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四章 冤魂索命

  我冲进雨儿房间,此时地上正躺着一个人,她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腿,满地打滚。
  “小姐?”雨儿的声音从门后穿了过来,躺在地上的不是她,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在了肚子里。
  “嗯,快把蜡烛点上,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府里兴风作浪!”
  雨儿应了一声,很快就把蜡烛点了,小心翼翼地照着地上的人。
  那中年妇女穿得很朴素,身上看起来油腻腻的,她见有蜡烛照她,连忙抬手挡住自己,雨儿辨认了好一会儿才惊呼道:“是王妈妈!”
  我自然是不认识这人,所以只沉默着不说话,雨儿却是气愤地直跺脚。
  原来这个王妈妈是个酒鬼,经常偷府里的酒喝,后来被人抓到了就被贬来给我做饭,成为了将军府里最下等的厨娘。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给我做饭吃,后来仗着我好欺负,经常偷懒,有时还给我吃馊了的剩菜剩饭。
  雨儿找王妈妈理论过多次,却次次被王妈妈打,后来才知道王妈妈将我的饭钱全部拿去买酒喝了,一分不留,所以雨儿特别厌恶王妈妈。
  “哎哟喂,你这个小贱蹄子,疼死我了!”王妈妈捂着流血的腿,疼得直骂雨儿,雨儿被骂得脸色发青,回嘴道:“疼死你活该!”
  我看向王妈妈的腿伤,发现她的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这是怎么回事?
  雨儿脸色铁青地解释道:“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躲在房里,虽然小姐的床边都撒了毒药,可雨儿还是怕小姐应付不来,所以就躲在偏门后。”
  她伸手指了指,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和她房间中间还有一个偏门,倒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
  “奴婢又怕来人太过凶悍,奴婢对付不了,所以就在剪刀上涂上了毒药。”
  我赞赏地点了点头,是个聪明的丫头!
  王妈妈听了立刻叫嚣了起来:“好你个小贱货竟然敢给我下毒!狗娘养的贱骨头!我要把你们做的事告诉老爷!你们给我等着!”
  王妈妈一边骂骂咧咧地冲我们喊着,一边忍着痛快速起身往门外跌跌撞撞地跑去。
  “不许去!小姐,不能让王妈妈去告状,二小姐一向蛮横,咱们会吃亏的!”雨儿焦急地拦着王妈妈。
  王妈妈发狠地扇了雨儿一巴掌,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朝我的脸刺来:“你们竟然敢说二小姐坏话,我要你们好看!”
  “噗嗤——”
  我的剪刀先一步刺入了王妈妈圆润的肩膀,立即传来了她杀猪般的嘶吼声。
  “把她绑起来!”我一脚踩在她的膝盖上,将她踹翻在地。
  雨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把她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她没想到我们敢这么对她,一个劲地挣扎,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雨儿的爹娘,雨儿气不过扇了她两个巴掌,她才老实了一些。
  可一双眼睛依然瞪着我们,恨不得瞪出个窟窿来。
  我冷笑着将扎在她肩膀上的剪刀又用力往下按了按,她立马痛得呜呜地叫了起来,眼里的恨意更深。
  我笑眯眯地拍着王妈妈圆润的老脸:“王妈妈,你嗜酒如命,可是没有那么多银两买酒喝。你也知道只有我一直活着,你才能从我的吃食中省下酒钱。说吧,二小姐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下定决心丢了我这个长期饭票啊!”
  王妈妈朝我啐了一口:“呸,二小姐心地善良哪会做这种事,你别想朝她泼脏水!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三小姐!三小姐懦弱得很,平常我骂十句,她半句不敢还嘴!可你个小贱蹄子居然敢这么对我!等着吧,大骗子!有的是人收拾你!”
  我下意识地朝雨儿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雨儿也在看我。
  看来我的变化太大,让雨儿的心里已经有很多疑问了。
  我笑着抚了抚额前的头发:“你说的没错,我不是三小姐,我呀……”
  我故意压低声音,装作惊恐地慢慢说道:“……是地府里爬上来的恶鬼!阎罗王念我可怜特意送我回来,让我多活两年,还要帮我教训欺负我的人。王妈妈,我还没开始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你说是不是很巧啊?”
  我一本正经地胡说着,王妈妈却是已经信了:“冤,冤魂索命,难怪,难怪你变得这么厉害……可是你也一定付出了代价!”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现在谁也不记得,只记得你,开心吗王妈妈?”
  王妈妈吓得直发抖,她哆哆嗦嗦地往旁边挪着,害怕地连连求饶。
  “想要我饶了你可以,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要害我,我就不送你去见阎罗王了!”
  王妈妈本来还在犹豫,我把剪刀又往下压了几分,她痛得受不了,终于开口道:“是……”
  她刚刚说了一个字就忽然口吐白沫,两条腿疯狂地抽搐着,眼珠子不停地往上翻。
  只一眨眼功夫,她的眼睛里全是眼白,整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像是腐肉的味道。
  雨儿吓坏了,站在我身边,惊恐地捂着嘴,我也吓得不清。
  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太可怕了!
  “小,小姐……王妈妈怎么了?”雨儿结结巴巴地问我。
  我咽了咽口水,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颈动脉。
  “她死了。”
  雨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带着哭腔问道:“小姐,咱们怎么办啊?”
  我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起了王妈妈的尸体,她的肩膀已经溃烂了一小半,应该是涂在剪刀上的黄色粉末起了效果。
  可这种毒药应该只会让伤口溃烂,最后整个人溃烂而死,不可能一下子致死,否则对方也不会心急地安排王妈妈杀我。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我突然发现她的嘴边有一点浅浅的蓝色粉末,刚刚王妈妈求饶的时候好像在不停舔着嘴唇,难道是这个蓝色粉末让她丧了命?
  莫非对方是想要杀人灭口,然后嫁祸给我?
  可是这个毒药这么猛烈,对方又怎么保证王妈妈在杀我之前不会先中毒了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连忙快步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药瓶,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药粉果然是蓝色的。
  “雨儿,快把所有的药全都拿出来!”我焦急地喊着。
  雨儿一时反应不过来,在我的再三催促下,她才呆呆地把瓶瓶罐罐全都拿了过来,我挨个打开闻了一遍,竟然全是致命的毒药!
  杀我和雨儿并不需要这么多毒药,对方却留下了这么多,一定是有另外的打算。
  我一时半会儿猜不到对方的企图,只能和雨儿简单交代让她把房间打扫干净,我则把王妈妈的尸体和毒药丢到府外。
  雨儿自然不肯,她说这些粗重活应该让她一个人做。我则骗她说时间紧迫,必须分工合作。
  其实我还有另外的打算,这个打算当然不能让雨儿知道。
  她拗不过我,只能帮着我把尸体抬到一处隐蔽的洞口,我好奇她是怎么找到这个洞口的。
  她说我的月例银子都被一层层克扣了,拿到手的只有几个铜板,连饭也吃不起,所以她经常偷偷从这个洞口钻出去,把绣好的手绢拿到黑市去换一些吃的。
  看来雨儿很忠心,原来的三小姐不告诉雨儿密函的事,估计是太危险,怕连累她。
  “放心吧,以后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我轻声安慰她,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话倒是痛哭了起来。
  我疑惑地问她哭什么,她说她要去求阎罗王,要用她的寿命换我的寿命,让我多活几年。
  我不由笑出了声,原来这个傻丫头把我刚才一本正经的胡话给听了进去,以为我真的只有两年的寿命了。
  我笑着和她解释那是用来骗王妈妈的胡话,她再三确认后才松了口气。
  我又叮嘱她千万不要把我失忆的事透露给别人,否则会有麻烦,她乖巧地点头并帮我把王妈妈的尸体用布裹起来架在了我背上。
  “小姐,从这儿出去右拐经过一条巷子后就是护城河,您可千万小心啊!”雨儿再三叮嘱道。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一个事来,转头问道:“雨儿,你一直说三王爷很厉害,那冬翎国有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物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