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三十六章你为我还是为钱

  “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才是本市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这次把你带回去非拘留你十天半个月的,让你知道知道厉害,不然以后你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事儿来了。”虽然方沐月一再的反对,但赵队还是坚持吧林强带走,不然没法跟上面交代。
  可是就在他们出大门口的时候,忽然拐弯的地方开来一排警车和轿车,一看警车上的牌照号,赵队就知道人他是带不走了。
  只见一个宽肩窄腰,留着短头,气度用威严的人从第一辆警车上走下来,旁边还跟着一位富商模样的人。后面的王善思他不认得,但是走在前面的那位却从电视上看到过,下意识的他扬起手敬礼。
  那人和王善思有说有笑的走到他面前,严肃的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秘书,我知道您,您好。”赵队保持着敬礼的姿势。
  “知道就好,部长让我来的,我想这位英雄你们还是不要带走了吧。案情我们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而且王氏企业的董事会主席王善思先生,也愿意给他作保,你们就不用带回去了吧。”陈秘书冷着脸说。
  “可是,可是他杀了人。”赵队有点为难。
  “上面的话你也不听了。”陈秘书的脸更冷了。
  “是,放人。”其实赵兴海才懒得管这事儿呢,他也知道四大家族在燕京是什么样的存在,根本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而且林强和他私人关系也不坏,他只不过是走了走形式而已,既然上面发话了,他也就没责任了。
  王善思跟林强说了几句话也上车走了,那位陈秘书临走的时候看了林强一眼,没有任何表态也走了。
  卢浩和小虎他们从保安室里冲出来,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林强,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好半天卢浩才唏嘘着说:“强子,没想到你这么牛掰,你说你怎么就敢杀人呢,我的天,还杀得那么利索,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小虎抢着说。
  “嗨,我不也是没办法嘛,你们也知道我现在是方总的保镖,人家方总出了事儿我总不能当缩头乌龟吧,这也是没辙的事儿。”林强抹着鼻子嘻嘻一笑:“早知道当保镖这么危险,我才不干呢。”
  “林哥,你以前是不是杀过很多人啊,像你刚才一出手就杀了两个人,我在电视里才看见过,你是职业杀手吗?”
  “瞎说,林哥怎么会是职业杀手,怎么看都是流落民间的大侠。”
  “滚,这世上哪有什么大侠啊,那都是电视里杜撰出来的,我看林哥像是特种兵,对,我记得林哥以前是个军人。”
  林强嘻嘻一笑:“都别瞎猜了,我不是什么大侠,也不是什么特种兵,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军人,现在是方总身边的保镖,刚才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哪有你们说的那么神奇呀,你们先聊吧,我去看看方总。”
  林强不知道该怎么跟兄弟们解释,又怕说多了不好,于是赶忙逃跑似的走了。余下的时间里面保安室里面一直沸腾着,直到下班的时候才结束。
  林强寻思着想要跟方沐月解释一下刚才的事儿,他知道肯定是方沐月给王善思打了电话,不然王善思也不可能这么快跑来给他解围。而且他还打算问问方沐月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仇家,因为他怎么想也觉得刚才不像是岛国人下的手。
  韩琳琳正趴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盯着电脑屏幕,一瞬不瞬的,表面上看像是看资料,其实脑子早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林强进来之后,敲了好几下桌子他才缓过神来:“林哥呀,你,你越狱啦,好快呀?”
  “你怎么这样说我?”林强哭笑不得。
  “我这不是夸你吗?”小丫头把手放在背后,扭动着自己的娇躯,眼神中异彩涟涟,偶尔的偷看林强一眼,脸顿时就红一片。
  “你们村都这么夸人的?”
  “嘿嘿,林哥你别生气,我给你倒杯茶吧。”韩琳琳转身抓起茶杯:“那个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呀?”
  林强气道:“你这妮子,越说越没边了,什么怎么出来的,我根本就没进去,别诅咒我好不好?”
  “没进去。”韩琳琳眼中都要放出桃花来了,一脸崇拜的祈祷说:“哇塞,林哥你不会是情报局的特工吧,怎么杀了人之后居然都没事儿,对了,我再碟中谍里面看到过,你应该五级特工,我猜对了把。”
  “我是八级车工。”林强说道。
  “嘻嘻,没事的,是我多嘴了,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身份是要严格保密的,不过你告诉我也没事儿,我嘴巴很严的。”韩琳琳还是希望林强能透露点,因为她从小就有八卦的毛病,很喜欢猎奇。
  “你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有所耳闻,你的嘴巴好像不是很严吧。”
  韩琳琳不高兴了:“谁,是谁说的,是不是企划部公关部的那些八婆,你别听她们胡扯八扯的,我可是他们中间的一个另类,她们才是大嘴巴呢。”
  “你说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一个小保安哪能认识那么高级的存在,我都是听楼下的保安说的,算了不跟你瞎扯了,我还要看看方总呢。”
  韩琳琳撅着小嘴说:“方总啊,防总好像有点吓坏了,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他让我把所有的约会全都退了,躲在里面不出来,还告诉我,让所有请假的保镖全都回来,如果回不了就换了他们,另外请一批回来。林哥,你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嘛,我觉得你俩有点不合适,不过现在你倒是真的应该关心关心他的。”
  “绯闻的,绯闻的,不是真的。”林强苦笑了一下。韩琳琳顿时喜上眉梢:“绯闻的八成都是假的,好高兴啊。”
  “我找不着媳妇你高兴什么,小丫头,这么不会说话。”林强故意拉这个脸。
  “我就是高兴怎么啦?”韩琳琳吐了吐舌头。
  林强进去的时候,门没关,他害怕方沐月出事儿,于是就大踏步的走了进去,就差把军刀拔出来了,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是没出过这样的事儿,危机刚刚解除,新的一波危机再次降临,而且比第一次来的更猛烈。实际上这是一种心理战,不管第一次危机多么的惊心动魄,也就是一种烟雾。
  “方总,你,你在哪。”林强进去的时候发觉方沐月竟然不在,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根据韩琳琳的说法,方沐月从事发后根本没出去过,一直都在办公室,难道——林强瞅了一眼窗户,发觉窗户大大的开着,窗帘向外飘——
  “坏了!都怪我!”林强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迅速的向前扑去,在办公桌上一点,人已经飞上了窗户,连特种连队的人都不知道,他其实有一些轻功的底子,这还是和那个传授他相剑术的猥亵老头有关系,虽然总经理办公室高十几层,但如果逼急了他,凭借着一点轻功和攀爬术,他觉得自己是可以追上的。
  “你有病吧,你爬我窗户干嘛?”方沐月从桌子下面站起来,表情疲倦,双眼无神,悻悻的骂了一句,就趴在了桌子上。她刚才在地上找东西呢。
  “你没事儿啊?”林强跟猿猴一样扒着窗户正要往下跳,被方沐月吓得差点就松开手,直接坠落了。
  “你快下来。”方沐月一脸苦瓜的看着他,说话有气无力,“让人看见还以为什么呢,以前在农村听墙根习惯了吧你。”
  “你没事儿你开窗户干嘛?”林强挺尴尬的从窗户上跳下来,环视了一眼她的办公室,表情很是凝重。
  “我开窗户还要经过你的批准?”方沐月像是很懒的说话,把双腿一蜷,娇躯团成一团,缩在老板椅上,抱着头说。
  林强有些不高兴的说:“你开窗户我可以不管,可是我刚才叫你好几声你也不答应,你不知道这是非常时期啊,以后别这样了,作为你的保镖,你要配合我才行,不然,我不好开展工作。”
  方沐月没说话。
  “那我走啦。”
  “我要出了事儿,刚才你真跳下去吗?”身后,方沐月幽幽的说。
  “你是我老板,我是你保镖,你出了事儿我不跳下去难道拿一根棒棒糖在楼上看热闹,白拿你一万块钱工资啊。”一提钱林强就来气:“虽然你扣了我六千,但毕竟还有四千呢吗,你刚才幸亏没给我都扣了,不然我就不管这破事儿了。”
  “滚!”方沐月脸色铁青的站起来,满脸泪痕,颤声说:“闹了半天你就是为了四千块钱救我,你,我看你就值四千块钱,守财奴小市民,你给我滚。”
  方沐月心里多么盼望着林强说他不是为了四千块钱,而是为了——
  可林强是这样回答她的:“方沐月你够了没有,我违反公司规定你可以扣我工资,但你不能侮辱我,你要再这样的话,我,我就——”
  方沐月娇躯一颤,斜着眼睛说:“你不会想辞职吧,好啊,你辞职啊,反正我们方式集团有的是人才,你不就是个小保镖吗?”
  “你不就是个小保镖吗?”
  这句话严重的刺伤了林强,他脸色一沉:“从今天开始我不搭理你,不过我还会履行我的职责,那只因为我受了王叔的嘱托,还有我对华夏的责任,绝不是为了你方沐月。”林强走出来的时候,听到里面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方沐月在摔东西。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