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四十三章刘局的转变

  林强最后没答应刘局的请求,因为他不想和这种官僚合作,但送水工他还是要去抓的,不过要等到先替黄凯报了仇之后,麻痹的,敢动我的兄弟,老子非弄死你不可。林强在心里暗暗地发誓。
  刚刚林强破案的时候,企划部和公关部的员工们都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连资深的警察们都听傻了,更何况是他们,所以林强刚走,身后就爆发出一片海浪般的掌声。不过方沐月却听的大跌眼镜,很是不爽,因为她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是知道哪来的这么个奇葩呀。”
  “嗨,他不就是传说中方总的那个男朋友嘛!”方沐月顿时石化。
  “难怪了,我说方总那样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上一个小保安呢,原来人家是这样存在呀,我猜他肯定不是保安,一定是有神秘秘密任务的特工。”
  “懂什么,这叫大隐隐于市,你看他那身体,嘿嘿,晚上可要是要嘿咻嘿咻了!”
  方沐月一扭头打算寻找目标,顺势给丫解雇了,可是她的头刚扭过来,刷的一下子所有人的头也跟着一起地下了,就像是收割机收割稻子一样,一下一大片,目标早已经无影无踪了,或者说到处都是目标,她仿佛看到所有的人嘴巴都在动。
  “你说有没有可能,他是米国中央情报局大人,方总跟他一定早就认识,安排她在自己的地盘上避难的吧,哇塞,真好像电影一样,太浪漫了。”
  “花痴。”方沐月气的脸都红了,赶忙往外走,因为找不到目标,所以把所有的账目都记在林强的头上,打算等没人的时候,好好地给他几个二踢脚。你不是能打嘛,我就让你跟我打。
  “林强你个死人头,你给我等着,我让你造舆论,我非杀了你不可。”
  林强哪知道这些事儿啊,他走的比较快,跟赵兴海保持平衡,顺便跟他讨论了几句案情,刚才苏芮已经查清楚了,这个送水工名叫宋刚秋,是前天刚到送水公司去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连身份证号都是假的。
  “这人太危险了,他既然用假身份,那么一定是犯过事的,不然为什么要这样。我就怕他会再次作案,所以你看你是不是,咳咳,就那什么帮帮忙。你是好市民,应该这样,再说你还是个军人呢。”赵兴海苦笑道。
  林强当然不可能把黄凯的事儿告诉他,那样黄凯自己也完蛋了,于是沉吟了一下:“这事儿你们先查,而且我也有点奇怪,就算秦胖子侮辱了宋刚秋吧,也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儿就要人命吧。会不会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事儿啊,对了你们通知家属了吗?”
  “现在还没有,打算让她们到警局去认领尸体,你知道那场面肯定很乱,一般不会让他们到公司来闹。”赵兴海说道:“你虽然当过兵,但刑事案件我比你接触的多,现在社会上就是由那么一撮人,因为长期压抑导致心里很变态,睚眦必报的走极端的事情多了去了,因为一句话要人命不稀奇。”
  “不会。”林强很肯定的摇头。
  “什么意思?”赵兴海不解。林强说:“宋刚秋心理素质成熟,冷静而孤独,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变态。这一点从他那一枪的所有准备工作就能看出来,我觉得这里边没准还有什么事儿?”
  “我想去查查送水公司的人。”
  “你查不出来。”林强摇头:“特种连队选择狙击手是有严格标准的,最基本的标准就是他们会选择相对孤独的人,师父在带徒弟的时候,也会不断的嘱咐其远离人群,保持冷静,所以他们一般话不多,也不会和谁交朋友,除非是真正的高手。”
  “那你——”
  林强一笑:“我不是狙击手。”他的确不是狙击手,他是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全面发展的人才。
  “我教你一个技巧吧。”林强笑着说:“如果你在送水公司看到什么人行动坐卧都喜欢看着远方沉思,那么他绝对不是个诗人,而是个锻炼目力的狙击手,你就可以上去跟他了解一下情况,我想,也许宋刚秋是经过别人介绍才参加工作的吧。”
  “可能性很小啊。”赵兴海伸了个懒腰,伸出手来:“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好好地谢谢你,要不是你的指点,这件案子顺着生瓜蛋子的思路走下去,别说造成冤案,反正是破不了案了,特种兵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真造孽呀。”
  “对了,我们方总的那个案子你们查的怎么样了,那两个假警察有没有查出来是从哪来的,幕后指使是谁?”
  “没,一点线索也没有,就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连指纹库都查过了,居然没有他们的记录,刷脸你知道吧。现在燕京的系统针对极度危险的份子是可以刷脸的,可惜同样没有什么线索。”
  林强心想,七杀佣兵团是个极其秘密的组织,警察部门系统里是不可能有他们的资料的。看来赵兴海什么也查不出来。
  “小林啊,你过来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说。”刘局站在方氏集团门口的广场上吸了一根烟,很和气的冲着林强打招呼,并亲切地称呼他为“小林”。林强心里顿时一阵恶心,都能想得出他要说什么。
  “你跟陈秘书是什么关系?”林强想。
  果然刘局先递给他一根烟,然后温和的笑着说:“小林啊,你跟陈秘书是什么关系呀?”就跟幼儿园阿姨哄孩子似的。
  “我跟陈秘书不认识。”林强说道。
  “不可能,我说小林啊,我看你还是对我有意见,这样不好,很不好,男人嘛,尤其是做大事儿的男人,心胸就要开阔一点。以前都是误会嘛,我也是受了坏人的蒙蔽,你知道坐在我这个位置上,少不了会被蒙蔽的,你那个房本,还在我抽屉里呢。”当天晚上秦大牙死了之后,他就没往外拿。
  “您的意思是——”
  “你跟陈秘书到底什么关系,那个陈秘书可是个大人物,警察部他是很吃的开的,你看我想跟他认识认识。”
  林强心里冷笑:“我是真不认识。”
  “那你的房本?”
  “我就认识王善思。”林强想看看变色龙到底是啥样的。刘局顿时一个哆嗦,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什么什么,你说你认识谁,你还敢不敢再说一遍了?”
  “刘局长您这是问口供呢?我可没犯什么法?”林强冷冷一笑。刘局立即陪笑脸:“小林啊,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不,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这个年轻人是不错的,要不今天晚上我做东,咱们喝点?”
  “我项链让人偷了,请不起你。”林强忽然灵机一动。
  “敢,胆肥了。”刘局顿时大怒:“小林啊,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这还反了天了,连你都项链也敢偷,你放心好了,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就告诉我,你的东西是在哪里丢的吧,项坠啥样,作案人长的什么样?”
  林强心想,小偷公司的人肯定不会透露别的信息,自己现在想要为黄凯报仇只是找不到人,正好利用一下这个大傻b,不管怎么样,警察要对付小偷还是有一套的吧,最起码他们有个反扒队。
  林强就把信息给他说了一遍,刘局立即拿起电话来打电话:“那个谁谁谁,告诉反扒队立即全体出动,到正定街那边抓一个穿灰西服的小偷,还有一个瞎子,对,务必明天破案,你们不是有线人嘛。破不了就等着瞧。”
  “强子,你放心好了,刘哥别的本事没有,但抓几个小偷还不在话下,就凭咱哥俩这关系,麻痹的有人敢在燕京动你,吹牛b嘛,你等着吧,我抓住他,非把他脑白金给他攥出来不可。”
  林强哭笑不得,暗想,这家伙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等黄凯的事儿完了,我还要利用他把林桂玲那个不孝女找出来,杀不杀的回头再说。
  “刘局——”
  “叫刘哥。”刘局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林强是不可能跟这种人交朋友的,他敢肯定这些年姓刘的没少缺德,不知道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状告无门呢。所以他强忍着恶心,叫了一句:“刘哥,麻烦你挺不好意思的。”
  “对了,你跟王家的董事会主席到底是——”
  “朋友!”林强说道。
  要放在以前林强一个小保安说跟王善思是朋友,他早大嘴巴子抽过去了,可是今天一连发生在方氏集团的两起命案,都让他领教了林强的不平凡,他也知道这小子不简单了,没准大大的有来头,所以他信了。
  刘局嘿嘿一笑:“朋友好,朋友好,年轻人就是该多交朋友,尤其是王董事长这样的朋友。哎呀,本来想今天晚上请你吃饭的,现在看来我加加班给你搞定项坠的事儿,吃饭问题明天解决吧,兄弟,给我留个微信号吧。”
  我去,这老东西还玩微信呢。林强真是哭笑不得。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