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八章 三小姐中邪了

  我长长舒了口气,终于把他逼出来了。
  欧阳安一身棕色中衣,外面披着一件长袍,国字脸,刚毅的剑眉,走路的时候十分挺拔,看起来很有威严。
  他坐在厅堂正中的位置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眼神十分可怕,带着明显的厌恶,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冲过来一掌拍死我。
  我的心里忍不住一跳,欧阳安这么讨厌我,如果我今天不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极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大晚上的吵吵闹闹做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跟在欧阳安身后的是一个十分柔媚的女子,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十分不满地嚷着靠在了欧阳安身上。
  欧阳安顺手搂住了她,接过丫鬟递来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那是一件艳红色的丝绸外套,十分轻薄顺滑,她的身材本就曼妙,披上这件外套后显得更加妩媚多姿。
  欧阳婉晴看着她的样子,一双手不停地扯着自己的手绢,恨不得扯出一朵花来。
  我听到她嘴里十分小声地骂了一句死妖精,脸上却是什么神色都没有。
  我忍不住挑了挑眉,很显然,欧阳婉晴和厅堂里的女人不对付,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
  “二小姐怎么越来越没规矩了,见了老爷也不行礼,是吧老爷?”那女人好像全身都没骨头一般地依偎在欧阳安身上,欧阳安皱眉看向欧阳婉晴。
  我看出欧阳婉晴十分不乐意看到那柔媚的女人,不过她还是听话地上去给来人行了礼:“女儿见过爹爹,四姨娘。”
  原来她就是现在最得宠的四姨娘,难怪敢和欧阳婉晴叫板。
  “嗯,起来吧。”四姨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又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二小姐你又发什么小姐脾气,老爷明天一早还要上早朝,你大半夜的折腾一个下人,吵得老爷不得安寝,老爷明天哪还有精神上朝?万一在朝堂上出了差错,你担待地起吗?”
  看来这个四姨娘是很不喜欢欧阳婉晴,一出口就给她扣了一顶不孝、骄横的大帽子,真是喜闻乐见!
  欧阳婉晴连忙跪在了地上:“爹爹,女儿并非无理取闹,跪在这儿的人也并非府里的下人,而是三妹,女儿无意打扰爹爹睡眠,只是三妹实在是太过分了,女儿不得已才忍痛略施惩罚。”
  “哦?三小姐不是刚刚活过来吗?我听下人说三小姐全身都是伤,怎么还有力气惹事?”四姨娘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欧阳婉晴。
  四姨娘的意思很明显,其实欧阳婉晴怎么修理我她都不会管,但欧阳婉晴千不该万不该破坏了她承恩,所以她今天一定会把这口气找回来,哪怕不能把欧阳婉晴怎么样,也会让欧阳安对欧阳婉晴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不,一句话就让欧阳安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禁不住赞叹,深宅里的女人果然不简单,随便吹一吹枕边风就能让人抖三抖!
  不过,欧阳婉晴傻,她身边的奶娘可不傻。
  见到欧阳婉晴已经拿起手绢委委屈屈地掉眼泪,荣妈妈立刻跪在了欧阳安面前:“四姨娘您冤枉二小姐了,实在是三小姐太诡异,奴婢们不敢不禀告二小姐,可二小姐顾及姐妹情深,犹豫了好久才将三小姐带来问话。谁知三小姐突然发狂,咬伤了好几个下人的手,四姨娘不信大可以看一看。”
  荣妈妈的视线往后一瞟,立刻就有四个家丁跪在地上将手伸到四姨娘面前,上面赫然是血淋淋的牙印。
  “所以奴婢们不得不将三小姐的嘴堵了起来,免得她再咬伤人。”
  四姨娘看了一眼家丁又看向我,淡淡一笑:“哦,是吗?可我看三小姐的样子很正常,一点都不像发狂。”
  欧阳安也皱眉看向我,但只一眼他就将视线移向了别处,似乎是连多看我一眼都觉得晦气。
  “兴许老爷来了,三小姐惧怕老爷的正气所以不敢发狂,刚刚三小姐发狂的时候可是谁也不认识,见人就咬,二小姐一开始还不信,特意端茶给她喝,差点就被三小姐咬了。”
  荣妈妈一本正经地给欧阳安拍了个马屁,又顺手掰正了欧阳婉晴的形象。
  见四姨娘还是不怎么相信,荣妈妈又补充道:“得知三小姐死而复生,二小姐高兴地不得了,连连吩咐奴婢让三小姐院子里伺候的王妈妈给三小姐炖补品,可谁曾想王妈妈进了三小姐的院子就不见了,奴婢派了好多家丁寻找都找不到。老爷您也知道,王妈妈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年岁又大了,奴婢怕她出了什么意外就去三小姐的院子寻找,结果三小姐竟然杀了进院子的家丁。”
  说到这里,荣妈妈似乎十分害怕,肥硕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就连声音都在发抖:“死的家丁叫阿才,奴婢没看到三小姐杀阿才的过程,只看见了阿才的尸体,那可怜的孩子全身都是血,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其他家丁也附和着说我走到阿才背后,阿才就喷血了,场面十分诡异。
  四姨娘似乎对荣妈妈所说的话并不感兴趣,只打着哈欠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奴婢怀疑三小姐中了邪!”荣妈妈煞有其事地说道,“老爷您想,三小姐跳河的那天您是亲眼看到的,那么湍急的河流,加上三小姐从小身子羸弱,怎么可能突然起死回生,还自己回了将军府,而且活过来以后就性情大变……”
  荣妈妈还没说完,欧阳婉晴抢着说道:“还有三妹一回来王爷就突然去看她,还跟女儿说要小心三妹!所以女儿怀疑三妹体内藏了不干净的东西,真的三妹恐怕早就被那怪物给吃了!”
  欧阳婉晴说着痛哭流涕地朝欧阳安磕了一个头:“女儿和三妹感情深厚,实在不忍让怪物霸占着三妹的躯体,还请爹爹早下决断,让高深的道士将它斩杀了,也好保全三妹的名声。”
  “是啊老爷,万一这妖物出去作乱,糟蹋的可是咱们将军府的名声啊!老爷您可千万不可心慈手软啊!”
  见欧阳安在思索,荣妈妈连忙加了一句:“老爷您要为民除害啊,三小姐的在天之灵也会感激您,可如果一旦错放,那可就后患无穷了啊,老爷!”
  欧阳婉晴和荣妈妈的一唱一和的表演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两人不去冲击奥斯卡影后真是可惜啊。
  既然人家都把戏演得这么到位了,我自然也要陪着演。
  见欧阳安看向我,似乎是已经有了决定。
  我连忙磕了一个头,“砰——”这一声磕得极响,震得我头晕眼花,忍不住左摇右晃起来,我也顾不上许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呜呜哭着,匍匐着爬向欧阳安。
  “快,保护老爷,三小姐又要发疯了!”荣妈妈见到我的样子,连忙上来拖住我。
  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拼了命地泪眼汪汪地朝欧阳安爬着,我相信他再讨厌我,碍于面子此时此刻他也不会让人把我拖下去。
  “放肆!”欧阳安凌厉地吼了一声,吓得荣妈妈立刻放开了我趴在了地上。
  我怎么说也是将军府的小姐,荣妈妈可以在背地里折磨我,却不能在欧阳安面前对我胡来,否则传出去欧阳安的好名声就会被人诟病。
  “把三小姐嘴里的布拿开!”欧阳安推开了四姨娘正坐着说道。
  “可是老爷……”荣妈妈还想挣扎,却是被欧阳安瞪了一眼后就乖乖地照做了。
  “爹……啊……爹……”
  布一拿开我就像死了亲爹似得嚎啕大哭,我也不说话,就一直抑扬顿挫地喊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厅堂里都回荡着我的哭声。
  欧阳婉晴,你会演戏难道我不会吗?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演技派。
  四姨娘被我哭得也是眼圈发红,忍不住说道:“老爷,三小姐哭得这么可怜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啊……”
  “爹爹,现在在你面前的不是三妹,是妖物在作祟,您莫要被蒙蔽了双眼!”见欧阳安出现了动容的样子,欧阳婉晴焦急地喊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