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四十章节外生枝

  第三更
  林强把具体的方案给张驰说了一遍:“方总的办公室主要是安全系数太低,这次改造,最主要的就是增加它的安全性,以为我是给方总当保镖的,别的事儿我也管不着,这事儿我必须要把关,但是考虑到钱也不能花的太多,太多了我怕她不批,所以咱们还是要仔细的研究一下。你看这个玻璃,一定要用防弹玻璃,所有的都是,另外我要多装几个摄像头,当然内部不能装,要保护方总的隐私,我说的是楼道里,此外这里我要打一个隔断,因为我要贴身来保护她的安全……”
  林强的这套方案,真是让张驰咋舌不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强的心思如此的缜密,而且如此的大胆,按照这个设计,方总的办公室可真是固若金汤堡垒一样。当然林强并不这样想,高手照样还是可以突破,要保护好方沐月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还要看保镖的素质,不过这些不方便跟张驰细说。
  大约有一个小时的功夫,张驰已经做的七七八八了,真不愧是设计部的大拿,有才华,林强也是连着给他点赞,高兴地这小子呼哧呼哧的直呲牙。
  “哥,这张图咱们还是要谨慎一点,因为毕竟涉及到方总,所以我今天还是不能给你,晚上吃烧烤的事儿咱也压后,我今天回家加加班,把它做到尽善尽美,然后每天交给你,你看这样行吗?”胖子说道。
  “这样最好,省的她没事儿找事儿。”
  ……
  林强在公司里做设计图的时候,黄凯也没闲着,确切的说这些日子以来他从来都没有闲着,他忙着做一件事儿,那就是找回林强的项坠。他采取了一种挺笨但挺有效的办法,那就是在正定街那片抓贼,抓一个打一个,顺便抢一个,所以这几天他也是富得流油,天天领着一帮兄弟吃龙虾鲍鱼喝洋酒,不亦乐乎!一张嘴就是我师父如何如何!
  刚刚他又抢了一个小个子,顺便把丫推到一个死胡同里,审问了一番,开始的时候小个子眼神闪烁,似乎知道一点什么,但又矢口否认。黄凯觉得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以棒球棒子敲断了他的左腿,疼的丫在地上嗷嗷的打滚。
  “麻痹的,还挺硬气,老子倒要看看是你的脾气硬,还是老子的棒球棒子硬,爷数到三,你丫不给我老实交代,另外一条腿可又没了哈。”
  “一,二,三!”
  “我说,他叫赵二。”
  黄凯大喜,蹲在地上:“好好好,我看你的腿非常有救,接着说,赵二在哪,怎么才能找到赵二,快说。”小个子一睁眼,噗的一口唾沫吐在黄凯脸上:“公司里的人会给我报仇,我们不是好惹的,王八蛋。”
  “我去你娘的,狗子,拿刀来!”黄凯从一个叼着棒棒糖的杀马特手里接过一把军刀,揪住小个子提起来,一刀捅进他的小腹:“够日的,你要是个好人老子还留你一命,几把小毛贼,死去吧。”
  小个子嗷的一声没气儿了。其实这些年在遇上林强之前,黄凯手上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了,而且赵阿发干的本身也就是个低级的杀手公司,所以他杀人很正常,而且后续还有很多的善后工作。
  “拉到后山挖坑埋了。”黄凯把刀一扔,扭头就走,可顿时又愣住了,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二十多条虎狼一样的汉子,已经呈半月型,无声的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一水黑西服,手里明晃晃的拿着棍棒片刀,眼睛闪着阴冷的光。大白天的也不怕热,也不怕有人看到,就这么明火执仗。
  黄凯的汗珠子当时就下来了,手忙脚乱的捡起地上的军刀,狗子也扔掉了棒棒糖和另外五六个人举起来手里的棒球棒子,因为气势衰弱,他们吓得靠在了一起,瞪着血红的眼睛,摆出拼死一搏的姿态,呼吸粗重的如同困兽。
  “都闪开!”只听一声吆喝,有两条黑影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光鲜的年轻人,脸肿的象是个猪头,步履维艰,可以说是一步一咧嘴,但眼睛却放射着坚定而仇恨的光。
  “大叔二叔,这个人就是黄凯,专门跟咱们公司作对!”
  被他称作大叔二叔的这两个人,全都四十出头,又矮又壮,大金链子,杀马特,后背栩栩如生过肩龙,跟陈浩南比就差长得磕碜点。他们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目光象狼一样,流动着嗜血的光,看着黄凯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个被扒光的大姑娘……
  狗子也真是做得出来,他看着那俩人也不怎么就那么害怕,心底里像是结了冰一样,大夏天的嘴里仿佛都能喷出冷气来,二话没说就给人家跪下了:“我错了,我大哥也错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打我们的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吗?”那两个人好像是双胞胎分不出模样来,总之左边的一个先说话了。
  “小偷公司嘛,知道。”黄凯心里发虚,表面一点也不尿。
  “他跪下了你还站着,跪下。”右边的一个说。
  “跪你大爷,你知道我师父是谁?”黄凯的脸一下子胀的通红,额头、脖子爆起根根青筋,拿着军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嘿嘿嘿嘿,惹了公司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活不了,难道你师父是唐三藏,那也好,就让他给你超度超度吧,嘿嘿嘿嘿。”两个人一起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黄凯忍无可忍,忽然一挥手:“麻痹的拼了,给我上。”
  ……
  林强正在拼命解说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号码是黄凯的,但电话里的声音很陌生,而且居然还哭了:“强,强哥,我是黄哥的兄弟,黄哥让人给捅了,很危险,你快点来一趟吧,他有话对你说呀。很多兄弟都不行了……”
  “神马?”林强蹭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来不及跟张驰打招呼,飞也似的跑出了楼道,然后他又跑回来了,跑方沐月办公室里面,冷冷的看着她。
  “你不说不搭理我吗?”方沐月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手还在颤抖着,脸上的血色都还没有恢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眼神中充满了惊恐,看来真的是吓坏了。任谁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儿吧。
  “跟我走。”林强一把拉住她的手,不容分说就往外跑。
  “你干嘛呀,我高跟鞋跟不上你,有病吧。”
  “来不及说了,我兄弟让人捅了,我必须去看看,但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我总要你在我身边才放心,跟我走。”林强火急火燎的说。他以为方沐月一定会大发雷霆,以至于当场拿起笔筒啊书本什么的砸他都不一定。
  可是没想到,方沐月忽然紧紧地勾住了他的手,然后一拖,“走!”这一刻,林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酥麻的舒服感传遍了他的全身,那是一种仿佛被电击的感觉,从他的手指一直传遍他的全身。那种感觉异常地美妙,绵延不绝,以致于他都不想从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抽离出来。
  是啊,人性就是这样,有人觉得人最需要的是钱和权,其实错了,这两样东西只是安全感和尊重感的外在体现而已,人最需要的是安全和尊重。比如方沐月此刻的这种反应,林强因为她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下意识,很正常。
  但方沐月的感觉却并非完全如此,除了安全之外,她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楼道里,两人飞奔着,电梯里两人手拉手,开始的时候,没人觉得有什么,知道他们下了电梯,才回想起来,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眼神似乎都不大对。
  饶是如此方沐月也绝对没有一刻想要放开林强手的意思,相反她抓的更紧了,最主要的原因当然就是安全。一个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要推到次要,她哪里还管得了别人的眼光啊。
  “上车。”林强伸手跟方沐月要钥匙。
  方沐月打开自己的LV皮包,不情愿的说:“我开行不行,你开车实在是太快了,上次我差点吐了。”
  “别废话了上车吧。”林强一拉。对于他的霸道,方沐月起初怒不可遏,但等她做稳当了,忽然又有了一种另类的感觉,这么多年以来做女强人,她还是头一次这么顺从的小鸟依人的,没想到感觉也还行。
  林强一边打电话一边确定黄凯的位置,最后他知道事发在正定街,然后黄凯和他的兄弟们都被一个叫狗子的人送到了附近的一家中型医院,医院的师资力量不行,设备也差,当时就死了三个,现在还剩下黄凯和两个兄弟也是重伤垂危,这他么下手也太黑了。
  可是林强心里突然纳闷,怎么黄凯受伤这么重,这个打电话的人,完璧无瑕呢?难道这是个圈套?他不由得看了一眼旁边的方沐月,发觉她居然躺在副驾驶位置上睡着了,暗想,这心也够大的。
  方沐月累了,这会儿她觉得可以放心的睡一下。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林强才在拥挤之中找到一条出路,开车来到了正定街,仔细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面前这位狗子兄弟是靠下跪这种原始的方法逃生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