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一章 惊天秘密

  “礼物?”
  我疑惑地看向水儿,水儿一脸浅笑地低垂着眉眼,很是恭敬地将一个包裹交到了我手里:“四姨娘说三小姐看过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完她朝我服了服身子,快步离开了。
  我回到院子看到自己的房间已经被收拾了一遍,只是可惜屋里唯一拿得出手的装饰品都没了,真是忧桑,姑奶奶还想卖了它们赚点跑路费呢。
  雨儿正蹲在收拾瓷片,看到我回来连忙惊喜地朝我服了服身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见我平安无事,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一脸激动地看着我。
  “奴婢偷偷溜出去找三王爷,谁知王爷一开始不肯见奴婢,幸亏小姐教了奴婢说辞,否则奴婢都不知该如何是好,真怕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我坐在破旧的木凳上,给自己倒了杯水,缓了口气说道:“以后咱们还是得靠自己。”
  三王爷要不是在意密函,不然以他那变态的个性,肯定不会帮我,说不定巴不得我早点死。
  “小姐说的是,不过您手上拿的是什么?”
  我将包裹放在桌上,吩咐雨儿关门:“这是四姨娘送给我的礼物,说是宝贝呢。”
  雨儿赶紧跑到了我身边,我在雨儿好奇的目光中打开了包裹,一看到里面的东西惊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包裹里是一套血衣!赫然是我背王妈妈时穿的那套!衣服上还勾着王妈妈的一只金耳环!
  我明明把衣服埋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姐,这不是王妈妈的……四姨娘怎么会有这个?她是不是,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四姨娘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肯定知道王妈妈是我杀的,但她却把最有利的证据藏了起来,刚才也一直帮我洗脱嫌疑,事后还将证据还给了我。
  那么结果只有一个——她想和我结盟!
  可是结盟讲究互有所需,我对四姨娘的需求很大,但四姨娘图我什么?我可是个什么都没有,空有嫡女身份的潦倒小姐啊……
  难道是因为三王爷?
  她不会也和欧阳婉晴一样以为三王爷看上我了吧?
  “小姐怎么办?四姨娘不会告发我们吧?”雨儿害怕地看着我。
  “放心,要告发早告发了,现在东西不是送去爹那儿而是送来咱们这儿,定是另有打算。”我拍了拍雨儿的肩膀安慰道。
  可她反而更加担忧:“不会是让咱们帮她做坏事吧?”
  “什么坏事?”
  雨儿跟我说四姨娘刚进将军府的时候因为长得柔媚,所以很得宠,没多久就怀孕了,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流产了,听说还是个男孩,后来四姨娘就再也没有怀上过孩子。
  “听说是大夫人在她的饭菜里下了药,那药很奇怪,大夫诊了三个月的脉一次都没诊出来,直到四姨娘连续服用了四个月才发挥作用,很是邪门!”雨儿小声地补充道。
  难怪四姨娘处处和欧阳婉晴不对付,原来是因为这个……
  邪门的药……那雨儿找到的霸道毒药会不会也和大夫人有关?
  看来有必要去四姨娘那儿走一趟了。
  我吩咐雨儿将那套血衣烧了,又动手用榔头将金耳环敲成了薄片塞进了桌子缝隙中,做好了这一切我便准备睡觉,雨儿却端着个木盒子走了过来。
  “差点忘了,小姐,这是奴婢在整理瓷片的时候发现的,”她伸手指了指墙角的碎片,“这是小姐平常最喜欢的花瓶里掉出来的。”
  我好奇地接过木盒子,木盒子很小,只有半个巴掌大,但十分精致,木料上刷了白漆,四面没有图案,看上去和瓷器一个颜色,如果放在瓷器里倒还真的不容易被发现。
  上面有一个很隐晦的凹槽,我顺着凹槽摸了进去,里面是柔软的质地,好像是一张纸。
  我小心地将东西从凹槽里慢慢拖了出来,凑到烛光下一看,是一张白色的宣纸。
  就算过得再潦倒也不需要把一张宣纸藏得这么好吧?那个三小姐也太夸张了吧?
  宣纸……
  等等!
  我脑中一亮,这不会是密函吧?
  藏得那么隐秘,十有八九就是了!
  我看向雨儿,雨儿还那么年轻,不能让她过多地卷入这些斗争。
  于是我假装累了要休息,雨儿体贴地服侍我睡下,正要过去吹灭蜡烛,我连忙制止了她,说我怕有人对我不利,点着蜡烛睡更安心,雨儿说那她要在外面给我守夜,我拗不过她,也就随她去了。
  等雨儿出去我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将宣纸放在了蜡烛上烤,可是什么字也没有。
  我又将宣纸放在水里,还从花盆里挖了点泥土抹在上面,还是没有字。
  奇了怪了,这纸究竟是用什么玩意儿做的,难道还会吞字不成?
  我绞尽脑汁地想着,无意中将纸掉在了地上,沾上了一点雨儿擦剩的血迹,没想到上面竟然出现了两三个字。
  见血显字!
  我毫不犹豫地拆开脖子上的布,将伤口拧了拧,痛得我龇牙咧嘴,但我也顾不了许多,连忙将血滴在纸上。
  幸亏这纸很小,要是换成一张大海报,姑奶奶非失血过多翘辫子不可。
  皇天不负有心人,滴了很多血之后,纸张上的字终于完全显示了出来。
  “冬翎四年,皇上得子,文才武略,视为奇才,欲封太子,四王下毒,终生不育。贵妃先去,为报恩情……”
  看到后面的内容,我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腹的震惊之情犹如惊涛骇浪连绵不绝。
  冬翎四年,那就是皇上他爹在世的时候,那里面说的王应该是当今的皇帝和亲王,而另外说的那两个孩子不会是……
  我被这惊天的秘密吓得又跌回了凳子上。
  我终于明白三小姐为什么会拿着密函去找三王爷了,原来她和三王爷竟然是……
  可她实在是太傻了,这样的秘密一旦被知晓,以三王爷冷情的性格,她一定会死的!
  不行不行,这个秘密我不能说出去,只能烂在肚子里,否则我有十条命都不够砍啊。
  我当机立断将密函放在了蜡烛上,可该死的密函却怎么都烧不着,无奈之下我只能忍着恶心把它吞了。
  好在它比较小,否则非噎死我不可。
  我知道这惊天的秘密后便辗转发侧,怎么都睡不着,心里一直琢磨着怎么面对三王爷。
  真正的密函我是不可能告诉他了,那唯一之计只能编一个他感兴趣的条件给他了。
  可我并不熟悉他,雨儿也不了解他,一时之间想不出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明天在四姨娘那里能够获得点什么灵感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来到了四姨娘的院子,她的院子十分华丽,看得我眼花缭乱,我忍不住摸着翡翠镶边的柱子,在心里感叹,要是能挖点回去就好了。
  我到的时候四姨娘正在用早膳,不知是故意摆给我看还是欧阳安真的十分宠她,她的早膳极其丰富,桌上摆着十来样精致点心,丫鬟还端着血燕在一旁小心伺候着。
  她见我来了,便招呼我坐下吃,本来只是客气的一句话,以为我会推脱,没曾想我真的不顾姨娘嫡女之别猥琐地坐下一碗接一碗地喝起了燕窝。
  四姨娘的嘴角明显地抽了抽,但碍于面子,她也只能忍着肉痛笑着看我:“三小姐可满意姨娘送的礼?”
  我放下第四碗熬得浓稠可口的燕窝,笑着起身朝她行了个礼:“姨娘的礼很是贵重,我会在王爷面前替姨娘好好进言的。”
  四姨娘拢了拢身上的薄纱,放下碗筷,笑着执起扇子:“我看上的是三小姐过人的智谋。”
  我的手一顿,装傻道:“姨娘见笑了,我过得潦倒,燕窝都未曾见过,何来智谋一说?”
  四姨娘指了指桌上的粥:“煮粥讲究的是慢,但再好的粥也离不开水,三小姐若是没本事,王爷又怎么会舍得出动金贵的密探帮你呢?姨娘相信假以时日,三小姐定会大放光芒的。”
  我看了一眼她身后垂首的丫鬟们:“承蒙姨娘厚爱,晓晓也有一份礼物想要赠与姨娘,愿博姨娘一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