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八章诡异的西门

  此时他正在烈日下,猛烈的吸烟,身后则是燕京公交公司的大门。
  刚才公交公司的人告诉他,公交卡上这位叫西门子的老先生以前有,但现在没了,且这张卡早已作废,数据清除,他们也找不到人,爱莫能助。态度怪不好的。
  这事暂时放放,先解决老爹的三十万要紧。林强一边想着一边上了公交车,因为现在已经是黄昏,他必须赶到拳馆去。之所以去那么早,是因为他打算跟赵阿发谈谈,看能否预支三十万的工资。
  “下一站,迎水北里!”车门在身后关闭,林强才发现自己原来身无分文,就这么下去太丢人了,所以他打算演演戏,满脸通红的把西门子老人的卡往打卡器上一放,正打算告诉司机卡片消磁,抱歉云云的话。卡片居然滴的一声通过了。
  司机见他拿老年人的免费乘车卡坐车脸上顿时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但大约是因为他块头大,肌肉多,所以没怎么敢说话。其实林强的脸色比他红,所以他一言不发,赶紧快速的溜到座位上去了。
  真是不可思议。公交公司明明说卡片已经作废,怎么刚刚依然有效呢,难道是公交公司的系统出了问题。
  都快到站了,林强也没有想通这一点,快下车的时候,却听司机不阴不阳的说,:“嘿,哥们,你也姓西门吧,你们西门家族的人,从老祖宗西门大官人往下,是不是都喜欢沾点小便宜啥的,怎么都一个德行。”
  “你见过西门大官人啊,你以前是不是卖炊饼的?”林强这心里正有气呢,顿时也不阴不阳下意识顶回去。
  说完这句话,他的心里顿时一震,这哥们好像是认识这位西门子老先生啊!
  “嘿,我这暴脾气,我说错了吗?你家那个老爷子西门子诺基亚的,最喜欢贪小便宜了,还是个老流氓,色的不要不要的,在我车上伸好几次咸猪手了,现在你又跑来蹭车坐,这不是传统是什么呀。我看呀,姓西门的就是没一个好东西。”
  “你要这样说话,造成好多人躺枪,那我可不愿意了,据我所知,西门世家的老祖宗也不是西门庆吧,历史上不是还有个大英雄西门豹嘛,你怎么不说呢?”林强冷着脸不悦的说:“好人坏人跟姓什么有什么的关系,我看你以后说话最好注意点,小心别激起民愤。”
  “娘的,西门子那个老东西前天在车上摸我女朋友大腿,我找他好几天了,你拿着他的卡,肯定是他家的人,你给我下去,我不拉你。哥们豁出去工作不要了。”虽然这么说,。但是司机并没有真的停车,就是不停的从倒车镜里面冲林强翻白眼。
  “前,前天!不,不可能吧,哥们你是不是表错情了,西门子已经死了两年了。”
  “握草,这还出来灵异了,你们西门家的人就是能整,想吓唬我咋地,你去问问,我武继宗什么没见过,这片有名的武大胆,你丫还敢吓唬我。西门子那老东西化成灰我都认识他,就照片上那个人。老色狼!”
  “那可就怪了!”林强喃喃自语。公交公司的人明明说这人两年前就去世了。
  其实他刚才说的西门子的死讯,还有一个最大的漏洞,刚开始司机没察觉,现在反应过来了,眯着眼睛不屑的说:“我说,西门小子啊,再怎么说,你也不能咒你老子死啊,他要是死了,你手里那张卡还能用吗?”
  司机武继宗冲着地上吐了口唾沫。
  林强先是愤怒,然后又觉得事情太过于诡异,而后又觉得,老爹已经这样了,自己实在不该跟别人逞匹夫之勇,还是忍了吧!但这事肯定没完,因为林强还得还钱包呢!武继宗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见汽车过了站还没停,林强奇怪之余,回头一看,原来这一站,只有他和一个带墨镜的冷面美艳少妇一起下,后者也是一脸惊讶。再看武继宗又是哼歌,又是嘚瑟,两人顿时明白,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两位,刚刚我一时疏忽忘了停车,你俩多做一站地,然后走回来吧!其实也没多远,呵呵。”
  林强的脸开始冷了,但他也没说话,直到下车的时候才冷冷的说了一句:“武继宗,做事不能太要强,今天这事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草,吓唬老子!”武继宗把车门一关,哼着小曲踩油门走了。
  林强来到拳馆,黄凯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见面就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狠狠的说:“麻痹的,赵阿发这个杂种,一天到晚除了钱连他娘都不认识,我好说歹说,他才答应再预支你十五万,而且还要你签不平等条约,师父,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什么不平等条约?”林强一邹眉
  “我粗劣的看了一下合同,大约就是说,只要你拿了这笔钱,以后除非他同意,永远不能退出比赛,另外,就是客户月票和打赏的钱,也不分给你,最过分的是就连客户让你陪睡,给的皮肉钱,他都要分一半!”
  “这种钱他也拿,是他娘挺杂种的,不过没事,我自有办法对付他,跟我来就是了。”林强现在顾不得许多了。
  “师父,他这是把你当摇钱树了,咱可不能答应,就我知道,现在已经有个富婆看上你了,打算包你一个月,出价十万,你要是伺候的好让她爽了还可以多给,何愁没有三十万啊,要不……
  “你觉得这样的钱我能赚嘛!”林强板着脸冷笑:“我要赚了这样的钱,我老爹就算醒过来,也得重新气死。不单是我,你也不能干,要不然别说我以后不认识你。”
  “我以前也没干过,我倒是想,谁看的上我呀。上次你一脚踢爆了黑沙,大家都说是惊艳一脚,那女富婆叫安靖,长得可漂亮了,才三十二,据说是个寡妇,天天夜店买春……反正你干不干她也是天天泛滥成灾,回头咱就跟老爷子说,这是抗洪救灾做好事儿人家给的奖金不就完了嘛!”黄凯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喋喋不休。
  等进了屋子里,林强就看到西服革履的赵阿发,翘着二郎腿,正在抽烟。见到他也不怎么热情,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林兄弟,阿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必须要按照江湖规矩办事,此乃合同一份,林兄签字之后,我让人拿钱给你,咱们互相体谅,万勿见怪呀,呵呵。”
  “赵老板真是个人才,这种事儿还有合同,林强虽然书读的少,但也知道,合同这种东西,并不是随便写的,法律上不予承认签了也是白签啊!”
  “这个赵某人自有办法,倪律师会帮我摆平一切的。”赵阿发拍了拍手,一个穿着黑色套装超短裙,长丝袜的面皮白净,挽着发髻的年轻女人,高昂着头,倨傲的从外面走进来,赵阿发对他很客气,赶忙介绍这就是燕京著名的倪楚楚律师。轮到林强就只说了个名字。
  倪楚楚根本不看林强,像是怕脏了眼睛,她的双手在身前拎着的黑色的皮包,面对赵阿发说:“赵老板,让这个穷小子签字吧,出了事,我自然有办法把他送进去,保管他十年出不来,更有甚者,弄死他也没问题。”
  “握草,你丫说什么呢”!黄凯忍耐不住了。
  “马仔,我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让我告诉你一个道理,穷鬼,就应该低调守规矩,别大呼小叫。你规规矩矩的,赵老板不给钱,我也犯不上做义工找你麻烦,所以还是不要太激动了。”倪楚楚转过身,骄傲的冷笑了一下。她的嘴唇特别的红,好像古代青楼的水仙花汁染成的。那气质像足了军统的妖艳女特务头子。
  “律师很了不起吗?你左一个穷鬼,又一个穷鬼,我就不相信你祖宗八代都是富人。说话不经过大脑,可别让家里人也躺枪了。真不知道这么二的东西,怎么考的律师执照!”林强低头看着合同说道。
  “你……”倪楚楚冷笑:“穷鬼,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配吗?”
  “其实我是在对我心里的一条母狗说话,请不要自作多情,律师就一定有人骂嘛?况且律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跟流氓差不多。所以你惹恼了我,照样打你。不服今晚来看我比赛。”林强淡淡的说。
  “你不配跟我说话。”倪楚楚冷着脸,心里已经气得不行了,但她一个弱女子目前肯定没辙,不过她是下定决心要报复的,作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她可是庇护了很多社会闲杂人等,只要她振臂一呼,林强立即就要被踏为齑粉。
  当然这是她自己心里想的。
  林强仔细的看了合同,觉得大体上和黄凯说的一样,倪楚楚在上面耍了个花招,将打拳说成是教拳,打赏月票都是奖金,陪睡是上门培训。
  林强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合法不合法,但是为了得到十五万块钱,他还是打算签,所以看着赵阿发说:“赵老板,你这可是趁人之危呀?就不能多给点?”
  ”言重了,言重了,林兄弟言重了,阿发何德何能,敢对林兄这样的豪杰之士有所威胁,不过就是想要和林兄弟合伙做生意而已,但生意人,不做赔本的买卖。所以,十五万这个价格很公道。”
  “那好吧,也就是说,日后赵老板的场子里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用跟你讲交情,是不是?”
  “赵某人的场子固若金汤,文有倪律师,武有兄弟们,不会有任何事情。”赵阿发算是侧面肯定了。
  林强点了点头,在合同上唰唰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递给黄凯。黄凯递给倪楚楚:“臭娘们,给你。”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