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二章当场揭穿

  林强心想,且不说方雄昌和岛国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像这种场合他似乎应该带着那位名模小姐过来才对,带一个女杀手来,意欲何为?虽然对王管家有所保留,但是对自己的战士,他表示绝对的信任。
  “战鹰,既然你是这里的保镖,我就一定要告诉你,那个岛国女人是个职业杀手,他们来华夏,是图谋不轨的,我怀疑今晚要出事,我们必须赶快回去盯着。”
  ……
  村山幸子用两根手指夹着一枚金黄色,细如蚊须的钢针,妩媚的说:“方君,你们华夏有一句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你有没有听说过?”
  “嘿嘿,我还知道后面两句,两样都不毒,最毒妇热心。”方雄昌像个二货一样,盯着村山幸子的胸傻笑。
  “这根针,待会儿就会钻方小姐的身体,而她会很快死去,完全没有痛苦,迹象就像是中了绿蜥蜴的毒一样。”
  方雄昌双目放光,舔了舔嘴唇:“那个幸子,将来我要是当了华夏首富,你给我当老婆怎么样,我天天给你当孙子都行。”
  “八嘎。”幸子眯着眼媚笑:“你这个小白脸就只会说假话。不过,咱们现在还是办正经事比较要紧。”
  “那个就是我妹妹。”方雄昌飞快的冲着人群中的方沐月一指。此时若是从远处看,他只不过在跟一个穿制服的女侍应聊天而已。谁也猜想不到,这个女侍应马上要杀她的妹妹,即便日后出事,他也完全可以说,自己只是在撩妹,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黄蜂针!
  黄蜂针在灯红酒绿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可惜没有人能看的到它,即便是专心致志的去看,也看不到。何况他们男人盯着女人,女人盯着酒杯呢!
  方沐月很奇怪的和苏芮待在一起,看样子表情都很严肃,也不知谈到些什么,或许跟林强有关系?
  一个女侍应端着托盘,从两人身边走过,手中的黄蜂针就要擦破方沐月的衣服,忽然,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拉着方沐月,将他挡在身后。
  “幸子小姐,真是幸会呀,你今天的打扮很特别呀,额,我看错了嘛,这里是化装舞会吗?”林强嘻嘻一笑。
  “林强你干什么呀,你太过分了你。”因为被林强给摸了,方沐月气的脸色发白,照着林强后背就是一个膝撞。
  “你,认错人了。”村山幸子眼中怨毒光芒一闪,趁着这个机会突然出手,假装没站稳,跌倒,托盘倾斜,而她自己为了站稳“下意识的”用手拉方沐月。
  林强赶忙用手去挡,没想到动作大了点,把拖酒的盘子,挑上了半空,无巧不巧,酒水大部分泼在方沐月的身上,顿时就给洗了头。
  “你调戏我。”村山幸子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转身就走。
  林强正要去追,立即就被几名保安给拦住了。
  王三胜叼着烟卷走过来,冷笑着说:“看,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穷小子,你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烟花柳巷啊,随便调戏女人,你是识相点自己走开呢,还是本少叫人把你扔出去。”
  “你要敢扔早就扔了,我就怕你不敢!”
  见方沐月不说话,林强顿时有气:“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我可是帮你忙,你不给我说句话吗?”
  胡说八道!方沐月怒极。
  “跟我没关系,我不认识他!”方沐月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俨然是在幸灾乐祸的状态下。
  “那就,这样儿吧……”林强心里也是来气:“不过我自己可以走,谁要是敢上来,别怪我不客气。”
  “慢着!”此时突然有个女声说道:“众位贵宾,我家家主有话要说,请诸位贵宾稍安勿躁,等待片刻。”
  王三胜看了一眼战鹰,对那些保安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无赖抓起来,家主要亲自处理。”
  “混账东西,还不快点滚回你的房间里去。”王善思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楼梯口,指着王三胜骂到:“这里没有你的事,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三天之内不许出门。再敢出来惹事儿,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爸……”王三胜蒙了。
  林强顿时也蒙圈了……怎么王管家是这么牛掰的存在吗?他到现在也没弄清王三胜的身份。
  “这位林兄弟,是我王善思请来的贵宾,谁也不能把他赶出去。”王善思客气的说:“林兄弟,请你上来一下,我自然要还你一个公道的,否则不但你委屈,我们王家的面子也丢大了。”
  林强摸了摸鼻子,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竟然是王家的家主,但他并不是那种特别死板的人,反而觉得挺好玩,几步就跑上去。
  “王叔,感情您是微服私访的大人物啊,瞒得我好苦。”
  “林兄弟,这事咱们以后再说,容我先给大家看点东西。战鹰,吩咐下去,把大屏幕打开。”
  战鹰拿着对讲机说了些什么,然后,客厅里那个最大的大屏幕就被打开了,刚才的一幕重新出现,在场的人也不生气,毕竟这是为了安全着想,大家族嘛,不得不防。
  那屏幕忽然定格,然后放大,一根黄蜂针引起了人群的唏嘘。
  关剑波低头沉思了一下,跟身旁一位穿军装的白发老者耳语了几句,突然说:“王伯伯,这是岛国人的黄蜂针,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那个女侍应难道是假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女侍应根本就不是我们王家的人,而她手里拿的这根针,就更加能说明她是包藏祸心的。剑波,既然你知道黄蜂针的来历,你给大家说说,这种针的厉害?”王善思气度从容,一点掩过饰非的意思也没有。
  关剑波皱了皱眉头:“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但黄蜂针我是知道的,这是岛国一个叫做甲贺的门派所拥有的杀人暗器,针体细如发丝,几乎肉眼难见,但上面染有奇特药物,不但剧毒无比,而且就算是现代化的科技也很难分解这种毒素,往往中者必死,其余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嘘!”人群中传出一阵惊呼,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怎么会让这种人混进来呢?她到底要干什么?”
  “根据我国法律,即便是岛国的人犯法,也是要依法治罪的,所以,王先生,那个我叫秦默,我是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我想,咱们是不是告她,这件事情您委托我就好了,我一定告的她倾家荡产。”
  “秦律师是吧,请问你知道刚才那个岛国女人是谁吗?”王善思冷冷的一笑。
  “不,不知道。”秦默有些脸红:“可是……法律面前自然人人平等,我不管她是谁,总之必定要把她绳之以法。”
  “既然不知道她是谁,你起诉谁?”战鹰冷笑道。
  “这,这是可以调查的,等,等将来调查清楚了,我自然就要出面的,我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博士,我是懂法的……”
  “胡闹,还不快点退下去。”王善思瞅着秦默说:“你以为我们王家是什么地方,可以任由你来胡闹,不过就是区区的一个法学博士,难道王家缺你这样的人吗?再敢胡说八道,我让人掌你的嘴。”
  “王先生,你居然这样对待一个博士……”秦默惊骇的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王善思似乎胸有成竹,忽然转向林强,拍着他的肩膀,赞叹的说:“林兄弟,我看你刚才毫不犹豫的阻止了那个岛国女人,莫非你对她的来历有所了解,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也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明白。”
  林强低声道:“王叔,这不太好吧,会造成恐慌的,而且也会极大地影响你们王家在社会上的生育,你想,你家出了这种事儿,以后谁还敢来你家赴宴啊!”
  王善思同样低声道:“林兄弟,你太小看我们王家了,只要咱家有钱,就算是龙潭虎穴,也照样每天车水马龙,而且王家的生存之道在于绝对实力,而不是靠面子活着。你看我王善思像伪君子吗?”
  “你别说还——真有点像!”林强和王善思同时一笑。
  然后林强说道:“刚才那个女人叫村山幸子,是岛国甲贺派的职业杀手,她来华夏是奉了村山财团的命令,给他们兼并华夏的财团做准备,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岛国人好像势在必得。”
  “这人是什么人,他怎么会这么清楚,哦,我知道了,这个穷小子和刚才的岛国女人是一伙的,他们是来谋害我妹妹的——”方雄昌忽然贼喊抓贼的叫起来。
  “方公子,你怎么知道女杀手是来谋害你妹妹的,事发之前我怎么怎么仿佛看到你正在跟他说话呢?”战鹰步下两层台阶,阴森森的说道。
  “我哪有,我跟她搭讪而已!”方雄昌顿时脸色发白。
  “王伯伯,你的意思,刚才林强救了我吗?”其实在现场的这些人里面,最惊讶的还要数方沐月,刚刚她一直都在发楞,这才刚刚回过神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