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报告皇叔,皇妃要爬墙 > 第一章 杀了她

  “大哥,咱们做了这么久的强盗从来没有尝过媳妇儿的滋味,不如咱两今天晚上享受享受?”
  “这……”另一个男人开口了,有点犹豫,“虽说二小姐只让咱们把三小姐溺死,剩下的不管,但我听说怨气越大的女人晦气越多,咱们玩她会不会染上晦气?”
  “怕什么?难得见到将军府的小姐,细皮嫩肉的,还点着守宫砂。大哥,你难道不想尝尝鲜?”
  “行吧,玩够了就扔湖里,谁也不知道是咱们做的,哈哈哈!”
  那手十分粗糙,摸得我浑身不舒服,我想拍掉它,却发现我全身僵硬,怎么也动不了,模模糊糊耳中传来两个男人的污言秽语。
  将军府?守宫砂?那不是古代的名词吗?
  我明明是在自己家给背叛我的渣男做计划生育的手术,没想到反被他推下二十楼,下坠前我死死抓住他衣领,回想起他惊恐的眼神,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我确实是和渣男殉情了……
  难道我没死而是穿越到了古代?
  “撕拉——”
  此时由不得我多想,淫荡的两人已经用力扯开了我的衣服,顿时一阵凉风灌入我的胸口,惊得我汗毛倒立。
  四只手在我的胳膊、锁骨处摸索着,并渐渐往下探索,耳边全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欢笑声。
  我震惊而绝望着,怎么会这样,我穿越而来的人已经是一具尸体,更可怕的是——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这样!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
  我的心因为惊恐而剧烈颤抖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时我的身体因为颤抖竟然能动了,我松了口气。
  既然你们这么重口味,姑奶奶我不介意诈个尸玩玩!
  我伸手挽住了其中一人,那人立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结结巴巴地问:“大哥,你,你感觉到了吗?她,她好像在抱我?”
  “你瞎说什么,我正玩得……鬼,鬼啊!”
  他的话音还没说完,我猛地睁开了双眼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敢调戏姑奶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占我便宜的是两个魁梧的大汗,此时他们吓得屁滚尿流,拼命推了我一下后跳入了水中,没命似得往对岸游。
  “哗啦啦——”
  两道拼命划水的声音,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白长这么壮了,胆子跟老鼠似得!
  我揉了揉嗓子,口渴的紧便朝着船沿爬去,猛然看到湖中的倒影竟然是另外一个女子的面容。
  此时夜色浓重,我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但很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我!
  看来我真的穿越到了古代,刚刚听他们说我是将军府的三小姐,是被二小姐买凶杀害的。
  照理来说二小姐应该是我的姐姐,为什么会找人杀我?
  一思考就感觉头痛欲裂,我忍不住抬手敲了敲太阳穴,却发现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把了脉才发现,我的体内竟然还残留着迷药,这迷药的药效很强,足以迷倒一头大象。
  会是二小姐下的毒手吗?那也太狠心了吧,是有多巴不得我死啊?
  我摇摇晃晃地休息了半响,感觉舒服多了后便在船上摸索着,这船又小又破,看起来随时都会下沉,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吃的,真是饿死我了。
  找了很久,终于在座位底下找到了两块饼和一套渔夫的衣服。
  我狼吞虎咽地啃下了一个饼,又小心翼翼地伸手舀湖里的水喝,等有力气后再换下了被撕碎的衣服,突然我发现我的肩膀处绣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极力地分辨着,无奈夜色太暗,实在看不清,只模糊地感觉好像是一朵花。
  看来这个三小姐虽然身子羸弱,秘密倒是不少,想到刚才受到的屈辱,我就恨得牙痒痒,那个将军府里的二小姐我定要好好招待一番!
  等一下,既然我能因为暴乱穿越到古代,那死渣男当时和我在一块儿,他会不会也穿越了?
  我望向湖水,一片幽暗,四周寂静得可怕,什么也看不清。
  那傻逼不会掉到水里了吧?
  我下意识地用脚踹了踹搁在水里的船桨,这一踹还真碰到了个软绵绵的东西,“咕噜咕噜”,水面上立刻传来了一串泡泡。
  好呀,果然躲在水里!看我不给你点颜色!
  我用船桨不停地拍打着水里的人,渐渐的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糟糕,不会拍太重,死在下面了吧?
  这时船桨突然往下一沉,似乎是有人抓住了船桨。
  我连忙用力地把船桨往上拉,死渣男,你等着,敢背着我找小三,这事儿我跟你没完,我绝不会让你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咕咚——”
  很快水面上浮上来了一团东西,我好奇地仔细辨认着,妈呀!竟然是一个满头白发的人。
  “啊!鬼啊!”我吓得连连尖叫,本能地把他往外推。
  可是我怎么推都推不开他,他就像个八爪鱼牢牢地吸在了船桨上,我很想把船桨扔了,可是如果我没有船桨,还怎么划到河对岸?
  我害怕地咽了咽口水,抖抖索索地抬脚猛踹他的脑袋。
  连着猛踹了两下,见他的手快松开了,我连忙去踹第三下,他却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脚踝,那冰凉的触感令我毛骨悚然。
  我剧烈地挣扎着,他却顺势抱住了我的大腿,因为重量增加,船一下子往这边倾斜,我尖叫着连滚带爬地往船中央爬去。
  他的双手被我带着靠在了船的另一侧,大半个身子依然泡在水里。
  我哆哆嗦嗦地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活着。
  想了想,我最终还是费力地把他拖上了船。
  周围太暗,我看不清他的容貌,只看到他一头的白发长长地四散着,他的身上套着一件白袍,那白袍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摸起来特别顺滑,我忍不住多摸了两下。
  “喂,渣男,醒醒!我知道是你,别装死了!”
  夜色越发浓重,我只能凭感觉用力地拍着他的脸,好几次指尖都拍到了他坚硬的鼻梁,痛得我龇牙咧嘴,他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阵,凭着医学世家的直觉,我找到了他的腹腔,轻轻敲击后,里面传来了哐当哐当的声音,看来这家伙喝了很多湖水。
  我左右手交叠用力按在他的腹腔上,接连按了好几次他才吐出了一大口水。
  看着他不停地咳嗽,我没好气地在他的腹腔上狠狠地按了一下,他痛得剧烈地咳了起来。
  我忍不住冷哼了一声:“现在知道痛了?我的心比你痛百倍!你特么从穿开裆裤时就说要娶我,这么多年了,结果呢?还不是跟个骚娘们跑了?钟杰,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那女人说怀了你的孩子,是不是真的?”
  见他沉默,我气得发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王八蛋!我就不应该救你!让你死在湖里好了!”
  他立刻蜷曲着身子,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很痛苦,原本以为看到他痛苦我会开心,可我现在发现我的心只有空落落的感觉。
  “你辜负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钟杰也许你不相信,但是这里确实是古代,是个只要有权就可以随意杀人的地方,所以你别怪我对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大朵烟花从他怀里射向了天空,发出了一声巨响,不过非常短暂。
  我不敢置信地看向天空,那是什么东西?
  “哒哒哒——”
  突然船开始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我吓得立刻扶住了船桨,正要说话突然发现一把剑横在了我的脖子上,而那个白发男人旁边跪了两个人:“奴才救驾来迟,请主子恕罪!”
  “杀了她!”嘶哑的声音从白发男人口中喊出。
  “什么?”见持剑的人真的要刺穿我的脖子,我瞬间意识到自己救的人根本不是背叛我的死渣男,而是一个真正的古人!
  我吓得连忙尖叫道,“别,别冲动,我可以治你们主子的病!”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