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五十二章找个没人的地方

  “林强,你说,你是怎么骗我爸的?”一上车,方沐月就拿起个靠枕,照着林强的脑袋砸了下来。
  林强心里那个委屈呀:“我说方总,你也太欺负人了吧。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想要解释来着,是你在背后踹了我一脚,我才没说出口,现在生米做成熟饭了,你才来怪我,这都哪跟哪啊,你这叫猪八戒倒打一耙知道嘛。”
  “熟饭,熟饭?!”方沐月又狠狠地砸了两下:“你还敢占姑奶奶便宜是吧,哪里熟饭了,熟什么饭,我这还生着呢。”
  “那过两天入了洞房不久熟了嘛,切。”林强很解气的说:“谁让你扣我六千块钱的,活该,这就是报应,等回头入了洞房,你等我连本带利的拿回来——哎哟——别打了,再打打傻了。”
  “傻了更好,省得你祸害人。”
  “那回头你弄个傻老公回家多丢人,年轻人做事也不考虑考虑清楚?”林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摇头。
  “你想气死我呀?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方沐月往驾驶座上一靠,眼泪扑朔朔的掉下来,一会儿就泣不成声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林强赶忙安慰她:“行了方总,老人家就是说着玩的,你还真当真了,我答应你,你要把钱退给我,我以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谁说是逗着玩的,他是我爸,我比你了解他,他老人家决定了的事情,是不可能有任何更改的,况且,和我陈家少爷的婚事,十年来一直是他最大的心愿,他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我现在怀疑——”方沐月突然一把揪住林强的脖领子,恶狠狠地瞪着他:“你是不是给我爸吃了什么药了?”
  “什么药能把人给吃成这样,我又不是大夫,您可别太抬举我了,你先松开听我给你说。”林强打掉了她的小手,咂着嘴说:“咳咳,要不你先亲我一下吧。”
  “放屁,凭什么?”
  “就凭你现在求着我呢。”林强阴笑了一下,说:“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烦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有时候真恨不得揍你一顿,可是又下不去手,那你看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你总得让我捞回来一点吧,要不我这心里老是过不去呀。”
  “不行!”方沐月气呼呼的靠了一下座椅。
  “那我肯定跟你爸一块收拾你。”林强把脸一黑。
  “你混蛋你,林强你知道嘛,你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大的混蛋之一,你凭什么趁人之危呀,凭什么呀,我对你也不错吧,我还给你工作,再说,再说,你根本就帮不上我,你就是骗我的?”
  “凭什么,哼,就凭你在我面前装的太大了,一天到晚颐指气使的耍大小姐脾气,本少爷凭什么让你欺负啊,这是报应知道嘛,来,小妞,让哥亲一下,哥出了气,就帮你出谋划策,化解危机。”
  “你给我躲远点,招人烦!”方沐月心里知道他不敢硬来,拿眼翻他:“不过你要是真的有主意,我倒是可以把六千块钱退给你,哼。”
  “这事儿吧,现在真不是钱的事儿,我就是要杀杀你的威风,让你以后再狂。”林强嘿嘿一笑。
  “亲你一下就那么美?”方沐月撇嘴。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亲过我的女人多了,我都没啥感觉,但你不一样,这么大的大小姐要是亲了我这小保安,我三天都不会洗脸了。要不这样吧,我也不是那种欺负人的人,你要实在不愿意,我吃点亏,亲你一下吧。”
  “你,你够狠。”方沐月忽然打着了车子:“走,找个没人的地方。”
  她把个车开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也不怎么那么巧,那辆新买的路虎刚刚可以钻进去,差一点就扫着倒车镜了,然后头也不回,双手抱在胸前:“那你真的有办法帮我化解危机嘛,真的有吗?”
  “咱当兵的人,从来不打诳语,说有就有,再说我在您手底下干活,哪能欺骗自己的老板啊,你准备好了吗?”
  “等会儿!”
  方沐月咽了口唾沫,机械的转过头来,小嘴一扁,眼泪掉下来了:“你就不能不这么流氓嘛,我这辈子还没让人亲过呢,你这样的话,回头我贞洁都没了,让我怎么有脸见人啊,太卑鄙了吧。”
  “入了洞房贞洁就更没了,聪明点吧,方总。”
  “嗯嗯,那好吧,我服了你这个混蛋了,不过,你只可以蜻蜓点水的那样。”别看方沐月平时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其实她从小到大还真的是个乖乖女,别说被人接吻,被人亲也是第一遭,当真的白璧无瑕,所以她有点受不了。
  林强就是想报复她来着,所以看着她哭心里虽然有点心疼,但还是有种报复的快意,他摸了摸下巴,舔了舔嘴唇:“那个方总,你能不能让我看看另外一侧的脸,我觉得这边的皮肤有点粗呢?”
  “你去死吧。”方沐月直接在他腿上踹了一脚,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林强一看车门,惋惜地说:“算了,既然您这么痛苦,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弄得我跟个什么似的,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其实我也没占什么便宜,这还是我的初吻呢,你说你用得着哭的跟孟姜女一样吗?实在不行,我等着洞房花烛吧——”
  “回来!”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股子力气,方沐月一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啪的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林强的精神仿佛游离了,全身虚飘飘的,眼前有一道闪电飘过。
  “这事儿你要是传出去,我非杀了你不可。”方沐月捂着羞红的俏脸说。
  “糟了!”从倒车镜里,林强看到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手里抱着一台相机,迅速的逃离了现场,他急忙想要下车去追,车门却打不开,而且被方沐月拉住了:“干嘛呀,想不认账啊,有你这样的嘛,我可是履行合约了,下面该你了。”
  “你放开我,我,我有事儿,我看见——”
  “你能不能别跟我来这一套,我看你就是想逃跑,赶紧把办法说出来。”
  林强暗想,刚才那个女人看那个范儿八成就是一名记者,九成是狗仔队,也不知道他们跟了方沐月多长时间了,这下算是抓到了特大新闻了。
  “方总,你最近点子明显有点背呀,要不要去庙里烧烧香。”
  “顾左右而言其他,以为姑奶奶是好欺负的,刚才我都——”方沐月咬着下唇:“你到底有没有注意,你要是没有注意,我可跟你没完,你把我给毁了。”
  “这就算是把您给毁了呀,我又没拉着你开房,太小题大做了,你们这些有钱人就会欺负穷人。要不这样吧,办法我刚才一时激动给忘了,不过你也别激动,我还你一个吻就是了,你要觉得吃亏,十个也行!”
  “下去!”方沐月真的怒了,指着外面。
  林强摊开手:“我是想下去,可是我下不去呀。”方沐月瞪了他一眼,赶忙向外倒车:“滚,赶紧给我滚,消失,消失啊!”
  “慢着,那事儿不许泄露半个字?”
  见这个傲娇的大小姐被自己气成这样,林强心里非常得意,淡定的摸了摸鼻子:“可是刚才那个记者,好像,已经把咱俩给拍下来了,所以保密的事儿,我真做不到。”
  “记者?”方沐月突然想起来了,刚刚她好像也看到闪光灯闪了一下:“你看清楚了吗?”
  “看的清清楚楚,绝对是记者。”林强一副很同情她的表情。
  “完了,这会儿真的完了。”方沐月忽然看着林强,忽然突发奇想:“要不,你就跟记者说,你是个流氓,然后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太有才了。”林强气道:“你怎么不说自己是个女流氓呢,明明是你主动亲我的,凭什么让我替你背黑锅呀!”
  “算了,这个法子行不通,你还是赶快下车吧。”方沐月已经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给他来个死不认账。
  “就刚才那张照片,那标题肯定是某某女总裁非礼男保镖,就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一会儿公司门口少说几千人围堵,你让我下车,万一出点啥事儿怎么办?不行,我必须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可怎么办啊?”方沐月愁眉苦脸。
  “要不先出去躲两天?”
  “别说躲两天,两个小时都不行,二叔和三叔都等着看我出丑呢,这次的事情要是办不好,董事会肯定让我卸任,我怎么对得起老爸呀!”方沐月捂着脸沉思了一下,忽然突兀的说:“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呀?”
  “办法倒是有一个。”林强抿了抿嘴:“你说,我要是把照片给抢过来,是不是就没事儿了?”
  “可你还能认出那个记者吗?而且现在也不要照片,直接上网就传播了!”
  “应该可以吧,只要她出现在我的面前,咱们快一点,赶在她上网之前吧。我想她肯定要配合一片香艳刺激的稿子啥的,就算是最烂的网络小说,也要编半个小时吧,没准她还要找一些暴露的美女图片,移花接木一下,还来得及!”
  “香艳,暴露,去死——”方沐月的靠枕又派上了用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