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七章极品啊极品

  “就是这个橘红色的,多谢你了小伙子。”那少妇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钱包,推了推眼镜,用染得通红的纤纤玉指夹起钱包,而后抓住林强的胳膊可劲的摇。同时四周想起了热烈的掌声,人们赞叹了一下,又迅速的卷入了人流之中。
  什么小伙子,她才几岁?
  林强心想。但他没说出来,只是腼腆一笑,抽回手,想模仿大侠那样走掉。
  “小伙子,你帮我抱着书,我,我是要谢你的……”那少妇好像不善言辞,说话老气横秋,动作笨拙不堪,站在大街上就像一只兴感的白鹅,左右摇摆的整理着那堆书,谁知忙中出错,一不小心,“哗啦”全都掉地上了。
  “你等下,等我把书捡起来,就,请你吃,吃饭,这不都快中午了嘛。”说着她就翘起臀,蹲在地上捡书。大约因为某些部位导致上半身超重的原因,蹲在费力,心里一着急最后干脆跪倒在地上。
  林强也赶忙蹲在地上帮忙,一本一本的帮她把书捡起来,见都是些大学生的辅导资料,就笑着抬起头说:“我发现你这人不会说话,你自己都还是个大学生,还管我叫小伙子,我看我都还比你大……太大了……”
  此时林强蹲在少妇身后,凑巧她弯下身的时候,臀正对着他,在角度上也是恰到好处。少妇臀顿时暴露了出来,而且非常淋漓尽致。景色甚是诱人,林强看到后浑身似乎都被吸引了一般,思想都有点不由自主了。于是赶忙目光,飞快的站起来。
  少妇很笨拙的站在便道上数着手里的一摞书,完全没发现这回事儿,数完了又低头数林强手里的,头也不抬的说:“那个,你既然不让我叫你小伙子,那个,大兄弟啊,今天可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就惨了,其实我也没什么钱,这两千块钱还是我省出来,给苦难学生买学习资料用的,你想吃点什么……”
  咔嚓!夏天流汗,加上紧张,少妇的眼睛一下滑落掉在了地上,她赶紧扶着林强趴在地上乱摸,从胳膊滑落到双腿,划拉两下,摸了起来:“快帮我找找,没有眼镜我就瞎了,电线杆子都看不到。”
  看着两个苏醒过来的小偷飞速的逃跑,林强正准备追过去,忽然觉得某个地方被手指扫了一下,然后就听到少妇的絮叨,脸一红,赶忙蹲下来,拿起她的眼镜,塞在手里,笑着说:“你视力要真是差成这样,那我对你倒是有个建议,你应该有个备份,这样万一真的丢了,也不会撞树对吧。”
  “大兄弟,你可真幽默。”少妇戴上眼镜,近距离冲着林强眨动她那勾魂夺魄的大眼睛,末了嫣然一笑,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叫冯诗媛,教书匠的干活。”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世上哪有蹲着握手的,咱俩这一握,要是被谁拍下来发网上,立马火爆朋友圈。”林强笑着说。
  “哦,大兄弟你说的有道理,那你扶我站起来行吗,我腿麻了。”她把自己一只玲珑剔透,骨感修长的玉手伸向林强。后者好是欣赏了一会,他觉得,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而她的两张脸都是那么精致,且一张妩媚,一张清丽,迥异中更显芳华。
  就是人二了点!
  “你书没少吧?”林强问道。
  “少就少呗,想看你就看!”少妇很真诚的冲他笑笑,也不知怎么的脸有点红了。林强见她用手划拉后面的裙子,顿时恍然,她可能是意识到了。
  “你意思我是孔乙己?”林强觉得自己脑门冒汗了。
  “大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是不想跟你计较,你刚才帮了我大忙,是个好人,两本书算什么呀!”
  “那我还是孔乙己。”林强哭笑不得的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麻烦你不要叫我大兄弟,因为我比你大。”
  “我比你大!看你长得多萌新!”她挺了挺胸膛。
  林强很服气的说:“我承认,有些地方你是比我大,大,这和年龄没关系,我真比你大。”
  “行。你还没自我介绍你?”她说。
  “林强。”
  “林大哥,我刚说什么来着,请你吃饭是吧。你是吃点什么……拉面还是……炒饼……”少妇推了推眼镜,把一摞书吃力的举到胸前,形成个巨无霸的书架,顿时就大大的喘了口气,好像轻松不少。林强心想,这玩意儿原来还有这个用处啊。
  “算了。”林强憋住笑,又仔细的打量她一遍,此女身高约有一米七,眼睛又大又圆,乌黑的睫毛很长,脸颊白净如水,她的红唇,鲜艳欲滴,厚厚的,脖颈的线条柔滑,美丽绝伦。娇美的容颜下弥散着一种独特的娇艳,怎么也想不通,她如此精致时尚甚至超过了,村山幸子的外表下居然有一颗那么朴实无华甚至糊涂的心。
  “不用了。”林强果断干脆的拒绝,别说他对拉面炒饼没兴趣,就算有兴趣也没时间,这个世上没什么比去医院看老爹更重要了。
  “那要不喝点什么,豆浆,还是稀饭,反正我今天也是豁出去了。”
  “是这样的,我刚才已经吃过饭了。就不打扰了,我还有点事,咱们后会有期,再见。”林强满脸黑线,正不知道该如何脱身,突然他看到刚才那两个小偷,从远处的一个角落向这边张望,于是赶忙追了过去。
  可是令他感到很倒霉的事,也不知道怎么的半路上撞倒了一个算命的瞎子,再起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瞎子很大方的啥也没说就走了。
  瞎子刚走出去几步,就和刚才两个贼子会和,嘴里骂骂咧咧的说:“娘,的,他攥在手里,我根本没法下手,时运太背了。赵二你说你是个是个煞笔,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那东西可是重要的很。
  灰西装赵二一副苦瓜脸:”我哪知道在这种地方会碰到绝顶高手,谁知道这大傻必,从哪冒出来的,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等着剁手吧!”赵二吓得浑身颤抖,顿时就给瞎子跪下了。
  这两个钱包可怎么办呢!林强站在一个胡同口犯难了,小偷跑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刚才他看过,里面都没身份证。
  这种钱他肯定不会花,但也不想交给警察,听说有些部门,把这种收入都当成红利,根本没人找。
  其中有一个钱包,里面塞满了美金欧元,足有一万多块。另外还有瑞士银行的黑色至尊信用卡数张,优盘一个,钻石耳坠一对。而且张张卡后面都有密码,到任何高级会所都能消费,没准还能套现。不用问,这位失主肯定是个钱多到可以随便扔的呆子!
  另一个就简单多了:人民币三百块,各种超市优惠卡八张,麦当劳优惠券十六张,老年免费坐车卡也有一张,此外还有一张,写满数目字的白纸条了,林强根本看不懂,暗想,没准是老人家写的豆腐帐吧。显而易见,这是个爱贪便宜的老年人。
  老爹平常也是这样过日子的!一想到这一点,林强恨不得马上找到失主!你别看只有三百块钱,若是老爹就能急得上了吊。其实这事并不难,有了那张坐车卡,到公交公司去查一下也就是了。难就难在那张外籍的。
  其实林强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因为往往有些表面看来简单的事,才真是不简单。
  叹了口气,觉得最近事儿真多,本想摸只烟,可突然林强定格了,他发现自己一直贴身带着的一个铜牌不见了。
  刚才抓小偷的时候还在呢?
  也难怪他着急,这铜牌项坠,是老爹买给他三岁生日的礼物,从小一直带到大,他一直以为是老爹省钱买的。但前些年,有一次他回家探亲,老爹却突然告诉他那东西和他的身世有关,上面刻着的生辰八字,没准就是他的。因此特意嘱咐,这东西绝对不能丢。
  但林强对这事没特别在意,既然亲生父母舍得把他丢弃,他也懒得再认回去,况且那块刻着云雷兽的牌子他利用军方的情报部门查过,一点线索也没有。军方都查不到的东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太平凡,一种就是太机密!
  所以虽然不是太在意,但无论如何是要找回来的,于是他沿着原路返回,找了一圈没有,心里顿时冷笑,肯定被小偷摸走了。
  林强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有的放矢,比掉在地沟眼里强太多了。晚上让黄凯查查就是了。
  想通了这一点,林强先跑了趟医院,漂亮的主治医生顾眉,因为上次误会他的事情身怀歉疚,不但热情给他介绍了林老实的病情,还告诉他这种病一年半载的好不了,医院已经决定把他转到下面的康复医院去。另外又说,需要先一次性缴纳三十万的住院费和护理费。
  从医院出来,深吸一口气,仰头看着碧蓝的天,林强像站在军旗下,心里庄严的发誓,无论如何治好老爹,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林强你行!那么多次出生入死都过来了,不就是三十万嘛,算球啊!快想办法,快想办法。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