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最后的竞赛
    仓颉虽然是个文官当长的也是很魁梧,比起常先那样的儒将反而还多了一些强悍的气势,见到林强之后显得非常兴奋,说了很多激动地话语。』』然后林强让他和常先大鸿力牧应龙见面,大家都是一阵感慨和唏嘘。
  
      “陛下怎么风后他们不在呢?”仓颉左手一只龟壳,右手一把刻刀,有些挺纳闷的看着林强问道。
  
      林强正打算要对他说这些事情,于是就告诉他目前自己所面临的棘手问题,急需他解决的就是妖族祭文的事情。
  
      没想到仓颉听完之后嘻嘻一笑:“陛下放心,天下文字全都是出自于我手,所以就算是再怎么隐秘的祭文,也不过是从我的文字里面蜕变而来的,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我捉摸一下就能全都认出来。”
  
      虽然他说的非常有把握,但林强还是提醒了他一句:“现在这篇祭文对我非常重要,关系到我是否能够在蚩尤之前证道,也关系到了这次战争的胜败,如果我们失败了,华夏大地将会不复存在所以你一定要重视起来。”
  
      仓颉赶忙告罪:“天子放心,我仓颉为天子做事从来都是一板一眼,绝对不会掉以轻心,就请天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辨认。”
  
      “好。”
  
      仓颉在林强的指引之下进入了祭天符诏的空间,林强把最后的符文展现在他的眼前,现在林强已经基本上吸收了所有的符文,神通和当年的轩辕天子一样全面,无论是治世还是战斗,都已经集成了他的全部,只是最后一片符文还没有掌握。
  
      这样的话他的神通力就永远不可能达到以前轩辕的水平。因此,虽然林强知道仓颉是一切文字的祖宗,但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万一他要是识别不出来该怎么办呢?不过仓颉毕竟没有让他失望。
  
      忽然仓颉笑了出来:“陛下,托您的洪福,这些文字属下全都认得,而且立即就能翻译过来,马上就传入您的元神之中,陛下可以放心了。”
  
      “哦,这么容易?”林强心里虽然很高兴,但觉得还是要最后确认一下:“从头到尾全都认得嘛,没有一个字的差错吗?”仓颉嘻嘻一笑,拱手说道:“请陛下放宽心,这些文字本来就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给东皇太一的礼物,作为东皇太一统治妖族的信物,所以这个世上能够认识它的人虽然不多,但属下算一个。”
  
      “原来如此。”林强心想,看来鲲鹏也不是完全说谎,他可能真的得到了东皇太一后人的册封,不然又怎么可能懂得妖族祭文呢。当然这些事情也来不及多想,和他的计划也没太多的关系。既然东皇太一的继承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也就是不愿意卷入他和蚩尤的纷争中来,所以他也不去惹人家。
  
      “陛下,请打开元神。”仓颉不敢贸然闯入天子的元神,所以先请示林强,得到他的许可之后,这才把整篇祭文,连同苏妲己提前翻译过来的那一部分一起给林强传送了过来。经过林强的感觉,苏妲己果然没有说谎,她翻译的祭文大体上是正确的。不过仓颉翻译之后的祭文更系统也更全面化,这是水平问题,不是苏妲己从中作梗。
  
      “好!”林强得到了整篇法则之后,忽然眼中冒出两道金色的光柱,普照大千世界,身上的天子之气急的攀升,暴涨十倍。他对仓颉说道:“你先出去,我要在这里凝练最后的法则,不到万分紧急的关头千万不要来打扰我。等我出关的时候,就是决战的开始,所以你们不要掉以轻心。”
  
      “陛下,还有很多人没有召唤出来呢?”仓颉好心的提醒。
  
      林强摆了摆手:“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在获得法则之后,我已经可以掌握九鼎的力量了,召唤他们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我还要先等一等。你们自己去准备吧,不但要防备蚩尤,还要抓紧练兵。”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属下告退了。”
  
      仓颉走了之后,林强真的兴奋高兴了好一会儿,那篇最后的法则里面,除了记载了战斗篇之外,还有一篇至关重要的地方——天子圣旨。
  
      天子圣旨的威力就是可以宣判天地一切众生,妖魔,祖巫,除了那些证了混元道果的大人物之外,其余全都在圣旨的威慑之下,就算是蚩尤也不例外。就算是蚩尤证了混元道果,圣旨对他也有极大地克制作用。
  
      而此时此刻林强身上的帝黄袍已经向外散出亿万道金针般的光芒,形成了极其霸道的护体金光,达到了万劫不磨万法不侵的境地。所以他打算立即开始证道的修行。
  
      不过也就在他凝立端坐的一刻,也同样看到了另外一幅场景,因为修为的突飞猛进,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三界的一切,甚至于普阅周天,所以他看到魔族的营寨里面,无数的魔神正在朝拜蚩尤。
  
      而蚩尤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形体,变成了一道黑色的气流,正在和一道更大的气流相融合,马上就要成功的样子。
  
      林强知道另外一道黑色的气流就是魔神祭坛的力量,而在他们两道气流上方照射的就是祖巫镜。祖巫镜乃是巫法世界最强大的法宝,现在它正在中和两股力量之间的排斥,催化它们快的凝结。
  
      而只要他们凝结完成,蚩尤很有可能也就证道了。
  
      所以林强感到压力倍增,立即端坐下来,开始从头到尾的梳理自己所有的法则,争取把它们融会贯通,早日修成混元道果。可是他之前也说过,混元道果不是靠法则就能完成的,而是要靠参悟的。
  
      当然他和蚩尤这种丢失了道果,然后再重新开始的参悟和其他没基础的人是不同的,他们只需要感觉到以前一点点的记忆,立即就能够全盘继承过来,所以没准下一秒他就能够证道,也没准永远都不能。
  
      林强在祭天符诏的空间里面隐约的听到了外面剧烈的喊杀声,他知道蚩尤为了干扰他证道,一定动了大规模的袭击,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全力以赴的袭击,他可以把自己士兵的性命不当一会儿事儿,可是林强不行,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也许林强就会站出来,放弃证道的机会。
  
      当然林强不站出来也可以,但那就失去了他的道,正所谓天子有天子之道,魔神有魔神之道,自私自利的天子不是真天子。这也就是蚩尤最阴险的地方。但林强觉得他的手下,那些精锐的龙军应该可以挡得住。
  
      而这时候,又有一缕元神闯入了他的世界,说道:“风林,我察觉到蚩尤的证道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也知道你得到了法则,即将会完成最后的冲刺,不过你似乎比他还要慢一点,如果被他抢先一点,你就会很危险。”
  
      林强有些嗤之以鼻:“那么你现在这样闯进来岂不是要耽误我的时间,我现在甚至于无限的怀疑你的动机,认为你是蚩尤派来的。”苏妲己叹了口气:“那也随你的便吧,最终你会知道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而且,我也有奉命而来的意思。”
  
      “奉命而来?”林强非常不解:“妲己,你要在我面前耍花样似乎并不太容易,等我参悟到了大道,三界一切都能了然于胸,到时候你讲无所遁形。”苏妲己似乎没有任何要和他辩论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剩下一句话告诉你,我现在正在和海猴大圣合作,挑拨他造反,或许可以给你争取到一些时间,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也会亲自出手对付蚩尤,希望你能看到。”
  
      “慢着!”林强打算拦住苏妲己,但并没有动手,而苏妲己趁着她犹豫的时候已经走掉了。林强再也不敢多想,立即凝神参悟起来。
  
      苏妲己的元神从林强那里出来,知道自己目前很安全,她看到逐鹿城下兵马混战,杀的异常惨烈,但一时半刻的难分胜负,也不打算管,直接回到了魔族的领地。
  
      阪泉城内,海猴大圣正处在一片焦急之中,他打算趁着蚩尤进入最后证道期限的时候反叛,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等到蚩尤彻底的融合了魔神祭坛的力量,就算是不能证道,也只是一步之遥,要对付他简直太容易了。
  
      不过以他目前海族的兵力根本不可能做到,就算是大部分的魔族都在和龙族拼命他依然做不到,所以他必须和另外几个人谈谈。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他觉西南四大部族和苏妲己的妖族,对蚩尤也是阳奉阴违,各有各的小算盘。
  
      而蚩尤这个人阴险狡诈不讲道义,牺牲别人保全自己,的确让很多人不满。所以他觉得自己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
  
      假如在蚩尤证道的最后关头,自己把他拦下来,摧毁它,那么再去和龙族谈判,平分天下,这也算不错了。
  
      这时候,外面忽然有人报告:“启禀圣者,妖后来了。”
  
      “快请。”海猴大圣大声的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