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三章 瓮中捉鳖

  “小姐!”门外的雨儿见我躺在地上直喘气,哭着扑到了我身上,“小姐,您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啊?”
  “嘶……”她刚刚触碰到我的左手,一股钻心的痛让我连连尖叫。
  “别,别动!”我疼得牙齿打颤,冷汗直冒,“左手骨折了,快,帮我拿点药来。”
  雨儿听了又是一阵泪如雨下,我费力地催促了一声她才战战兢兢地出去了。
  没几秒,她就拿着一堆瓶瓶罐罐回来了,一边哭一边给我擦拭着伤口。
  我咬着牙,猛地一下将左手错位的骨头掰了过来,顿时,一阵剧痛如海浪般将我淹没,痛得我连尖叫的力气都没了。
  但我不敢怠慢,拿过雨儿递来的布,快速地固定好了左手。
  做完这一切,我已经累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我的衣服早被冷汗浸湿,搭在了我的身上,特别难受。
  雨儿满是心疼为我擦汗,又从棕色的瓶子里倒出了一些黄色的药粉在手上,安慰我说只要敷了药就不疼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正要取笑她不会说谎,突然闻到药味。
  这药味……
  我连忙惊恐地推开她的手。
  “等等!这药有毒!”
  可是已经迟了,黄色的药粉早已覆盖在了我的伤口上。
  伤口刚沾上药粉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了起来。
  雨儿吓得手足无措,白着一张脸尖叫了一声。
  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压低声音道:“别叫,说不定下毒的人还在外面看着我们!”
  雨儿惊恐地点了点头,无助地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让她拿剪刀和针线来,她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还是飞快地拿来了。
  我将剪刀和针在蜡烛上快速消了下毒,用剪刀划开了伤口,忍着剧痛,一点一点挑着里面的烂肉。
  这样血淋淋的场景,我在手术室里见过无数次,哪怕给自己动手术也没觉得什么,但雨儿却已经吓得快晕厥过去了。
  好在,沾到药粉不多,烂肉很快挑干净了,为了让伤口必须尽快愈合,拔下了自己的头发,用针尖小心而细致地将伤口缝制在了一起。
  可能是已经痛得麻木了,当针扎破皮肤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痛,反而有些安心。
  还好我是医学世家,否则我非葬身在这儿不可!
  此刻我已经虚弱地抬不起手来,雨儿担忧地问道:“小姐,是谁要害你啊?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呀?”
  “等!”
  雨儿见我没力气说话便乖巧地拿来了几个果子给我,那些果子十分青涩,像是从树上偷摘的。
  我简单查看了下是没毒的,便一点点地嚼了起来。
  我现在需要补充体力,否则没有力气对付将军府里躲在暗处的人,雨儿坐在我旁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顺便强敲侧记地向她打听了三小姐的事情。
  原来三小姐也叫欧阳晓晓,和现世的我重名,真是巧啊。
  我爹叫欧阳安,是护国大将军,随先皇打仗,立下汗马功劳,在尚武的冬翎国有很高的地位。
  但他为人低调,从不沾功自喜,更不结党营私,所以很得先皇器重,赐名一个“安”字,有安定社稷,抚济百姓之意。
  一年前,先皇驾崩,新皇登基,为了巩固皇权,新皇纳我大姐为贤妃,将二姐许配给三王爷。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喜欢上了三王爷,疯疯癫癫地冲进三王府说要找三王爷洞房。
  而我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无法学武,虽然是嫡女的身份,可在将军府很不受宠。
  三王爷自然不肯和我成亲,一阵吵闹后,我最终投河自尽。
  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将军在文武百官面前抬不起头来,索性连尸体也不找,直接秘不发丧,让雨儿给我做了衣棺了事。
  而我刚才见到的男人便是三王爷,他说我有密函给他,会是什么密函呢?
  我又是怎么得到密函的?为什么身为贴身丫鬟的雨儿对于密函之事毫不知情?
  是三小姐怕连累她还是这个贴身丫鬟不可信?
  我正在思考,雨儿瞅着我的样子,小声道:“小姐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突然喜欢三王爷?奴婢瞧着三王爷对您不好,您还是别喜欢他了吧?”
  我心里一惊,三小姐之前竟然并未见过三王爷?
  看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在这个人吃人的将军府,我需要格外小心,免得落入他人陷阱。
  见我不回答她的问题,雨儿换了个话题:“小姐,要不……奴婢出去叫人把下毒的人抓来?”
  我摇了摇头:“他应该走了!况且咱们现在没有证据,就算抓到人也会被反咬一口。我估摸着那人晚上一定会再来,到时候咱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雨儿听了我的打算连连点头,并笑眯眯地称赞我变得比以前聪明多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虚地催她快点布置。
  雨儿按照我的吩咐将之前的擦拭过的血水一盆盆地往外端,还大张旗鼓地求人请大夫医治结果自然是没人理我。
  到了傍晚十分,雨儿已经偷偷地将东西全都备好了,而我则是悄悄地将雨儿扎的稻草人塞进了被子中,然后拿着剪刀躲在了床底下。
  一番布置后,夜深了,雨儿吹灭了我房里的蜡烛后回了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她吹灭了自己房里的蜡烛,周围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我不由地放缓了呼吸,静静地等着下毒的人来自投罗网。
  因为我在将军府不受宠,所以我的床特别小,床底下的空间也只够我俯卧,我躺得手脚发麻也没等到有人来。
  难道计划失败,他今天不来了?
  没这么背吧?
  我烦躁地伸了伸手,准备再等一个小时,要是再不来我就另外想办法。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我连忙缩回了床底,捂住嘴巴,静静地等待着。
  “吱呀——”
  我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推了开来,皎洁的月光从门缝中透了进来。
  因为生怕撞到床板发出声音,我不敢抬头看,只能趴在地上看,这样看,视野非常受限,所以我只能看到对方鞋子的轮廓。
  应该是个女人!
  此时她正快速地朝我的床榻走来,我的房间没有点蜡烛,一片漆黑,外面的月光只能照到一点点,而那个女人却是轻车熟路地避过了所有桌椅,快步地来到了我的床榻前。
  看来是个老熟人!
  随着她的走进,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提到了嗓子眼,右手下意识地握住了手中的剪刀,我必须一剪刀就刺中她脚上的要害,让她没有力气逃跑。
  可是她却突然在距离床榻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她站的位置正好是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也是我的胳膊够不到的地方,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她在做什么,只能竖起耳朵听,但我却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难道她发现了我的布置?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把她引过来的时候,她却突然调头往门外走去。
  糟了,不会是真的发现什么准备跑了吧?
  不行,好不容易等鱼上钩了,怎么能让她跑了!
  我伸出手臂,准备从床下爬起来追她,她却在门口站住了,我怕她看到我,连忙又缩了回去。
  门口有月光,我看到了她的影子,是个健壮的中年妇女,她的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看不真切。
  她在门口只稍稍站了一会儿就快步往雨儿的房间走去。
  雨儿的房间就在我隔壁,她去雨儿的房间做什么?
  我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一个激灵,糟了!
  那女人手上拿的是把刀!
  她一定是看我躺在床上没动,以为我不行了,所以先去解决雨儿,再回来解决病重的我!
  完了!雨儿有危险!
  此时我也顾不上弄出什么动静了,连忙撕下外衣捂住口鼻从床底下快速爬出朝着雨儿的房间狂奔而去。
  “啊!”一声尖叫从雨儿的房间传了出来。
  糟糕,来不及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