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三十五章他非礼我

  “嘿嘿,嘿嘿!”林强听到两声好似毒蛇摆尾一般的叫声,正好冲进去,却发现里面的门已经开了,两名警察带着方沐月从里面走出来。方沐月整个人看起来情绪低落,不言不语,低着头,带着他们往前走。
  “方总,今天的约会怎么办?”韩琳琳有些紧张的说道。她从小一看到警察就紧张,有时候说话还结巴,今天表现的尤其严重,因为眼前这两个警察太可怕,简直就跟电影里面的僵尸差不多。
  其中一个高个子说道:“不用害怕,我们只是请她回去配合调查,很快就会把她放回来,至于你们公司的事儿,稍后处理就可以了。”
  林强眉头一皱,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于是跟着他们下楼,他们坐电梯,林强也坐电梯,幸好电梯里面人很多,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林强。
  在电梯里面的时候,林强见那个面目阴森的警察不停地看表,他看表的时候自然会低头,于是脖子上面一个蝎子形状的纹身就显露了出来,警察纹身本身已经不正常了,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另外的一名警察脖子上竟然也有一模一样的纹身。
  七杀,是七杀!
  林强闷声不响,更加低调,等到他们出去之后,有多坐了一层到地下室,然后再坐回来,飞速的冲了出去,此时他们已经带着方沐月快到门口,门外则停着一辆崭新的警车。应该就是他们的交通工具。
  林强忽然飞速的跑过去,在距离他们十步远的地方喊道:“方总,您的手机忘带了,韩秘书让我给您送来,稍微等一下啊。”
  两位警察非常警觉地转身回头,但方沐月却纹丝没动,林强故意跑的气喘吁吁,还埋怨:“这大热天的让我跑的浑身大汗,我说两位警官你们就不能慢点啊,这还算是人民的公仆嘛,真是的你们。”
  两位警察相对冷笑,高个回头点了根烟,另外一个目光则落在了林强手中的手机上,就在这个时候,林强突然加速,手中的手机变戏法一样的变成了军刀,一秒钟之后和面目阴森的警察面对面,后者本能的想要拔枪,但已经太晚了,林强的军刀已经刺出,从他的第四根肋骨斜着刺入心脏,这是特种兵的杀人秘技,这样死的人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而且不会跌倒,只会滑落。
  “拿了手机就快走吧——”高个刚吸了一口烟,忽然林强用左手拔出军刀,平着削出去,刀锋一闪,架在了高个的脖子上:“说,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对方总做了什么,不说宰了你。”
  高个不敢转身,他感到一股强大的杀意,不是来自军刀而是来自持刀的人。
  “你干嘛,袭警可是重罪。”高个阴笑道。
  “看看你的同伴就知道了,七杀佣兵团是怎么培养你们的,跑到燕京来做活居然这么托大,你当这是丛林呢。”林强的刀子向上一挺,压在了他的颈动脉上,嬉笑着说:“现在总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
  “你,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你敢动七杀的人,胆子也太大了吧。”高个脸色大变,吃惊的问道。
  “七杀的人,哼,七杀的人老子杀了一火车了,没见一个像你这么白痴的,我看你顶多也就是个少尉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哼。”高个冷笑道:“你总不会是林强吧。”
  “猜对了。”林强狞笑道。
  “你,你是林强,这不可能。”高个的脸部肌肉剧烈的抽搐就好像被蝎子咬了一口,缓缓的转过头来,终于看到了林强的脸,但他并没见过林强的真面目,只因为他在七杀佣兵团只是个普通人,不配和林强打对手戏。
  “到底是谁让你们来的?”林强觉得这事儿蹊跷,岛国人要的是方沐月的命,干嘛要绑架她呀,就算要绑架她的话,他们自己有很多的忍者和武士,也没必要花高价去聘请七杀佣兵团的杀手啊。
  “你既然是林强就应该懂规矩,我们只知道目标从来不问雇主,也不会问为什么,这话问了等于没问。”高个最后说道:“你,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那我不就暴露了。”林强的刀锋忽然斜着向上,从高个的下颌捅进去,倒着插入他的头颅之中,后者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卢浩和保安室的那些保安不是瞎子,他们当然看到死了人,慌忙的跑出来,却不敢接近,一个个吓得双腿发软面如死灰,连话都说不出来。林强淡然一笑,耸了耸肩膀:“这两个是杀手,他们对方总图谋不轨已经被我干掉了,我是正当防卫,你们可以给警局打电话了,我把方总带回去。”
  卢浩带着头点头,动作机械无比好像刚组装没下线的机器人。
  林强走到方沐月身边,拉了她的紧身白衬衫一下:“方总,方总。”方沐月竟然一动不动。林强又转过头去面对着她,发觉她的眼神凝滞痴痴呆呆,仿佛遭到了什么魔咒:“方总,方总,你这是怎么啦?”方沐月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糟了,被催眠了。”林强用手摸了摸她漂亮的锁骨,解开她胸前的一颗扣子,看到她的脖子上挂着一颗蝎子形状的项坠,一伸手就扯断了,把右手五只叉开,大幅度的按在他的胸口正中,感受到左右传来的绵软,忍不住心中一荡,忽然把方沐月的上身向前猛推,左手则扶着他的腰部。
  “救命!”方沐月好像从梦魇之中醒来,顿时就张开了眼中。
  林强一笑:“方总,是我救了你。”
  “林强你开过分了。”方沐月以闪电的速度给了林强一个大嘴巴。林强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松开自己的右手了,这个大嘴巴挨的,说冤枉不冤枉,说不冤枉还真有点冤枉,他只有捂着脸苦笑。
  “你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猥亵自己的总经理,我要报警。”方沐月往后倒退,一脚踩在了高个的尸体上,吓得赶忙转头,眼光到处,顿时就感觉到浑身发软,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身边正围着一群警察。
  赵队长虎着一张脸对林强说:“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杀人上瘾是不是,就算你说的全是真的也不行,你这叫防卫过当知道不知道?”
  林强说:“不信你们调查,那两个人都是来自境外的冷血杀手,他们脑后的纹身可以作证吗,我也是没办法,我不出手,方总就成死人了,没辙啊。”
  恍惚间方沐月看到有人递过来一杯水,有一位外面穿着白大褂的女警说:“她的确是被人催眠了,幸好那人的催眠术不是很高明,不然除了催眠师本人之外,很少有人能够解得开。”这是警局的法医验尸管徐有容,她还以为方沐月是自己醒过来的呢。
  “我被催眠了。”方沐月从自己的老板椅上站起来,看到林强被一群警察围着,脑子里顿时闪出了几组镜头,首先闪过的自然是林强非礼她的情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林强一眼,但随即她就想起什么来了。
  “对,我想起来了,那两个家伙,他们是警察,他们绑架我——”
  赵队脸上一红:“方总,警察怎么会绑架市民呢,这两个人是冒充的,不过他们这两身警服倒是如假包换,因为我们有两位同事死了——”
  林强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赵队,那你就更不应该抓我了,你应该奖励我才对,我不但替你们的同事报了仇,还保护了方总,除掉了社会不安定因素,这是多大的功劳啊,你总不能恩将仇报。”
  “这是两码事,再怎么说你也没权利杀人。”赵队脸色铁青的说。
  徐有容看着方沐月低声说:“方总,你还能想起来这两个人是怎么对你催眠的吗?”方沐月很肯定的摇头:“想不起来,他们一进门就掏出枪指着我的头,然后说了几句什么我就失去了知觉,幸亏林强赶来了,不过——”
  方沐月忽然咬着牙齿说:“你们还是把林强带走吧,因为,他非礼我。”
  苏芮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此刻惊讶的说:“我师父非礼你,他干嘛要非礼你,你长的很漂亮吗,我不觉得呀?”
  “苏芮,注意你的身份?”赵队说道:“林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如果不能这就是趁人之危罪加一等。”
  “简单得很。”林强苦笑道:“当时他被人催眠,我按住她的胸口用‘定魂术’给他解咒,就是这样。”
  “定魂术其实是心理学中一种常见的解咒方法,源于湘西的‘定鸡术’,是北大的一名教授发明的,人在遇到突如其来的不平衡的时候,为了保证身体的平衡,精神会受到强大的刺激,可以从虚幻之中返回现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手压住对方的胸口,然后使她倾斜,你是这样做的吗?”徐有容很惊艳的看着林强。
  “所以方总就误会啦。”林强耸了耸肩膀。
  徐有容叹道:“赵队,我当时没在现场,具体的说不上来,不过事实若真的好像林强说的那样,那么他是没错的,换了是我也会这样做。”
  赵队苦笑道:“你当然没事儿,可他是个大男人,把手按压人家胸口,这就不对了吧。”林强瞪着眼睛说:“谁按压了,我只是按着,又没给她胸按摩。”
  “啪!”方沐月抓起一本书朝他脸上砸了过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