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四十九章都是财迷

  “你居然敢殴打公司的执行董事?”方君阔惊讶的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疯了吧?”
  “太不像话了,保安,快点叫保安。”方雄昌跑到外面对韩琳琳吼道。
  “电话坏了!”韩琳琳说。
  “三部电话都坏啦?”
  “天气比较热!”
  “胡扯!”方雄昌自己抓起电话打给保安室:“我是副总,你们全都给我到总经理的办公室里面来,跑步上来。”然后他对韩琳琳吼道:“你被开除了,收拾东西走人,一刻也不要停留。”
  “我只听总经理的。”小丫头低着头说。
  正在方雄昌被气的要吐血的当口,方君郎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满嘴是血,瞪着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强:“混账东西,居然敢打我,我方君郎自从出娘胎还没被人打过,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凡事总有第一次,习惯了就会好。”林强劝道。
  “你他娘的是不是个傻b呀,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弟,是公司的执行董事?”方君阔气急败坏的喊道。
  “你是谁呀?再者我就认识大小姐,别人都不熟,而且你也不用做自我介绍,我也懒得听,另外你要是再指我,我就把你这根手指头给掰断。”林强咽了口唾沫,从方沐月办公桌上的拿出一枚小刀,嘎嘣一声掰断了。
  方君阔脸色大变之际,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卢浩带着十几名保安放羊一样冲了进来,一个个跑的盔歪甲斜,气喘吁吁。
  卢浩手里提着电棍:“副总,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疯子给我抓起来!”方雄昌一指林强。
  “抓谁,抓他呀?”卢浩毫不犹豫的摇头:“副总,我们当保安的犯不上把命给搭上,他一出手就要人命,这事儿我们干不了,你要不愿意那我们就只有辞职了,到哪还吃不上一口饭啊!”说着把帽子和警官往地上一放就要走,其他的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往外走。
  “你们回来,把帽子和警棍都捡起来,没人说要开除你们,都回去上岗吧。剩下的事儿我来处理,总之我是公司的总经理,董事长不在我的命令就是最高指示,我不开除你们,谁说了也不算。”方沐月忽然淡淡的说道。
  “好啊,你就这样对你叔叔啊,我可是你的亲叔叔,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方君郎又冲到了方沐月跟前,恶虎一样的吼道。
  “你别靠那么近,往后站点!”林强听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揪住他的脖领子往后一拉,方沐月顿时就安全了。
  “小保镖,我——”方君郎作势往林强身上扑,林强一闪身,在后面轻轻一推,他又趴在地上,刚好趴在方沐月的高跟鞋前面。
  “三叔,您快点起来吧,何故行此大礼呀。我一个做小辈的可是担待不起,这不是让我折寿嘛。”方沐月连讽带刺的把方君郎扶起来,用手拍着他的西装,耐心地说:“林强不对我批评他,怎么能对三叔这么无礼呢。不过三叔您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大哥我父亲才刚住院,您就来欺负自己的侄女,也难怪他会生气,他本来就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所以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都改改吧,改改吧。”
  “好!”方君阔拉过方君郎,眯着眼睛说道:“沐月,你好啊,现在有了强大的靠山是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居然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我要提醒你,这人不过就是个小保镖,一勇之夫,他能帮你打架,难道还能帮你稳住股价,稳住安总,稳住记者,你可不要太得意了,咱们走着瞧,走。”
  “姓林的,你给我等着,等着,老子饶不了你。”方君郎暴跳如雷,骂骂咧咧的往外走,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把他大卸八块,最好把他老婆孩子全都抓来,孩子摔死,老婆卖到东南亚去当鸡,那才解气呢。
  “林强,跟我去医院。”方沐月没说什么,直接拿起手包往外走。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父亲面前说清楚这件事情,请他老人家主持公道,可就怕他老人家不是醒着的,这段时间他总是时而昏迷。
  “三部电话都坏了?”经过韩琳琳办公桌的时候,方沐月冷笑着问道。
  “那个,又好了。”韩琳琳站起来嗫嚅道。
  “挺快的?”
  韩琳琳假笑:“方总,不是快,是突然,这电话也真是耐人寻味,呵呵。”
  “我看是你们俩耐人寻味吧,以后少在我面前玩这些花拳绣腿,虽然你们刚才帮了我,但我还是那句话,公司里不许谈恋爱!”
  “方总你吃醋啦?”韩琳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说。
  “好你个韩琳琳,你等着,等我回来收拾你!”方沐月脸一红,气急败坏的向电梯口走去:“赶紧滚过来。”
  “来了来了,滚的太慢,我还是用跑的,不然您老人家还是要着急的。”林强跑了两步一闪身句钻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方沐月别过脸去,阴阳怪气地说:“你这人其实有时候也能办点人事儿,刚才的事儿本来我不该谢你,都是你应该做的,不过我还是表扬你两句,就是以后吧——别那么花——得谁撩谁——”
  “方总,你要这么说话我可不爱听,既然您都觉得不该谢我,那就算我义务了吧,我也不领您的情。至于您说要夸我啥的,那就更别了,您要真觉得我工作还算认真负责,那就把工资给我发全了吧。”
  “不行,这事儿没商量,你做错了事儿必须受到惩罚。”方沐月冷着脸说。
  “冷面奸商!”林强低声骂道。
  方沐月一只脚刚踏出电梯,顿时转头过头,冷冷的问:“你骂谁?”
  “我自己!”林强生气的走了出来。
  “骂自己什么?”
  “冷面奸商!”林强毫不隐瞒的说。
  方沐月往哪一站,叉着腰翻白眼:“我说林强你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刚才帮了我就可以在我方沐月面前没大没小,你怎么冷面了,怎么奸商了,你连个商人都不是怎么就是奸商了,你分明就是骂我?”
  “你是不是奸商我不知道,反正人挺差劲儿的。”林强一伸手:“方总,请你把车钥匙给我,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怕你撞死我,我赚你四千块钱一个月,不至于把命给搭上,我请您高抬贵手!”
  “保安都这样!”方沐月掏出钥匙丢给林强。
  林强一上车就耸了耸肩膀:“那人家卢浩也未必真的就是因为怕死,人家是因为跟我关系好才不动手的,就冲着这一点,他就比你的两个叔叔和哥哥要好多了,最起码他为了讲义气能舍弃工作,不像你们有钱人家,全都变质了。”
  “你说记者是怎么知道秦胖子的事儿的,他们会不会带着秦胖子的家属来闹,如果他们真的来了,我该怎么办呢?”方沐月忽然若有所思的说。林强一边开车一边顾左右而言他:“人家不叫秦胖子,人家叫秦东升,你说人都死了,你还不尊重人家,作为一个总经理你实在不应该这样,回头当着记者的面儿可别秦胖子长秦胖子短的,我怕你说顺了嘴,改不了,那可一下子激起民愤了,没准人家家属拿鸡蛋扔你呢。”
  “许你说不许我说?”方沐月气的脸都红了,她这辈子没怎么受过气,今天受起来真的是没边了。
  “就是许我说不许你说,别以为有钱就是好事儿,有些事儿没钱的更有优势!”
  “你好好开车吧,我要准备准备,一会儿记者来了,我躲着也不行,万一方雄昌过去胡说八道,那就更坏了,我必须亲自接待他们,可是我说些什么呢?”
  “秦胖子的老婆也不是好惹的,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林强心里叹了口气,他觉得有必要提醒方沐月一句,那女人真是极品啊!
  人民医院门口人满为患,排队挂号的病人都排到大门口上来了,大厅里不时的传来票贩子和人民群众的争吵声,再加上天气也热,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无奈。林强的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老爹。
  “你在这等我吧!”方沐月忽然转过头来柔声说。
  “不行。”林强肃然道:“这里人多手杂,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进去,而且没准方雄昌他们也会抢在你前面过来,你自己进去还是要受气。”
  “那,那就一起吧。”方沐月低着头咬了咬嘴唇,眼神中有些感动:“林强,其实你这人要不是这么财迷,还是挺好的。”
  “谁,我财迷,我——”林强本想骂她一顿,告诉她生活在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是多么的不容易,但又觉得她现在其实也挺可怜的,而且老百姓的众生相就在眼前,她就是看不见,你跟她说了,估计也是白说。
  “我财迷行了吧,我就这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有什么错,你不财迷,你不财迷把六千块钱还我呀?”
  “你别烦人啊,一点破事儿说起来没完。”方沐月凌厉的瞪了他一眼,看样子是真生气了:“我不是财迷,这是公司规定,我就要扣你的。”
  林强在她身后看着她美妙的身体,咬着后槽牙狠狠地骂道:“扣,扣,扣你大爷,奸商,资本家,我呸!早晚有一天我让你都吐出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