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四十六章美人来搭讪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林强因为起晚了,害怕迟到,所以赶紧爬起来,草草的洗了把脸就跑了出来,因为方氏集团的考勤制度是很严格的,而且总经理妹妹对他又一向不太友好,抓住点把柄就扣钱,他还不赶紧麻利儿的。
  让他感到很倒霉的是,因为正处在上班高峰期,等了半天也没有出租车,他听人家说现在有一种叫滴滴打车的挺流行,可以在手机微信上叫车,可是打开微信一看,里面一分余额也没有,而且他也没有连接任何的银行卡,这可怎么办呢?
  林强知道他家门口附近有个公交站,在方氏集团门口是有一站的,暗想,虽说公交车也不快,但总比跑着去强多了吧。于是赶忙跑到马路对面,站在一个公交站站牌下面等着,大约一分钟之后,一辆公交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这种环城公交车不管多远都是一块钱,林强摸了摸口袋,很倒霉的摸出一张五块的零钱,万般不情愿的投在了里面,然后找了个座位坐下了。他看到车上坐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他们每人捧着个手机在哪看啊看啊,也不知道看什么,听人家说大概都是看网络小说的吧,他也不知道网络小说是啥,于是心里一笑,就在倒数第二排坐下了。
  这时候从他身后又上来几个人,车子就开走了。
  “请问,这里有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林强睁眼一看,看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林强很纳闷,因为这班车上的人并不多,前面有好几个座位,无人售票的公共汽车都是从前门上,他已经故意找了个清净的位置,怎么还是有人来抢。
  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很客气的说:“没人没人。”
  林强本来是坐在里面靠窗户的位置,但那女人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有点晕车,能不能咱俩换个位置,麻烦你了。”林强没说什么,主动往旁边挪了挪,那女人一错身,朝着里面挤了过去。
  女人差不多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的异常的朴素,身下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弯腰的时候,身后敏感的部位蹭了林强一下,挺有弹性的,差点就坐在林强腿上,林强心里暗笑。等那女人坐好了,回头对他嫣然一笑,一股淡淡的香奈儿的味道立即向他袭来。
  林强也报以礼貌性微笑,却发现她拿眼角偷偷地看了自己好几次,而且她看的部位很不寻常,居然是自己的腹部,顿时他的心里跳了一下,这个女人不太正常啊,而且他精致的脖颈和妩媚的脸庞,以及这种高档的香水味儿,和她此刻朴素的打扮很不成正比。
  “难道是来杀自己的。”
  在以前当特种兵的时候,林强的仇家就已经遍天下了,来到燕京之后,又不知道得罪了多少有实力的人和组织,遇到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出于资深特种兵的本能,他开始警惕着。
  女人刚刚坐下来,手机就响了,林强装作看刚刚上车的几个人,其实耳朵早就已经竖了起来。
  那女人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小,但林强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没事,你么放心好了,我的事儿不用你们管,孩子你们帮我带大……”
  果然是有内容啊!
  “麻烦你抬下脚好不好,我的东西掉了?”那女人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声,然后试图弯下腰去,林强赶忙往旁边闪了一下,那女人报以友好的一笑,然后双手向座位底下摸去,因为她上身穿的是宽松的T恤,下面是低腰的牛仔裤,所以一弯腰的功夫,林强赫然发现,领口和腰部同时都露出一片白花花的东西,耀眼得很,再加上她的气质,一股成熟的都市女性的感觉扑面而来。
  三十多岁的成熟少妇,又是这般的尤物,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貌似我没有一个这样的仇家啊,难道是我猜错了?
  “东西找到了吗?”林强试探着问,不过别的人看他的眼神,分明觉得他在搭讪,尤其是坐在他后面的一个猥亵老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羡慕嫉妒恨。
  “找到了找到了,多谢你,你拉我一把好不好。”话虽这么说,但她那双柔弱的小手仍然在座位下面摸鱼,好几次已经摸到了林强的大腿上,摸得他心里乱糟糟的,这是干嘛呢?
  林强很不好意思的伸出手去拉她的细手,后面的猥亵老头子眼珠子都要喷出火来了,恨不得抢上去帮林强完成这个动作,又恨不得立即站起来,暴跳如雷义正言辞的斥责林强,在公共场合耍流氓,扮演道德卫士的角色。
  可是还没等到老头子有什么具体的动作,变故就已经发生了,林强拉出来的并不是一只手,而是一把雪亮的尖刀,那把刀子虽然亮也不是什么军刀,就是家庭做饭用的普通的刀子,不过看样子已经打磨的非常锋利。
  只听那少妇狠狠地喊了一声:“你去死吧。”跟着刀子奔着林强的小腹就刺了下来,手法笨拙,刺的部位也不致命,这个杀手也太不专业了。林强还来得及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才伸出两根手指把刀子夹住。
  “老婆,你没事儿跟我看这样的玩笑干嘛,你说你有劲嘛,在家里闹闹也就完了,跑到公共场合来闹有意思嘛,我知道你精神不好,刚才已经在配合你演戏了,我这丈夫做的也够好了,你还想怎么样?”林强满脸不悦又无可奈何的把刀子抢过来,看着脸色发白,颤抖不已的少妇说:“我不就是跟女同事一起吃了个饭嘛,也至于你动刀,真是的。”
  “你,你杀了我丈夫。”
  “行了行了,你丈夫就坐你对面,我,就是你丈夫,今天出门没吃药吧。真不知道保姆是干什么吃的,我告诉你,你要再这样,我还把你送回医院去,以后别相见孩子了,听话,别闹了。”林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将她额前纷乱的发丝拨到而后,顺势在她水润的唇上闻了一下:“老婆,我是爱你的。”
  “我丈夫不是你,我丈夫是秦东升!”
  “没说你丈夫是别人,我他娘的不就是秦东升嘛,我问你,你刚才跑出来的时候,孩子们好不好?”林强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耐心的说道。
  “这女人有神经病吧。”
  “一看就看出来了,现在这种有妄想症的人可多了,都是社会给逼的。其实这小伙子还真是不错,要我遇到这样的,一天愁死了,还有心情上班。”
  “你看会不会是演戏?”
  “应该不会要是演戏的话,人家抓到了她直接把她送派出所不就完了,这不等于是把她给救了嘛,肯定是两口子,别怀疑了。”
  “是啊,要不是两口子,她还能老老实实的让他亲一口啊。”一个时髦的女孩说道:“我是只能让我丈夫亲的,即便是在我失去理智的时候,这是女人的本能,守护贞洁的本能,你们男人不懂。”她显然是在对自己的身边帅帅的男朋友表白。
  “那个小伙子,你赶快带着她下车吧,神志不清的人,还带着一把刀,这都成了社会不安定因素了,我看你这人不错,我就不报警了,不过我还是赶紧下车。”一个提着菜篮子的老大娘很和蔼的说。
  “哥们,就这样的娘们,也就是你能忍,要我一天打她八回。”又有一个怕事儿的中年人也赶忙溜走了。
  “好好给她看病,实在不行就离吧,感情固然重要,性命也要紧。”车里的人纷纷的议论起来。
  刺杀失败的少妇基本上已经吓傻了,紧张之下,心跳如雷,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再加上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辩驳。
  “你们别听他的,我才不是他老婆,我是来杀他的,他害死了我的老公。”少妇忽然明白了过来,不顾一切的喊道。
  “你给我留点脸吧,我爱你呀,全家都爱你。”林强想要拉着她下车,要不这傻娘们一会儿非让警察带走,弄个杀人未遂不可,就算他不恐高,在公共汽车上行凶,国家公诉也饶不了他,五年左右的徒刑是跑不了了。她要是进去了,秦胖子那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可是他现在不能下车,因为真的快迟到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丈夫,为什么——”少妇哭的死去活来,一双手雨点般捶打着林强,软弱无力的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老婆——”车子启动之后,没到站牌是不会停下来的,下一站就是方氏集团了。林强希望她再坚持一下,于是忽然灵机一动,从后面抓住她的短发,向前一探,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为了不让她说话,林强只有一直吻着。
  为了不挨咬,林强只有用特殊的手法,掐住她而后的穴道,但不敢用力,只是控制着她闭不上嘴巴。
  刚开始的时候,少妇虽然气急了,但全身在林强强大的怀抱里根本不能动弹,后来就委屈的一直哭,哭的脑袋有点抽了,搞得林强嘴里都是咸涩的泪水,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颤抖的抱住林强,把水晶般的小舌头伸了过来,口里呜呜的好像是叫着:老公,老公。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