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十章 脱!

  荣妈妈说那是那是王妈妈的鞋,在我房里找到的,所以她断定王妈妈定是去过我的院子,只是我残忍地抛尸了。
  “妖物,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无从抵赖,还不快咬舌自尽,免得弄脏将军府的地方!”
  有了小翠的证词和事先准备好的证据,荣妈妈说话间顿时底气十足,看向我的眼神更加狠辣。
  我瞥了一眼鞋子里的灰尘,又看向小翠的衣袖。
  小翠虽然极力将手缩在衣袖内,但我还是看到了衣袖最里间绣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并蒂莲花,那绣工一看就是上品。
  小翠一个丫鬟自然是买不起这么好的衣裳,所以得到这件衣裳时她很宝贝,也很喜欢,但怕人发现便将衣服穿在最里面,即使跪在地上也尽量不让衣裳袖口碰到地面。
  而整个将军府只有欧阳婉晴最喜欢莲花,做的衣裳大多都会绣着莲花,看来这个丫鬟一早就被收买了。
  我看向荣妈妈,问道:“荣妈妈说完了?不改口了?”
  荣妈妈皱着眉头朝我啐了一口:“妖物,死到临头你别以为狡辩就能让你逃出生天。”
  “那小翠呢?”
  小翠可不像荣妈妈那么嚣张,她乖巧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将军,奴婢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话,如果有半句谎言,将军可以命人把奴婢的舌头割下来。”
  小翠到底年轻,两三句话就发下了毒誓。
  “很好!”我赞同地点了点头,“小翠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王妈妈进我的院子的?”
  “亥时!”小翠没有丝毫犹豫就把时间说了出来。
  “那你又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不到子时。”
  小翠对答如流,我却已经勾起了唇角。
  亥时也就是晚上九点多,将军府的规矩是戌时熄灯,也就是晚上八点,她这么晚守在我院子外面能做什么好事?
  “小翠我可没有逼你立下毒誓,既然违背誓言就要付出代价,来人,把她的舌头割下来!”
  小翠一听我这么喊,立马脸色苍白地看着欧阳安:“将军,奴婢知道府里是戌时熄灯,不该随意走动,但奴婢睡不着所以去三小姐的院子找王妈妈说话,幸亏奴婢去了,否则怎么发现得了三小姐的恶行啊。”
  我叹息着摇了摇头:“那我问你王妈妈的床头朝什么方向?”
  小翠一愣,看向荣妈妈,荣妈妈伸手揉了揉鼻子,用指尖指了个方向,小翠连忙应道:“朝东方。”
  我嗤笑一声:“你说你和王妈妈关系好,又冒着府里的惩戒去找她叙话,想必她是你极其看重的人,那你怎么会连她床头的朝向都说反呢?”
  “是,是西方,奴婢一时紧张说岔了!”小翠伏在地上,身子发抖道。
  “不,是东南方,知道为什么吗?王妈妈嗜酒如命,经常克扣我的月例银子买酒喝,又怕被人发现所以就把酒坛藏在了床底下,后来酒坛子越来越多,放不下了,她便把床移了位置,巧的是正好是今天下午才移的,你既然去过她的房间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也是雨儿和我抬尸体时无意中抱怨了一句,说王妈妈太重了,一定是喝酒喝的,我便多嘴问了一句酒坛能不能卖钱,她说可以,都被王妈妈藏在西北的床尾,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用上了。
  此时小翠的脸已经煞白了:“将军,奴婢只是不分东南西北,但三小姐杀人奴婢是亲眼所见的啊!”
  “不,你没有!你是被人收买了!爹,只要命人脱下她的外衣就能发现玄机。”
  欧阳安盯着小翠看了一会儿,又看向脸色不太好的欧阳婉晴,冷声道:“脱!”
  荣妈妈连忙大喊道:“老爷万万不可啊,小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虽然是个丫鬟,可如果被这么多男人看了身子,以后可怎么活啊?”
  四姨娘摇着扇子笑道:“那就让把她带去里间脱了看看,二小姐,你说呢?”
  被点名的欧阳婉晴的脸色更加难看,她干干地挤出了个笑容:“自然,小莲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人带下去查看,难道还要劳烦四姨娘嘛?”
  四姨娘笑容灿烂:“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水儿跟去瞧瞧,也好做个见证,二小姐没意见吧?”
  欧阳婉晴从牙齿缝中挤出了一句“不敢”便坐在旁边没好气地瞪着荣妈妈。
  很快,水儿就拎着一件锦衣从外面笑着进来了,那锦衣一放在地上,欧阳安的脸色就变得涨红,显然是动怒了。
  他一掌拍在椅背上,怒喝:“胡闹!”
  荣妈妈连忙出声:“老爷,您也知道二小姐心地善良,平日里经常打赏下人衣裳,小翠虽然是下等丫鬟,但做事麻利,得到赏赐也不足为奇啊!”
  荣妈妈的话让欧阳安消了不少气,他点头看向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爹难道不觉得奇怪吗?王妈妈是女儿院子里的厨娘,女儿如果要让王妈妈服侍,哪怕是深夜也是很平常的事,为何小翠要在女儿的院子外从亥时等到子时?女儿怎么觉得她更像是在监视女儿?既然她今天敢监视女儿的一言一行,明天是不是就敢监视爹了?”
  我目光如炬地盯着小翠,小翠连连在地上磕头:“将军冤枉啊,奴婢没有,真的没有啊!”
  “有没有搜一搜她住的院子就知道了!四姨娘,整个府里就数您最公道,便要麻烦您了!”我乖巧地朝四姨娘侧头微笑道。
  四姨娘自然是开心地点了几个丫鬟就去了,欧阳婉晴急急忙忙地招呼人跟上。
  没多久果然在小翠房里搜到了不少上等首饰,还搜到了一个本子,上面详细地记录着我的日常生活,还有三王爷和我的一些对话。
  不过小翠离得远,没听清,只寥寥记录了三王爷说要保护我之类的话。
  听到四姨娘愉悦地读出这段话的时候,我差点笑喷,难怪欧阳婉晴这么急着要弄死我,原来她以为三王爷看上了我。
  欧阳安气得将本子地狠狠扔在了地上:“愚蠢!”
  我看着脸色煞白端坐在一旁的欧阳婉晴,能不愚蠢吗?
  虽然欧阳婉晴做这些是出于对三王爷的痴迷,可如果被外人见了,定会以为将军府在监视三王爷的一言一行。
  敢监视皇室成员,那不是造反吗?将军府就算有再多脑袋都不够砍。
  欧阳安将小翠痛骂了一顿,他表面上是在骂小翠,实则是在警告欧阳婉晴。
  我不由叹息,欧阳安太宝贝欧阳婉晴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事情是欧阳婉晴指使的,可欧阳安还是为了保护她将所有罪责都推到了小翠身上。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宝贝欧阳婉晴却从来不关心我?
  同样是女儿,为何他会如此偏心?!
  小翠很快就被拖下去乱棍打死了,而荣妈妈手中的物证也被我戳穿,四姨娘带着人在王妈妈房间里找到了另外一只鞋,荣妈妈只好磕头认错,说是自己搞错了。
  我杀害王妈妈的事告一段落,而荣妈妈杀我的事却有了新的转机。
  本来那魁梧的大汉拿出荣妈妈贴身玉佩的时候,欧阳婉晴已经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而荣妈妈却急中生智,一口咬死自己的玉佩很早就不见了,说是有人捡了玉佩冒充她杀害我,是个天大的误会。
  为了以证清白,她趁我不注意,突然发狠撞向柱子,撞得头破血流,人事不省。
  欧阳婉晴哭哭啼啼闹了好一会儿,又是请大夫又是求情,最后把欧阳安整的甚是烦躁,便说暂不追究此事,除非我拿出新的证据。
  我气得咬牙,就在我打算据理力争的时候,四姨娘突然朝我投来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她笑着扶起欧阳安:“闹了这么久,老爷也累了吧?其实吧这些事说到底也不过是女儿家争风吃醋的小事,为的是给府里增添热闹,老爷您就随她们去吧。明日还要上早朝,不如早点休息?”
  欧阳安点了点头,见我还被绑着,便亲自动手为我松了绑,也算是对我施恩了。
  见他一言不发地走了,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没成功地除掉荣妈妈,不过那一撞也够她躺十天半个月了,也算是一个收获吧。
  我心情复杂地走出了荷花苑,却在自己的院子门口见到了四姨娘的贴身丫鬟水儿,她朝我服了服身子,笑眯眯地说道:“三小姐安好,奴婢奉四姨娘之命来给三小姐送一件礼物。”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