从小就跟着我爷爷学毛笔字,否则还真驾驭不了这么软的毛笔。
  水儿低垂着眼在一旁磨墨,我写完她也未看一眼,便将我写的纸交给了四姨娘。
  四姨娘接过纸也不着急看,只笑眯眯地打量着我:“外人传三小姐胸中无墨,举止轻浮,可姨娘却觉得三小姐是真人不露相。”
  “什么意思?”我疑惑地看向四姨娘。
  水儿看了一眼四姨娘的神色,笑着说道:“三小姐有所不知,刚刚三小姐用的是狼王笔,是用幼年狼王制成的毛笔,极其柔软,哪怕是苦读十年的书生都未必能驾驭狼王笔,但三小姐却半点不惧,挥洒自如,真真厉害,奴婢佩服!”
  我尴尬地笑了笑,糟糕,我怎么忘了,将军府的三小姐不得宠,估计将军都没给她请过先生栽培她,这下要露陷了。
  不过好在四姨娘也不计较,反而是一副捡到宝的样子喜滋滋地打量了我一会儿,打量得我汗毛倒立才终于看向了我写的纸。
  刚看了两眼,她脸上柔媚的笑容立刻转变成了阴沉狠辣的眼神,她将水儿打发出去后,死死盯着我。
  “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她娇艳的妆容配上森冷的语气,让我没来由地心里一颤。
  “四姨娘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为何还要问我?”我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口水。
  她死死地盯了我一会儿,而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我头皮发麻:“三小姐果然好本事,只是姨娘实在好奇,三小姐是如何得知我怀孕一事?”
  前世我是医学世家,医术不能说天下第一但也算出类拔萃,所以昨天晚上我刚见到四姨娘的时候就已经看出四姨娘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但是四姨娘却照样在服侍将军,很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
  她找我联盟也只不过是把我当出头鸟,想要用我这几天的风头遮盖她怀孕的事,让所有人的焦点都在我身上,她好平平安安地度过最危险的三个月。
  她自以为送来血衣就是抓到我的把柄,以为我怕事情败露会乖乖听她调遣,替她挡明枪暗箭,却没想到我直接捏住了她最大的软肋。
  “如果我说是猜的,四姨娘信吗?”我端过血燕吹了吹,舀了一勺递到她面前,“一月最是危险,四姨娘还是少费心思,宽心为好。”
  她啪地一下打落了我的勺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三小姐恐怕不知道,诊断的大夫和在场的丫鬟已经被姨娘埋在后花园做养料了,整个将军府只有我一人知晓此事。”
  换句话说,知情的都死了,所以,下一个就是我了?
  她这是在威胁我?
  我不由地轻笑了起来:“姨娘不会杀我,否则早就动手了。”
  见她脸色不愉,我继续说道:“我明白姨娘的苦心,天下间最伟大的便是母亲,我虽然还未出阁,但将来也是要做母亲的人,况且整个将军府只有姨娘对我最好,所以姨娘宽心,这个秘密不会从我嘴里出去,不然这张纸早就在爹的书房了,不是吗?”
  四姨娘脸色缓和了一些,她将纸放在桌上,语气依然不善地说道:“可姨娘我只相信死人会守口如瓶。”
  “可是死人不能成为姨娘的挡箭牌,更不会照顾姨娘,料理胎儿。”我接嘴道。
  “你……”
  “四姨娘莫要动怒,动怒对胎儿不好,姨娘如此保护胎儿,可想而知此胎定是来之不易,若是因为我损失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能容易吗?
  上次滑胎后,四姨娘怕失宠还没养好身子就去勾引将军,导致后来很难怀孕。现在好不容易怀孕了,却因为风头太盛,和大夫人闹得水火不容,得日夜防备大夫人的手段,还要分出精神维持恩宠,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养胎。
  我的这番话虽然说的不好听,但占理,所以四姨娘听了进去。
  她深吸了几口气,恢复了刚才的客气,将纸推到了我面前:“既然三小姐也有意助我一臂之力,那我便问问三小姐为何让我日日服用山药莲子羹,还得是熬十二个时辰的才行。”
  我告诉她胎儿需要营养,但如果她一下子进补太厉害反而不利于胎儿成长,也容易被大夫人发现,不如采用这种温和的食疗法,既能美容,又能养胎,加上适当的运动,胎儿定能茁壮成长。
  她对我说的很赞同,但还是忍不住担心道:“不是姨娘不信三小姐,而是这山药莲子羹保胎一法,姨娘是闻所未闻……万一……”
  “没有万一,姨娘定能顺利产下麟儿,到时将军府便有了一位少将军,四姨娘的地位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四姨娘惊讶地看着我,问我怎么知道她怀的是男胎,我自然不能告诉她我会医术,只骗她说我死的时候见到了阎罗王,阎罗王告诉我四姨娘福气最好,将来有儿傍老。
  四姨娘不是王妈妈,没有那么好糊弄,自然不相信我的鬼话,不过倒是对我的山药莲子羹更感兴趣了,我将熬制的方法和每日食用的次数告诉了她。
  “另外,四姨娘最近还是不要和爹同房比较好,否则……”
  四姨娘摆了摆手:“这事我自有分寸,你只需要顾好自己便可。”
  我正要说再叮嘱,四姨娘已经朝门外高声喊道:“水儿。”
  门外的水儿应声进来,四姨娘在她耳朵边神神秘秘地吩咐了几句,水儿点了点头出去了,没多久她就带着一本书回来了。
  四姨娘将书放在我面前,笑盈盈地说道:“既然姨娘和你投缘,自然要处处照顾你。我知道你喜欢三王爷,三王爷也愿意帮你,姨娘我便做个顺水人情。这是老爷最喜欢的一本兵书,说是一位奇才写的,世上只有这一本。我听说三王爷很喜欢看兵书,但苦于没有机会上战场,你将它送给三王爷,相信三王爷定能明白你的心意。”
  我恍然大悟,原来四姨娘以为我做的一切是三王爷授意的,真是晕倒!
  然而我还是认命地接过了兵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不能把密函告诉三王爷,不如就给他兵书吧,兴许能够用兵书改善下关系呢?
  谢过四姨娘后,我便带着雨儿想要出府,可门口的守卫拦着不让我出去。
  雨儿害怕地扯着我的袖子,小声道:“小姐,不如雨儿帮您换药吧。”
  我当然不肯,我左手骨折一直没有怎么打理,现在不找个药店配点药,我这左手还要不要了?
  雨儿说她去请府里的大夫给我配药,我翻了个白眼,府里的大夫估计一早就被二小姐收买了,哪里会开给我什么好药,不毒死我就算对得起我了,她说那就找四姨娘帮忙,我说不能处处都靠别人。
  雨儿想了想便绷着一张严肃的脸:“小姐放心,奴婢一会儿就去和那侍卫拼命,小姐只要立刻跑……”
  我挥了挥手打断她:“别搞出那么大动静,我刚刚想到个办法,既能出府还能让守卫帮我们保密。”
  在雨儿的疑惑下,我大摇大摆地往门口走,守卫又像刚才那样用长枪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然而这一次我没有退缩,反而朝他靠近了一些。
  “三小姐止步,属下等奉二小姐之命不能放三小姐出门……啊!三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