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三十二章美丽的安总

  “那个项坠一定要找回来,不行你再找找小六子,再不行就花点钱也行,我最怕夜长梦多,被他们当垃圾给扔了可糟糕了。”林强有些担心的说。
  “教官,那个项坠对你真的那么重要,是妈妈给的吗?”忽然战鹰有些神往的说道。说完她就后悔了突然记起教官是个孤儿。
  林强眼神迷离了一下,恍惚般间仿佛到一个慈祥的笑容,手里拿着那个项坠:“好孩子,叫妈妈……”可当他伸出手去的时候却抓了个空。
  “可能吧!”他怅惘的说道。黄凯和战鹰迅速的交换个惊诧的眼神,这才了解了项坠的重要性。
  战鹰觉得挺对不起教官的,不该说错话引起他不高兴,突然他灵机一动说:“教官,你昨天是不是答应过我家四小姐要去看她的?”
  “哎呀!”林强一拍脑门大叫糟糕:“坏了,今天一天忙糊涂了,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四小姐她还好吧?”
  “听说好像不大好,一直嚷着要见你,嘉瑶是个命苦的女孩子,从小没见过妈妈,又得了怪病,夫人表面上对他很好,暗地里经常盼着她赶快死掉。只有老夫人护着他,可老夫人已经一百岁了,万一哪天走了,可怎么办?”
  “嘉瑶那孩子可惜了。}林强叹了口气:“明天我抽空去看她。”
  接下来他们就一直喝酒,一直要东西吃,开始的时候,老板夫妻俩高兴的合不拢嘴,后来就变成惊叹了,两百串肉串八桶扎啤,这三人是饭桶酒桶吗?
  其实战鹰和黄凯也没实质性的矛盾,后来战鹰知道黄凯也是军人出身,更是热情了不少,三人聊了很多部队里的事情,说着说着,黄凯最先哭起来了:“早知道一辈子待在部队里,这破地方太复杂我一天都不想待。”林强和战鹰也是唏嘘,黄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喝到最后林强连自己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头晕晕的,一看表十点多了,赶忙起来洗漱,换了一件当兵前买的西装打算去见王嘉瑶。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林强的手机铃声用年轻人的话说比较土,是嘹亮的军号声。
  “喂,这么早打电话来吵醒师父干嘛?”
  “还早,都十点半了,师父,你准备好了吗?”黄凯的声音。
  “我准备没准备好跟你有关系吗?约了你吗?”
  “买糕的,你不会给忘了吧?你是没约我,可你不是约了人家安总睡觉觉嘛,人家没准现在都洗干净了,你快点行不行?回头她鱼火焚身找人砍你我可不管啊!”
  “娘的。”林强很少骂街:“我真给忘了。不过我可没答应跟她干啥,我就答应跟她吃饭,而且我也没钱,拉面,焖饼,你让她随便选一样吧!”
  黄凯劝了半天也不行,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给赵阿发回电话,他可没说吃拉面云云,只是说让安总屈驾在长青拉面馆门口等一下。并特别说明,那个地界距离黄石大酒店客房部比较近。
  饶是如此安靖也觉得非常别扭,以前这种事她干过不少,无论是男模,拳手,甚至小明星,,她都是在宾馆总统套房洗好了等着,人来了,调情,上场,完事一拍两散,从没拖泥带水,也不假以辞色。偶尔有包一个月的平时也很少交流。在他心目中男人根本就是工具,现在让她去拉面馆门口等一个工具,那她肯定觉得不爽。
  但后来她还是忍了,就当是散步了。
  安靖那辆加长林肯停在长青拉面馆门口十分钟才看见林强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装走过来,古铜色的脸上挂着极具感染力的笑容,强壮的身躯可令任何欲念强大的女人心驰神往,不由心中一荡,赶忙让司机按喇叭。
  一个保镖下车拦住了林强。
  林强猫下腰就看到个特别成熟漂亮且骨感的女人,于是天然的一笑,很随意的打招呼,“安总是吧,车里热不热,下来凉快凉快吧!”
  安靖差点没笑喷了,这从哪来的出土文物啊,不会连汽车空调也不知道吧!
  林强从口袋里一掏,居然掏出两袋酸奶,一袋自己咬开,一袋给安靖:“我刚路过一冰糕摊,买了两袋冰镇的,天太热了,你看这知了叫的多讨厌。”
  “你你你……见面礼嘛!”安靖被他喝酸奶的表情逗的大笑,居然真的咳嗽着走出来。只见她的下身穿着白色的包臀裙,上身穿着黑色的韩版蕾丝针织衫,脚下红色波斯米亚高跟凉鞋,鞋跟像两把尖刀。
  她手搭凉棚眯着细长妩媚的大眼睛看着林强。
  林强挠了挠头不解的对她说:“安总,你近视呀?”
  “不!”安靖想捂着肚子笑。
  林强又说:“你这车可真够长的……”
  安靖终于还是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大笑起来:“还行!”
  林强忽然叹息:“等我爸哪天出院了,我让他老人家也享受一回,他还没坐过呢!”
  安靖不笑了,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此刻她有种莫名其妙的从未有过的感觉,这人绝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些人中的任何一种。
  “走吧。”安靖拨动了发丝。
  林强拉着她的手,直接并有些强行的把她往拉面馆里带,她正在莫名其妙的时候,一辆拖拉机从身边开过去,噪音特大,林强就对着她的耳洞吼道:“你是吃加肉的还是不加肉的,要不要放辣子?”
  安靖想笑着跑回车里最后还是忍住了,她虽然不知道林强搞什么名堂,但肯定他是要用手段来勾引自己,她觉得他的手段很有效,于是愿意跟着去。最后它要了一碗特大加肉的,吃着吃着喷了林强一脸:“我,对不起,这实在太好笑了,我好多年没吃过这个了,你真的是那个在台上威猛无畴的一招仙林强嘛,我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安总,我有那么好笑嘛,我请你吃饭,花那么多钱,你还笑我?”
  “你请我?”安靖心想,不都是我的钱嘛,撒娇做什么,狡猾的风流高手!以前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呢!她不想揭穿他,只是嫣然一笑,那手指头点了几下,一盘凉菜,两碗拉面,耸耸肩膀,娇声说:“也不是很多!”
  林强呲着牙一笑:“安总,其实我挺抱歉的,没想到您这么优雅,早知道请你吃饺子了,吃拉面的地方总是很吵,饺子馆会高档很多。可惜我这囊中羞涩,所以只能委屈您,不过就是有钱也要留着给我爸看病,所以还是算了。”
  正在擦嘴的安靖顿时瞪大了眼睛,从皮包里掏出一叠钞票递过去:“给!”
  林强顿时火了,很不高兴的说:“两个人吃饭哪能让女人掏钱,你这不是寒碜我吗?”
  “你爸现在怎么样,我想我可以……”安靖很同情的说。
  林强哭笑了一下,挺不好意思的说:“安总,真抱歉浪费您的宝贵时间,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其实这次叫您出来,只是想告诉您,那种事我不能做,因为我曾是一名军人,我不能侮辱了心中的军旗。”
  安靖把小嘴一撅,挺奇怪的说:“那你怎么还来,直接推了不就完了吗?”她的声音甜美像个小姑娘似得,为人和气,话不多。至少此刻现在是这样的。
  林强摸了摸鼻子:“实话说吧,是赵阿发逼我来的,我在他那签了一份卖身契。”
  “你真想清楚啦?”安靖百无聊赖的拿手指头捅着面前那袋酸奶,看着它圆了扁了,会心的笑了:“可是你爸住院的钱怎么办?你光考虑军旗,就不考虑父亲?”
  “这个我也有计划,只要安总帮我稳住赵阿发,让我可以多打几场拳,升级到高阶,一场拳就有五万块呢!很快医药费就出来了。”
  “林强!”安靖沉吟了一下突然郑重的说:“我还以为你装傻呢,没想到你是真傻,你可知道在你上面还有多少可怕的高手,我看过他们比赛,相信我,你会死在擂台上的。还是跟我吧,我包你一年甚至更长。”
  “安总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作为一命军人,我的生命只为冲锋,从不知道退缩为何物,而且靠女人庇护过完一生,似乎也太憋屈了。不过你的好意我还是心领了。”
  安靖脑门冒汗,有些失望。
  忽然对面的林强说:“我看你不高兴,要不我给你讲几个笑话吧?就讲以前我在丛林里当兵的事儿!”
  “你,你也在丛林里……当兵……”
  “是啊!”林强奇怪,丛林里当兵怎么啦,安总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人差点站起来。其实他不知道,让安靖激动的不仅仅是丛林,还有林强说的那句话“你怎么不高兴了,要不我讲几个笑话给你听吧,就讲以前我在丛林里当兵的事儿!”以前也有个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他也是个骁勇的丛林战士。
  安靖心中震撼的想,南哥,他是你的转世投胎吗?如果不是,为什么这么像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