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五十一章你想悔婚?

  “爸,我看电视里演的,所有人练剑开始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方沐月心里一叹,觉得父亲越来越糊涂了,或者他应该结束今天的谈话,因为老头子直到现在就没说到一句正经的,连两位叔叔的事儿都给忘了。
  “陈家是锋利霸道的家族,所以别家的起手式都是剑尖冲下表示谦虚,而他家的起手式剑尖朝上,伸三根手指,意思‘霸天下’,以此来说明这路剑法的强横,我以前是不同意这种做法的。阿强,开始吧。”
  “阿强是我和他的父亲一起取得名字。”方君秋补充到。
  林强心想,我这辈子遇到的邪性的事儿也真是多了去了,但还从来没有这么邪性的,这老头难道有未卜先知的法术。他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就进入了军人的状态,剑法一出,再无杂念,纵横捭阖,一气呵成。
  顷刻之间就把前两招剑法演练完成。方沐月在旁边看着心跳不已,虽然她看不出好坏来,但林强那伟岸的身姿,漂亮的动作,也的确让她有些艳羡。可是到了最后一招的时候,方沐月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林强摔倒了,而且摔得很狠,她是第一次看到这小子跌那么大的跟头,心里有点解气。
  “你的心法不对,真气也不够啊!”
  方君秋笑道:“不过这也不能怪你,我想你回去也没有多长时间。”
  林强不知道他说什么,苦笑道:“我哪有真气呀!内功心法我倒是会背,可是没练过,因为我根本就不信。”
  “没关系来日方长。”方君秋脸色居然越来越红润,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忽然说道:“沐月,多谢你把阿强找回来,了了我的心愿,不然我怎么对得起陈家人啊,阿强是个不错的孩子,以后你们要好好地过日子。”
  “爸——”方沐月脸红如潮的说道。
  “刚才你二叔和三叔给我打电话,说阿强把他们给打了,我当时心里很不高兴,知道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尊重长辈。”方沐月小嘴一撇,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错!”方君秋冷冷的说:“我方君秋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软弱,老二和老三他们胡来,我不是不知道,我在的时候他们不敢,因为我很强势,我不在了他们就欺负你,这让阿爹感到很痛心,你太软弱了,沐月。”
  “爸爸——”方沐月热泪盈眶。
  方君秋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方沐月立即走过来。方君秋拉住她的手,说:“不过现在我放心了,因为有阿强在,他会帮你的。”
  就在这时候,方沐月突然全身巨震,因为她的糊涂老爸居然把她冰清玉洁的小手跟林强放在一起了,顿时双方都好像过电一样。林强本能的想要抽出去,可他没想到方君秋的那种枯瘦的手掌居然好像铁钳一样,将他固定住了。
  还没等他惊讶,更惊讶的事儿就又来了:“我刚才说了,这个星期之内,你们就要完婚,其他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专心对付老二和老三就好了,婚礼我会让胡秘书还有企划部和公关部的人跟进。”
  “爸,这——好吧——”方沐月暗想,老头一会儿肯定就给忘了,暂时答应他也就是了,反正结婚的对象是陈家的儿子,林强只不过就是个冒牌货,过一会儿,父亲肯定连他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胡秘书,你进来一下。”
  那位胡秘书赶忙走了进来,笑着说:“董事长,您的吩咐我在门口已经听到了,真是可喜可贺,陈家的公子一直都是您老人家的心病,如今能够找回来,那是两家人的大福气,您就尽管放心好了,我会让小姐成为世上最漂亮的新娘的。”
  “要快,一定要快,如果实在请不到的客人,就算了。我知道胡秘书有本事,可是今天已经星期二了,最多你还有五天的时间,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不容易做,并不是我难为你,其实是我已经不能等了。”说完他又剧烈的咳嗽。
  “是的,董事长。”
  “阿强你和沐月先出去一下,我还有一些事情吩咐胡秘书。”方君秋深切的看了林强一眼。
  楼道里,方沐月和林强针锋相对:“你看我干嘛,别以为我老爸糊涂了我也糊涂了,你可不是陈家的少爷啊,别自以为是。”
  林强撇了撇嘴:“少来,我没说我是陈家的少爷,更不想做陈家的少爷,嘿,以前我的确梦想过最大家族的少爷,可是当陈家的少爷就算了,我一想到他将来注定了要和,咳咳,要和您这样的人共度一生,就替他感到恐怖!”
  “你这是嫉妒吧?”方沐月不屑的说:“我长什么样不用你说,本小姐天天都有照镜子,而且我还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要学识有学识,要美貌有美貌,陈家的少爷要是娶了我肯定是最幸福的,只可惜——”
  “美貌和学识又不能当饭吃,精神上的折磨才是最可怕的,你都不了解你自己,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冷冰冰,而且人品还不怎么样,尤其是在钱这个问题上,很多人都被你扣过钱——”林强发狠的说:“我要是陈家的少爷,我就买块豆腐撞死。”
  “嘿嘿,可惜你不是,而且一辈子也不可能是,你要是陈家的少爷,我买一百块豆腐撞死,你信吗?”
  “不信。”林强说道:“我要是陈家少爷你肯定开心的要死,因为我很帅。”
  “我想吐!”方沐月趴在楼道里干呕。
  这时候,胡秘书抱着个文件夹走出来,笑容可掬的对着林强鞠躬:“姑爷,这几天可有的忙了,您和小姐最好也别闲着,毕竟结婚这种事情一辈子就只有一次,而且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刚才我和董事长议定的婚礼预算是两个亿。”
  “我说胡秘书,你是昏了头了吧,事儿都过去了你怎么还在演戏,太投入了吧你。”方沐月象征性的在胡秘书脑袋上敲了一下。
  胡秘书摸了摸头,不解的看着方沐月:“大小姐,您说的什么我听不明白,我出来是想要告诉你们俩,老爷亲自给民政局局长打过电话,他希望你们最晚明天把结婚证领了,民政局不会让你们排队,一定会给你们开绿灯的。”
  “行了,别开玩笑了,我还有事儿呢,你现在怎么也学会这一套了,烦人。”方沐月往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淡淡的说。
  “我爸他是不是已经把刚才的事儿给忘了,哎,这个大乌龙啊,不过他老人家高兴那么一会儿也是好的。”
  “董事长不会忘,重要的事情他都会录音的。”
  方沐月见她拿出个录音机,突然翻白眼一笑:“胡秘书,我说你今天这是怎么啦,你不会真的打算去筹备婚礼吧,你明知道我爸爸他已经糊涂了,说的话根本就不能做数,一会儿他肯定会忘了的。”
  胡秘书惊愕的说:“大小姐,董事长的病没有您想象的那么严重,他是会忘记一些自己说过的话,但是人不至于太糊涂,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忘的,像公司里的重大决策,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忘,更别说大小姐您的婚姻大事了,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明天可以再来问问就是了。”
  这时候,有一个医生从他们身边走过,也说道:“方老爷这个病,说来也很奇怪,他只会忘记小事儿,大事儿却比平时记得还要清楚,而且对智商毫无影响,国外有很多这样的病症,不过发病的原因还不确定,对此方总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不会吧。”方沐月和林强同时跳起来了。
  “可是我不是陈家的少爷啊,我是冒充的。”林强对胡秘书喊道。
  胡秘书笑着说:“我刚刚听到你们两个人吵架的,年轻人是这样的,不过,我想提醒姑爷,你们可是指腹为婚,两家的老人都还在,所以你们最好还是不要闹了。尤其是大小姐,您看老爷现在这个情况——”
  方沐月愣住了,此刻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知道胡秘书解决不了这件事儿,所以她必须亲自去跟父亲说明白。
  “林强,你跟我进来。”
  方沐月和林强站在方君秋的病床前面说了一个小时,后者根本无动于衷,最后冷着脸注视林强:“阿强,你想悔婚,我决不答应?”
  “我没有,是她——”
  “沐月!”方君秋气道:“你以为阿爹真的是老糊涂了,难道我会认错陈名堂的儿子嘛,难道我会认错我老朋友的儿子嘛,你要知道我和陈大哥可是心意相通的——他几乎和他的老子一模一样!难道是你想要悔婚!”
  “太巧了。”林强嘀咕道:“世上居然还有第二个人跟我一样帅的。”
  “爸,这也许是个巧合,这样的巧合以前电视里也演过很多,我看过好些综艺节目,都是模仿明星的,他们几乎一模一样,以假乱真,不如您给陈家打个电话问问,再说他自己刚才也承认是冒牌的了,咱家可不能闹笑话啊,我不是想悔婚,我是您的女儿,怎么可能悔婚呢,爸,求您了。”
  “不想悔婚就好。”方君秋忽然淡淡的一笑:“沐月,阿爹只是有些记忆力不太好,但并不糊涂,实话告诉你,刚刚我已经给陈家打过电话了,他们承认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陈名堂的儿子,陈家唯一的继承人。”
  “这不可能!”林强和方沐月同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以为见鬼了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