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六章神偷

  不得不说,村山财团这次对方沐月采取的行动有点过了,过激的刺杀不但没有给他们带来成功,反而震动了燕京的几个大家族。在警察局,林强和方沐月见了解到,昨晚战鹰已经成功的将村山幸子擒获,现在正关押在一个秘密的敌方,不过此女的嘴巴非常牢靠,根本什么也问不出来。
  关于林强杀人的事情,警方给出的答案是自卫杀人,而且已经列为了高度的机密,根本没有继续展开调查的意思,林强觉得这应该是王氏家族跟警方上层磋商的意思,而且王氏家族很可能有下一步的报复行动。
  “当时林强为了保护我并拖延时间一直在使用美男计跟那个岛国女人调情,然后我就晕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是方沐月给警方的证词。林强还见到了大背头刘景荣局长,本来以为他会趁机为难自己,没想到刘景荣见到他之后,嗖的一下子就溜走了,把事情都交给手下,好像挺害怕沾上这事儿一样。
  “林强,我想,嗯,你还是跟我回公司吧,我,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回去,而且我想去医院看看刘露,你总要想个办法救救她的。”
  “那你刚才跟警察说那么难听的话?”林强气呼呼的。
  “嗨,我不是说事实嘛。”方沐月背着手,挺腼腆的一笑:“警察叔叔问我,我就有啥说啥,我这人不会说瞎话,难道你希望我说假话吗?”
  “事实就是,我并不是你的手下,也没义务天天保护你,所以我现在要去讨生活了,请你不要跟着我。”
  这时候,忽然有一排五辆水波般的豪华奔驰房车从远处开过来,转眼间齐刷刷的停在了方沐月和林强的身边,后者一脸的呆萌,前者则得意的笑道:“其实昨天我只是没有防备罢了,你可不要太小看我们方家的势力,虽然不像王家一样,那么招摇,但像你这样的保镖还是一抓一大把,你要走就随便吧。”
  只听车门咔咔嚓嚓的打开来,从里面走出十几个黑西装,从最前面的一辆奔驰车上下来一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长发男子,胳膊上有蛇形的纹身标志,走到方沐月面前,深深鞠躬,“方总,该去公司了。”说着还不忘给了林强一个骄傲的白眼!
  “好,你们先上去吧。”方沐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林强,脸上一副倨傲到不要不要的表情。林强干脆翻了个白眼,直接冲过了斑马线消失在人海中。连方沐月打算再刺激他一下的机会都没给。
  “死林强,你就犟,咱俩等着瞧。”方沐月跺了跺脚,气的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给摔了。她觉得林强是不是有病,服个软能死人嘛,难不成让她这位高贵的大小姐软玉温香的去求他,这也太天方夜谭了。
  林强打算去医院看看老爹,而且他估计这两天也快要没钱了,应该向医生咨询一下。关于钱的问题他还是没有解决,跟赵阿发借的五万块钱,是要用打拳来偿还的,而他上一场打拳的费用却只有两千元而已,照这个速度赚钱,还不把他急死。他不得不在心中鄙视了赵阿发一次,奸商。
  他也没钱打车,昨天晚上给方沐月打车的三十块钱,已经让他非常肉疼了,所以他想着这三十块钱还是要报销的,有机会的话应该去方沐月的办公室找她单独的谈一下,刚才忘了说而已。他绝对不是抠门的人,可是钱这种多的时候,你真是想它半个也没有,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红灯停,绿灯行。
  就在他冲过第二条斑马线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下班时期,十字路口两侧的人流迅速合拢交叉,匆忙的脚步如同山顶滚下来的湍急溪流,他的整个人也被包围在其中,凭空的增添了他的烦闷,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到医院,老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因此他又在心中不停地念着青子的好处,如果不是自己这种情况,和她结婚,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一名穿着灰色西装的男子引起了他的主意,原因就是他现在正在恨所以穿灰西装的人,而且这位长的和刚才那个灰西装还有点相似,一样的方块脸,鹰钩鼻子,眼神也不正派,所不同的是,前者表现出来的是蝎子一样的毒辣,而现在这位则是蛇精一样的偷窥。林强心里苦笑了一下,笑自己怎么对一个大男人观察的这么仔细。
  这人也混杂在人群之中横穿斑马线,紧紧的跟在一名少妇身后。少妇看起来很文静,很知性,但长相有点和气质相违背,披着长长的飘逸秀发,面容芳菲妩媚,拥有一双修长的玉腿,最关键一点,她的三维非常傲慢,比欧洲女人还傲慢,都快撑破衣服了。
  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衫,手上抱着一摞书,说是拿手抱着,仔细看真好像是,用傲慢的胸口地托着,走路的时候,身躯款款摆动,虽然优雅,但耐不住大,还是若隐若现。再看下面,穿着一件超短裙,超短,短到几乎连胯部都能看见。她的脚上则穿着一双黑色的露脚趾的凉鞋,鞋跟又高又细,看上去异常的妩媚多姿。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就是林强曾经跟青子形容的他倾慕的那种丰盈类型吧,这女人更是这种类型之中的极品,大约林强在电影里都很少看到这样的极品,这个城市里更加难以找到几个,最难得的,一般这种类型都带着贱,而这个女人戴眼镜,是绝对的知性美女,文静整齐,身材只是她的自然灾害罢了。
  此外她的左肩膀上还松松垮垮的挎着一个背包。其实最初引起林强主意的,也还是这个松松垮垮的背包。因为那个灰西装也一直在盯着它。
  一道刺眼的寒光突然刺入了林强的眼睛,他看见穿着灰西装的家伙,右手食指和中指出现了一片刀片,走路的时候不停地左顾右盼,有时候在队伍里穿插几下,故意制造着混乱,忽然他的手腕轻轻晃动,少妇的背包立即被划出了一道三寸长的口子,里面掉出一个鼓鼓的钱包来。
  哥们这来钱的手段比我快多了呀!
  林强目瞪口呆,实话说,以前他没怎么遇到过小偷,打从年轻就当兵的他,在部队和丛林里面见到的都是打打杀杀,大开大合,小偷小摸的事情还是头一次见,他以前听说过这一行的诡异,可是从来也没想过,能诡异到这个地步。
  灰西装用身体作掩护,巧妙非常的挡住了来自各个角度的目光,将钱包往身后一扔,锋利无比的刀片迅速的塞进了嘴里……在林强的目瞪口呆中,另外一名穿着黑色短袖的男子,默契十足的接住了钱包,嗖的一下子从下面递出去,然后又有一个中年男子接过钱包,而后,三人开始做鸟兽散。
  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最后一个经手的中年男子,脖子上居然戏剧性的挂着个皮包,跟八十年代小剧场里收门票的大爷一样,按照这个速度估计他们这一天下来,这皮包也能装满了吧。
  “你等下!”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儿的林强,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迫使他快步的跑到少妇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少妇惊讶的停下来,不解的看着他:“您好,您有事儿吗?”他看到林强飞快的追上一个黑衣服的中年男子,从后面抓住他的肩膀,厉声道:“拿出来!”
  “拿什么?你有病啊?”中年男子回头恶狠狠地瞪了林强一眼,以威胁的口气说道。林强早就听说过,由于国人缺乏责任感,这边的贼都他娘的比较横,现在一看果不其然,比警察横多了。
  “把刚才那位大姐的钱包拿出来,我数到三!”
  听到林强这句话,少妇才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背包,顿时惊讶的叫出声来:“哎呀,我的皮包,是我给学生们买复习资料的钱啊!”
  “这种钱你也偷,简直该死。”林强怒道。
  “我去你大爷的,谁的裤裆没夹紧,把你给露出来了,空门的事情你也敢管,我弄死你。”说着一拳向林强的鼻梁骨打了过来。
  林强向旁一躲闪开了,中年男子顿时又是一个左勾拳打过来,行动还挺利索,不是市井无赖的瞎把式。林强一伸手,一只手已经抓住他的拳头,膝盖在他小腹上一磕,“我说让你拿出来听见没,浪费我时间是吧。”
  “哎哟,我草你大爷的,你打我。”中年男子躺在地上抱着肚子打滚:“哎哟,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无赖打死人了,打死好人了。”
  “谁打人,谁打人,谁在马路上打人,我要见义勇为。”灰西装听到这边的喊叫声,迅速的扑过来,奔跑中,一枚刀片从嘴里吐出来,噗的一声奔着林强的面门喷出,阳光下化作一道亮光。
  这一招还真是有点出乎林强的意料,当兵的时候,他看到过厉害的杀手和佣兵,能够从嘴里喷发毒针,隔着十几步就能穿透两层易拉罐,这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掌握的技术,可是喷刀片的还是头一次见。
  “你丫技术还挺全面。”林强也不怎么的就从他胳膊下面钻了过去,下面给了一个绊子,顿时灰西装压在了中年男人身上,两人重叠起来,另外一个贼子看到这种情景,吓得一溜烟的跑掉了。
  “还见义勇为吗?”林强猫下腰从后面按着他。
  倏忽之间,又是一道寒光飘过,在林强的眼前划出一道直线,幸亏他躲得快,不然这双眸子也就废了。躲过一劫的林强,张大了嘴巴,说道:“你嘴里藏两把刀片,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了。”沙包那么大的拳头挥动起来,连续两拳砸在小偷的颈部,把两人全都打晕在地上,然后林强捡起皮包,从里面摸出三个钱包来。
  “大姐,哪个是你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