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五十章认错人

  等进入了医院楼道依然是人满为患,虽然楼道里也开着中央空调,但看样子方沐月还是烦躁的不得了,于是林强就建议说:“方总,人民医院这里人太多了,适合工薪阶层,你为什么不把董事长转院到豪华的外资医院去?”
  “你懂什么,虽然这里看起来条件很差,医生却是最好的,外资医院看起来是很豪华,科室医生的素质未必好,所以除非出国,就只能留在这里了。”
  “那为什么不出国呢?”
  “董事长坚持不出国,我也没办法。”方沐月叹道。
  他俩坐电梯上了四楼,在一间单独的病室前面停下,只见门口站着一堆人,有两个穿白衬衫的保镖,还有一名穿着职业套装的漂亮女人。方沐月在她面前停下来,问道:“胡秘书,我爸他今天怎么样?”
  胡秘书长的杏眼桃腮,脸上画着淡妆,头发梳成马尾,冲着方沐月鞠躬说:“方总您来了,董事长今天的情况不错,就是刚才接了个电话之后,情绪有点反复,还嘱咐我让您过来一下,我正要给您打电话呢,这是本周董事长情况最好的一天,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不如您赶快进去看看吧。”
  方沐月心知肚明,知道一定是他的两位叔叔干的好事儿,脸色顿时也有些难看,叹了口气,快步走了进去。
  林强就在外面跟那个姓胡的秘书搭讪:“嘿,你好,我叫林强,是方总的保镖,我想您一定是董事长的秘书吧。我以前是在公司里当保安的,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胡秘书长的真是漂亮,如果见过的话,我一定会有印象的,握握手吧。”
  胡秘书莞尔一笑,赶忙伸出小手,让林强握了她嫩滑的指尖,说道:“你就是林强啊,原来你是个保镖,你刚才是不是出事儿了?”
  林强愕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刚刚董事长还提到过这个名字,我还以为你是公司的高层呢,心里还在纳闷,现在,更迷糊了。”
  “董事长提起我——”林强顿时也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打电话告状了。
  果然她话音未落,方沐月从里面伸出个头来,说道:“林强,你进来一下,董事长有话要问你。”
  林强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方家的当家人,他可以跟方君阔那样的人穷横,却不能伤害一位病重的老人,于是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往里面走。胡秘书在身后拉了他一把,柔声道:“等等!”
  林强一转身:“怎么啦?”
  胡秘书眨了眨他妩媚的大眼睛,踮着脚尖儿凑到林强的耳朵边上说:“董事长病的很厉害,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明白,他问你什么你也不用太认真,也许他说了下一句,忘了上一句,这是间歇性的病症,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
  “哦!”林强心想,这就好办了。
  “小心回话,顺着他说!”胡秘书拍了拍他雄壮的臂膀,意思让他进去。林强觉得胡秘书这人真的不错,不但长得好,而且是贤妻良母形的美女。
  “嗯!”林强走进去就看到装潢还算可以的病房里的病床上坐着一位白须白发的干巴瘦老头,看不出究竟有多大的岁数,鹤发童颜,腰板也挺不直,手中玩着一对铁胆,眼睛似闭非闭,在他的周围除了方沐月之外还有四名黑衣壮汉,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别惹我’的冷酷表情,看得出也有点本事。
  随着病房门的开启,那老头的眼睛也适时的睁开一线,一股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一瞬不瞬的瞪着林强,这位称雄华夏多年的富商,往日里覆雨翻云,自有他的不平凡处,林强感到亚历山大。
  谁知注视了片刻后,那老头忽然突兀的站起身,仰天大笑起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笑傻了,他的笑声犹如黄钟大吕,回荡在整个病房之中,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幅干巴的,毫不起眼的病躯,简直就像是个绝代的枭雄。而且他发笑的原因就更加耐人寻味了,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猜的透。
  “阿强,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你怎么能不来呢,你父亲还好吗?”
  “啊,我父亲啊,我父亲现在混得还不如您呢,您还能讲话,我父亲现在是说不了了,怎么董事长您还认得他老人家嘛?”林强心里暗想,这世上的事儿有时候真他娘的邪性,就方君秋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也会认识一个捡破烂的老头。莫非老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风云人物吗?怎么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
  “过来坐吧,陈名堂的儿子!”
  林强正要告诉他,他认错人了,自己不是陈名堂的儿子,他是林老实的儿子,可方沐月却适时的在后面踹了一脚,亲切的说:“哎呀,爸,您怎么知道他是陈伯伯的儿子啊?”方沐月心里一叹,知道老人家是放心不下江南陈家那个早已走失的孩子。
  “我当然知道,我怎么会不认识陈名堂的儿子,陈名堂的儿子,自然有他独到的地方,最起码他和自己的老子长的一模一样,而且有他爷爷的风采,陈伯父,他是军人出身,凭一把九环刀,纵横天下,威震倭寇,当年倭子第一刀就是死在他的手上,这孩子也是这样的人,我自然看得出来。”
  林强知道这老头又糊涂了,就想胡秘书说的一样,表面上看来很正常,思想早就穿越了,于是他并不想反驳,凭一名高手的直觉,虽然隔着一两步的距离,他还是可以感觉到,老人家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他当然要顺着他说。
  而且林强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林老实的样子,心里一酸,眼圈一红,眼泪就扑朔朔的落下来,其实在他强大的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几块柔软的地方呢。他也盼望着有几个家人和这样的长辈能够时时提点他,关怀他,就像刚才那样。
  “方伯伯!”林强赶忙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方君秋的身边:“我父亲也时常的提起您。”
  “回来就好,你能回来,是你们陈家的运气,也是你们陈家的气运还没有到头,这样百年的家族你要把他支撑下去,至于你和沐月的婚约,的确也是我多年以来的一块心病,趁着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喘气儿,我决定这个星期就把婚事给你们办了。沐月,你也很是不让阿爹省心啊!”老头子说话也不知道怎么的老是带着江浙口音。
  “爸,您这是怎么啦,我,我没做什么呀,都是他们——”方沐月并没有把婚事云云的话放在心上,他知道父亲已经老的糊涂了,这样的话就随他怎么说吧,反正也不会算数的,一切只是因为他认错了人。
  “你很不省心。”方君秋叹了口气,直接打断他的话,沉者脸说:“你该知道自己是订了亲大人,王家的那个少爷多次的来找你,你早应该跟他说清楚才对,咱们家的女人是要循规蹈矩的,订了亲的人,就是订了亲的人。”
  “爸,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我,知道自己是订了亲的人。”方沐月心里很是委屈,那个王三胜她从来都不假辞色,可是眼看父亲糊涂的厉害,她却不能把这种话说出口。孝顺孝顺,顺也是孝。
  “阿强啊,我记得你们家有一路回凤舞柳剑,你还会吗?”方君秋拍着林强的手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你父亲上山剿匪,他就是凭借这套剑法,俘获了你母亲的芳心,他说你爷爷一生杀孽太重,所以不肯用刀,只学了这套回凤舞柳剑!”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凤舞柳剑的?”林强心里顿时一震,这套剑法是那个丛林里的猥亵老头传授的,这些年他根本就没怎么练,而且也不觉得其中有什么精妙的地方,怎么陈家的儿子也会吗?陈名堂到底是谁呀?
  “七七四十九手回凤舞柳剑,这里比划不开呀?”林强抓了抓头。
  “你把飞鸟投林、百花伴柳,霸王乱披风这三招打给我看看就行了,我这床下面有一把剑,太极剑,我打太极拳用的,哈哈。”
  林强一猫腰果然看到床下面有一把很普通的长剑,又细又长,拔出来看看,好似一泓秋水,他对那四名保镖说:“哥几个,你们最好先出去一下,老人家说了我也不能不练,可是我怕伤到你们,这地方太小啊。”
  那四人顿时脸上露出怒容,但只听方君秋一不容置疑的口气骂道:“姑爷说了让你们出去,难道你们聋了吗,出去!”
  “是的老爷!”
  方沐月的脸色顿时红的不行,尤其是林强看着她偷笑的时候,她恨不得一把将林强给掐死。
  “献丑了。”林强心里没底,因为这几年他根本没怎么练,尤其是霸王乱披风,那是一招无比霸道的剑法,至少猥亵老头是这么说的,可是他怎么练也没感觉,有时候动作都不和连贯,后来干脆不练了。
  他做了一个带有招牌性质的起手式,将剑尖向上,左手三根手指做剑诀,冲着方君秋鞠躬,方君秋顿时激动地老泪纵横:“这就是陈家的起手式!”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