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六章 我是劫色不劫财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他日相见也好避开。”
  去特么的避开,分明是让我留下姓名方便找茬,可我现在处于弱势,如果不报姓名他肯定会缠着我,等我用光毒药,小命休矣。
  无奈之下我只好报上自己的姓名,当然,我不可能傻得报出自己的真名:“我叫米开朗琪罗!”
  领头人狐疑地看着我认真的小脸,显然不相信我的鬼话。
  我想了想又娇羞地加了一句:“其实我是三皇叔心尖上的人,他最喜欢这么叫我了。”
  雨儿说三皇叔是冬翎国最厉害的人物,大人物一般都很忙,借用一下他的名头保命应该不为过吧?
  说完我就准备大摇大摆准备跑路,此时一把剑突然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震惊地看着领头黑衣人,不是说好放我走吗?怎么可以言而无信,还特么拔剑了!
  “既然是三皇叔的心上人,那就把命留下吧!”
  说着,他快速出剑,我本能地歪头,堪堪躲过了致命一击,却还是顿感脖子上一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脖颈上缓慢流了下来,我颤抖地伸手摸去,脖子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我心里一惊,连忙抬手死死按住伤口。
  该死!他这么想我死,不会是三皇叔的爱慕者吧?
  我还来不及歪歪他和三皇叔的嘿咻,他的剑花已经扑向了我的面门。
  我连忙将所有药瓶砸向了领头黑衣人,他为了躲避毒药,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发现我砸过去的药瓶竟然是空的,他恼怒地骂了一句,怒吼着朝我迎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毒药,这可是最后一瓶毒药啊,很贵啊!
  不管了,小命要紧!
  我忍着肉痛用牙咬开了最后一瓶毒药的瓶塞朝他扔了过去,结果他竟然用剑轻轻松松地将药瓶刺向了路边,身上丝毫未沾药粉。
  完了完了,对手那么强,毒药又用光了,今天恐怕要死在这儿了!
  想到自己还没找到渣男,我的一颗心沉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这时提着灯笼的车夫终于动了,我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招的,只看到他慢悠悠地把藏在马肚子下的剑拔了出来,然后对着领头黑衣人的剑迎了上去,只一个呼吸,领头黑衣人的剑就被他挑在了地上。
  其他蒙面黑衣人火速上前朝他的几个要害刺去,他却是提着灯笼不急不缓地用剑一一挡了下来,还用兴奋看着那群围上去的蒙面黑衣人。
  “没招了?那轮到我了!”
  他轻喝一声,手上立刻挽起了无数的剑花,整个身体犹如一阵狂风,飞速卷进了蒙面黑衣人中,只是简单的几个起落,蒙面黑衣人竟然毫无抵抗能力,陆续倒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灯笼却连烛光都不曾闪动一下!
  他喃喃地嘀咕了一句:“这么弱还做杀手?真扫兴!”
  领头黑衣人惊恐地看着他,往后退了两步,想施展轻功跑路。
  “既然一起来就一起留下吧!”车夫用愉悦的口吻说了句,然后漫不经心地把剑掷向了他。
  “噗嗤——”
  看起来好无力道的剑却准确无误地扎进了领头黑衣人的胸膛,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地从半空落了下来。
  车夫举着灯笼慢慢悠悠地走到他的尸体旁,一边拔剑一边不满地嘟囔道:“太弱了,远远不如边疆的杀手好玩……”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悠闲地坐上马车的车夫,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麻了个痹的,你特么这么厉害,怎么不早点出手,非得等我把所有的毒药用光了才出手!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爱占小便宜的男人!
  我气恼地冲向他,他却是抬起剑指着我的鼻子:“我二十九从来不杀老人和女人,你再靠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个臭不要脸的!姑奶奶我费了这么大劲帮你们干掉那么多黑衣人,你不感谢,居然还拿剑指着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发狂般朝他怒吼道。
  浪费了我这么多毒药,啊啊啊,简直心痛到无法呼吸啊!
  车夫收回了剑,悠闲地擦了擦上面的血,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如果不来打劫,也不会卷入这场纷争。”
  我被他这句话噎住了,一口气堵在了喉咙里怎么都咽不下去。
  “本姑娘劫色不劫财!就你这歪瓜裂枣的损样,你以为我会劫你?做梦去吧你!”
  我把能想到的关于丑的形容词全都给他罗列了一遍,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你说什么?!”他冷冷盯着我,眼中满是杀意。
  我毕竟是见识过他恐怖的实力的,见他这样看着我,也不敢再说他丑了。
  “帅哥,我的意思是我用了这么多毒药帮你们,你们也该表示表示吧?嗯?”我朝他搓了搓手指,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他冲我翻了个白眼,正要开口,马车里传出了一道声音:“给,回府!”
  那声音如阳春白雪般沁人心脾,像冰川上的溪流,缓缓流入我的心中,我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砰地跳动了一下。
  这说话的口吻怎么有点耳熟?
  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凑上前去,却被一锭银子砸中了脑袋。
  车夫朝我鄙夷地冷哼了一声,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马车立刻飞速地狂奔了起来,等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哪里还有马车的踪影!
  靠,给钱就给钱,居然用砸的,太侮辱人了吧!
  我骂骂咧咧地从地上捡起银子,想到损失了那么多上好的毒药才捞到一个银子,顿时肉痛得想哭。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居然碰到这么抠门的主仆!真是气死我了!
  我气愤地转身寻找回将军府的路,兜兜转转了好一阵,才终于找对了路。
  “雨儿?”我小心翼翼地从洞口爬了进去,四下看了一圈,雨儿却没有在我们约定的地方等我。
  难道出事了?
  我连忙从洞口的砖块下挖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当时雨儿说背尸体不吉利,回来一定要换套衣服,我还嫌她多事,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我四下看了看,见没人立马换了起来。
  换到一半,前方突然出现了三个举着火把的家丁,我连忙趴在了地上。
  “去那边找找!”
  那三个家丁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万一被发现我就完了。
  此时此刻我是真的害怕,我半夜三更衣冠不整地出现在围墙的破洞处,就算我能巧舌如簧也免不了少一层皮,如果有心人再谣传我和别人私通,到时候将军府为了保全颜面,恐怕真的会把我活埋。
  随着他们脚步的临近,我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只能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快跳出嗓子眼了。
  好在他们只是用火把照了照就离开了。
  我软软地趴在了地上,感觉整个后背全是冷汗。
  等了一会儿他们没有返回,我连忙将衣服穿好,朝着自己的小院狂奔而去。
  此时我的小院灯火通明,窗户的剪纸上人头晃动,果然是出事了!
  我快步朝里走去,发现有很多家丁正在我的屋子里砸东西,而雨儿则被人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左右脸上是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旁边还蹲着家丁。
  雨儿正尖叫着求饶,可有个家丁完全不顾她的意愿,猥琐地伸进她的衣服里,肆意地占着雨儿的便宜。
  太过分了,这些人居然敢这样对雨儿!
  我心里还没消的一团火瞬间以星星燎原之势侵占了我的大脑,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
  我冲进房间,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前,将藏在手中的银针狠狠地扎进了猥琐家丁的脖颈。
  他的痛叫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我手腕翻转,麻利地用银针挑开了他脖颈上的大动脉,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落在墙上犹如一朵妖艳的鲜花。
  他吓得剧烈挣扎,我将银针拔出,又快速地挑开了他大腿上的大动脉,这下,他再也不敢乱动,整个人僵硬地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站着。
  我轻轻一推,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却是再也叫不出声来,看起来极其恐怖。
  因为学医,我一直认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所以我不喜欢杀人,可如果这些人以为我不会杀人,那他们就错了!
  我将雨儿护在身后,冷冷地盯着屋里的人:“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进我的院子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